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二章 金瞳篇(三十二)

 “灵力全无了吗……”

风笙望着颓坐在地,擦了擦嘴角血的楼明辛。
凝神去探,果然察觉不到他身上有一丝灵力……
“楚思长老,这个楼明辛偷盗秘笈已经是证据确凿,您为何还要维护他!”
打了楼明辛一掌后,肖煜便被楚思拉到了后头,他一脸鄙夷不满,还不忘指着楼明辛咄咄逼人地责骂。
楚思听着,眉头皱着,对楼明辛道:“你先起来。”
楼明辛用手臂撑了撑,刚站起来一点又无力地跌坐下去。他眼底闪过一抹错愕、落寞,随即又换上一脸无谓的笑,面朝楚思道:“亲爱的楚思长老,我受了重伤,咳咳,起不来了。”
楚思:“……”
“不如你抱我起来?”
“放肆!”肖煜气得脸色涨红,对楚思道,“长老,你看他如此德行,如何能留在古晨!”
楚思沉默地盯着楼明辛的脸,见楼明辛勾着那一如既往迷人的微笑,脸色却愈发苍白。
她走上前,弯下腰伸出手:“这样能站起来吗?”
围观弟子因着楚思的反应倒吸一口了冷气,不由纷纷将目光投向怒发冲冠的肖堂主。
只见肖堂主方才还气得涨红了的脸转而化为青色,大家都不由打了个寒颤。要知道这位肖堂主是萃武堂堂主,虽位居长老之下,但也是四位堂主里最杰出的。
古晨派中好多人都说他是七位长老的后继者,哪天有长老退了,他是最有资格顶上去的。
他向来在四堂里作威作福惯了的,也就在长老面前扮演者恭敬老实的角色,大家看他气成这样,纷纷想着别把气往自己身上撒。
楚思大概是看出来楼明辛被一掌击伤了,没什么力气,便上前搀扶。谁想楼明辛干脆一点力气也不使了,整个人就倚在了楚思身上,一副扶风弱柳的架势,“还是楚思长老懂得心疼弟子。”
楚思懒得理会楼明辛甩嘴皮子,将他扶起来,把他扒在自己身上的手拉开,勒令道:“站好。”
楼明辛这才懒洋洋地站直了身子,随即对咬牙切齿的肖煜抛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媚眼。
肖煜握紧了拳头,对楚思道:“楚思长老,萃武堂的事情您若不能秉公处理,我便只能找其他长老作主了。”
楚思转过头看向他:“你说楼明辛偷盗秘笈证据确凿,证据为何?”
肖煜道:“萃武堂珍藏的秘笈失窃,我下令搜查,在楼明辛箱子里搜出了秘笈。按照规矩,我应当押他审讯,可他居然拒不受审,还和同室的弟子大打出手。”
说着,肖煜冷哼了一声:“哼,这小子没什么本事,但还挺横,把人家都打折了一条胳膊。”
“肖堂主。”见肖煜信誓旦旦地发了话,楼明辛不紧不慢地辩驳道,“第一,秘笈在我箱子里不一定是我放进去的;第二,你说押我候审?呵,根本是已经打算将我押出山门了吧;第三,我怀疑与我同室的弟子将秘笈塞在我箱子里陷害我,我问他们两句便遭到围攻,我若不还手,还等着拳头砸我脸上吗?”
肖煜脸色铁青:“还在狡辩!”
“是非曲直都是你一人说了算,看来古晨派并非如传言那般磊落。”
楼明辛的辩驳字字直戳肖煜的脊梁骨,他暴跳如雷,额头青筋凸起。但碍于楚思在旁,他也不敢太嚣张,只能忍了一口气,道:“楚思张来,你看他还出言有辱我们古晨派圣洁,此人若留在古晨,必酿大祸。”
楚思却依然没有偏信肖煜一人之言,淡道:“与楼明辛同室的弟子呢?”
肖煜愣了一瞬,道:“孙厉,过来,见过楚思长老。”
被叫做孙厉的弟子得肖煜传唤后走出,他一直就在楼明辛不远的地方。
他长得倒是周正,只不过被打折了手,缠了绷带挂在脖子里。
此刻他上前彬彬有礼道:“见过楚思长老。”
楚思点点头,“楼明辛所说,你有什么反驳的。”
孙厉没想到楚思上来就是这句话,他瞄了眼楚思身侧的肖煜,道:“楼明辛满口胡言,请楚思长老明察。”
“嗯。”楚思也没多说什么,问道,“萃武堂的秘笈是传了百年的,一直供在武堂的密室里,试问楼明辛如何进去的?”
