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四章 金瞳篇(十四)

 君无白稳稳当当扶住了风笙,颇有风度地笑道:“机会总是你的,你急什么?”

“我没急……”风笙无力地辩解了一句,对上面前溯世充满笑意的眼。
风笙赶紧站直了身子,恭敬道:“星尊大人见笑了。”
溯世摇摇头,“既然君岛主这么说了,特使可有什么需求。”
能让溯世星尊许诺一个要求,那可真算是天大的恩惠了。
“没……”风笙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随即想起什么似的,张了张嘴。
溯世将风笙表情细微的变化收入眼底,善解人意道:“特使可以仔细想想,不用急着回答。”
“我……”风笙思量片刻,问道,“如果有一个人,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唯一的了解,只有一点共同经历的记忆。这样……可以找到他的命星吗?”
风笙说得很小心翼翼,他甚至没敢直视溯世的眼睛,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要求几乎是不可能的。
身侧的君无白听了风笙这句话,方才还漫不经心的笑霎时凝固在脸上。他向风笙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广袖下的双手已经缓缓握成了拳。
面上依然镇定看不出一丝波澜,可内心已然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笙笙……
风笙低垂着眼帘,心中怀着一份不切实际的期待,连心跳都变得不规律起来。
“很抱歉,不可以。”溯世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风笙。
对于这个答案,风笙没有意外,她忐忑的心也在瞬间恢复如常。轻轻舒了口气,风笙将失落的情绪很快收敛,也不由在心中自嘲,这样天方夜谭的话,怎也能对溯世星尊说。
“那我没有什么要求了……”风笙微微笑道。
溯世望着风笙,竟能从她的笑容里察觉出一丝落寞,心口不由自主地为了她轻轻疼了一下。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不如特使说说他的某一部分经历,或许本尊可尽力一试,找出他的命星。”
风笙的眼忽然亮了一下,“真的可以?”
溯世斟酌回道:“只能试试,但天星台的规矩,断不可能为特使你解读他的命数,至多也只能观测他的生死和存在的地点。”
“我明白。”风笙用力点了点头,显得有些不安道,“那……不知哪些记忆会对星尊大人有用?”
溯世问道:“年纪?”
“初见他时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但是……两千多年过去了,也不知他是不是凡人,还有没有活着。”
溯世顿了顿,又问道:“你所记得的经历中,他可受过重大的劫难?”
“我们被关在一处叫试金楼的地方做试验品,他的编号为零,身上布着咒纹,他吃了很多苦,但最后似乎也是他屠杀了整个试金楼……”
溯世又问:“你们最后因何分离?”
“我……”风笙脑子一空,又竭力回忆着,“我……”
声音突然顿住了……
风笙越努力去回忆,头似乎越疼,脑海里闪现了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支离破碎,根本拼凑不起来。她想捕捉住脑海里闪现过的每一个细节,可每一次抓住了,都变成烟从指缝间流走。
火光……背影……鲜血……令人绝望的声音……
一幕幕闪过,根本来不及看清,又像断了线的珠子,被拉扯着散落一地。
宛若很久前重复不断的噩梦,又再度侵蚀着风笙。
眼前的人和景逐渐远去,从模糊到再也看不清。她的双目逐渐变得空洞而无神,耳边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呼唤,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风笙宛若被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又宛若沉入了海底,找不到出口,也上不了岸。
像是漂泊的旅人,再也找不到回头的路……
眼看风笙眼底的光越来越黯淡,越来越没有焦距,在场的神色无不紧张。
“笙笙!”
异口同声的一句呼唤从君无白、万晓晓以及……溯世的口中唤出。
君无白和万晓晓同时看了溯世一眼,溯世也有些错愕地怔在原地,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唤出这个称呼。
在他的认知里,自己从未这样唤过风笙。
溯世微微皱了皱眉,忽略了心头的怪异感。他上前按住风笙的肩膀,凝视着风笙的双眼,想将风笙唤回。可他的手刚放在风笙的肩上,就滑落了下来。
风笙的身子被君无白轻轻扯进了怀里。
“笙笙这样不是第一次了,不劳星尊大人费心。”
万晓晓焦急地凑上前,瞥见溯世和君无白一个眼神里的短暂交锋。
“你们还看什么看啊?”万晓晓脸上是一览无遗的急切,“快喊醒笙笙。”
君无白别过脸,揽着风笙的腰,醇厚的灵力一圈圈升腾而起,裹住风笙。他微微低下头,眼底掠过温柔的光,在风笙耳边唇语了几句。
那声音很轻很低,甚至连就在风笙旁边的万晓晓也没有听见。
君无白说完了几句话,便拉开了和风笙的距离,松开了揽住风笙腰的手。
万晓晓站到了风笙面前,眼看着风笙眼睛又一点一滴重新展现出应有的神采,先是放下了心,随即一口气提上来憋红了脸。
“晓晓?”风笙宛若大梦初醒看着眼前一脸怒火的万晓晓,“你怎么了?谁惹你了?”
