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金瞳篇(二十六)

 风笙瞧着君无白递过去的四块灵石,觉着眼熟。

“这是……”
“还记得你曾经给我寄灵所的钥匙吗?”君无白含笑,“说是要报答我,将这些年不曾动过的天帝赏赐全给了我。”
风笙点点头,“我记得,所以这是……”
“正是那寄灵所里的。之前去天宫顺便取了出来,料想你应该用得上。”
“我既然给了君岛主,君岛主当自己用才是……”
君无白摇摇头:“我不缺这些,倒是你,明明需要,却一点也没动。”
“既然你将它们交予我,那怎么处置便是我的事。日后我帮你用,你也无需有负担。”君无白露出善解人意的神色,从不知他竟有如此持家的本事,“你寄灵所里的东西我都已让怀光列了清单,日后该怎么用,用在什么上面,我都会替你考虑好。”
本是抱着一颗感恩之心献出这些,君无白也坦然接受了,怎最后还是绕回了原点,变成在帮助自己……
“不……”
“就这么说定了。”
风笙一身人情债,想还都还不了。她头痛的还欲说什么,君无白却仿佛交代完毕,不容许风笙再提出质疑。
君无白指着那四块颜色质地都极好的灵石,极具慧眼,“这四块灵石孕育于蓬莱福地,吸纳了千年灵气,纯正无比。抵三千两魔金,应当足够。”
“足够足够,灯油钱都够了。”如洱见着灵石,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目光也移不开。
他一脸垂涎欲滴地伸出手,从君无白手中接过灵石,摩挲着半天舍不得放手。
“岛主……不如和晓晓汇合后,我问她再借借看钱……”风笙瞧着,还是觉得这东西给了君无白,君无白却为她而用,着实有些不妥。
“怎么?”君无白望向风笙,“给了我的东西,我想怎么用,笙笙都要管吗?”
不等风笙接嘴,君无白又兀自说了下去:“那不如,笙笙连我也一起管了,如何?”
风笙将话头立马刹住,再不言语。
这话,实在没法接。
风笙的反应,让君无白一时也不知该欢喜还是该怅然,他转了目光,看向还在欣赏灵石的如洱。
“如何,可以带我们去灯厢了吗”君无白淡淡开口。
“自然自然,请随我来。”
自给了灵石后,如洱态度大转变,瞬间变得积极好客起来,就连神色都愈发恭敬。
还真是看钱识人……风笙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如洱领着风笙和君无白转了圈,走下楼去了十八层。十八层上的灯厢也很大,在排场上与十九层别无二致。
“千灯馆的规矩,十九层只奉王室灯厢,所以只能带两位来十八层了。”如洱给风笙和君无白解释着,领着他们进了一间还空置的灯厢。
比起其他层数,十八层开辟出来的灯厢还算少。据如洱说,十八层那也是给身份尊贵之人留着的,一般人还排不上号。
如洱问了风笙需要的长明灯数量,派人将长明灯送了上来。魔界长明灯在外形上并无过于特殊之处,与人界普通的长明灯一样,呈碗碟的形状,只是灯盏边沿动了心思,精致地雕刻出花瓣的形状,花蕊处乃灯芯所在。
灯盏的独特之处,在于材质。
之前如洱也说了,长明灯的灯油是从佛界求来的,虽说天道命数并非区区一盏长明灯能够改变,但佛界的灯油受过佛祝,确实有着一定灵性,能增添福泽。
而据说每一盏灯都是以魔界的魔佛晶打造。佛魔晶虽是魔界土地上产物,却拥有圣气。
相传当年佛尊在修炼时入过魔,堕入魔界,心性大变。他历经五百年渡劫,期间也癫狂无数。最终在魔界得悟魔道,魔道佛道都大彻大悟。
而佛尊修炼的那处洞穴内,便有晶石,在五百年光阴里,染上佛气,被后世取名为魔佛晶。
魔佛晶因存有第一代佛尊之气,与佛祝过的灯油完美契合,故而成为了千灯馆的招牌。
但这也只有千灯馆做得到,据说千灯馆的馆主极为厉害,无惧魔佛晶上的圣气,布下阵法只供千灯馆内之人开采。
这也是为何千灯馆能在魔界一家独大,包揽生意的原因之一了。
如洱准备的长明灯到位,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刻名了。按照千灯馆的规矩,需祈福之人在长明灯底座上刻下对方的姓名。
风笙接过灯盏,觉得分量有些沉甸甸的,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祈福之事,她理应去做的。最近这段时间,身边的人或多或少因她而受了难,很多事情她也无能为了,若能尽一番心意,为他们添些福泽,也是再好不过。
风笙知道字写得不好,但还是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地写下她想祈福的每一个人的名字。
“过世之人的名字,能刻吗?”风笙问道。
“自然。”如洱点头,“你瞧那位姑娘,极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可大皇子还点着她的长明灯。”
“过世的人,也能受到长明灯的祝福吗?”
