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金瞳篇(二十三)

 风笙目送兽车远去,转身手中便被塞了一个闪烁着灯光的风车。那风车是花朵的样子,中间画了个笑脸,内嵌的应该是千灯馆的灯石,发出的光还会变换色彩,倒也是可爱别致。

“诶?好漂亮。”
风笙接过风车先是眼前一亮,随即有些不明所以,抬头看去,见君无白微微笑着,面容在灯火通明中如融化的冰雪。
“这是哪里来的?”
君无白指了指千灯馆门口方向:“千灯馆店庆,在送礼物。”
风笙顺着君无白所指看去,果不其然,千灯馆门口的小厮举着礼物扯着嗓子叫嚷,被一只只伸出来的手包围着。
“大家慢点啊,慢点。”
“不要着急,礼物还很多呢!”
眨眼间,这人山人海竟是将千灯馆敞亮的大门口堵了一半。
风笙低头看了看风车,又看向君无白:“君岛主……你在那里拿的?”
“不然呢?”君无白笑道,“喜欢吗?”
风笙想了想,将风车塞回到君无白手上:“岛主,等我一下。”
“笙笙……”
说着风笙奔向人头攒头处,君无白都没喊住,眼睁睁看着她挤进了人群的洪流中。纤瘦的身子在缝隙里艰难挣扎着前进,好几次脸被夹在身体中都变了形。
“唔唔……”风笙进退不得,只能憋着一口气,猛地一提劲,头往前一顶,像是发了狂的水牛,终于成功突破身体间狭窄的空间。
她从人群的最后头一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到了最前头,伸长着脖子,也伸长着手,喊道:“我,我也要一个!”
派发礼物的小厮低头,就见一张明艳灵动的脸出现在面前,发丝凌乱,脸色微红,眨巴着眼看着自己,一副期待的样子。
他赶忙塞了个风车给她:“姑娘,拿好了啊。”
风笙拿到风车又花了不少力气挤了出去,在推推搡搡里还撞到这个人胸前,那个人背上,被骂骂咧咧的魔界百姓喷了不少口水。
好不容易挤出去,她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跑回到目瞪口呆的君无白面前,将君无白手中的风车拿过,再将自己得来的风车给君无白:“呐,你送我一个,我送你一个,不能白让岛主你这么辛苦。”
君无白失笑,抬手想给风笙理理头发,随即又顿住了动作。
他从怀里掏出帕子,递给风笙道:“擦擦汗吧,头发都乱了。”
风笙接过,抹了抹刚才被喷的脸,大大咧咧道:“说起来,岛主你怎么挤进去的啊。”
君无白想了想,“客气地说请让一让,便走到前头去了。”
居然这么简单?真是天壤之别啊!
风笙擦汗的手一顿,“魔界也这么看脸的吗?”
君无白忍俊不禁,低低笑了一声,声音好听:“真是辛苦笙笙了。”
“不辛苦不辛苦,就一个风车而已。”风笙尴尬摆摆手,“也算我的一点小心意吧。”
“心意?”
“你看。”风笙指着这风车道,“千灯馆这款店庆推出的灯石很特别,可以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还一点也不刺眼,装点在岛主房门口的那片花圃里一定很好看。也没算白来魔界一趟对不对?”
君无白怔了一瞬,目光温柔起来:“你倒是想得周到。”
“我就是觉得岛主住的地方太冷清,该多点有生气的装饰才是。”风笙从前一直喜欢装扮青霜殿逗母亲欢心,所以对这方面也比较留意一些,可以算是举手之劳。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千灯馆里头走。
君无白却因为这份细小的心意而无比欢喜,把玩着手里的风车,细心收好,唇边溢出丝丝笑意。
走进千灯馆,外头的声音便听不见了。千灯馆的墙体是灯罩构成,竟有着隔绝声音的功能,将外头的喧嚣嘈杂一律阻绝在外。
馆外馆内宛若天地之别,馆外人声鼎沸,馆内虽然人也不少,但大多轻声细语,似乎在千灯馆光芒的普照下,大家都不由变得心平气和起来,一身的戾气烦躁都一扫而光。
风笙看去,千灯馆内修葺得格外华丽,内部有十九层楼,层层环绕而上。
十九层楼很高,雕梁画栋极为精致,抬起头一眼都看不到顶,最高处只看得到人影和灯光,细节却是看不清楚了。每一层楼成一圈圈环绕的形状,围着灯罩的墙体排列而上。每层楼似乎还有很多个房间,但这些房间是做什么的,风笙就不清楚了。
馆内的中央宽阔,有一条路畅通至尽头的柜台,两旁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灯展现给客人观看。灯的造型五花八门,风格也是各不相同,满足不同客人的喜好。
在道路的尽头,柜台后有专门招呼客人的伙计,他们负责引导客人,也负责记录客人需求,可以专门定做。
风笙和君无白并肩走进千灯馆,还没到柜台,便有专门招呼客人的伙计走来,开口第一句便是:“贵客从外界远道而来,千灯馆真是蓬荜生辉啊。”
千灯馆内的伙计统一着红色的衣服,看上去倒是颇为喜气。
风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外界来的?”
