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八十章 金瞳篇(二十)

 万晓晓闻言收回流连在车窗外的目光,对赦情笑道:“策师可真是知心人。”

赦情弯了弯唇,姣好的面容在灯光的下看得更加清楚分明。万晓晓望着不由感慨,肌肤似雪,唇若樱桃,这好皮相打扮成一身男装真是太可惜了。
“魔界从前也是昼夜分明的。”赦情端坐在万晓晓对面,缓缓道,“这一切的改变,是在仙妖大战后。”
“仙妖大战后,妖界受到天罚,被封在了一片暗无天日里。而魔界因为离妖界最近,受到了天罚的波及,从一开始的昼短夜长,渐渐的再也没有白昼。”
“魔界的子民大概已经有千年不见天日了。”
赦情的话语虽然极尽客观,但还是难掩一丝惆怅以及对魔界这般待遇的不满。
风笙在旁听着,疑惑道:“这些,魔尊未曾对天宫上报吗?”
“自然是禀告过天帝的。”赦情道,“只是天帝说,这是天罚波及所致,除非妖界解除天罚,否则魔界难以恢复如初。”
万晓晓露出了明了的神色,“这可算是池鱼之殃啊。”
“谁知道呢。”赦情指了指天,“又或许,是那位因妖魔曾经交好记恨在心,借机报复。”
一车里的人静默了片刻,对这番大逆不道的话不知如何评价。而赦情不见说错话了的尴尬,反而坐在三人的注视里,神色坦荡。
“策师真是快人快语。”最先反应作出回复的是君无白,他靠在车厢上,神色淡淡地望着赦情,眼底有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赦情回道:“看来岛主也很赞同在下的想法了?”
君无白转开目光:“无人可揣度帝君圣意,策师是聪明人,有些话还是烂在心里为好。”
“君岛主说的是。”赦情识趣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坐在万晓晓的角度,正好可以将赦情与君无白的目光交锋尽收眼底。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们之间……怪怪的?
再看风笙,她正透过车窗兴致勃勃地观望着景色……
算了,自己跟着瞎操什么心。
兽车的速度很快,不多时他们便抵达了魔都。因着策师有魔尊之令,不受排查,很快车子便驶入了魔都中央的大道上。
魔都果真是魔界最繁华的地带,街道两旁店肆林立,那店面楼阁建造得并不规整,奇形怪状的,随心而建。粗粗看去,便能瞧见用兽骨搭建的茶铺,张着血盆大口的饭馆,斜斜而立,像是随时都会倒下的商铺。
一切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在怪异里透出几分和谐来。
来往车马粼粼,人流如织。漆黑的天空当头,灯光林立,映照出魔都一幅热闹喧嚣的画面,照亮了每一张行人的脸。街上的行人穿着打扮都略显怪异,长相肤色也是五花八门。有皮肤幽蓝的,头上长角的,有身后有尾巴的,有一只眼大一直眼小的,有嘴巴歪到耳朵根去的,总之各种奇奇怪怪的都有。
早就听说妖魔两界不同于天人两界,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
风笙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目光根本移不开,不自觉地,半个脑袋探出了兽车,想看看街边摊贩卖的都是什么东西。
“要死啦,谁偷了我的钱袋子哟!”
“在那里,在那里,抓住他!”
风笙正好奇地打量着魔都的径直,冷不丁有几人从兽车旁如一阵风般冲了过去。前头的死命跑,后头的死命追。
“要不要帮忙?”风笙顺着几人奔跑的方向看去,“魔都街上没有巡逻的卫兵吗?”
“不需要。”赦情道,“魔都有魔都独特的治安。”
风笙不解,倒是一旁的万晓晓博览群书,有所耳闻。她对风笙道:“你看看天上。”
“天上?”
风笙将脑袋又往外探了探,见魔都上空漆黑的夜空撕开了一道口子,随着口子的裂缝缓缓开启,竟冒出了一个眼珠子!还在咕噜噜的转!
