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瞳篇(十九)

 “笙笙,君岛主,你们谈完了吗?”

通往魔界的路,尽头处传来万晓晓的呼唤。
风笙陡然一个激灵,她睁开眼,对上的并非方才看到的妖冶双眸,而是一双冷冷清清的眼,不复欲望迷离。
如有冷水从头浇灌而下,风笙清醒无比,随即又感觉额头处有一只手覆着,贴着自己的肌肤,和方才一样的触觉。
是君无白的手。
“你怎么了?为何发烫得厉害。”
风笙闻声一怔,缩了缩避开君无白的手。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的,都是幻觉?
太离奇了……幻觉里她怎么会和君岛主……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君无白又问道。
风笙抬眼飞快了看了君无白一眼,如触电般低下头:“没。”
君无白没有疑惑风笙的异常,只是道:“你方才的劝慰我收下了,不会将山神的话放在心上的。”
所以方才他们之间的谈话应该是很正常的才是,君岛主果然是因为山神的话心生不满吧……
那之后的一切,都是幻觉吧……
真是可笑又可怕的幻觉,自己怕不是疯了。
风笙一边不解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幻觉因何而来,一边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下,怀着庆幸,松了口气道:“君岛主能想开就好。”
到底因为方才突如其来的幻觉有些不自在,风笙和君无白又拉开了一些距离。她没等君无白,独自举步往前走:“晓晓催我们了,走吧。”
君无白站在原地,看着风笙的纤瘦的背影,带着点疏离,眼中那妖冶的光如生生不息的一簇火苗,砰然跳跃了一下。
他的手暗自在广袖中攒握成拳,妖力流转在谪仙的表皮下,像是随时都会爆发。
大意了,竟一时,扼制不住的失态……
连接各界的通道本就是自世间开辟出的异度空间,充斥着莫测扭曲的力量,不宜久留。周遭漂浮的漩涡正是通道开辟后遗留的产物,如同造物留下的废弃原料,是通道开辟后产生的垃圾。它们因为过于密集,且难以完全清除,所以弥留在此,构成了整个通道。
每一个漩涡都充满了异力,负责办理通行六界文牒的“神行宗”曾明确布告警示,通道内的漩涡不可触碰,要避而远之,否则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轻则头晕目眩,重则进入六界缝隙,就连神行宗的差役也找不回来。
而在刚才,风笙不小心碰到了这个漩涡,使得君无白隐藏的妖力被刺激爆发,两人的神志不受躯体控制,陷入了扭曲的空间,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若不是万晓晓突然的呼唤将他们唤醒,怕是他们的神志还徘徊在扭曲的异度空间里。
他竟然因为风笙的一句话动怒,差点克制不住的妖力,做出伤害风笙的事情……
那一句“注定无法在一起”终究掀起了太多不美好的记忆……
他失态,是太在乎,也是太害怕了……在乎风笙的态度,又害怕风笙会离开自己。他过往黑暗的岁月像是一个巨大的伤口,始终留在心里,一不留神,那伤口里的怨恨、悲伤、狠毒就全都跑了出来,将表面维持的不染俗尘全然击溃。
他本就是这尘世里最肮脏的存在,他一度阴狠毒辣,狡诈诡谲,尘世于他没有鸟语花香,只有一片灰暗。
唯有风笙,曾是那一点鲜艳的色彩。他失而复得,怎会放手,怎允许离开。
只能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君无白闭了闭眼,将那流转的妖力勉力压制。
走在前头的风笙察觉身后没有动静,回过头,见君无白没有跟上来,道:“君岛主,怎么了?”
“没什么。”君无白松开广袖下的手,看着风笙笑了笑,“走吧。”
即便疯狂是他的本性,杀戮是他的宿命,他也会倾尽所有温柔,对眼前的她。
走过通道,眼花缭乱的漩涡通通消失不见,转而是一片怪石嶙峋的荒原。
回头看来时的路,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六界通道已经在他们到达魔界的一刻关闭。
万晓晓已经在这里久候多时,就是为了给风笙和君无白独处的时间,若不是身旁的魔将一个劲地催催催,她也不想打扰这两人。
万晓晓仔仔细细打量了风笙和君无白的脸色,见君无白脸色相较之前有所缓和,风笙倒有一点……心不在焉的?
“末将从涣,在此恭迎特使,恭迎岛主。”
说话的是魔界的守将从涣,着一身乌黑的战甲,站在万晓晓身边显得人高马大的,长得周正,算不上出挑,但也看得过去。
自从魔女祭司音女嫁给戮妖将,魔界通道边境便是由这位魔将带军驻扎看守。他的本事自然是没有音女厉害,但看守边境这么些年,也没出过岔子,故而也挺受魔尊的器重。
“将军客气了,我们来此是想寻一人下落。不知,方不方便见魔尊殿下一面。”
考虑到镇妖塔如今破损的消息对外界还是处于保密状态,风笙没有透露更多,只是表明了来此寻人的意愿。
从涣抱拳,中气十足道:“特使恕罪,殿下正闭关修炼,无法接待。”
“闭关?”风笙顿了顿,“要多久?”
