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一章 金瞳篇(三十一)

 楚思的问题让风笙愣了一瞬。

她若如实相告,镇妖塔受损一事便等同于告知古晨派,此事……尚不到人界插手的地步。
“我既是盟主夫人,自当关心江湖安危。前段时间我偶然碰见一帮黑衣人行恶,怀疑他们是妖界之人,故而多留意一些。”
风笙考虑利弊,最后还是编了段谎话搪塞过去,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她还拉上了君无白道:“盟主是知道这些的。”
君无白接受到风笙求助的眼神,和善一笑:“是吗?”
万万没想到君无白这节骨眼上还故意开玩笑,风笙皱着眉拉了拉他的衣袖。
满足地接受了一波风笙的讨饶,君无白才转向楚思道:“确有此事。”
楚思沉默片刻,目光在风笙脸上徘徊了半晌。
最终,她也没再纠结风笙的来历,开始说起自己这段时间研究的收获。
“夫人,我将傀儡带回后,曾想借助灵识探知他们体内力量,但最终发现,他们体内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力。”
“没有异力?那这些活人是如何被操控成傀儡的?”
“是药物。”
“药物?”
“是,既然无法用灵识探测,我便只能采取其他方法,我割开他们的手掌,发现他们竟还有鲜血流出,只不过血的颜色是绿色。”
风笙喉头一紧。
“准确的说,那并不是鲜血,而是一种被注入体内的药物。”楚思将所知一五一十道出,脸上保持着严肃的神情,“我怀疑,应当是这种药物配合术法,使得他们变成了傀儡。”
“研究到了这一步,我都未曾发现一丝妖力,直到……”
楚思顿了顿,回想起当时的场面,眼中闪过一丝冷冽。
“我想借助仙梦之术追溯他们脑内残留的记忆,以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他们便自爆了,若不是我躲避及时,恐怕身子就和这墙一样,千疮百孔。”
风笙望了眼那些洞,不由脊背发寒。
楚思望向墙上残留的痕迹:“我是从自爆的那一瞬感知到一丝妖力的,但只是那一瞬,妖力便消失无踪。”
想起当时的场景,楚思眼里也不由染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惊疑。
“傀儡之祸祸始何人,想必是这些傀儡最隐秘的保护,不得探知。若要探知,便会引起自爆。”
楚思将这些研究所知一五一十告知了风笙,道:“看得出这些傀儡并不够完美,制造傀儡之人一定也会继续精进。我保留傀儡自爆后的模样,便是想让夫人与盟主看看,能否从残留的痕迹和气息中探知什么。”
风笙走至千穿百孔的墙体前,伸手抚过一片被自爆染黑的墙块。
的确,没有妖力。甚至这些痕迹中,什么气息也感知不到。
若不是楚思引起自爆,恐怕那一丝妖力都不会流露吧。
风笙回头看向君无白,君无白也走到墙体前,手掌覆在墙上,沉默了片刻,朝风笙摇摇头。
竟然连君岛主都感应不出什么吗……
不过至少,楚思长老可以证明其中确实有妖力。这就证明,当初攻击镇妖塔的妖族败退后仍蠢蠢欲动,甚至盘桓在人界。
也就证明了,促成傀儡之祸的巫医一定与妖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他就可能是妖族之人。
可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制作傀儡酿成人界战争,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难道……
风笙心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楚思方才说的话很有道理。这些傀儡还不够完美,他们一定还在继续精进。
难不成,他们酿成人界的这一场争斗,是为了……试验傀儡的精度,以便他们继续精进?!
她,齐国的将士、江湖八大派,古晨派,甚至是苍生,都成为了他们试验傀儡的帮手。
这个想法冒出来,令风笙自己都有些吃惊。但若真的如他所想,背后策划之人该是多么阴毒,多么心狠手辣!
看来此事需上报天帝,对巫医应当颁布正式的搜捕令,抽出人手,全界通缉。他身上,一定有妖族的秘密。
楚思的陈述有条不紊:“盟主、夫人,我着急找你们前来说这些事,便是希望你们能有所警惕,妖族定有余孽卷土重来。”
君无白望向楚思正气凛然的面容,眼中锋芒尽数收敛恰当,应声颔首:“自然。”
“此事,我们还在调查,暂时希望不要公布出去引起恐慌。”风笙想起天帝当初的指示,对楚思道,“也希望楚思长老暂时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楚思了然:“夫人放心。”
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
“楚思长老,是我,肖煜。”
风笙警惕回头,却见楚思抬手,示意她不必紧张,“萃武堂堂主,是自己人。”
“肖堂主,何事?”
