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四章 金瞳篇(二十四)

 风笙与君无白随如洱进了房间,内中并非客房,也没有摆放桌椅床塌,而是摆放灯台供奉着许多的长明灯。

灯光摇曳,每一盏长明灯上,都刻了名字。
“这些房间,叫灯厢,有钱的贵客会在千灯馆包一间灯厢供奉长明灯,以此祈求身边之人平安顺遂。”
如洱走上前为长明灯添了灯油,又道:“这些灯不同其他灯,要按时添加灯油,灯油都是从佛界求来的,纳福避灾。”
长明灯的光照在如洱的脸上,将这个小胖子衬得红光满面的。
风笙感慨道:“原来魔界也有信佛的。”
“不是信佛。”如洱纠正道,“是怀着一个念想罢了。佛若真有那么灵,冥界都别开门做事了,谁都长生不老无灾无祸了。”
“你倒是想得明白。”风笙笑了笑走上前,“你带我们来这里是……”
“这里便是当初大皇子包下的灯厢。”如洱指着这些长明灯道,“我每日都会来此按时为大皇子点的长明灯添置灯油,后来我花了所有积蓄,在这里也为大皇子点了一盏长明灯。”
“你们有话,便在这里问吧。”如洱添置完灯油,回头看着风笙和君无白,“这里没人会偷听,也望你们不要心存恶念,小心报应。”
这小鬼倒也是个有心思的。
风笙和君无白对视一眼后,风笙问道:“你们大皇子被驱逐出魔界后,可有和你们联系?”
“没有。”如洱回答道,“三十三名妖魔之子散落各地都难以联系,更何况去联系魔界以外的大皇子。”
“那你们大皇子在其他几界可有朋友?”
如洱目光飘忽着,似乎看了一眼君无白,道:“没有。”
风笙思索片刻:“那……我问你,不孤天的圣堂里有三十六幅画像,多余的两幅,是谁?”
如洱睁大眼,胖嘟嘟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你们连不孤天的圣堂都去看了?”
“怎么了?”风笙看他惊讶的样子,“有何不妥?”
“……没。”如洱摇了摇头,“那地方……以前只有大皇子可以进去,我们都还没资格进去的。”
风笙默了默。看来圣堂曾经是不孤天的神圣之所,可如今破败以后,一文不值,倒成了谁都可以进去一看的地方了。
“……你方才说,圣堂里有三十六幅画像?”如洱低着头,神情有些恍惚,“我只记得,当初大皇子请了画师为我们这些妖魔之子画像,说要挂进圣堂里,日后不孤天壮大了,世世代代延续下去,我们将伴随着不孤天长存。”
“除了妖魔之子画像,那还有两人呢?”风笙想到其中一人是零,不死心地追问道,“你们跟在他身边,一点也不知道吗?”
“那两人,长什么模样?”如洱问道。
“一人是女子,画像上没有五官。一人是男子,脸上有紫色咒纹。”
风笙的话令如洱陷入了一阵沉思,最后他道:“男子我不知晓,但女子倒是有些眉目。”
不知道零的存在吗?他的踪迹便这么难寻吗……
风笙有些失落,但克制住了那一点感怀,专注正事道:“那名女子是什么来头。”
“这就要说起不孤天成立前的事情了。当年大皇子成立不孤天,起初魔尊是不同意的……”
如洱将关于那名女子的故事缓缓道来——
“为何不可?”
当年仙妖大战末期,楼明辛被送入魔界,得魔尊认为义子,欲接入魔宫。
可他却迟迟不入魔宫,站在宫外与魔尊久久对峙,坚持要将妖魔交好时诞生的三十三名妖魔之子一同接入魔界生活。
魔尊不同意,他便不入宫,理直气壮地询问魔尊为什么不行。
“妖界犯上,魔界不该再与之有任何牵连。”魔宫内,威严无双的声音缓缓传出,“收留你已是本座格外容情,莫要再得寸进尺。”
“魔尊殿下明鉴,我就是要得寸进尺。”魔宫外,楼明辛用慵懒至极的语调,闲闲道,“反正我父母已经撇下我,我除了魔尊殿下,也没有可以得寸进尺的人了。”
这无赖般的言论传到魔宫守卫的耳中,引起一阵窃窃发笑。
“……”
魔宫内,身份高贵的魔尊殿下竟半晌无话,已经活了八万年的他,竟辩不过一个几百岁的小鬼。他揉了揉眉心,暗叹音女和戮妖将生下个什么孽种。
“收留你,是看在祭司之面,魔界百姓也不会有任何异议。但……其余妖魔之子,魔界百姓可会同意他们留下?”
“若他们同意呢?”
“他们怎么可能,他们敢!”