楼明辛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我如何进去的。”
“闭嘴。”楚思脸色喜怒不变,“我没有问你话。”
楼明辛见楚思一脸严肃,挑了挑眉,乖乖闭嘴。
肖煜没有迟疑,回楚思道:“那密室只有我知道怎么开启,想来这小子定是跟踪我偷看了开启的方法。”
楚思道:“据我了解,萃武堂密室的开启需要懂得萃武堂的内功心法,否则根本通不过机关检验。”
“正是。”
“那楼明辛可有萃武堂内功心法。”
“自然是有,他在萃武堂修习过……”
楼明辛闻言望向楚思,突然哼哼唧唧了起来。
楚思瞥他:“有话就说。”
“长老不是叫我闭嘴吗?”楼明辛笑容阴柔,金瞳里闪过一抹戏谑。
楚思又皱了皱眉,“你……”
“啊,好了,我说,我最见不得楚思长老皱眉头了。”楼明辛笑了一声,转而面对肖煜时,那笑容顿时冷了几分。
“肖堂主,我自入萃武堂后确实跟着学习了内功心法,但因着肖堂主对我疏于关怀,可能并不知道,萃武堂的内功心法我根本没练。”
肖煜倏然瞪着他:“什么?”
“我没练啊。”
“那你是如何通过心法考试的……”
“你们萃武堂的心法考试只要一个结果,能打出剑气就算可以了。我不用你们萃武堂的心法也打了出来,自然也算合格了。”
肖煜咬着牙:“满口胡言!”
楼明辛伸出手:“不如你探一探,我有没有萃武堂的内功心法。”
楚思淡道:“不用了,我方才探过了。”
肖煜不可置信地望向楚思,陡然想起方才楚思去搀扶楼明辛的一幕……难道方才她就已经打算着要为楼明辛证明清白……
竟一心向着外人……
肖煜的面目狰狞了起来,握拳的手隐约可以听见骨节“喀嚓嚓”作响的声音。
“这楚思长老心向着楼明辛,明显是在帮他。”万晓晓不知何时手里抱着一纸袋子的瓜子,兴致勃勃的磕了起来。
风笙惊讶问道:“你哪里来的瓜子。”
万晓晓指了指自己身后一帮女弟子:“她们分给我的呀,看戏怎么能少了瓜子。”
风笙:“……你开心就好。”
今日围在广场上的弟子都认定楼明辛会被赶出去了,没想到肖煜请来了楚思长老,反倒是打了自己的脸。
他怒不可遏,却因为理亏只能一眼不发,身子隐隐因为愤懑而颤抖着。
“楚思长老……”
他哑着嗓子,因为唇色发白。今日在场那么多人看着,他颜面扫地,日后还有何威严……
“肖堂主,我将楼明辛带回的时候,交予萃武堂是看中萃武堂是四堂之首。但如今看来,似乎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肖煜深吸一口气,望向楚思:“此事……”
“此事我也不再追究了。”楚思清冷的目光同时扫过了一旁叫做孙厉的弟子。
那名弟子缩了缩脖子,显然也没想到事情局势这么快变了。他心里慌张,这事情也不是他挑起的,是肖堂主指示的啊……
但他也不敢说,怕因此连累了自己山下的家人。
幸好长老不再追究,不然若牵涉过错,肖堂主肯定将自己推出去……
肖煜听楚思不再追究下去了,微微松了口气,看上去还没有闹到最难看的地步。
“只是,楼明辛不宜留在此处了。”楚思淡淡回眸看向楼明辛,“今日我欲收你为入室弟子,随我回元灵峰,你可愿意。”
围观弟子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有的弟子瓜子都掉了一地。
这是什么情况?
从未收过弟子的楚思长老突然开口要弟子了?还是一个和肖煜堂主作对的弟子?
七峰七位长老首弟子,可都是要人品才能都过关的。这楼明辛没什么本事不说,还牵涉了这等事情,按道理说,一辈子都上不了七峰才是啊。
弟子们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平衡,如今七峰里每位长老可以最多收三名弟子。这楼明辛上去了,他们的位子又少了一个。
但是围观的女弟子心中的怨气转瞬即逝,为什么呢?
因为楼明辛长得好看啊……
如此赏心悦目的人儿跟着楚思长老修行,想必很快便能得到改造,到时候出落得更加水灵也说不定。
可相比较弟子们看热闹的态度,肖煜的脸顿时耷拉着。他张了张嘴:“这不合规矩……”
“楼明辛,我问你话。”
楚思丝毫没有理会肖煜,当他不存在。肖煜憋着一口气,眼底像是阴云密布。
楼明辛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吓着了,他站在原地望着楚思的脸,就像是要看透楚思这个人。
四目对视,清风拂来。
楼明辛觉得这一幕像是梦境一般,恍惚里,楚思的脸模糊不清,可身形姿态却是那样刻骨铭心。他眼里就像布着一条岁月的河流,缓缓流淌,静谧深远,却终于能够到达他的大海。
“我愿意。”楼明辛收起戏谑,忍着身上的伤痛,毕恭毕敬弯腰行礼,正色道,“徒弟楼明辛,拜见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