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金瞳篇(二十九)

 “看你的表情,你又知道什么内幕了?”

风笙被万晓晓挽着手一路下山,期间她注意到君无白好像还没跟上来,有些奇怪。不过想想,或许他是还有什么误会要和叶莺化解,也就没回头去找。
身旁,万晓晓看着离山顶也有段距离了,才放心大胆地回答风笙道:“我也是小道消息。”
风笙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谦虚了,方才朝我挤眉弄眼的,不就是想说什么。”
万晓晓晃了晃风笙的手臂:“被你发现了。”
“你也不是喜欢到处说人是非的,想和我说的,必定是要紧事情吧。”风笙站定了脚步,“山神大人问起司法天神之事,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
万晓晓捶了捶风笙的肩,“上道,比阿越那个呆子懂我。”
风笙抓住万晓晓不安分的手,“又是晃我又是打我的,快说正事吧。”
“咳咳。”万晓晓清了清嗓子,“司法天神下凡历劫,按道理也要九百年,可是只是一百年,天神便归位了。”
“九百年?”
“对,司命跟我说的,她给司法天神定的是九百年的历劫之数,只百年就回归,其中大有文章。”
“司命跟你说的。”风笙表示怀疑,“她的口风一向很紧,怎么可能和你说这些。”
“因为我掌握了他的弱点啊。”万晓晓得意地摇头晃脑,“我给他塞了好多之前给你看的……”
“打住!”风笙摆手,“我知道了,不用说了。”
万晓晓笑得神秘:“总之,司命告诉我,天神之所以这么早归位,都是因为沧山山神叶莺。”
风笙吃惊:“山神大人是怎么助天神早八百年归位的?”
“这她就不肯细说了,只说这位沧山山神不仅内向,心里头似乎还有着心病,司法天神历劫之时都避她不及。”
“可山神大人看上去不像是可怕的人物。”
“我也觉得。”万晓晓附和着,“但司命这么说,应当是有理有据的吧。反正她还说了,牵涉山神和司法天神的事情千万不得插手,免得惹一身麻烦。”
“原来是这样……”风笙点点头,思忖片刻,“所以你方才拉着我,害怕我追问此事。”
“那是。”万晓晓挺起胸膛,一脸邀功,“我可是在你陷入麻烦的路上拉了你一把啊,你可要记得我的好。”
“是是是,我做鬼都不会忘记万阁主的大恩大德的。”
风笙捏着万晓晓的脸说笑时,君无白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出现在她们身后,盯着风笙的一双眼平静却又温和。
“哇。”万晓晓吓了一跳,脸还被风笙捏着,嘴巴咧着含糊不清道,“岛主你怎么跟鬼一样没声音。”
“是你们聊的太投入,没注意到我。”君无白笑了笑。
“山神大人方才是留你说什么话了吗?”风笙松开万晓晓的脸,有些担心地问道。
之前君岛主因此事不开心,若能解开误会就好了。
君无白眸光清冷:“闲聊两句罢了。其实旁人如何看我我分毫不在意,只要笙笙与我站在一起就够了。”
“咳咳……”万晓晓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两声,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你们注意点啊,我还在这里呢,打情骂俏回你们岛上去。”
风笙瞪了万晓晓一眼,正要开口反驳她,只见万晓晓忽然睁大了眼,指着风笙背后道:“笙笙,你快看!”
见万晓晓这番神色,风笙赶紧转过身子,只见半空中一只纸鹤正摇摇晃晃地飞来,似乎是经过长途跋涉极为疲惫。到了风笙跟前,那纸鹤像是终于功成身退,身子一歪,笔直地落了下来。
风笙忙伸出手去接。
纸鹤落在风笙手掌上的那一刻,缓缓展开,最终平摊成了一份信纸。
“这不是你的纸鹤么?”万晓晓凑上前,“居然追来了这里。”
“是楚思长老。”风笙道。
“楚思长老?”万晓晓仔细回想了一下,“哦,我想起来了,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帮你解决傀儡之祸的古晨派长老!”
“正是。”风笙点点头,“楚思长老平定傀儡之祸后带了几个傀儡回去研究,当初我怀疑这批傀儡与袭击镇妖塔的人有关联,故而请楚思长老若有发现与江湖盟联系。这纸鹤想必是江湖盟告知她联系我的方法。”
风笙一边向万晓晓解释着,一边目光扫过手中的信件,低喃道:“她说信中不方便多说,要我尽快往古晨派一叙。”
“古晨派……”万晓晓想了想,“是在一片山脉之上吧。”
“正是。”
万晓晓想了想,“那可是个好地方。”
风笙听出了万晓晓话里有别的意思,“怎么说?”