门外的声音略带焦急:“楚思长老,你上次带回来的那个人,惹事了。”
楚思毫无犹豫地快步走到门口,“唰”地拉开门,“惹事了?”
肖煜往里头瞟了一眼,只是一眼,便立即对楚思毕恭毕敬道:“是啊,他欺辱其他弟子……长老,这样的弟子我实在管不来,您就不应当把他收入古晨……”
“肖堂主。”楚思的神色似有不悦,“不必再说,我去看看。”
楚思并没有立即跟着萧煜判定那人有错,而是选择亲自去一探。
说完,她转身对风笙和君无白行礼:“抱歉,堂中弟子有些事,我要去处理。”
行完礼,也不等风笙和君无白说什么,楚思便已经祭出长剑,御剑离去。虽面上还是冷冰冰的,但那焦急的样子根本无法掩饰,都不像是高冷的楚思长老了。
眼看楚思与萃武堂堂主前后离去,君无白指尖凝出剑气,振袖回首:“正好,我们也该走了。”
风笙点点头。
自这位萃武堂堂主出现后,风笙觉得父亲魂力的感应开始变得强烈,她有预感,楼明辛就在古晨派。
御剑离开元灵峰,便直接沿着来时的轨迹到了古晨派的广场。
方才还空旷的广场上此刻人山人海,汇聚着不少古晨派的弟子。在一片青白交错的服装内,风笙一眼便看见了亮丽的一抹红色,是万晓晓。
她御剑从人群之上飞掠而过,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万晓晓身侧,顺便收获了许多注视的目光。
当然,有很多女弟子都是冲自己旁边的君无白暗送秋波。
“笙笙,你回来了!”万晓晓一看见风笙,便抓着风笙的手,道,“是他!”
风笙自落地后,感应便很强烈:“是楼明辛?”
万晓晓点点头,指着人群包围的最中央道:“我方才在古晨派闲逛,就听说有弟子打起来了,过来瞧瞧,便发现其中一人是金色重瞳。”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惊动了楚思。”
万晓晓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说有人偷盗还拒不承认,这就打起来了。”
“我去看看。”风笙松开万晓晓的手,开始拼了命地往人群中央挤。
“小心。”君无白站在风笙背后,不由叮嘱了一句。
大概是在魔界千灯馆那回有了不错的经验,风笙面对聚集的人群有了不错的经验。她抓住人与人之间的空隙,像一条灵活的鱼,一下子就蹿到了前头。
挤出人群的那一刻,风笙只见到一个背影颓然坐在地上,飞舞的银发率先映入眼底,紧接着那人回过头来,邪魅容颜嘴角带着血,金色重瞳藏着一丝戾气,这种种特征都和不孤天的画像完美重合在了一起。
“楼明辛。”
风笙低喃出这个名字。
花了这么大功夫,可总算找到你了。
“楼明辛。”
同一时刻,同样唤出这个名字的,还有方才匆匆赶来的楚思。
她站在楼明辛对面,瞧着疑似赖在地上的男子,露出了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到底怎么回事?”
“亲爱的楚思长老,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楼明辛的声音低哑,掺杂着不外露的魅惑,配着他深邃的目光,生出一种别样的温柔,宛如静谧夜色里澄澈的月光,竟好似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这种似妖似魔的美,与古晨派这样的清修圣地格格不入。
楚思对上楼明辛这样的目光,皱了皱眉。
“不得对楚思长老无礼!”站在楚思身侧的肖堂主立时拦在了楚思和楼明辛之间,一掌立时而出,打在楼明辛身上,“你偷盗秘笈,还敢放肆!”
“咳咳……”楼明辛正中一掌,垂下眼,嘴角的血又缓缓淌了下来。
“……退下,我没让你动手。”
肖煜身后,楚思一把将他推开,脸色如阴云密布很是难看。
这一掌,看上去并不高明,楼明辛作为妖魔之子,又是魔界的大皇子,竟然还躲不过这一掌吗?
“他灵力全无了。”君无白的声音淡淡传来。
风笙吓了一跳,侧过脸,微微仰头,才发现君无白和万晓晓不知何时也已经来到自己的身旁,看着眼前的一幕。
君无白猜中了风笙心里的疑惑,淡语了一句,只是眼里的情绪像是经过一番荡涤,什么也没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