那裂口竟成了一只眼,高高在上俯瞰着整个魔都。
像是方睡醒一般,苍穹中割开的这只眼起先还朦朦胧胧的,但随即蹦出冷冽的光,扫视而来。那只眼目光正好扫视在风笙的脸上,风笙与它相对,吓了一跳,感觉自己被看得透心凉。
“特使勿要盯着它看,以免伤神。”赦情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风笙赶紧转开目光,揉了揉眼。
“这是?”风笙问道。
赦情道:“魔都之眼,在上空凝视着魔都的一切,但凡有不法的事情发生,魔都之眼便会开启,自会惩戒。”
话音落,便听见前头传来轰隆一声雷响。极目看去,能依稀看见方才的小偷被魔眼里生出的雷给劈倒了。
惩戒还真是说到就到啊。
“魔眼监控着魔都,所以不需要巡逻的卫兵。”赦情向风笙介绍着。
待小偷惩治了,苍穹上的魔眼又好似犯困了一般,眨巴了两下,悠悠然阖上。漆黑的上空又恢复了沉寂。而街上来往的人完全没受到影响,甚至连好奇观望的都没有,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如是寻常卫兵巡防治安,罪犯或许还存了侥幸。但魔眼看透每一个角落,罪犯无处遁形。”
风笙恍然点了点头,觉得这魔眼可真是神奇。
“要拐弯了。”一直沉默的君无白忽然拉住了风笙,提醒道,“小心。”
眼看兽车就要转弯,风笙的头还探在外头,一不留神便要撞在墙上。
君无白虽没有插入她们的谈话,却一直将目光落在风笙身上,此刻见风笙要撞了脑袋,赶紧一把扯住了她。
风笙这才注意到前头的一堵墙,急忙缩回了脑袋。
兴许六界通道内那段荒诞的幻觉让风笙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心有杂念。她惭愧之余,还是刻意躲避了君无白的肢体接触,客气地拉回了衣袖,朝君无白道:“多谢岛主提醒。”
君无白望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平静道:“不客气。”
就算是幻觉,也还是吓到她了,她到底……还是在意的……
君无白在心底里自嘲一笑,竟有一天,自己成了自己的情敌,着实造化弄人。
而赦情在旁观望着两人相处的态度,颇有些诧异。
兽车穿过最繁华的闹市,拐进一个巷子,便安静了许多。这条巷子里没点灯,故而黑黢黢的,不比大道上灯火幢幢。
兽车在这条黑灯瞎火的道上走了没多久,便停了下来。
“到了。”赦情透过车窗看了眼外面,最先走下了车子。
待风笙一行陆陆续续下了兽车,赦情指着面前一座七进的大院落道:“这里就是大皇子从前的居所了。”
“竟不是在宫殿里?”万晓晓略感意外。
赦情答道:“是大皇子自己要住在外头的,魔尊殿下拗不过他。”
万晓晓不解地摇摇头,侧过脸见风笙正看着什么,问道:“笙笙,你在看什么?”
风笙指着院落上已经落了灰尘的牌匾,念道:“不孤天。”
“正是不孤天。”赦情上前推开了院落的大门。
和风笙原本想象的不一样,这位魔界唯一的皇子居住的院落竟然一片破败。没有灯光,却也不是全然的伸手不见五指,此地泛着诡异的幽蓝,落叶铺地,荒草丛深,梁柱门槛处结满的蜘蛛网,地砖和墙上残留着深深的刻痕,仿佛有过一场打斗。
往里走,房间的门有敞开的,有紧闭的。透过敞开的房门,可以看见里头的桌椅凌乱倒了一地,显然已经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也没有人打扫了。
“一个人也没有?”万晓晓不可思议道,“策师,这位大皇子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正是。”赦情见万晓晓不相信的样子,解释道,“这里叫不孤天,确实是大皇子在魔界的住所。”
“但是大皇子因为行为不端,不孤天被抄,大皇子也被驱逐出魔界。这个不孤天,也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风笙环顾四周,问道:“可以方便告知,大皇子是做了什么事情被逐出魔界的吗?”
“自然,这在魔界并不是什么秘密。”赦情指了指这座院落的厢房道,“当初这里并不是大皇子一人的居所,陪着大皇子居住在这里的,还有三十三位妖魔之子。”
“妖魔之子?”
“是。”赦情道,“众所周知,大皇子乃戮妖将和魔族祭司之子,乃妖与魔所生之子。而在妖魔两界交好之时,这样的联姻并不少见。”
“妖魔两界本关系融洽,但经过仙妖大战后,魔界因为不愿受到牵连,和妖界完全恩断义绝。按理来说,大皇子是不该进入魔界,享有如此尊荣的。”
“但他是祭司大人的儿子,魔尊殿下才格外容情。”
万晓晓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我记得藏书阁中有关于魔界的记载,似乎说,妖魔之子是不被魔界接纳的。”
“是。”赦情道,“但祭司大人在魔界德高望重,魔界子民自然也就没有异议。可除了大皇子,其他的妖魔之子便不被魔界子民接受了。”
“当时三十三位妖魔之子面临着一条绝路,若魔界不能接纳他们,他们便要被打回妖界,受到天罚,封印不出。”
“大皇子不愿这些妖魔之子被打回妖界,故而拒绝入宫,设立不孤天,收留了三十三位妖魔之子,表示自己会照看并监管好他们。”
万晓晓思虑片刻:“此事你们没有上报天宫?藏书阁中并无记载。”
“上报了的。”赦情道,“不过天帝肯定也存着面子问题,不好说自己在仙妖大战后还放了三十三位妖魔之子,当然,连同大皇子是三十四人。”
“难怪藏书阁中没有记载。”万晓晓觉得这样就说得通了。
“这也是魔尊殿下去求来的。”赦情感慨道,“天帝最终卖了魔尊殿下的人情,大皇子也如愿以偿与三十三位妖魔之子共居不孤天。”
风笙问:“那之后呢?这里为何成了如今的模样?”
赦情掏出火折子,走到院落树立的石灯前,点燃了石灯里残留的蜡烛。
那陡然亮起的一丝光亮将赦情清秀的面容照得半明半昧,“因为大皇子伙同三十三位妖魔之子意图篡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