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二章 金瞳篇(二十二)

 风笙缓缓打开画卷,瞳孔骤缩。

这是!这是!
她的呼吸一滞,手也紧跟着颤抖起来。
画卷上的面容无数次在风笙脑海里浮现,几乎是烙印在了风笙的记忆里,有痛苦,有甜蜜……
那张布着紫色咒纹的脸,那双幽深看不见底的眼,此刻突然撞进了风笙的眼帘,令风笙的思绪刹那间乱作一团。
他,他的画像竟然出现在这里!
“零……”
风笙口中唤出这个名字,手不自觉一抖,画卷便从手中滑落。
然而画卷并没有落在地上,半途中被一只从风笙身后伸出的手稳稳当当地接住了。
君无白站在风笙身旁,垂眸看了那画像片刻,敛起一切情绪,将它交还到风笙手里道:“何以连一幅画卷都拿不稳?”
风笙这才如大梦惊醒,紧紧抓着画像,望着画像上的人道:“他,他的画像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说,难道说……零,他曾经来过这里?”
画像上的零脸色阴郁地立在树下,秋风卷起萧索的落叶拂过他的衣襟,他的发梢。他袖子下露出的手臂还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密不透风。
而画像的右下角同那幅模糊了面容的画像一样,没有署名。
在这个魔界已经废弃了的地方,在这个曾经居住着妖魔之子的地方,为什么会有零的画像。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比在试金楼的状况要好很多。莫非……他在流落试金楼之前,便是在不孤天居住?
风笙心中的疑惑一层又一层,目光如同定在了那画像上,片刻都移不开。
可更多的是欣喜,欣喜自己真真切切看到了关于零的东西,她的梦,她的记忆是真的,不是她的臆想。
零,他真实的存在着。
风笙一心只想着零,所以她也就没有注意到,君无白沉寂如水的面容上,闪现过一丝怎样的冷冽的寒意。
他在不孤天成立那刻便已除名,不想竟还保留着他的画像……
不孤天埋着他的过去,便不该再被发掘。
君无白眯了眯眼。
随着君无白眼神的微动,风笙手中的画像竟自燃了起来,无中生有的一团火刹那间将面容吞没,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
“零!”风笙惊呼了一声,错愕间竟没有将画像扔开,而是盯着那被火光吞噬的容颜,像是被什么东西勾走了魂。
“笙笙!”
眼看火舌要舔舐到风笙的手,君无白广袖一挥,燃着火的画像便瞬间脱出了风笙的手,连地都还未落,便化为灰烬。
风笙怔怔地站在原地,只觉得刚涌上心头的喜悦和这幅画像一样,转瞬湮灭。
她以为自己得到了什么,可眨眼间,什么都没了。
“烫到没有。”君无白抓过风笙的手。
还没等君无白细看,风笙就抽回手,终于将神志从零的身上转回:“没有,多亏岛主反应及时。”
君无白放下手,神色从一丝担忧转为平淡:“没有烫到便好,这幅画像为何会自燃?”
“不知道。”风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可能……可能这幅画像本就不该被看到吧。”
君无白眼中锋芒乍现,却又悄然而逝:“既是不该被看到,就不要太惦念了。”
“……我只是想,零应该是有很复杂的身世吧。”风笙忽然道,“我认识他,应该是在试金楼里,可在遇见他之前,他经历过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君无白静默着。
风笙忽然又笑了起来,“无妨,等我与他重逢那天,我还可以问他的。我相信他,不会对我撒谎,也不会对我隐瞒的。”
君无白似是被风笙这句话触痛,转过身子:“但愿他有你认为的,那么好。”
除了画像,此地也再没有其他东西了。风笙和君无白一前一后出了门,便见万晓晓和赦情已经等在了不远处。
“如何?”万晓晓上前道,“你们可有什么发现?”
风笙将画像之事告知万晓晓,又问道:“你们呢,有发现什么吗?”
“如果满屋子蜘蛛网算发现的话。”万晓晓耸肩摊手,一脸无奈,“好歹你还看见了画像。”
“特使方才进的屋子,应当是不孤天的圣堂。”赦情在身后道。
“圣堂?是什么地方?”万晓晓好奇道。
“便是从前不孤天放置宝物之地,不孤天被抄后,这些宝物都被魔尊殿下收走。那些留下的画像,应当是不孤天成员的。”
“不孤天成员……”风笙低喃了一句。
“怎么了笙笙?”万晓晓看风笙脸色古怪,“有什么不对吗?”