“谁惹我?”万晓晓伸出一个手指,戳在风笙的额头上,“你你你你你,就是你!”
“我?”
“我问你,好好的又问那个零做什么?我之前苦口婆心跟你说的话你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啊,真真气死我算了。”
风笙这才有些懵懂地记起来,自己之前在回忆和零分离的场景,才会又陷入了噩梦,迷失了自我。
“没事就好。”君无白淡语了一句,转而又看向溯世,“星尊大人还有什么话要问的?”
“……没有了。”溯世望着和万晓晓嬉皮笑脸讨饶的风笙,目光探究。
风笙注意到有目光流连徘徊,不由转过脸,对上溯世。她弯腰行礼道:“让星尊大人见笑了,与零分别的情况,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无妨。”溯世道,“若他真是凡人,想必早已逝世轮回,要想法子找寻他的现世恐怕不易。若他不是凡人,我也会尽力确认他是否还活着,寻出他的所在。”
“有劳星尊大人。”风笙虽不抱着太大希望,但还是谢过了溯世的相助。
两人对视的刹那,司南星君站得身子僵直,如临大敌,连笑容都生出了几分难看。
“特使。”
知道分别在即,溯世有千言万语想问,却又问不出口。最后他只问了一句,“我辗转红尘,是不是在某一世,遇见过你?”
语气与方才风笙询问零下落时一样的小心翼翼。
这……该怎么回答?
风笙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往左瞄了眼万晓晓,万晓晓的鼻子眉毛都快皱到一起去了。往右看了眼君无白,他虽一如既往的温润淡笑,但笑容冷的没有温度。
最后,风笙又朝着溯世身后的司南望了一眼,他的眼里明明白白装着“拒不承认”的信号。
“应当没有。”权衡之下,风笙还是做出了这个回答。
溯世笑了笑,深藏落寞。他想到什么似的,从怀中取出那保存完好的白玉镯子,递到风笙面前,“我听司南说,这镯子是你的,你可要收回……”
“司南星君说错了,这镯子本不属于我。”风笙欠了欠身,“如今这镯子既然到了星尊大人手里,便还是由星尊大人保管吧。”
风笙想,如今知道这镯子是锁缘镯,便实在是不适合戴着这镯子了。
溯世伸出的手僵了片刻,默默收回:“……如此,便无事了。司南,送三位离开吧。”
“是。”司南抹了一把额头上不知何时冒出的冷汗,上前几乎是迫切地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我送三位下去吧。”
君无白率先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顿住脚步,回首望着风笙道:“笙笙,你看不清路,为夫牵着你走可好?”
那一脸笑意,当真是可以融化千年的冰雪,美得不可方物,就连司南这男子看了都为之一怔。
万晓晓先是呆滞片刻,随即又推了风笙一把,风笙再一次猝不及防地跌得撞撞到了前头去。
“我就当笙笙答应了。”君无白抓住了风笙的手,以一种几乎是拉扯的方式将风笙带着离开了。
可怜风笙得小跑两步才跟得上君无白一步的距离,也不见君无白放慢脚步等等她。
平素里,君无白都不是这样的,他会考虑风笙的脚程,可以等等风笙。
跟在君无白身后也看不清他的脸,风笙只能看着君无白的后脑勺,也不知怎的感觉到了一股不悦的意味。
万晓晓就跟在风笙和君无白身后,加快脚步,朝送客的司南星君挥了挥手,“司南,不用送了。”
司南笑着应了一声站在原地,等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云层深处,他才收敛了笑意,转身踏着重重的脚步朝溯世站的地方而去。
溯世站在方才与风笙道别的地方,一动没动,眼底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如波光荡漾,竟令天星台的星辰都为之失色。
“大人!”司南站定在溯世面前,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居然都不知道该先说什么。
“你想说的,本尊都知道。”
“大人!”司南苦兮兮的一张脸几乎泫然欲泣,“你可别再为了这个风笙动什么念头了,要是被帝君知道你当初为了什么改变命星轨迹,你可会被剥去神籍的!”
溯世倒是不以为意笑了笑:“所以你便擅作主张抹了本尊遇见她的记忆?”
“……”司南语塞。
过了半晌,见溯世不说话,司南怀揣着不安道,“大人,你生气了?”
“没有。”
司南松了口气。
“近日你也无事,便在天星台数星星,数清天星台一共有多少星星,再来禀报本尊。”
“???”司南一瞬间脸色变了,“大人,你说你没生气的。”
溯世再也没理会司南,转身挥袖,身影入了星盘。
失去凡间相遇的种种又怎样,记得是为了什么去的凡间便是了。
是为了你,风笙。
天星台脚下九十九万星辰,是本尊为你准备,将来都会是你的。
笙笙……
想起这个称呼,溯世的笑意染上眉梢。
原来还曾这么唤你,很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