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九十章 金瞳篇(三十)

 因传送之法要耗费灵力,故而回到人界后,君无白便召唤了火羽圣鸟而来,载着他们前往古晨派。

穿过重重云层,风笙站在火羽的背上俯瞰,见山脉像是笼着一层朦胧的轻纱,影影绰绰,升腾而起的氤氲雾气令它更显幽静奇特。山脉里峰峦起伏,重叠环绕,如白纸上的泼墨画一般,如梦似幻,又透着清冷孤高。蜿蜒的山道交织在山脉中,沿着密密麻麻的树林,绕过潺潺溪流,途径奔腾的瀑布,缠绕在险峻的高峰之间,有鬼斧神工之感。
临近古晨派,火羽渐渐倾斜了身子,往下俯冲。缭绕的雾气扑面而来,带着一丝水汽,湿润了眼睫,连发丝都沾染了湿气。
风笙闭了闭眼,又睁开,这一会儿的功夫,火羽已经停在了古晨派的门口。
映入眼帘的是气势威严的山门,高耸着,给人一种压迫感。山门内便是一条夹道,石阶随着竹林一路攀沿而上,深入山门。
如今这山门口,一人亭亭而立,英气逼人,长发束起,在山风中轻轻飘舞,隐约有着刚柔并济之感。
风笙跳下火羽鸟背看去,远处的人身形似与山川融为一体,竟有着一种浑身天成之感。走近了看去,此人正是当初傀儡之祸有过一面之缘的楚思长老。
楚思当初斩除傀儡的骁勇果决令风笙赞叹不已,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盟主,夫人。”
楚思见到风笙和君无白,抱拳行礼。她的容颜依旧清丽,举手投足更是透着飒爽利落,一身清高,没有分毫拖泥带水。
君无白负手而立,微微颔首,没有多言。
风笙则上前礼貌地回道:“楚思长老辛苦了,我看到了你的纸鹤,所以就赶来了。”
“夫人。”楚思的声音短促有力,“傀儡中确实有一些古怪,我们入内相谈。”
说着,楚思眼角的余光看见风笙身后的万晓晓,“这位是……”
“啊,她是我的朋友,万晓晓。”
因着低调行事的原则,风笙当初并没有透露真实身份,所以如今也保持着之前的作风。
万晓晓见着楚思就觉得喜欢,抱拳将手推了推:“见过楚思长老。”
“万姑娘好,既然是夫人的朋友,自然也是古晨派的贵客,请吧。”
楚思转过身子,引着风笙一行进入山门。
一路拾阶而上,走过茂竹,便正式入了古晨派。
古晨派对外之所便是前山,一片开阔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会客议事的前厅,前厅作为古晨派的门面,古朴厚重,高耸伫立,由左右两侧台阶通往。前厅墙体中央还刻着古晨派的徽章:云雾缭绕里一剑贯穿天地。
前山四周是古晨派普通弟子的修习之地,分别为:文风堂、萃武堂、御术堂、疗灵堂。
在四堂之后,便有廊桥通往弟子们休息用餐的居所,还有一些书阁兵器库什么的。再往后,便是各居七方的山峰,乃长老和入室弟子的居所。
风笙随楚思入内后,有些好奇地环顾打量,一路走来,遇见的弟子也不少,都恭恭敬敬地向楚思行礼,唤一声:“楚思长老。”
楚思也就点头致意,并无多言逗留。
“盟主,夫人,那座山峰便是我居住的元灵峰,便由我御剑带两位前往,省去脚程。”
在古晨派一般普通弟子不得允许是不能使用御剑之术的,也只有长老和入室弟子可以使用御剑之术在门派中行动。
顿了顿,楚思注意到还有万晓晓,又道:“万姑娘若不介意,便在我古晨派参观,我派一名弟子随行。”
万晓晓知道,自己在楚思眼里是个外人,也没多做计较,通情达理地点点头,“好。”
“那盟主、夫人,我们走吧。”
楚思右手一扬,顿时凭空出现一把剑。她足尖轻点,一跃踏上剑刃。
紧接着,君无白看似身形未动,衣摆却随风一舞,眼前乍现凝气而出的长剑一柄。剑气而成的长剑转了一圈停在君无白脚下,君无白轻轻抬步,竟驾驭在剑气之上。
他侧头看向风笙,问道:“要一起吗?”
风笙没有反应,呆滞在原地,表情凝固,若有所思。
“笙笙?”万晓晓离风笙最近,拉了拉她的衣袖,“你怎么了?”
“我有感觉到父亲的魂力。”风笙低道,“说不定楼明辛真的在这里。”
“在这里?修仙门派?”风笙有些不可置信。
一个妖魔之子,堂堂魔界的大皇子,竟然跑来修仙?