“百年。”
“百年?”风笙与万晓晓对视一眼,“我所寻之人至关紧要,等不了太久。”
“特使不必担忧,殿下有令,若特使来此,必要好好招待,若有需要,竭力配合。”
不排斥他们找人就行,风笙回道:“多谢。”
自踏入魔界领土开始,风笙便隐约感觉到了父亲的力量,这让她无比确信,他们要找的妖魔之子便在此地。
“特使。”从涣恭声,“特使欲寻何人,我们好安排人手协助。”
风笙道:“我要找的人身份很明确,你们祭司音女和戮妖将之子。他,是不是在你们魔界?”
从涣一时语塞,支支吾吾着。
“不方便说吗?”风笙道,“魔尊殿下不是有令,要你们配合我?”
“特使恕罪,并非末将不愿相告,只是大皇子……”
“大皇子?”万晓晓嗅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他怎么就是皇子了?她不是音女和楼夜阑的儿子吗?”
从涣犹豫了片刻,细想魔尊殿下吩咐自己全力配合,便道:“当年仙妖大战时,祭司大人前来求殿下出手援助,殿下拒绝了。祭司大人便将大皇子托付给殿下照看,自己离开。殿下膝下无子,于是便将祭司大人的儿子收为样子,也就是如今的大皇子。”
“原来还有这一出……”万晓晓听得津津有味,只觉得手痒,恨不得立马把这些记到藏书阁的书卷里去。
“那你们的大皇子方便让我一见吗?”风笙问道。
从涣略感遗憾地摇摇头:“特使来晚了。”
“来晚了?”风笙突然想到溯世星尊说的话,“来晚了是什么意思?”
“大皇子已经不在魔界了。”
这就来晚了?风笙没想到溯世说的变数竟这般快,追问道:“你们的大皇子是否是金色重瞳?”
从涣一个吃惊:“特使应当未曾见过大皇子才是,怎……”
就是他没错了……那自己能感应金瞳力量的存在,他怎会不在?”
“我能感应到你们大皇子的力量还在魔界,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从涣摇摇头:“与其说是离开,不如说是出走。”
“出走?”
说到此处,从涣露出了无奈的神色:“大皇子行事偏激,触怒了殿下,更是与殿下恩断义绝。殿下正是因此受伤,不得不闭关。”
万晓晓问道:“那你们大皇子去了哪里,有人知道吗?”
从涣摇摇头:“殿下吩咐,我们不许去寻他。”
居然还有这一出?
风笙觉得自己寻找金瞳之路越发扑朔迷离了,她计较了片刻道:“那,能不能让我去你们大皇子离开前的地方瞧瞧?”
从涣点点头,转头吩咐了身边的一员魔兵道:“去请策师来。”
魔兵应声小跑着离开,没过多久,不远处的一处营帐内,便挑帘走出了一名眉清目秀的女子。这名女子做男子装扮,长发束冠,着一身简单素净的深色行衣。
她得了传召利落走来,朝从涣行礼道:“将军找我?”
“赦情,你来得正好,特使想去大皇子以前的住所看看,你以前侍候在大皇子身侧,便由你接待特使一行吧。”
叫做赦情的女子闻言微笑,朝着风笙又是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见过特使。”
她又看了眼万晓晓和君无白,身子没有直起,连行两次礼:“见过君岛主,见过万阁主。”
万晓晓笑道:“外头传令也应当只提及特使会来,未说我与岛主会跟随,你怎看出我和君岛主身份的?”
赦情含笑道:“万阁主头上金钗乃鼎鼎有名的情丝绕,自错不了。至于君岛主……”
赦情顿了顿,与君无白对视一眼后道:“与特使并肩之人,气度如此不凡,想来也只有近日与特使结为连理的望尘岛主了。”
风笙:“……”
好吧,君无白签了婚书的消息在魔界也传得很广啊……
君岛主笑了笑:“策师谬赞。”
从涣站在万晓晓身侧,露出抱歉的神色:“特使,末将职责所在,无法离开此处。赦情乃殿下亲封策师,又曾跟随大皇子,为人可靠,必能帮到特使。”
风笙摆摆手:“没事,不用放在心上,让赦情姑娘带我们前去便是。”
告别从涣,离开魔界怪石嶙峋的边境,便进入了魔界正式的领域。魔界地域不似天宫那般广阔,十几座小城成众星拱月之势分散在魔界四周。而占地最大,最繁荣的也就是魔尊所居住的魔都。
赦情领着风笙一行,坐上魔兽牵引的车,便径直朝着魔都而去。
一路上,魔族的天空都暗黑不见阳光,连星星都看不到,可算算时辰,此刻应该是白日才是。
车子一路有些颠簸,赦情在车子里点了盏灯,照得恍若白昼。
万晓晓打开车窗看了眼沿途风景,繁茂的花草树木,熙熙攘攘的行人,都比不上两旁路灯来得惹眼。各色各样的灯一路点亮了魔界的道路,倒成了最瞩目的风光。
“万阁主想必是在想,魔界的天为何这么黑吧?”赦情将灯罩放好,吹灭了手里的火折子,淡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