“策师,请问不孤天成员有几人呢?”风笙问赦情道。
“应当是三十四人吧,大皇子和三十三位妖魔之子。”
“可是里头有三十六幅画像……”
“这在下就不清楚了,毕竟这是不孤天成立前的事情了。在下到大皇子身边时,不孤天已经成立一段时日了。”
看赦情的样子,不似撒谎。
风笙思虑片刻:“策师可知不孤天成员下落?”
万晓晓看向风笙:“笙笙,你想从这些人下手探查楼明辛下落?”
风笙点点头。
赦情躬了躬身,礼节性的作揖极为符合她一身书生气:“特使见谅,不孤天妖魔之子的下落我们是一概不知的。”
“啊?”万晓晓回首看向赦情,“我才不信,说起来,你是魔尊殿下亲封的策师,后指给大皇子随身侍奉,你也算是魔尊殿下放在大皇子身边的眼睛吧,你难道不会留意这些妖魔之子的下落?你难道不怕这些妖魔之子死灰复燃?”
赦情笑了笑:“万阁主倒是聪慧。”
万晓晓撇了撇嘴,她还有话没说呢。这大皇子篡位的事情,赦情在其中说不定就有所作为。
“妖魔之子也算魔尊殿下的心病,策师既然效忠魔尊殿下,必不会在这方面懈怠。”风笙接着万晓晓的话道,“还请特使透露一二,我等感激不尽。”
赦情却没有看风笙,反倒是将目光瞥向了风笙身后的君无白。
见君无白面无表情,赦情才道:“魔都中确实还留着几名妖魔之子,便在集市那里,特使可以去看看。”
风笙感激道:“多谢策师。”
“兽车在门口等着,便请特使移步吧。”赦情躬了躬身,走在前头引路。
风笙最后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不孤天的圣堂,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那幅画卷在手上停留的时间太少太少了,少得她根本还没有看够那张魂牵梦萦的脸。
出了不孤天,兽车便一路向着集市而去,方才清净了不少的耳根子如今又被一片喧嚣热闹笼罩。
魔都的集市每天都很热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少店家每天都打着活动的旗帜招揽生意,那些贪便宜的、凑热闹的,熙熙攘攘,构成了集市最主要的一部分。
集市里贩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从正常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到比较奇特的魔兽宠物兵器法宝,甚至还有卖自制的魔手魔脚大翅膀,总之稀奇古怪,什么都有。
而在集市一条街里,店面最大的,莫过于闻名遐迩的千灯馆。
千灯馆,顾名思义是卖灯的。
在魔界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灯,已经成为了每家每户不可或缺的东西。
从普通的手提灯笼,到摆在家里的壁灯挂灯,甚至还有长明灯,各种款式层出不穷。就连魔宫里的灯,大都也是千灯馆制作的。
千灯馆秉承着精进的宗旨一直在研究各种新品种的灯,满足魔界小到平民百姓,大到王孙贵族的各种要求。
千灯馆坐落在集市最繁华热闹的地段,外形便是一盏巨型灯笼的形状,十分抢眼。
兽车停在千灯馆之前的时候,万晓晓和风笙都看呆了。这灯笼通体散发着橘黄色的光,馆内的人影通过灯光投在灯笼面上,从外部便可以看到,影影绰绰,恍若置身梦境。
对于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来说,灯光是如此令人眷恋,集市上再行色匆匆的人路过千灯馆,都不由慢下脚步,感受灯光带来的温度。
“特使,三十三名妖魔之子中,有一人在千灯馆里当差,可以进去一探。他的名字叫如洱,画像你是见过的。”
风笙看过一圈那些画像,有印象,点点头,遂道:“你不进去吗?”
“还有一名妖魔之子在前头的千面阁,我带万阁主去瞧瞧。”
“也好。”万晓晓再度抓住机会,推搡着风笙道,“千灯馆就交给你和君岛主了,我去千面阁看看。”
“就不能你陪我进去吗……”风笙问道。
“这灯看着刺眼极了,我不喜欢。”万晓晓佯装被闪瞎了遮住眼,挥手催促风笙道,“你快下去,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留着。”
“方才不还看得挺来劲的。”风笙狐疑地嘀咕着,最后还是被连哄带推地劝下了兽车。
紧接着,君无白也被万晓晓推下了兽车。
“那我们待会在门口汇合啦。”万晓晓从兽车里探出头挥了挥手。
赦情又道了一句:“如洱也算是大皇子的心腹,想从他口中问到消息不会很容易,祝特使好运。”
拉着车的魔兽哼哧哼哧了两声,撒开蹄子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