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六章 金瞳篇(十六)

 风笙从溯世星尊口中得知,戮妖将和魔女祭司之子应当在魔界存有线索无误。

听闻战神与苏越正在整顿九重天通道的防卫,于是风笙三人便没有从天界通道出发,而是自南天门下界,往人界的沧山而去。
沧山坐落在人界的尽头,比海之角的珍市还要再远一些。寻常人要到达此处,必然要先跨越重重险境,比如会引人迷路的海域,会吃人的丛林,甚至还要爬过几座闹鬼的山岭,才会看见沧山的模样。
沧山山体有千仞之高,然而上山的道路只有一条。传说无论你是人是仙,是魔是佛,但凡来到沧山,便要徒步而上,以示敬畏,否则便会受到山神叶莺的惩罚,惩罚的方式单凭她的喜好。
风笙三人从天界直落沧山山脚,因着那份传言也没有直接用灵力上山,而是走在那狭隘细长的道路上,一步步拾阶而上。
这条山道贯通山脊,每走一步都如同置身云端,往下瞅一眼,将人界边际的景色一览无遗。
此处的风光和人界寻常景致没有太大区别,茂林、山川、湖泊,美丽而幽静……
站在高处俯瞰,还能依稀看见有一些寻访人界的尽头的冒险者,大抵是听说这里有令人世倾倒的灵力,有长生不老的秘诀,各种怪谈传闻刺激他们要来到这里。只是,要来到此地面对的难关重重,鲜少有可以如愿的。
风笙只往下看了几眼,便继续往上走,两边绝壑千尺,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刃。万晓晓紧跟着风笙,好奇地四处打量着,道:“我还是头一回到这里。”
“你也没来过吗?”风笙问道,“叶莺大人为沧山之神,乃人界大小山主之首,位列真神,你是上神,应当与她相识才是。”
万晓晓摊了摊手:“她可是出了名的不好客,下逐客令的功夫炉火纯青,若不是为着任务,我也不想来这里。”
“叶莺大人很不好说话?”
“倒也不是……她吧……”万晓晓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和风笙解释,笑了一声道,“你见到她就知道了。”
君无白走在三人的最末尾,微微仰起头,看向沧山的最高处。
断崖峭壁上,伫立着一棵需三十人合抱的大树,树根深深扎在地理,即便在这样危险的边缘也能保持稳固。
山神叶莺的居所正是在这棵树上。
粗壮有力的树枝上建了一间小木屋,鲜花环绕,绿萝绕墙,枝繁叶茂的大树令这间小屋有了很好的遮蔽,无惧风吹日晒。
风笙一行走过这条极细的山道,终于到了沧山山顶,来到了叶莺居住的树下。风笙和万晓晓并排站着,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便眼看脚下山地裂开了细微的口子,以她们为中心,画了一个圈,将她们包围在了里头。
“这是什么意思?”风笙看向万晓晓。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万晓晓话说到一半,便觉脚下一空,那画了圈的山地成了一处深不见底的黑洞。
猝不及防的,风笙毫无准备,身子一沉,瞪大着眼连叫喊都没来得及发出。
眼看两人要坠落之际,君无白于两人身后眼疾手快,当即闪身上前,一只手揽住风笙的腰,将她的身子轻轻一捞,横抱在了怀里,退出了圈子。
再侧过脸看向万晓晓时,她已拔出金钗化为情丝绕,缠住了叶莺所住的大树,直接借力飞跃了上去。
风笙躺在君无白怀里,对着树上一脸得意洋洋的万晓晓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你就自己飞上去了?怎么不拉我一把?说好的要和我同生共死呢?”
万晓晓收回情丝绕,将金钗插回发间,懒洋洋回道:“岛主还在呢,同生共死也轮不上我呀。”
风笙这才想到自己还在君无白怀里,转头便对上君无白微微垂下的眼。
“无碍吧?”
风笙用力点了点头,动了动想从君无白身上下来。
可君无白将风笙圈得死死的。
“那便好。”
君无白抱着风笙纵身一跃,轻飘飘便落在了万晓晓所站的位置。等站定后,才松开风笙,将她轻放下来。
风笙急忙后退一步,与君无白保持在一个正正好好的距离。
这棵古树不仅根部在山体内盘根错节,极为稳固,就连枝桠也粗壮有力,宽度正好可以容纳一人走过,踩在上头都不见它晃动一下。
“……叶莺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啊?”风笙站在木屋门口,小声问万晓晓。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惹怒了这位上神。
万晓晓道:“你不用多想,她就是这样的,不喜欢别人到她的地盘来,所以总有些陷阱让来的人知难而退。方才若是我们跌下去,其实也无大碍,不过就是回到山脚下。”
“是,是,是何人在此,喧,喧哗……”
小屋里传来毫无威严的质问声,且一个字比一个字的声音小……
声音软糯好听,倒不似风笙想象里如辰雪一般尖锐泼辣的女子。
风笙略带惊讶地看了万晓晓一眼,万晓晓低声道:“叶莺大人吧,不喜欢别人来自己地盘,最大的原因不是高冷,而是怕生。她呀,性子比较内向。”
竟然是这样吗……风笙听着这声音,倒是对这位山神大人生出几分好奇来。
风笙掏出特使令,在屋子门外躬身道:“叶莺大人安好,在下乃镇妖特使风笙,欲借道前往魔界一探金瞳下落。请叶莺大人开启通道,让我等过去。”
屋子的门陡然开启,风笙手中的特使令倏然从手中脱出,一溜烟飞进了屋子。
“是特使令,从前在风青上神身上看见过……”
内中的声音低低的,随即安静了一会儿。
“叶莺大人?”风笙见屋子里突然没了反应,不由出声问了一句。
“唰”地一声,特使令又从屋子里迎面飞了出来,落回风笙手里。紧跟着屋子门骤然重重阖上,将三人拒之门外。
“另,另外两人的通行文牒?”