“看气度和模样就不像是咱们魔界的呀。”伙计的嘴甜得很,“能通过神行宗获得文牒来魔界,除了修者,便是大人物,二位一看就不是修者,肯定是大人物啊。”
可真是有眼力劲啊。
风笙被那伙计拦着硬夸了好一阵,随即那伙计才将话题转到正事上:“贵客来到魔界,可是要带一盏千灯馆的灯回去?”
好不容易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风笙赶紧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伙计当场愣了一会,脸色微变:“找人?不是来买灯的?”
君无白接过话头道:“我们听说这里有一名叫如洱的伙计态度不错,我们想找他来替我们看灯。”
一听还是有生意做的,伙计态度才又好了起来。
“如洱啊,是有这个人。”那伙计转头喊道,“如洱,有客人点名要你招待,快过来。”
应声从柜台后面跑出一个有点胖胖的少年,脸上稚气未脱,“来了来了。”
大喘气地跑到风笙和君无白面前,他的目光掠过风笙,在君无白脸上停了一瞬,随即行礼道:“两位贵客,欢迎来到千灯馆,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
见如洱开始招呼,那名伙计便离开去找其他客人了。
风笙细细打量了眼前这名少年的模样,回忆起之前扫过一眼的画像,五官倒是都对应了起来。
她问道:“你叫如洱?”
“是。”
“不孤天楼明辛,是你们的大皇子,也是你们主上,对不对。”风笙问道。
听到不孤天楼明辛的名字,如洱皱了皱眉,不卑不亢道:“两位从外界而来,究竟从何得知这些?”
“策师。”风笙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不知你可否与我们一谈。”
“你们居然能得策师相助……”如洱警备的目光在风笙身上转悠。
风笙惊觉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不孤天被抄,策师赦情安然无恙,可见她应当不是和妖魔之子一伙的,很容易被他们排斥。
“你们找我到底想做什么?”如洱板着脸问道。
“我们……”风笙道,“我们想向你询问大皇子楼明辛的一些事……”
“大皇子的事情?”如洱后退了一步,“是魔尊派你们来的?大皇子已被驱逐,魔尊殿下想做什么?”
风笙解释道:“我们并非受魔尊所托,是自己想找。”
见如洱神色没有松懈,风笙知道他心存疑虑。如洱是妖魔之子,也是楼明辛的心腹,怕有人害楼明辛也是正常。
看来想从他口中得知楼明辛的讯息不是那么容易。
正当风笙想着怎么说服如洱的时候,君无白在旁面不改色道:“我们寻他,是为了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此事他若能办好,回魔界指日可待。”
如洱沉默片刻,望向君无白:“我可以相信你的话吗?”
“我们从外界而来,又得策师款待,我们的身份说这些话,不足以令你相信?”
说起谎话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啊……风笙学到了。
如洱目光在风笙身上逡巡一圈,又看了眼君无白:“足以说动魔尊宽赦我们大皇子?”
风笙默默转头看向君无白,意思是要不要表明身份?在策师面前亮身份无可厚非,在百姓中亮身份,说不定一传十十传百……
天界突然派人来魔界,还调查妖魔之子的事情,极有可能引起一些流言蜚语和无端揣测。
风笙奉命寻圣物修补镇妖塔,本就是低调行事。如今镇妖塔受损之事还未曾对外公布,若百姓中因为流言多生许多恐慌,不就违背他们低调行事的初衷了吗?
比起风笙多番担忧,君无白的回答选择避重就轻,直击对方弱点:“你这般多疑,难道还有别的办法让大皇子回归魔界?你们的大皇子已经无权无势,我们害他,有何利可图?”
顿了顿,君无白道:“不孤天,何时这般畏缩了。”
这句话似乎让如洱怔住了,他与君无白四目相对,又打量了好一会儿君无白的脸,戒备慢慢松懈。顿了顿,他挠挠头道:“两位,随我上楼吧。”
风笙没听懂其中玄机,只是感慨,看来不但是武力,智力上君无白也是令人无法企及。
如洱做了个“请”的动作,风笙和君无白对视了一眼,随着他往二楼去。
千灯馆二楼开始,便是排列有序的房间了,每一个房间内似乎都很安静,听不出什么声音。
如洱在前面头也不回地走着,径直又上了三楼。
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他们从二楼走到三楼,又慢慢的走上四楼,最后一直走到了最高的第十九层楼。
第十九层楼的房间比其他各层都要少,如洱走到一间房前,伸出手摊开手掌,在房门上盖下手掌印。
随着“嘀”的一声,房门应声开启。
如洱道:“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