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金瞳篇(十八)

 风笙被一只有力的手拉进了树干,随即眼前骤然一黑。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跌进了不断旋转的气流,轻飘飘的,又漂泊无依的。

可有一只未曾松开的手抓着她,如飞在天上的风筝,始终有一根线连接着牵挂的那一头。
精神上存在着漫长的疏离感,可真实里只是眨眼的功夫,很快风笙的双脚便平稳地踏进了通道。
笼罩在眼前的黑暗顷刻散去,在眼底亮起的,是一片光怪陆离的场景。
这里的通道乃色彩斑斓的一处虚空,放眼看去,广阔无垠。四周皆毫无规律地散布着五颜六色的漩涡,脚下踩着的路色彩缤纷,一块红,一块蓝,看上去杂乱无章,却有着一种怪异的美感。
而摆在面前的是五条岔路,分别通往其余各界。
风笙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景象,难免错愕着怔忪了一会儿。紧接着才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看将自己拉进这里的手,目光顺着这只骨节分明的手一直向上,正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眼中似有一丝担忧,含着许多难以分辨的情愫。
而这双眼此刻正静静凝视着风笙,仿佛要将风笙看得清清楚楚,看得透彻,看进心里头去。
“笙笙,你怎么这么慢?”
发问的是万晓晓,她已经站在了魔界的通道前。魔界通道的路呈现出深紫的颜色,幽暗神秘,与天界圣洁的纯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随着她一声发问,君无白松开了风笙的手,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前走去。
看上去还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方才和叶莺大人多聊了几句。”
风笙不想这些猜测坏了君无白的名声,故而也没在晓晓面前说,跟在君无白身后朝着万晓晓所站的魔界通道而去。
万晓晓嘀咕道:“见你迟迟不进来,还以为你出什么岔子了,君岛主可急死了。”
面对万晓晓的调侃,君无白沉默着没有搭话。
风笙抬头看了眼君无白的背影,转了转自己方才被握得又紧又疼的手腕。心道,难怪他这么焦急这么用力地拉自己,是以为自己卡在入口进不来了吧。
“让你们担心了。”风笙道了一句,站定在了万晓晓的身边。
万晓晓看向风笙和君无白道:“都准备好了吧,我们进魔界了啊。”
君无白点了点头,风笙跟着道:“好。”
万晓晓一马当先地走在前头,将独处的机会留给了风笙和君无白。她一边往前走,一边拉长了耳朵,企图听到身后两人的交流。
可并没有任何交流。
风笙和君无白并肩走在万晓晓的身后,在这条略有些长的通道里,好长一阵相对无言。
万晓晓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风笙一脸若有所思,君无白一脸寡淡无欲,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气氛降至冰点的尴尬。
“你们慢慢走,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万晓晓默默拭了把冷汗,暗道了一声自己还是先溜为上,留这两人慢慢走。君岛主这看上去阴晴不定的样子,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万晓晓一路走远了后,风笙才将思绪从方才和叶莺的谈话里拉回。
“君岛主。”
这一次,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风笙。
君无白颇有些意外地停住了脚步,微微垂首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话。
“君岛主,叶莺大人的话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君无白没接话,似乎在等风笙继续说。
“君岛主四海之战功绩有目共睹,叶莺大人师尊之事,想必其中有误会。”
一声低笑从头顶传来,风笙错愕抬头,不知自己想了许久的安慰的话哪里出了错。
“你以为,我会因为她的评价心生愤懑?”
风笙心里想着,你那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傻子都看得出来啊。
“此事结束回到望尘岛后,我可以再去见一面末日十一吗?”
“不用了。”
“你不想摆脱叶莺大人的怀疑吗?”
“我不在乎。”君无白淡道,“何况末日十一口中的话,能有几分当真。”
君无白见风笙一脸疑惑,忽然眉峰一沉,伸手轻轻抬起风笙的下巴,“你是真不知道,我因何不满?”
风笙被这股力道逼得不由连连后退,撞在了通道里色彩鲜艳的漩涡上。眼前黑了片刻,才恢复光明。
迎接光芒的刹那,再一次对上君无白那双眼,风笙竟看到了他眼底闪过的伤心。她的心跟着莫名一纠,在这样的注视下,她感觉自己快被君无白眼中翻涌的情绪吞没。
极快地别开目光,风笙抓住君无白的手,期望君无白松开她:“君岛主,你这样,不太好吧……”
可君无白像是被触怒了一般,捏着风笙下巴的手越发紧了些。他逼迫风笙仰头看向自己,心中的怒气似乎在此刻,在这个没有别人在的地方,得以宣泄出来。
“看着我,看着我笙笙。”
风笙觉得下巴处,捏着自己的手隐约发烫,灼热了自己的肌肤。
“君岛主?”
