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瞳篇(二十一)

 “篡位?”万晓晓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们魔尊殿下未婚,膝下无子,就他一个皇子,他急什么,将来魔尊之位必定会是他的啊?”

赦情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君无白身上飘过:“那在下就不清楚了,这是魔尊殿下的家事。”
君无白状似看到了赦情的目光,却不予回应。
“大皇子是因此事被赶出魔界的,那不孤天其他三十三名妖魔之子呢?”
赦情道:“魔尊殿下还算容情,没有处死他们,只道他们是被大皇子所指使。魔尊殿下遣散不孤天,三十三人散布魔界各地,日子可想而知过得不会多好了。”
风笙追问:“那大皇子的下落,你们知道吗?”
“特使说笑了。”赦情摇摇头,“驱逐出了魔界,自然就不关魔界的事情了,哪里还会有人在意他的下落。”
赦情说起来也是侍奉大皇子的,可她的口气听上去不太在乎的样子,想必到底还是心向着魔尊殿下的。去大皇子身边,也只是听命魔尊而已。
听完赦情的话,风笙知道,这位大皇子应当是不在魔界内了。可为何她一入魔界,便感应到了父亲魂力,这难道不是金瞳?
风笙对赦情道:“我可否入内看一下。”
“自然。”赦情递给风笙一个火折子,热情道,“需要在下引路吗?”
“不必了,我自己到处看看就好。”
风笙婉拒了赦情的好意,对万晓晓道:“晓晓,我们分头看看,有没有什么大皇子遗留的线索。”
“好。”万晓晓点点头,又看了眼君无白,“呃,策师,麻烦你带我到处看看。君岛主就跟笙笙一起吧。”
风笙给万晓晓使眼色都来不及,就听见君无白应道:“好。”
碰上万晓晓这般没有眼力劲的,风笙只能认命。她对君无白客气笑了笑,转身率先朝着正房而去。
比起魔界其他建筑,这处宅院的确是非常中规中矩了。
这位大皇子曾经的居所已经荒废得不成样子,人去楼空,家居摆设都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风笙抬手扯下拦在面前的蜘蛛网往里走,拿火折子点亮了墙壁上的灯,照亮了眼前的房间,目光逡巡一圈,并未发现丝毫线索。
这里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好发掘的了,值钱的,有用的,都已经被抄走,剩下的只是些普通的摆设罢了。
可是对父亲魂力的感应仍然还有。
君无白没有跟风笙挤在一处,他只是站在房门口,静静地打量着整个院落。似乎从他所站的位置上,可以看到什么别的不同风景。
他眯了眯眼,透过沉寂的一片幽蓝,隐约在追寻着追忆着。那枯败的树曾经生机勃勃,那杂草丛生的花圃也曾争奇斗艳,那浑浊的池水已经看不清本来的澄澈……
“岛主?”
风笙里头转了一圈实在没发现什么,走到门口看君无白正出神,本不想打扰,可不打扰又走不出去。
君无白闻声回头,“没有发现?”
“嗯。”风笙点点头,“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君岛主不必随我,到处逛逛便是。”
君无白闻言挑了挑眉,并没有让开的打算。
他不能让风笙心里的这个结越打越深,必须尽快解开这个结,免得他们之间好不容易近了点的距离又变远。
“笙笙似乎突然对我疏远了起来。”
风笙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吗?可那个幻觉实在太可怕了,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平时和君无白在一起时间太长了,才生出这乱七八糟的画面。
哦对,应该还和自己不久前和万晓晓看了些不该看的东西有关……
“那个……岛主说的哪里话,我们之间不一直都这样吗?”
“当然不是,从前笙笙还待我如友,如今却不是。”君无白一脸无辜道,“可是我做错了什么,让笙笙这般退避三尺?”
“没……”
风笙对上君无白万分疑惑的神情,不自觉说话弱弱的。
“既然没有,为何要对我如此防备?”
“不是……”
“不是?那是我的感觉出错了?”
“应,应该是的……”
“那笙笙无须撇下我了吧?”
“啊?”
君无白走近了风笙一步,据理力争道,“我们如今在一条船上,是合作关系,那是否应该同进退,共渡难关?”
“是……”
“那既如此,笙笙要去哪里,我便该跟着,对不对?“
“……好像,对吧……”
君无白满意地点点头,侧过身:“那走吧。”
慢慢来,无需你立刻能爱上我,天长地久,点点滴滴,你总能意识到我的好。
曾经你能爱上零,如今你也一定能爱上我。
风笙被连珠炮似的几个问题给问懵了,再一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那懊恼的模样落入君无白眼中,勾起了一层笑意。
气势上被压制住了,完全就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了。
泄气的看了微笑的君无白一眼,风笙心里叹了口气,本来就是幻觉,和君岛主也没什么关系。自己总这么躲躲闪闪的,倒好像自己真不磊落了。
既问心无愧,同行也无妨,左右自己态度早已向君无白表明过,这辈子除了零,她谁也不要的。
至于君岛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管不了,也不相管。
“走吧。”
想明白了,风笙跨出门槛,朝其他几个房间去寻线索。
风笙连同君无白搜寻了好几个房间都没有线索,搞得风笙几乎都要怀疑自己对父亲魂力的感应是不是出了问题。
避开万晓晓搜寻的那部分房间,风笙搜寻的区域便只剩下偏院的一处房间。
“咳咳……”推门而入的时候,风笙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到。
她挥了挥手,等眼前的灰尘干净了些才往里头走。
这里的格局,倒是和其他几间房间不一样……
风笙为了看得更清楚一点,找到了壁灯所在,这里的壁灯挂的有些高,她举着折子踮起脚,却是够不到。
“我来吧。”君无白从风笙手中接过火折子,抬手便点亮了壁灯。
“多谢岛主。”
“客气什么?”君无白低头微笑,“总要展示一下我的用处。”
风笙笑笑,转身朝里面走去。
待灯光照亮房间,风笙才发现,此处不是普通的居所,更像是一间陈列室。内中摆放着许多武器的支架,但上头的兵器已经不在,想必是抄家的时候被拿走。
此地,对父亲魂力的感应竟然极为强烈……
除了武器支架,似乎还应该有一些书籍宝器,但如今徒留散落在地面的一些书页,以及空置的宝盒。
风笙顺着感应,跨过丢弃在地面上的一些宝盒,挑起竹帘子,走进里间。
挑起竹帘的刹那,她愣在了原地。
里间什么东西都没有,四面徒壁,仅有的痕迹,便是挂在墙上的画像,挂满了墙壁。
这里是唯一一处没有被损坏的地方。
一眼扫去,风笙便注意到了挂在中间的画像。一人长身立于帘幕纷飞中,容颜掩了一角,但依然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此人样貌柔美,银色长发,金色重瞳。
右下角还写了三个字:楼明辛。
是他!金色重瞳!
这里对父亲魄力的感应极强,难道说魄力并非在真正的双眼上,而是在画像的双眼上?
风笙快步上前,仔细盯着画像上的那双眼看了片刻,却没有感到异常。
她困惑地皱了皱眉,没有?怎会……
“笙笙,你看这里。”
身侧站着君无白。
风笙转过头看去,见楼明辛一旁挂着一幅女子的画像。
身影绰绰,形态优美如天边的仙子一般,然而那张脸上却没有五官,画像上竟是模糊了她的容颜。
风笙惊愕:“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