万晓晓指了指自己道:“我吗?帝君有旨,我陪同特使完成任务,特使令便也算捎上我了。”
大概是万晓晓藏书阁主的名号摆着,加之帝君素来对万晓晓青眼有加,众仙皆知,故而叶莺也并未多加追究。
“你们三人中的男子,可是望尘岛主君无白?”
风笙回头,见君无白衣袂翩翩,作揖淡道:“正是在下,见过山神。”
“你,你,你可以走进来让我看看吗?我上次跟在师尊身边见你,已是千年以前的事情了。”
还要这位山神大人开启通道,让她瞧一眼也无伤大雅吧。
君无白倒是来者无拒的样子,神色如常:“能得见山神,也是无白的荣幸。”
话音落,方才还紧闭的大门又再次开了一条缝,风笙和万晓晓侧过身子让了条道,给君无白走。
君无白目不斜视地走过风笙和万晓晓,走到屋子前,轻轻推开了门。
“呐,笙笙。”
等待君无白出来的时候,万晓晓突然神神秘秘地靠近了风笙,一脸意味深长。
风笙正百无聊赖地四下看着风景,被万晓晓突然靠近的脸吓了一跳。
“怎么了?”
“你没什么感觉的吗?”
风笙被问得莫名奇妙:“什么感觉?”
万晓晓噎了一下,“君岛主被别的女人叫进去观赏,你不会觉得不舒服?”
风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观赏?”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真是一点也不担心啊。”万晓晓摇摇头,“你就不怕除了白芷帝姬外,有多一个情敌?”
风笙微微收敛了笑意,正色道:“晓晓,我与岛主如今成婚是一时的,我们已经说好,将来时机到了变会分开。若是岛主能碰到更适合他的人,岂不是一桩好事?”
“你……”万晓晓扶额沉默片刻道,“你看不出君岛主喜欢你吗?”
“我看得出,君岛主对我是不一般。”风笙将目光投向屋子紧闭的那扇门,似乎是在透过那扇门,看着那个人,“可说真的,晓晓,若是他喜欢我,喜欢我什么呢?”
万晓晓一懵:“什么?”
“喜欢一个人,是有理由的,就如同顾深深喜欢师允,游痕之喜欢辰雪,我……喜欢零。”
“顾深深因为师允的相伴教导,所以喜欢上了。游痕之因为辰雪的奋不顾身,所以喜欢上了。我因为……或许是因为和零的生死与共,所以喜欢上了。”
“总之,喜欢一个人,对一个人义无反顾的好,都是有理由的。可是君岛主每每对我好又不求回报,让我觉得很不安。”
“他与我萍水相逢,受母亲所托对我多加关照,可这不是他喜欢上我的理由……”
万晓晓皱了皱眉道:“喜欢就是喜欢了,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这世上不存在什么没有理由的好,而且如此突然,让我总存了一分不自在。我……注定是不会与他在一起的。”风笙收回目光看向万晓晓道,“况且,我从未看懂过君岛主,有时候,他又总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
风笙顿了顿道:“好像我从前认识他,他……从前认识我一般。”
万晓晓疑惑道:“你们从前认识过?”
“怎么可能。”风笙摇摇头,“我从前只是临月宫的仙婢,哪会认识他。”
万晓晓拍了拍风笙道:“这就证明你们有缘啊。”
“不是的。”风笙望着万晓晓,目光有些哀伤,“我觉得,可能这种错觉是因为零。”
“怎么又是他。”万晓晓对这个叫做“零”的家伙没有一丝好感。
“君岛主有时候会给我与零相似的感觉,可能就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好似从前认识一般吧……”
万晓晓皱着眉:“若你真的能找到零,你会和君岛主和离吗?”
风笙点点头:“当初签下婚书的时候,君岛主说也是省却了帝君赐婚的麻烦。他也应允,合适的时候会让我离开。”
万晓晓脸色难看地站在风笙面前,手握紧了又松开,最终往后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笙笙,我并不认为真到了那一天,君岛主会放你离开。”
“我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对你是认真的,并且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