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七章 金瞳篇(二十七)

 风笙有预感,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她一点也不想听这些令人扫兴又不安的话……
“那就别说……”
“但说无妨。”
君无白立在一排灯火前,清俊的容颜隐约有些半明半昧,他眼底如魔界的天空沉寂无比,神色却还是维持着一贯的淡然,甚至还良好的保持着嘴角微笑的弧度。
“笙笙,逃避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便听他说说。”
如洱见风笙皱着眉没再说什么,静默片刻,道:“千灯馆内从开创至今,只有过一次这样的情况发生。”
说着,如洱瞄了眼君无白,见他神色如常,继续说道:“就是我们千灯馆的馆主,他的长明灯,也点不亮。”
千灯馆的馆主?风笙想了想,自入千灯馆开始,招呼他们的都是这些小厮,从没见过主事的。想来这位千灯馆馆主应当很神秘吧。
“那看来零与在下,与贵馆馆主有些同病相怜了。”
风笙脸色有些发白。
如洱抓了抓头发:“这长明灯灯芯,也是佛界求来的,后来馆主去问佛界之人,他们答说,死煞之人,天生受到诅咒,不被祝福,是点不燃长明灯的。因为佛气感召,此人不祥。”
君无白微微笑了笑,示意如洱可以继续说。
“死煞之人,便是生来即死之人,即便活着,也注定带来不祥。身边之人会因他而死,他爱而不得,永世孤独……”
“够了。”
开口阻止如洱说话的不是君无白,而是风笙。
她的声音不高,却带着一点愠怒的样子,引得君无白微微侧目,看向她:“笙笙,为何不让他说下去。”
如洱见风笙不太高兴的样子,悻悻道:“我说的也都是听佛界一些尊者说的,他们的言论还从没有出过错。”
“你们馆主现在不好好的开着千灯馆,家大业大财源广进,也没见他给你们带来不祥,反倒是魔界因他而熠熠生辉。”风笙难得一脸严肃地反驳着。
如洱也忍不住争辩道:“可我们馆主也是个被诅咒的苦命,你是没见过的他的模样!一团漆黑和怪物一样,整日都出不了门。而且侍奉他的人都死了,现在都没有人近身侍奉……”
顿了顿,如洱觉得自己一股脑说得太多了,赶紧捂着自己的嘴没再说什么。
千灯馆内部的事情,怎这么轻易说出去了。
不过也还好,他们反正是外界的,他们离开了也就没人知道了。
如洱这么想着。
风笙听着,眼睛微微睁大,比起吃惊,她更多的是害怕,害怕这不祥是真的。
佛界所论,的确未曾出过错……
“点不燃长明灯,就注定要被你们说成不祥,那我让她燃起来便是。”
说着,风笙将蜡烛塞在了如洱怀里,面对着零和君无白两盏长明灯,抬起右手,低头目光一凛。
霎时,指尖燃起了一簇火苗,那火苗颜色不是红色,而是蓝色。
是风青传下来,风氏代代的特色。
是风氏的命火,透着至纯至净的灵息。
“用我的命火,去点他们的灯芯,我不信点不燃。”风笙说着,手便凑了上去。
手刚伸出去,便被一把抓住。风笙知道是君无白,头也不回:“岛主,松手。”
“风笙。”君无白察觉风笙的坚定,但还是淡道,“传闻而已,不必在意,用命火更是不值当。”
风笙咬着唇,隐隐颤抖:“不是第一次了。”
君无白阻拦的手没有让步,风笙也没有放弃,她望着长明灯,神情似乎带着点飘忽:“零,他也被这么说过。”
“在我仅存的记忆里,我还记得零对我说过,为什么世上那么多人,偏偏他会是不祥的那一个。”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话让我的很难过。好像我记得他说这句话的样子,语气……”
“虽然现在找不到他,但只要有一点的机会,我也不想让他再成为那个不祥的人了。”
君无白淡淡笑了一声,带着点意味不明:“原是为了这个零,倒是我自作多情了。既如此,我的就不必你浪费命火……”
“岛主于我恩重如山,这里亮起的长明灯自是少不得你。区区一簇命火,比起岛主之前的恩情,又算得了什么。”
风笙坚定地看着君无白,君无白也回望着她。
对视良久后,君无白从风笙眼里看见自己,竟一瞬失神。他收回手,心思复杂:“如果这样你心里能好过些,随你吧。”
笙笙,就算你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的。
死煞之命,就是死煞之命。灯能点亮又如何,既然身怀诅咒,注定是不受祝福的。
风笙指尖的命火,是她命元汇聚而出,冲淡了诅咒的死煞,顺利点燃了灯芯。
只是,将命火送出去,便等同于散了命火,是折寿的。
如洱站在一旁,也看愣了。眼看着风笙用指尖那团蓝色的命火点亮了本来根本不可能点亮的长明灯,他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原来能这样……”如洱看着一片红色灯火中的两抹蓝色,有些感慨。
风笙双掌合十,虔诚许下祝福,满意地看着亮起的灯:“佛界尊者有没有说,诅咒的死煞之人若能点亮长明灯会怎样?”