“不能。不过咱们千灯馆啊,有一句话……”
“点活人灯,是为祈福。点死人灯,是为寄托。”如洱说起这些来,倒显得颇为头头是道,可能也是训练有素的缘故。
“寄托……”
“证明他在你心里从未离开。”如洱笑道,“你就放心写吧。依你那灵石的价值,你写个上百人都没问题。”
“那倒是没有那么多。”风笙摆摆手,想了想,开始为一盏盏灯刻下名字。
“风青、华霜、温千行、万晓晓、苏越、零、末日十一、袁小亮、君无白、溯世、苏何、怀光、顾深深、顾远、慧太妃、游痕之。”
想了想,风笙补上了苏卓和绣绣,不为自己,为着阿越也当为他们点一盏灯吧。
再想了想,风笙犹豫之后,补上了辰雪的名字。除却仙妖有别,她也算重情义,值得敬佩。将她的灯与游痕之的摆在一起,所有可能,还是希望他们有下辈子可以在一起。
一盏盏长明灯自风笙手中而过,留下的名字皆是在她心中留下痕迹之人。
君无白站在风笙身侧,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这么后面才刻,脸色有些不悦。但看到自己在溯世之前,不悦的神色也就压了下去。
这斤斤计较的心态要是被怀光知道了,必要嘲笑一番,他这般人物,竟有着孩子争强好胜的攀比之心。
如洱在风笙刻完名字后,帮她将一盏盏灯摆上灯台,接过之时瞥见刻下的名字,猛地一怔。
“这是什么字?”
如洱瞥见灯座底部刻的名字,不由问了一句。
“自是我们一族的文字,千灯馆没有规矩,限制刻名的文字吧?”
风笙想着,父亲风青的名字太如雷贯耳,六界无人不知。自己既然低调行动,便不能露出马脚。虽说六界文字统一,但各界自有的文字还是保存着的,天界的仙文风笙小时候跟着父母学过,书写不是问题。
如此,魔界之人自然也看不懂父亲的名字,身份自然也不会轻易暴露了。
“没有没有。”如洱应着,将长明灯摆好。
名字刻完,接下来便该是点灯了。
千灯馆从外头看去,是灯笼的形状,而这盏灯笼也有它的光源,以保持它的光芒不灭,永远灯火通明。千灯馆所有的灯光都来自于千灯馆的光源,故而为保证灯火不灭,光源所在一直都是千灯馆内部的秘密,传言是由馆主保护着。
一旦千灯馆的光源灭了,不但是千灯馆内部会陷入一片黑暗,整个魔界,都会被黑暗笼罩。因为整个魔界从上到下,用的都是千灯馆的灯。
而也只有千灯馆的灯,能抵过上空天罚波及的黑暗,在漆黑中燃起光芒。
如洱便是从光源中取了一只点亮的蜡烛交给风笙,由风笙去点燃一盏盏的长明灯。
每点燃一盏长明灯,风笙心中便有一个祈愿:
点一盏父亲的长明灯:“父亲,愿你英魂用在,我一定会保住你用性命换来的镇妖塔。”
点一盏母亲的长明灯:“母亲,愿你在百死城一切顺利,等我去接你回来。”
点一盏老温的长明灯:“老温,你可千万要好好的,那伏龙钉,一定会一根根拔下来,到时候我再请你喝酒赔罪。”
点一盏晓晓的长明灯:“晓晓,愿你永远快乐平安,愿你身上禁术早日消除,愿你……莫再为我受累。”
点一盏苏越的长明灯:“阿越,愿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愿你平安强大,愿你能守住你的珍惜的一切。”
……
一盏灯一盏灯的点亮,到了零……
蜡烛上的火苗已经和灯芯碰在一处,可灯芯却迟迟没有被点燃,毫无光亮。
“咦?是灯芯出问题了吗?”
风笙转头看向如洱,如洱凑上前检查了一番,摇摇头:“灯芯没问题。”
“那为什么点不燃?”
风笙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打算还是先去点其他人的灯。
一盏灯一盏灯的点亮,到了君无白,又点不亮了……
结果到了最后,所有人的灯都点亮了,只有零和君无白的灯无论如何都燃不起一丝光亮。
风笙泄气地举着手里的蜡烛,“这到底怎么回事?”
如洱小心翼翼地瞅了君无白一眼:“两位贵客,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