“还记得魔界给我们看的那幅羊皮画卷吗?楼明辛有特别留意几处地方,其中一处便是连绵的山脉。放眼整个人界,也唯有古晨派座落的山脉有这样的气势了。”
“便顺道去古晨派一趟,并不算耽误。”风笙当即决定了下来,又看向君无白,“君岛主以为如何?”
“此番行动你是特使,我是随行,自然是听你的。”君无白的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如今你已成长许多,比起初见时要有主见了。”
这话听起来并没什么,却微微让风笙有些感怀。
这一路走来她的确很多地方有所改变,她经历的多了,见识的多了,不知不觉就变了些。
最重要的是,她有想救的,有想保护的,而这些都促使她必须变得强大起来。
古晨派现今位于连绵的连屹山脉,是人界最大的修仙门派,气势恢宏,颇具威严,亭台楼阁鳞次栉比,于群山掩映间透着傲视红尘的肃穆。山脉相接间,往来弟子身着统一的青白交错服饰,看上去颇有仙风道骨之姿。
山脉上灵气充沛,草木繁盛,一树一花都承载着天地灵性,受着天地福泽,置身在这片云雾环绕中更是犹如置身仙境。
古晨派最令大家津津乐道的,也就是华霜上仙的飞升。人界的凡人灵根是六界中最弱的,故而能飞升成仙着实不易。华霜上仙的飞升曾成为修仙界的热门话题,也一度让古晨派的地位稳固在修仙之首,不可撼动。
自此后,古晨更是成为修仙者向往的首选,络绎不绝的人奔赴古晨派,希望能从古晨派学得本事,飞升成仙,享受那以万计数的年岁和睥睨天下的尊荣。
古晨派虽被捧上了至尊之高的位子,享誉四海,但它仍保留着赤子之心,以追寻仙道为目标,不去参与修仙门派之间的勾心斗角。
归于江湖盟管理后,古晨派更是安心修炼,对于外界的俗世不予理会。
除此以外,古晨收弟子也有自己的规矩,权力金钱和地位,都不足以让古晨派动容。古晨派收弟子,最主要的,还是看重个人的天分和能力。
以往,古晨派是有掌门的,可后来掌门制度在时代的变迁里渐渐被推翻,变成如今七位长老共同掌权。
现今,门派内有七位长老掌事,长老之下还有四位堂主。
四堂分管不同学科的弟子:文风堂习文、萃武堂修武、御术堂学术法、疗灵堂学医灵。
其上的七位长老分别坐镇古晨派的七方阵眼,位于古晨七峰,乃灵法七阵。
灵法天阵主天象,由长老林萧寒镇守;灵法地阵主地貌,由长老疏遣镇守;灵法玄阵主玄门,由长老上官城镇守;灵法雷阵主攻陷,由长老浩觉镇守;灵法元阵主元气,由长老楚思镇守;灵法旭阵主后防,由长老月曦镇守;灵法伤阵主暗门,由长老凄霞镇守。
此阵布开笼罩整个古晨派,是古晨派命脉所在。
每一位镇守阵眼的长老都可以从四堂中挑选中意的弟子为入室弟子,入室弟子只需跟在他们身边修习,地位也可凌驾于堂主之上。
七位长老每百年一轮执事,如今管理古晨派的乃是天灵峰的林萧寒长老。
天灵峰掌灵法天阵,主天象,由长老林萧寒镇守。林萧寒也曾经是大齐昌平王顾哲的师尊。因年事已高,曾想在教导顾哲后将长老之位传承于他,无奈顾哲拒绝,还是回到了王室。
后来昌平王顾哲断首祭天之事传回古晨派的时候,林萧寒长老悲痛欲绝,红着眼闭门不出整整七日,说是为自己的爱徒悼念。
林萧寒虽德高望重,重情重义,但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顽固,比如坚持不理世事便会导致古晨派一心向道,却漠视了尘世浩劫。
当初顾哲没有继承林萧寒位子的原因也有这一点,顾哲随他观测星象,会感知一些民苦,想着是否能济世救人。可林萧寒遵循天道旨意,不到万不得已,不愿出手改变什么。
这一点,是和顾哲的意愿违背的。
而今顾哲成了溯世星尊,若是林萧寒知道了,不知会作何感想。
风笙因着曾经与顾哲在一起解决了傀儡之祸,对古晨派也有一定了解,加之母亲是从古晨派飞升,更是有一种不曾到过,却心向往之的亲切感。
从前也听母亲说过一些古晨派的事情,这次能亲自去古晨派,风笙除了完成正事,也定要好好看看,这人界第一修仙大派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