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三章 金瞳篇(十三)

 “迷失了?那会去哪里?”

溯世缓道:“有很多种可能,可能坠落在六界某处,也很可能坠落在缝隙,甚至六界以外。”
“这样的命星算起来也有很多。”
风笙问道:“那……这些迷失的命星也不会去找寻了吗?”
“天星台顺应天命,若命星迷失是天命,应当顺从。”
风笙沉默了片刻,听说坠落的命星带着随后一刻的画面,若能看到,也能让燎澈上神心里有个数。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
但至少知道一点,辰雪,已经死了……
抬头再看了一眼这片荒域,风笙不由想起了一路走来遇见的人,多嘴问了一句:“那可以再请问星尊大人两人吗?”
溯世深深看了风笙一眼,“特使不用客气。”
“有一名凡人,叫师允,还有神农谷一名泥人,叫游痕之。不知星尊大人可否看看他们是否还在人世?”
在说出师允这个名字时,风笙特意看了溯世一眼,见溯世毫无反应,低头看了看书简,才道:“都已经死了。”
游痕之的死亡已经注定,风笙只是想再证实一下。
而师允……
风笙细细想来,师允当初在凡间之时,因为一些事情命星已经陨落,但还没有身死。之后他在血果之事结束后也不知生死。
命星坠落,代表身死。命星湮灭,代表不是灰飞烟灭,就是魂魄得到处置。无论是入轮回,还是受刑苦,还是灰飞烟灭,他的一生已经结束。
如今命星已经湮灭,说明他肯定至少已经身亡。深深,顾深深,不知她知道这个消息后,会不会高兴自己大仇得报。
巫医……在其中是不是也动了什么手脚?
“特使还有疑惑吗?”
看溯世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风笙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知可不可以看……不知姓名者的命星?”
“不知姓名……”溯世沉吟片刻,“可有特别之处?”
“外形算吗?”
溯世道:“不算,必须是命途上的特别之处。”
“嗯……可以请大人找一找,邪妖将和魔女祭司之子吗?我知道过多透露天机有违天星台规矩,但是此事……”
“特使不必客气。”
溯世打断了风笙的话,似乎对风笙的要求来者不拒,他将目光放回到了荒域之上。
“他不在荒域。”说完低头看了看书简,“也没有湮灭。”
想想也对,既然天机镜给出了指引,代表他应当还在这个世上,既然没有死,那便更不可能迷途了。
风笙出神的时候,溯世已经合起书简,待书卷汇聚成光返回荒域这片死星汇聚的夜空,他微微低头看向风笙:“不如回星空再一观。”
“有劳大人。”
溯世摇摇头,领着风笙回到来处。
繁星浩瀚,恒河沙数,目所能及,也不过六界的沧海一粟。溯世却有着一双特别的眼,立足被命数笼罩的星空中,不存一点迷惘,亦不会迷失在命运的洪流中。他总能从沙子般的繁星里寻找到他想找到的命星。
“如果特使确定,他是你想找的人……”溯世观察片刻,道,“他的命星落在魔界。”
真的在魔界?!
早知道天星台这么神,也省得风笙这么费力了!
“但是……”
“但是?”风笙看向溯世,“是有什么变数吗?”
溯世微微蹙眉,但随即松开皱着的眉头,道:“特使抱歉,接下来的,本尊就无法多说了。”
风笙想起天星台是可以得知命数之所,但正因为事关命数,行事说话都更加小心,不得被外部知晓,否则人人都借着天星台得知命数,改变命数,六界也就乱了套了。
“星尊大人能告知我他在魔界就已经很好了。”
溯世望着风笙的脸片刻,似乎考量了一会儿才道:“魔界是他命星轨迹的某一点,却不是他命星的全部。”
“这是何意?”
“他的命途有多番变化,他不会一直在魔界。”
“意思是……他也可能现在不在魔界?”
溯世点点头:“但特使要寻他,魔界是重要线索。”
能确定他确实存在于魔界就很好了,风笙再度向溯世到了声谢。
溯世微微笑着,“特使可还有疑惑?”