想魔尊一个可以手撕十万天兵的彪悍大老爷们,竟好声好气的跟一个小鬼头讲起了道理:“莫要再挑战本座的耐心,给本座滚进魔宫来。”
明白人都能听出魔尊殿下一丝恼怒,可偏偏楼明辛不知好歹,转过身子摆摆手:“若魔界百姓同意收留他们,你就没异议了吧。你老就在宫里等着,看我怎么得寸进尺的。”
在一众守卫的目瞪口呆里,楼明辛扬长而去,徒留魔尊一声怒喝:“混账东西!”
楼明辛遗传了戮妖将和魔女祭司长相上的所有优点,拥有一副绝世好皮囊。
他银发金眸,容颜阴柔妩媚,乍一看,竟比女子都美上几分。这搁在人界便是个红颜祸水的尤物,在魔界,也是个令众魔垂涎欲滴的美人。
走在魔都大街上,楼明辛收获了无数肆意大胆的目光,却还能报以甜美的笑容,令魔界阴森的寒风搅乱了满城春水。
楼明辛离开魔宫后就住客栈,每天都会定时去魔都的广场上宣讲。
从妖魔一度和睦友爱说到六界从混沌中诞生,大家本同出一源,楼明辛说得口干舌燥,便是想煽动民众支持魔界收留三十三名妖魔之子。
若是魔界不愿意收留他们,他们便要被封在妖界,受天罚,生不如死。
同样也留着魔界的血,承载着父母最后一点期待,为什么就不能收留他们,非要驱赶他们。
楼明辛素来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有在宣讲的时候悉数收敛。可来听他宣讲的,大多都是冲着他的美貌而来。
楼明辛说的时候,大家都应和着是是是,可等楼明辛说完,需要大家在请愿书上画押之时,却无一人敢动。
且不说大家都害怕收留妖魔之子会不会被牵连,就近的来说,枪打出头鸟,谁第一个画押,少不了魔尊殿下的另眼相待。
谁都想安安稳稳活着,谁都不想要这份另眼相待。
瞧瞧楼明辛宣讲时,那最外面一圈站着的魔宫卫兵。魔尊殿下可是都瞧着呢,谁敢造次?
想来也是看着祭司大人的面子,魔尊殿下才这般容忍。等这阵子闹完了,天罚降临妖界了,也就彻底消停了。
魔界百姓看得通透,故而楼明辛在魔都宣讲了近半个月,一个愿意画押的都没有。
眼看着妖皇被镇压,天罚将近,三十三名妖魔之子仍不得留在魔界,楼明辛再无所谓的脾气,也不由染上几分焦急。
可楼明辛在魔界无权无势,如今能目无魔尊的宣讲,已经是最大的勇气了。
楼明辛夜夜在客栈都睡不着,在房间里徘徊,阴柔的面色染着久久化不开的凝重。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有一夜,楼明辛的房门被敲响了。
“谁?”楼明辛拖长了调子,有些不耐。
“……”门外沉默了片刻,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带着商量的语气,“这位公子,你可以不要走来走去了吗?”
“什么?”楼明辛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我就住在你楼下,你走路能不能……轻一点,我几晚都没睡着了。”
楼明辛停下徘徊的脚步,望了望自己脚下,叹了口气:“抱歉姑娘,我会注意。”
“多谢。”
门外轻轻的脚步声远去。
第二晚,楼明辛依然难以入眠,房门却又再度被敲墙。
“谁?”楼明辛眼皮起一抬。
“公子还没有睡吧。”是昨晚那名女子的声音。
楼明辛低头看了看自己端坐的样子,失笑道:“姑娘,我今日可没有走来走去了。”
“我知道……”女子轻声道,“可是我也睡不着了。”
“……”楼明辛挑了挑眉,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已经够无理取闹的了,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比他更无理取闹。
“姑娘睡不着,来敲我的门……”楼明辛声音魅惑,“难不成,是想与我……”
“公子这些日子的宣讲,我都听了。”门外女子的声音温柔婉转,又透着理智,“我愿意做第一个帮到公子的人。”
楼明辛微微错愕:“姑娘是何意?”
“公子身为妖魔之子,本已平安无忧,却甘愿牵连进这桩事,冒着忤逆魔尊殿下的危险……”女子的声音自门的那一端清幽传来,“我虽无公子勇敢,却想帮公子一把。”
楼明辛起身走到门前,隐约可以看到门外女子身影。
“你的意思是……”
“明日,我会做第一个画押的人。”女子站在门外盈盈施礼,“公子,想必今夜可以安睡了。”
“……多谢。”楼明辛怔了怔,金眸中露出春风般和煦的暖意,“多谢你愿意挺身而出。”
“公子言重了,我只是觉得……公子的眼睛很漂亮,不忍这双眼里布满血丝,不愿看它黯然失色。”
眼看着门上的身影离去,楼明辛猛地拉开门,却见门口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人迹。
这么激动做什么?楼明辛自嘲笑了笑,明日见到她,再道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