如洱想了想,“当初似也有人这样问佛界的尊者,尊者回答,那只能说明一件事……”
君无白朝如洱看去。
“……或许那个人,命里未到绝路。”
嘱咐了如洱照料好灯厢内的长明灯,风笙便和君无白离开了千灯馆。
离开的时候,风笙到大堂的柜台处签了灯厢征用五百年的字据,若是过了五百年风笙没有再交灯厢的费用,那里头的长明灯变回被撤走,灯厢会重新空出来。
“当然,若是贵客日后还要再添几盏灯,来找我就是了。价钱嘛,好商量。”如洱秉持着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将风笙和君无白一路送至了门口。
临别的时候,如洱终究还是不放心地询问了大皇子楼明辛回归魔界的事情。
这本就是君无白一时权宜之计,随口胡诌的话,根本没有天帝的保障。风笙也只能说自己你会尽力,旁的,她着实不能保证。
这番说辞和君无白的信誓旦旦有些出入,让如洱的眼神变得微妙起来,那样子就像怀疑风笙是个骗子。
所幸没多久,赦情驾着的兽车从远处驶来,挺在了千灯馆门口。风笙便告别了如洱,和君无白一起上了兽车。
“怎样怎样,有线索吗?”一上车,风笙就被万晓晓一把拽过去坐到了身边。
风笙将千灯馆内的一切将给了万晓晓听,万晓晓听了那名姑娘的故事,倒是显得颇为动容。
并且评价道:“是个有骨气的姑娘。”
转而再问:“还有别的消息吗?”
风笙摇摇头:“我这里没有别的消息了。”
“别灰心。”万晓晓得意地扬了扬头,“我这里还有收获呢。”
“什么收获?”
万晓晓看向坐在对面的赦情,赦情会意地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幅羊皮画卷。
“这是?”
赦情展开羊皮画卷道:“想必特使也想过,若这回失去线索,经过排除,也需在人佛两界寻找。”
风笙点点头:“正是。”
“方才在千面阁那名妖魔之子处,我得到了一幅画卷,是当年大皇子珍藏的,你看看。”
风笙挪了挪身子,往前弯下身子,借着车厢内的灯光,她可以清晰地看见这幅画卷上所描绘的大好河山。
从画卷上领土的分割点以及景致上,风笙可以看出,这是人界的地图。
虽然已经有些过时了。
“楼明辛藏着人界的地图?”风笙抬头看向赦情,“那名妖魔之子有说什么吗?”
“他起初看见策师,一个字都不想说呢。”万晓晓将手搭在风笙肩膀上,抱怨道,“策师是向着魔尊的,所以这些妖魔之子看见她嘴巴很严,问什么都说不知道。”
风笙奇怪:“那你是怎么拿到这幅画卷的?”
万晓晓挑了挑眉:“我抓着策师要她负责,都是她跟着我害我什么也问不出来。”
“然后策师就对那名妖魔之子说了呀,现在魔界有一桩事情需要大皇子做,如果他能提供帮助,大皇子楼明辛有机会重返魔界。”
“这些人一听,脑子就发热,又被我劝了一番,交出了这幅图。”
还真是……跟君无白想的一模一样,直中他们的软肋。
万晓晓说着还从身边拎起一张面具:“和他聊得不错,我买面具还个我打了折。”
“……”风笙露出佩服佩服的目光。
但转而一瞧,这是半面面具:“你这是……”
“咳咳。”万晓晓摆摆手,“给那个呆子买的啦,他送我耳饰,我就送他个面具吧。”
风笙打量过去,这面具比起苏越原本的面具要精致许多,银色款式,细看雕刻着暗纹。面具的边缘处还镶嵌着晶石,乍一看显得还挺华丽。
符合万晓晓风格的审美。
赦情见万晓晓淘到宝贝一样的神色,爽朗一笑:“万阁主此番前来没带多少钱,我本想替她买了这面具,她却非要自己讲价。”
原来晓晓这次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啊……风笙想了想,那看来本来想问她借钱也是不可能的。
“怎能劳烦策师为我破费呢。”
万晓晓挥挥手,面具便转瞬消失,入了灵囊储存。
“言归正传吧,所以,这幅地图可以证明,大皇子楼明辛一直在默默关注人界,他被放逐出去,很有可能是去了人界。”
“所以我们要将目光锁定人界了。”风笙点点头,看向策师,“事不宜迟,还请策师送我们往通道处,我们即刻返回人界。”
策师应了一声,在车厢内操控拉车的魔兽调转方向,又问道:“特使返回人界,想好怎么找了吗?”
“便从容易隐蔽的山谷村落开始找。”风笙低头看着羊皮画卷,指着印记已经有些模糊的几处,“这些地方看上去他曾反复摩挲过,从这几处下手也可。”
万晓晓赞同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