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五章 金瞳篇(二十五)

 次日,楼明辛照常去魔都中央的广场宣讲妖魔之子之事。

这已经是妖界通道封闭,天罚降临的最后期限。
布告在广场上的请愿书素来无人问津,却在今早有了第一个画押的人。魔都的百姓赶早来欣赏楼明辛的美色,却被一个穿过人群的身影给怔住了。
那是一名眉如远山,肤若桃花,清秀开朗的女子。她接受着魔都众人目光的洗礼,也坦然面对着魔都守卫不可置信的目光,从容淡定地划破手指,抬起手便要按下。
“姑娘,你莫不是疯了!”身旁一位大娘睁大着眼劝道,“你这不是摆着和魔尊殿下作对吗?”
“我并无半分对魔尊不敬之心,只是觉得那三十三名妖魔之子可怜。适逢妖魔两界交好,他们作为妖魔交好的象征被容许生下,如今算来,三十三名妖魔之子中,小的才呱呱坠地,大的也就十几岁。”
“诸位,他们身上也有一半魔族血统,也是我们的同胞。他们的父母跪在魔界外苦苦哀求了数日,无非是希望魔界念着一点血脉能收留他们。”
“楼公子乃祭司大人之子,未来也即将成为我们魔界的大皇子,他却心系那些无助的生命而夜夜难以入眠。他的决定并无错误,我愿意做第一个支持他的人。”
女子说着,朝那位劝说的大娘笑了笑,按下了手指。
“啊呀,这姑娘胆子太大了……”
“是啊是啊,不过她说的也没错。”
“你们是没听到,魔界通道那里日日传来孩子的啼哭和他们父母的哀求,我每每路过也是一阵难过。”
广场上的讨论声越来越大,渐渐的大家终于不再是讨论楼明辛的美色,而是开始意识到楼明辛的提议或许是正确的。
只是他们心里怀着个疙瘩,觉得那些妖魔之子血脉不纯,并非真正的魔界之人。
楼明辛赶到的时候,便看到一群人站在布告栏的请愿书前踌躇不前,而请愿书上,赫然有了一个鲜红的印记,在一片空白中看起来格外显眼。
已经来过了吗?
楼明辛一跃上了高处,目光开始寻找那个女子的身影。
极目看去,便只见那名女子一抹倩影。她遥遥而立,已经看不清面容,似是感应到了楼明辛的注视,回头欠身行了一礼,然后继续缓缓朝前离开。
楼明辛觉得,远处那略有些模糊不清的身影,已经深深刻进了她的那双金瞳里。
此时此刻,魔界通道明明与魔界隔了很长的距离,那头的哀求和痛哭却比往日更凄婉,更响亮,竟传到了魔都,缭绕不去,仿佛可以穿透整个魔界。
“最后一日了……”楼明辛从那名女子的背影上收回目光,金眸里闪烁着微光,“妖界通道将封闭,天罚降至……”
“我受不了了,这哭声,总让我想到自己死去的孩子……”
紧接着一位老婆婆跟着画了押。
“实在太可怜了,就,就帮他们一下吧。”
“……人家小姑娘都敢出来说话,我一个大老爷们也支持一下吧……”
只要不是第一个,大家觉得就没有关系。反正那么多人呢,就算魔尊殿下要追究,肯定也是追究那带头的,他们也不会有事的。
广场上,众人纷纷争前恐后地画起了押,楼明辛望着这样的场景顿时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露出担忧的神色。
他怕那个姑娘会因此受到连累。
也不敢耽搁,楼明辛等画押的人数差不多了,立马赶往了魔宫。
“这些你都知道?”风笙听着如洱娓娓讲述,“那个时候,你还没入魔界吧。”
如洱因为风笙的打断有些不满意,嘟着嘴道:“不会错的,大皇子和我们说了无数遍这个姑娘的故事,每次一喝酒就拉开了嗓子嚎这件事,我耳朵都生茧子了。”
如洱瞥了一眼风笙:“到底要不要听了。”
其实风笙只是想听重点,比如这个姑娘姓谁名谁,现在在何处。
但看如洱讲得很动情投入,她也没再多话,“你说。”
如洱这才继续往下说。
楼明辛带着请愿书去魔宫,也还是没入内,上来就呛声道:“魔尊殿下,我得寸进尺回来了,还请你过目。”
请愿书递给卫兵,卫兵入内呈给了魔尊。
“魔尊殿下,如今百姓已经同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半晌后,魔尊的声音才缓缓从内传出:“你可知,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有代价的?”
