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五章 金瞳篇(十五)

 从天星台离开后,风笙便放了燎澈上神给的火苗,往南天门汇合。

大概是急于想知道辰雪的下落,燎澈上神不消片刻就赶至南天门,朗逸的面容上沾染了风尘仆仆之色。
“特使。”燎澈见到风笙微微点头致意,“此去天星台可有收获?”
风笙见燎澈隐约还有期待的神色,忽然体会到了他身为父亲的一份期盼,就像自己的父亲希望自己可以平安一样。她斟酌着语句,开口道:“辰雪她应当是……不在了。”
燎澈上神失神了一瞬,表情凝聚着哀伤。但他似乎也没有过多意外,叹息道:“我知道的,这孩子和天宫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特使可知她是怎么死的?”
风笙想了想,如实道:“我最后一次见到辰雪与她交过手,她受我一剑,理当重创。我料想,她的死与我有关。”
燎澈一怔。
万晓晓在旁撇了撇嘴,当初的仇已经记到骨子里去了。
“她几次三番想杀笙笙,最后被笙笙重伤后逃脱,说到底,她的死都是她的选择,上神你可不能将这笔账算到笙笙头上。”
燎澈怅然摇摇头,“当然,这是那孩子自己选的路,后果只有她自己担,怨不得旁人。”
风笙能理解血脉亲情带来的伤痛,失去亲人终究不会那么容易释怀。她想了想又道:“但是星尊大人也同我说,辰雪命星坠落后迷失,若上神将来某一日能意外拾得,兴许还能看到辰雪最后的时光,也能略微弥补一点遗憾。”
燎澈淡笑了下,似是有些许宽慰和盼头:“特使果真很像你的父亲。”
“嗯?”
“总是心怀光明,给人希望,即便对方给了你伤害。”燎澈似是想起什么,笑着摇摇头,“风青那个不正经的性子,幸好没有传给你。”
想起过往的一些事情,燎澈颇有些感怀的样子。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风笙道:“多谢特使为我去天星台打听辰雪的消息,我自然也会履行约定,告诉特使你一件事。”
风笙好奇:“究竟是何事?”
“体内火毒的来源。”
说到关键的点了,连万晓晓的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君无白本来是置身事外的模样,如今也扫来淡淡的目光,没人能琢磨到他出尘清秀的面容上,带着怎样了冷冽的心思。
君无白就站在风笙和万晓晓的背后,从燎澈的角度看去,他的半张脸被挡着,看不清全部的样貌,自然也就无法察觉他那双貌似干净澄澈的眼睛里,泛起了一闪而过的红光。
那是杀意的象征。
燎澈整理了思绪,望向风笙道:“特使,当初你身怀火毒从人界回来之时,华霜上仙便来询问过你的情况。”
“司阳神族专修火系法术,六界之火尽在掌握,哪怕是凤凰涅磐之火,司阳神族亦了如指掌。但唯有一种火,司阳神族无法掌控,更知之甚少。”
万晓晓率先问道:“什么火?”
“此火为非常之火,乃妖神之火。”
似乎有一道光自脑海中闪过,却没来得及捕捉。
风笙呆在原地,喃喃重复道:“妖神之火?”
“是。”燎澈道,“妖皇代代更替,但可以称为妖神的,也唯有第一代妖皇。传说妖皇寂灭之际,曾留下一枚火种。并传下话,说六界之中,谁能令这枚火种开花,便有资格取得妖神之力。”
“但这种子的培育方式很特殊,需要用身体为容器,血液为养料,元神为辅助,稍有差迟便是万劫不复。故而妖族历经数百代,也没听说有妖类敢冒险做这样的尝试。”
火种,妖花……
这些都和那段支离破碎的记忆吻合了……
风笙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她急急道:“那,那这枚火种只有一枚吗?”
万晓晓奇怪地看向风笙,不太明白风笙为什么这么激动。
“是,只有一枚,但下落不明。据说很多年前,曾有人造出仿制的赝品……这些,便也是听说而已了。”
风笙突然间思绪就断了,她感觉过去的种种线索都缠绕在了一起,打成了一个死结。
“既然火种是妖神之力,那为何会有剧毒?”万晓晓追问道。
燎澈摇摇头,“拥有妖神之力的火种本没有剧毒,但……”
风笙心中像堵着一块石头:“但?”