就算是被驱逐出去,也不至于来修仙。魔修和仙途,是完全不一样的两条路啊……
万晓晓心存疑虑,但见风笙笃定的样子,她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留意。”
“好,靠你了。”
风笙交代了万晓晓,朝楚思和君无白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刚才走神了。”
然后又看向君无白:“多谢岛主美意,御剑之术我还是会的。”
御剑之术是人界修仙门派的基本功夫,在仙界也是入门的,风笙很早就学过,只是不常用罢了。
风笙拒绝了君无白的邀请,灵匕出袖化为青锋。她张开双臂,身子飘起轻飘飘落在剑刃之上。
“盟主、夫人,请跟着我,以免乱入了灵法七阵。”
楚思在前头说完这句话,便御剑飞速离去,风笙和君无白也一前一后紧跟了上去。
灵法七阵作为古晨派命脉所在,笼罩在古晨派之上,致使外敌难入。阵法就像无形的丝线,密密麻麻布在七座山峰之间。
楚思一马当先,如掠过天际的一道流星,飞逝而过,自这些密密麻麻的丝线中安然无恙地穿梭而过。
风笙和君无白沿着楚思御剑而行的轨迹紧跟而上,只听山峰中“唰唰唰”的三声响动,转眼已有三人掠过,在空中留下一道光影。
灵法元阵主元气,由长老楚思镇守,元灵峰挨着挨着浩觉长老镇守的雷灵峰,从近距离可以看到时不时炸裂的电闪雷鸣,以及暴怒的咆哮。
“错了!”
“重练!”
“给我滚过来!”
每一句咆哮都伴随着天雷滚滚,整个雷灵峰充斥着雷声和怒骂声,在标榜与世无争的七峰里显得如此……突出。
“又错了!”
隐约传来又是一阵怒喝,雷芒威力大胜,甚至出了雷灵峰的范围,波及到了路过的风笙。
这突如其来的雷电风笙没有防备,眼看着就要被劈中,君无白还未动手之时,身前的楚思动作更快,迅速调转了剑身,朝风笙飞回,顷刻间以到了风笙面前,一张击向天空,直面悍雷。
“浩觉长老,我有贵客,你收敛些。”
悍雷与掌法对冲,两两抵消,风笙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雷灵峰,里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你有贵客干我屁事,快走快走。”
还真是……暴躁啊。
“……”风笙尴尬地笑了笑,她倒是无所谓,就是怕君无白失了面子,好歹他也是江湖盟盟主。
楚思和风笙想法一致,都纷纷看向君无白。谁知君无白倒是不甚在意,只是问道:“笙笙无恙?”
“我没事。”风笙道,“多谢楚思长老了。”
“应当的,夫人不客气。”楚思瞥了眼雷灵峰,似也无可奈何,“浩觉张来素来如此,请见谅。”
元灵峰就在前头了,楚思带着风笙和君无白离开雷灵峰范围,朝元灵峰而去。
君无白在楚思转身后表情莫测。
他方才故意出手缓了一瞬,便是想看看楚思的实力。当初傀儡之祸里,他看出楚思天分过人,不想这短短一段时间,她又精进不少。
她速度过人,倒是可塑之才。
离开雷灵峰范围不久就到了楚思所在的元灵峰,元灵峰尚未有入室弟子,只楚思一人居住。
居所就是简单的两层阁楼,简单干净,山峰里只种着修竹,不见花红柳绿,整体看上去清心寡欲。
入了元灵峰,风笙三人便收起了剑,一行走进了阁楼。
甫一进门,风笙就被楚思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怔住了。
四壁像是泼了墨一般留下了黑黢黢的印记,本该是光洁的墙面如今坑坑洼洼,破洞百出。小的眼睛那么大,多数有拳头那么大,最大的,也有一人的脑袋那么大。
这住处一看就是被破坏至此的。
“古晨派遇袭了?”风笙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不是。”楚思摇摇头,对风笙道,“是那些傀儡所致。”
“傀儡?他们不是已经被你斩杀?这……如何作乱?”
楚思道:“傀儡研究已至尾声,可却突然自爆,屋子便成了这样。”
“自爆?”风笙不可置信,“无人操控,他们如何自爆?”
“不清楚。”楚思摇摇头,指着墙上弥留的痕迹道,“他们虽尸骨无存,但我还是发现了一点妖力的痕迹,隐藏很深。”
“果真有妖力!”风笙曾经的怀疑得到证实。
“夫人,你当初如此怀疑,难道是妖界又有作乱?可妖界已被天界封印,如何作乱?”
楚思在受托研究傀儡之中便无数次生出这个疑问,现今傀儡自爆,有一丝妖力流泻,她更是惊愕。
“夫人,恕我无礼,你究竟是何来历,对妖力之事如此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