这样子,倒像是看到风笙疑惑解除,心中为她欢喜。
风笙丝毫没有察觉溯世为什么笑得这么温柔,恭恭敬敬道:“没了。多谢星尊大人。”
风笙随之行了一礼,溯世点点头,带着风笙离开荒域,原路返回。
回天星台外部的路上,风笙又再一次路过来时的天路,她又看了几眼墙壁上的画,发觉墙上画的似乎都是一些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这和天星台星盘内部这么神秘的地方,格调实在差太多了。
不过风笙除了好奇地打量,始终也没说什么。
溯世的话很少,与风笙几乎是沉默着走回了天路的起点。
站在起点处,溯世微微靠近了风笙一点,低头表情温柔。
“要出去了。”溯世道,“特使,抓住我的衣袖。”
风笙点点头,飞快地抓住溯世的衣袖。可意外的,过了半晌,他们还在原地,没有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风笙抬头看去——
溯世只是低着头,看着风笙抓住自己的那只手,表情莫测,像在努力思索着什么。
“星尊?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风笙心里一慌,还以为出不去了,毕竟这段时间她遇到的事情太多了。
“没有,特使多虑了。”溯世抱歉笑了笑,对上风笙的眼,里头似有很多情绪,“是本尊……失神了。”
失神?风笙有些诧异。
溯世没有多加解释,带着风笙离开了星盘内部。
出了星盘,外部的空气扑面而来,格外新鲜,没有里头那种沉闷的氛围。
不仅是新鲜的空气,还有……茶香?
风笙落地时定睛一看,君无白和晓晓正在同司南星君喝茶。只见司南星君脸上带着稚气未脱的气质,笑容也显得天真无邪。晓晓托着下巴听司南星君扯犊子,一脸兴致寥寥。而君无白则面无表情地呷了一口茶,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什么,朝风笙这里望来。
风笙松开拉着溯世袖子的手,唤了一声:“晓晓!”
万晓晓的表情立马变了,从兴致寥寥的了无生趣,变得生动活泼,转身便朝着风笙屁颠屁颠奔了过来。
她拉住风笙的手道:“怎么样,看到了吗?”
司南一挥手,桌椅全部消散,他跟着君无白也朝这里走来。
“嗯,辰雪已经死了。她的魂魄未入冥界,而是迷失了。”
万晓晓听到前一句话的时候,表情还是放松的。可听到后面一句话时,有些不满的意思。
“真是可惜了,她几次三番差点杀了你,要是入了冥界该让她尝尝苦头!”
风笙笑着捏捏万晓晓的脸,道:“你生什么气。”
“我是替你抱不平,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活该没好果子吃!”
风笙摇摇头:“那你以前偷吃我的东西就不算了?”
“我……”
“笙笙。”
万晓晓还要和风笙闹的时候,君无白已经走到了面前,“抓紧时间。”
“嗯,我知道。方才我还向星尊大人证实,邪妖将和魔女之子,存在于魔界。”
“哦?”
“大人!”司南闻言,颇为意外,又颇为紧张地走道了溯世身边,眼神里充满了责备的意味。
风笙听到司南这么严肃的声音,以为是不是这么做不妥,会造成什么后果。她赶紧转身看去,却见溯世淡笑着没有看司南一眼,反而对风笙道:“希望特使此行如愿以偿。”
这是没有关系吗?风笙瞄了沉沉叹息的司南一眼,对这溯世又行礼道:“星尊大人,多谢你,我等就先告辞了。”
溯世也客客气气颔首道:“特使万事小心。”
声音还是那么熟悉,连嘱托自己的语气也是那么相像。只是啊,人生是一场宴席,总有散场的时候。
大哥如今安好,地位又这么崇高,再没有从前的烦恼痛苦,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风笙感慨万千笑道:“多谢特使关心,我会的。”
待三人转身离去的时候,溯世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了君无白。
“君岛主,留步。”
溯世话一出口,三人都停下了脚步。
君无白回首,“星尊有何事?”
溯世从袖中取出一颗纯白的灵珠,“本尊归位之时,发觉体内有不属于本尊的力量。本尊不记得这是从何而来,今日见到君岛主,才发觉……似乎是岛主的?”
司南颇为紧张地看了君无白一眼,似乎是怕君无白说出什么。
“君岛主,星尊大人归位已经摒弃前尘,这灵力请岛主收回吧。”
话里还有层意思就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让君无白也就不要多说了。
君无白从善如流道:“是在下的,可能在下帮过某一世的星尊大人吧。”
溯世没有多加追问,将灵力向前一推,回到了君无白手里。
“得岛主相帮,本尊可以为岛主做一件事。”
君无白眯了眯眼,秀逸绝美的脸上露出淡笑,“在下没有什么劳驾星尊大人,不如就把这个机会给笙笙吧。”
万晓晓推了一把风笙:“岛主叫你呢。”
风笙被一个踉跄推到了君无白身上,差点没摔下去。
故意的吧?万晓晓这眼力手力绝对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