“但赝品可能有,为了提升妖神之力的极限,加入剧毒,可能威力更甚原本的火种……”
风笙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这些,燎澈上神你从前为何不曾说过?”万晓晓见风笙半晌不语,便问道。
“万阁主,并非我故意隐瞒。只是华霜上仙与我都认为,这些若让旁人知晓,只怕仙妖大战后正值敏感时期,特使会惹来祸端。”
“是有道理。”万晓晓点点头,又看向风笙,“笙笙,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风笙定了定神,“那我现在身上还有火种,还有妖神之力吗……”
听到风笙的问题,燎澈神色似有不忍,“特使当年回来的时候,身上的妖神之力早已被掏空,但火种却与身体融为一体,难以取出……”
宛若晴天霹雳,有什么东西好像重重捶在心口。
妖神之力被掏空,火种与身体融为一体……
“我从没爱过你,所以……你去死吧。”
这句话一次又一次地回荡在脑海里,和今日燎澈所说的话几乎可以联系在一起。
所以零……当初是为了妖神之力才……那样对我的吗?
风笙心中解开了一个疑惑,却又更多的疑惑接踵而来。
“笙笙……”万晓晓不知道风笙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风笙脑海里的那段记忆是怎样的。她只能握住风笙的手,希望自己的陪伴能给予风笙一点力量。
“我……晓晓……如果这是真的,那我……”
“那你也是我的笙笙,永远不会改变。”万晓晓坚定道,“就算这个火种没办法取出,就算你将来变得面目全非,那我也会站在你的身边,绝不会松开你的手。”
万晓晓几乎立誓般的话脱口而出,没有半分犹疑。她看着风笙的眼,眸子亮得璀璨。
“晓晓……”
掌间传来万晓晓的温度,是那种从小到大陪伴自己的温度,让风笙莫名安心起来。
燎澈见此,在一旁叹息道:“当初我与华霜上仙还有柳蝶医仙商量之后,决定用针封住你的力量和记忆,这样虽然你天资受损,无法修炼,但至少可以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但这次镇妖塔受损,华霜上仙离开天宫。离开天宫各的时候,她曾找到我,告知我你已经解封,并对我说,若你问起,告知你一切也无妨。”
“如今,这隐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也终于告知了你。”
燎澈吐出的秘密确实是令人震惊,若这些被帝君知晓,只怕风笙也会被帝君疑心。堂堂风青之后,新一任的镇妖特使,居然身上埋了妖力的种子,这若传出去,还不被四海八荒笑掉大牙。
“燎澈上神,融在我身体里的种子,有办法取走吗?”风笙问道。
“暂时还没有办法,只能靠灵力压制。”燎澈摇摇头,又道,“但特使你要有信心,万事没有绝对。”
风笙脸色略有些白,笑道:“我明白了,多谢上神。”
“是我该多谢特使,辰雪之事,若不是你去天星台,旁人是难以从星尊口中问到蛛丝马迹的。”
在南天门门口客套了一番,燎澈便说还要去看看镇妖塔,先行离开了。风笙还沉浸在方才的话里,一时难以释怀。
若是依照燎澈上神的话推断……零他……真的残忍如斯吗?
不,不可能的。
“笙笙……你还是别想太多了。”
万晓晓低声安慰着风笙。
这不知道火毒来源的时候,还抱着一份希望,这知道了火毒来源,反而更糟糕了。
万晓晓见风笙沉默着不说话,心里也跟着一阵泛酸。她很少看见风笙这个模样,好像跌进一个地方怎么也拔不出来。
以前再大的打击,她至少还有反应,可现在,竟然连反应都没有了。
万晓晓感觉自己现在很难走到风笙心里去,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恨不得可以替风笙分担些什么。
“你还要找他吗?”
身后,是君无白的声音淡淡传来。
风笙惊醒般转过身子看向君无白,他长身而立,天宫缈缈云海更衬得他仙姿卓然。他像是身处在画中,一笔一划将他的身形勾勒得深入眼底,难以忘怀。
他的眼神如春寒料峭时的细雨,洒在脸上,落在身上,清清冷冷。
“要。”风笙看着君无白,回了一字。
“为何?”
“我对他有过承诺,我不相信我听到的,我也不相信我看到的,可我愿意去相信他说的。”
君无白的一个问题,像是看破了风笙心底最纠结的部分。而风笙终于正视了这个她最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旦想明白了,如拨云见日,不见迷惘。
“呵。”君无白轻笑了一声,分辨不出是嘲讽,还是感慨。
他那细雨般冷骨的眼神如骤雨初歇,雨过天晴:“如果你找不到他了,怎么办?”
风笙眼神坚定:“我相信我能找到他。”
“那若是……他不敢见你呢?”
风笙扬起嘴角:“只要我敢,就够了。”
目光在此刻撞在一起,君无白最终率先调转了身子。他背对着风笙,背影在此刻缥缈似梦,好像随时会随风飞去。
他半开玩笑道:“我的笙笙只恋旧人笑,不见新人哭啊……”
笙笙,你竟如此坚定着这份心意,可我却不知怎样面对过去真真实实存在的背叛。
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抛却曾经,重新开始?
如今的我,能给你一切,而曾经的我,已经死在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