“笙笙,为何你能毫无戒心地对万晓晓,对苏越,对怀光,对顾哲,对你身边所有人,却独独对我,总是存着一份疏远……”
风笙心中顿时清明起来,原来是自己和万晓晓的话被君无白听了去,所以他生气了。
“君岛主,我……”
“我如此费尽心思地对你好,却只换得你一句注定无缘。笙笙,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我……”
“你心心念念要离开我,你告诉我,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才能多靠近我一点点,多那么一点点……”
不知道是不是风笙的错觉,君无白眼底好似泛起了红色光,一闪而逝,妖冶了刹那。
仿佛此时此地此刻的君无白并非那个四海八荒争相传诵的白衣无双,温润如玉,而是披上了道骨仙风的外衣,露出了妖骨邪魅。
风笙的心莫名一慌,她挣扎了起来:“君岛主,你怎么了?”
君无白却像是被风笙的挣扎刺激到了,捏着风笙下巴的手越发用力,骨节泛白。他俯下身子,猝不及防落下了一个狂风骤雨般的吻。
他滚烫的唇辗转在风笙的唇上,腾出的另一只手抓住了风笙不断推搡的手。
君无白没有闭上眼,他紧紧盯着风笙,看着她眼眶渐渐泛红,氤氲着泛起了水汽,朦胧得好似皎洁的月光。
君无白的动作顿了顿。
君无白停下的片刻,风笙急促的呼吸得以平息。她咬牙切齿道:“君岛主!你放我走!”
“放你走……”
低哑的嗓音重复着三个字,一声又一声,重复着将君无白的理智近乎击溃。那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袭来,将君无白眼里的光浇灭——
回忆里,那去而复返回到火海中的人,什么都找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顿悟的他跪在火海里,心痛地呕出一口血红。
“少主,你疯了吗?”
“她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了。”
“你对她做了这样的事,她永远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你的命里注定不得善终,你的命里注定与她无法相守。”
“你和她,不可能在一起的,永远不可能。”
他怀着悔恨、痛苦、思念度过了漫长黑暗无边的岁月,像是漂泊在海上没有岸可以靠,像是迷失了方向找不到一盏指明的灯。
如今,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靠的岸,可以指明的灯……
可对方却说出了,自己最讨厌的话,最耿耿于怀的话,揪出了那段最痛恨的记忆。
什么叫不可能在一起?
谁说她不会回到自己身边的,如今,不是回来了吗……
他不会放手的,他怎么可能放手……
君无白眼中阴戾的光更加明显,他再度狠狠吻了下去,纠缠在记忆里的这个吻竟泛起了一种绝望的苦涩。
笙笙,笙笙,笙笙……
明明曾经是最熟悉的人,如今却口口声声要离开自己。
偏偏,偏偏他无法相认……
近在咫尺,却隔着天涯之距……
风笙瞪大着眼,胸口起伏,快要窒息在这个绵长疯狂的吻里了。
君岛主一定是魔怔了吧?!
风笙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她又试了几次,挣不开君无白,随即狠了狠心,闭眼咬破了君无白的唇。
可没有如风笙想象中的那样,君无白就算感觉到了疼痛,也没有就这样松开风笙。
细微的刺痛更激发出了他内心的欲望,他感觉到嘴唇被咬破,神色未改,眉头也不皱一下,依然吮吸着风笙的唇瓣,时而温柔如细雨绵绵,时而粗暴如狂风骤雨,将风笙折磨得不知所措。
而君无白像是久旱逢甘霖,一点点,一点点汲取着他生命的希望,不愿放松,不愿离开……
酥酥麻麻的感觉充斥着风笙的每一根神经,君无白嘴唇泛出丝丝的血,交缠在两人中,令这个吻更加绝望哀痛。
“笙笙,我的血味道如何,你可喜欢……”
魅惑的声音响起,风笙全身在瞬间绵软无力,往前倾倒,被君无白顺势搂紧。一不留神,他手上的动作便越发过猛,灵活的手指轻佻地勾开了风笙的腰带。
“你,你……”
风笙迷迷糊糊,竟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鲜血的滋味顺着这个吻流进喉腔,风笙嘴里蔓延出一种苦涩的味道。
君无白看风笙的眼神越发迷离,手倏然探进了她的衣裙,发烫的指尖在腰上打转,像是在玩赏一件珍藏。爱怜地抚摸了片刻,君无白的指腹一路向下划去,在最危险的地方停住,左右摩挲,令风笙一阵发颤。
“笙笙……”君无白发出一声叹息,呢喃着风笙的名字,吻了吻风笙的嘴角、鼻尖,眼睛,最终游移着转向耳垂。
君无白的舌尖在风笙的耳垂上打着转,挑逗着风笙。等风笙身子更软了几分,才将那小巧的耳垂含在嘴里轻轻玩弄,湿润……
满意地感受着风笙身体涌现的反应,君无白摩挲的手也一路向上,向上,触到那柔软的圆润,轻轻拨弄了一番……
风笙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将快要脱口的呻吟死死忍着,忍得面色泛起诱人的潮红。
君无白修长的手的揉捏着,挑衅着,划过雪白的肌肤,一路留下火辣的痕迹,不给风笙一丝喘息的机会。风笙羞愤着彻底失去了自我意识,如秋水浮萍,了无依靠……
君无白那双妖冶的眸子,成了风笙眼里最后一抹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