楼明辛不明所以地皱了皱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次便如了你的意吧。”魔尊的声音并没有如预料中的气急败坏。
于是在天罚降临妖界前,三十三名妖魔之子得以躲过一劫,被魔界收留。
据说为了收留这三十三名妖魔之子,魔尊殿下还特意厚着老脸去和天帝求了一番情。
魔尊殿下事后还对着楼明辛凉凉道:“本座惯看不惯天帝老儿那一脸虚伪的样子,为了你还看了整整一个时辰,整整三天吃不下饭。”
如洱并没有听过魔尊殿下亲口说这话,模仿起语调来倒是像模像样的。
“……那名姑娘。”风笙追问道,“我想知道那名姑娘的下落。”
“唔……没了。”
“没了?”风笙问道,“什么叫没了。”
“故事没了。大皇子说,那名姑娘找不到了。”如洱略带惆怅道,“后来啊,大皇子去了趟魔宫。”
“结果呢?”
“这名姑娘的结果,大皇子从没说过。我们只记得他从魔宫回来后,喝了一夜闷酒,反正之后大皇子也因此不肯入魔宫,在外头成立了不孤天和我们住在一起。”
“其实我们都觉得,那名姑娘第一个强出头,八成是被魔尊看不惯给赐死了。”
如洱转过身子,指了指灯台上一盏没有名字的长明灯:“这就是当初大皇子给那名姑娘点的。”
风笙望向那盏长明灯,只觉得这姑娘也着实可怜,也可敬。
她明知道做第一个画押的人意味着什么,但她还是去做了。
“如此看来,你们大皇子在圣堂里挂的画像,便是为了纪念这名姑娘了。”
“应当是的。”如洱道,“不孤天的成立,这名姑娘功不可没。”
“唉……”
风笙叹了口气,感怀之余,又不由地想到零那张被烧了的画像。
不孤天圣堂里放的,应该都是对不孤天有意义之人的画像,那是不是说明,零也曾经对不孤天有功劳?
发生过什么吗?可这里似乎也没有点上另一个没有姓名的长明灯。
这些或许要找到楼明辛才能知晓了。
可本以为楼明辛会和这名姑娘有联系,他的下落也可从这名姑娘着手。如今看来这名姑娘已死,下落也就断了。
君无白在侧默默看风笙失落的样子,出口问道:“可还有别的办法得知你们大皇子的下落。”
如洱摇摇头:“三十三名妖魔之子彼此之间都难以得知下落,我们肯定不知道大皇子下落的。至于魔尊殿下……更是不可能去关心大皇子下落了。”
“因为大皇子被逐出的时候,魔尊就说了,此生不复相见。”
从灯厢里出来的时候,风笙觉得探知楼明辛下落的希望更加渺茫了。对于万晓晓千面阁那边抱的希望也不大,不知道离开魔界后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找。
天星台溯世星尊所说倒是一点也没错,这楼明辛命数多变,已经不在魔界了。
天界他肯定不会去的,冥界也不可能,妖界也不可能,便只有佛界和人界了。
风笙一边思量着一边往外走。
总有办法的,天无绝人之路。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打起精神。这一招还是她从风青那里学来的,父亲每次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拍拍她的脸,让她打起精神。
君无白见风笙这样子,忽然顿住脚步。
“笙笙。”
“嗯?”
“来都来了,你要不要包一个灯厢,为你身边之人点长明灯?”
风笙立刻眼睛一亮:“对啊。”
可是瞬间风笙又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询问如洱道:“包一个灯厢要多少钱啊。”
如洱伸出三个手指。
“三两魔金?”风笙小心翼翼询价道。
如洱露出了一副没见过世面的鄙夷神色:“三两,你打发乞丐吗?三千两魔金!”
“三,三……”风笙的惊叹都被噎在喉咙口,“你们魔界有钱人真多。”
“这还只是包灯厢的钱,不算买灯的钱呢。”如洱皱了皱眉,“连这点钱都出不起,你们真的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嘛?我们大皇子能靠你们回来?”
风笙腹诽道,这三千两魔金是什么概念!一座青霜殿修建的费用差不多也就这些。
自己刚刚从一个小小的仙婢坐上了特使的位子,哪里有这么多钱……
风笙佯装财大气粗道:“我的意思是,三千两魔金也太少了。只是我这次出门随身没带这么多钱……”
如洱一脸静静看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也不打算拆穿。
“你没带,我替你带着了。”风笙正自圆其说力挽狂澜之时,身边的君无白像是变戏法四的掏出了四块成色质地一流的灵石,递给如洱。
“这些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