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金瞳篇(十二)

 星盘的内部,便是整个天星台的枢纽所在了。

此处与星盘外部一样,竖立着防护的屏障,一旦屏障被外人所动,天星台四方星君都会有所感应,能在顷刻间赶至。
这些屏障肉眼难以得见,灵力也极难感应周全。在整个天星台,屏障的设立有很多,都是为了保护天星台存在。当初苏越能顺利入内,是靠着对整个天宫防卫布局的了解,以及当初四位星君都不在,否则要入内,特别是进入星盘内部,几乎不可能。
风笙手拉着溯世的衣袖,,只觉得眼前景象斗转星移,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里头。
双脚落在星盘内部的地上,一瞬的头晕目眩感消失,有细碎的星光如水滴般在足底溅起,每走一步,都像是踏在水面上,水光夹杂着星光,入眼潋滟。
“这条路,叫天路。”
身侧响起溯世清朗的声音,风笙松开了拉住他袖子的手,道:“很好看。”
风笙的评价似乎让溯世很满意,他眼里染上了一丝笑意。
“不知,哪里可以看辰雪的命星?”
溯世转过身在前面引路,道:“随我来吧。”
星盘内部比外部更为辽阔幽远,也更为孤寂清寒,更像是一方天外之境,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滋味。据说溯世星尊便是住在这里,可是这里空荡荡的,一点生活的气息都没有。
溯世微微抬手,一只灯笼便陡然出现在手中。
灯笼是镂银的,花纹简单精致,内中跳跃的烛火不是红色的,而是白色的,烛光映照着溯世的面容,多了几分烟火气。
“随我来吧。”
星盘内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黑夜,道路上除了脚下星辰一点点的光,再无其他。
如今灯笼里烛火闪烁着光,倒是让本来黑黢黢的道路,看起来更为清楚。
风笙松开了抓着溯世衣袖的手,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透过烛光,风笙看清了道路两盘的墙壁。墙壁是坑坑洼洼的石壁,石壁上或深或浅地刻着图像文字。风笙上前凑近了细看,画像上头似乎是一个小人,从出生到长大,从咿呀学语到仙骨初成,倒像是一名仙者的一生。而画像附近刻着的文字,风笙确是看不懂了,那些字与锁缘镯上的字模样倒是相近,说不定是同一处历史节点的产物。
溯世微微侧过头,看风笙好奇的观望,只微微笑着,没说话,也没阻止。
一条天路从入内开始,直通到底,两旁除了刻着文字和画像的石壁,也再无其他。
这一条路上,风笙和溯世一直都是相对无言,风笙也总是和溯世保持着两三步远的距离,没太接近。
如今的溯世虽然拥有着顾哲的容貌,但到底和顾哲不太一样了。从气质上,比顾哲多了几分清冷,虽客客气气,温温和和的,但总觉得有些疏远。
或许也是尊神的身份摆在那里,风笙无法做到对他和对顾哲一样随性,更何况如今的溯世归来,早已没了在凡间几经轮回的记忆,风笙于情于理都总是存着一份小心尊敬,生怕自己礼数不全。
是以,风笙也不敢多和溯世说话,沉默着和溯世一路无言。
等路到了尽头,是一处圆形的区域,不仅是足下的星光,连头顶、四壁也都是。比起昏黑的道路。眼前顿时亮了起来。虽然头顶还是一片黑暗,但无数的星辰撑起了浩渺无垠的夜空,站在穹顶之下,只觉得自身渺小无比,本就是沧海一粟。扑面而来的辽阔、幽远,更多的是神秘、未知,汇聚成零零碎碎的光屑,落在风笙的头顶、发梢、肩膀……
溯世熄灭了灯笼,手一扬,灯笼便瞬间消失。
“这里,便是观测命星的地方。”
溯世对风笙说了一句,然后一步踏了进去。他的身形如风,衣角微微扬起,更是显出一身风骨神韵。
此地的命星在其他各界也能通过夜空观测,只是通过寻常夜空观测的命星有局限性,无法全面至整个六界。
并且寻常观测命星的,远没有天星台四位星君及星尊大人的能耐,能观测六界命数。
风笙顿了顿,跟在溯世身后进去。但见他微微仰起头,目光扫过空中的一个个星辰,若有所思。
溯世的脖颈在抬起头时形成成一条柔美的弧度,将他的面容衬托得更加刀削斧凿,神采奕奕。风笙猛然想起之前还在齐国的时候,自己跟在他身边,也时常看见他抬头仰望星空,眼中充满对星辰的了然,似乎天上的星星尽在他的掌握。
原来是命中注定啊……
“她的命星应当是陨落了。”
不消片刻,溯世已经得出了结论,继而对风笙道:“时间应当还没过去太久,可以去荒域一观。”
“荒域?就是苏越窃取死星力量的地方吗?”
风笙条件反射地随口问出,也没加敬语。等惊觉自己是不是失礼的时候,想再说一句什么挽救一下,却听溯世道:“正是。”
看脸色平和,没有生气的样子。
风笙松了口气,又恭敬道:“那请问星尊大人,那我可以看看辰雪的死星吗?可以知道她怎么死的吗?”
这一次风笙明明加了敬语,但溯世看上去眉头似乎皱了一下,转瞬即逝。
“你随我过来。”
溯世没有正面回答风笙的话,而是带着风笙往另一个方向而去。这里四处都是星空,就连脚下的天路都有些模糊不清,宛若和夜空融为一体。走至一处,溯世微微抬手,夜空中便浮现出了一个洞口。
那洞口不大不小,正好是与人等高的大小。
朝洞里头看去,什么都没有,也望不到底。
“怕吗?”溯世突然问风笙。
风笙摇摇头:“星尊大人说笑了。”
溯世想了想,又将灯笼化出,递在风笙手里,“拿着灯笼,你走前头吧。”
风笙有些奇怪溯世的反应,但还是依照他的吩咐,接过灯笼,自己先一步踏了进去。
这等刚到风笙手中的时候微微一沉,风笙险些没拿稳。真是没想到,一只灯笼还会这么重。
走入洞口的第一步,风笙心口就充斥着难以言明的压抑感。第二步,这种压抑感如洪水猛兽般迅速蔓延全身。第三步,风笙的腿就有些不受控制地哆嗦了。
这地方这么古怪的吗?那之前苏越进入居然安然无恙?
“修为不足者,入内会受死星力量影响。”
溯世的声音自身后淡淡传来,“特使你继续往前走。”
星尊大人都开口说话了,风笙当然只能赶紧往前走,生怕挡了道。然而奇怪的是,再往前走,便觉得格外畅通了,也没奇怪的感觉。莫不是这死星只有在进门的时候才稍加作祟?
其实,若风笙在此时回个头,便能看见溯世默默在身后将自身灵力送入灯笼,灯笼中的烛光虽然维持着之前的亮度,但照射出的光芒带着尊神的灵力,令持灯者受到庇护,也令死星一切力量都黯然失色。
此地景象与之前并无区别,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此处穹顶的星空黯淡,如风中残烛般,光芒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走到星辰聚集的地方,溯世便走了上来与风笙并肩,自然从她手里接过灯笼。
“我来拿吧。”溯世道,“十世灯有些重。”
十世灯吗?风笙细想才有了眉目。万晓晓的藏书阁中有记载,溯世星尊手中有一盏十世灯,内中灯烛很有来历。据说当年佛界开创者伽禾佛尊常常对烛念经,这支蜡烛便在长年累月中有了灵性,可令烛火永不熄灭。眼看着蜡烛化成人形,到修炼为仙,再到痴缠伽禾……
伽禾佛尊历劫而死,蜡烛便去往冥界,苦求冥王开恩,投身入了轮回,寻找伽禾。
谁知历经十世,她受尽苦难,依然没有找到伽禾。
第十世结束的时候,冥王问她,还要用第十一世寻找伽禾吗?
伽禾说,她不去了,她终于明白伽禾已经不在了。
佛尊伽禾用自身寂灭,无法轮回的办法,令伽禾苦寻十世后终于得悟大道,褪去人形,化为了光芒至净至纯的白烛,光耀生灵。
而后来这盏十世灯几经辗转,在佛界归顺天宫时入了天宫,之后就一直在溯世星尊手里了。
原来这就是十世灯啊……
溯世星尊当初离开天宫辗转红尘,去修补当初的一个轨迹,定也是历经几世才能遇到修补的机缘。而天冥会审的时候,冥王看样子也不知道溯世星尊去了人界,说明溯世星尊就没有通过冥界转生。
否则,天宫怎会寻不到溯世星尊的下落。
那看来,溯世星尊是通过十世灯历经轮回,下落没有注定,靠着一份机缘才修补了当初的错误。
风笙想着这些,也没敢说不,任由溯世将灯笼拿了过去。
此地的星辰也是数以万计,但光芒黯淡。用灯笼照明,周遭一切才能看得清楚。风笙看去,这里也是一片空荡,黯淡的星辰不再那么刺目,看过去能捕捉到一丝轮廓。
星辰真正的形状各异,没有统一的样子。
“命星坠落后,最终会归于荒域。等魂魄在冥界有了处置,或者在死去时便魂飞魄散,命星便会湮灭。但凡湮灭的命星,此地都有记载。”
溯世顿了顿,“辰雪的命星不在荒域。”
于是溯世抬了抬手,只见荒域便划过一道光芒,只是眨眼的功夫,溯世手上便多了一卷书简。溯世展开书简,低头匆匆扫过,片刻后又抬头道:“近十日湮灭的记录里,没有辰雪的记录。”
风笙诧异:“命星坠落后不在荒域,湮灭记录也没有,那会去哪里?”
溯世淡道:“那便只有一种可能。命星坠落后,魂魄没有飞散,也未入冥界。魂魄没有归处,命途亦没有归处,她的命星迷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