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一章 金瞳篇(十一)

 来者何人?

风笙听了这句话好一阵发愣。
眼前的人依然眉目清朗,如芝兰玉树,就连发问的声音也和从前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尖锐冷厉,而是和和气气的,如三月春风,带着大齐永昼城一种特有的风雅。
高贵却不冷傲,威严却不失风度。
如同在向你询问天气,询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是忘记了?当初凌霄殿上一别,果真就成了永别?
溯世星尊终究是溯世星尊,不是她的大哥。
“我……”风笙打量着眼前男子的脸色,他没有半点不耐烦,而是在认认真真等待风笙的回答。那神态,与顾哲别无二致。
风笙按下心头的感慨,抱拳行礼道:“镇妖特使风笙,拜见尊神大人。”
说着她又介绍身后的君无白道:“这位是望尘岛岛主君无白。”
君无白淡笑着,补充道:“风笙的夫君。”
“……”
不得不说,风笙到现在都还没适应这个身份。
“还有我,藏书阁主万晓晓。”万晓晓笑了笑,对溯世道,“尊神大人这一番归位,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溯世微微颔首,语气温和道:“本尊记得你是谁,只是如今的模样似乎和从前不同了……”
继而,他又望向风笙,眼里竟带着一丝柔和的笑意:“风笙也不太一样了。”
这说话的神色仪态口气,都是风笙熟悉的样子啊。
可惜,归位以后,凡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眉眼间流露着身为神的淡淡疏离。
也好……风笙想,当初历经的种种苦难,忘了也好。
“尊神大人不记得真是太好了。”风笙只是在心里想想,万晓晓却实质性地发出了一声真心实意的感慨。
要知道,当初她为了血果,可是吵着嚷着要杀了顾哲的。这回星尊归位,她还着实担心了一番。
既然现在都不记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溯世星尊听了万晓晓的话,微微一笑,“你们来此,可有何要事?”
“哦,我们是想看看一名妖的命星。”万晓晓道。
溯世星尊若有所思了片刻:“天星台的规矩,外人不得窥探命星。”
“不过……镇妖特使乃天帝指派,可以例外。”溯世望向站在台阶下的风笙,“便只有风笙能随本尊入内一观。”
风笙,风笙,一口一句风笙,不似从前的叫法,倒听着有些不习惯。
“好啊。”万晓晓对风笙招招手,“还愣着干嘛,上来啊。”
风笙点点头,走上台阶,站定在了溯世的面前。
溯世看了风笙一眼,又望向君无白:“君岛主,可以吗?”
君无白脸上挂着日常标准微笑,看起来总是如此谦和有礼:“可以,麻烦尊神大人了。”
溯世点了点头,凝神望向南方某一处,片刻后侧过身子道:“已通知司南前来招待两位,两位可在天星台外部随意走动,不需要很久,本尊会带着风笙出来。”
说完,溯世便领着路朝天星台中央的星盘走去,风笙一路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嗯……真没想到大哥居然是溯世星尊,可是当年他到底为何要改变命轨?以至于付出代价去了凡间将歧途扭转,吃了不少苦头。
是不是越是高处的神,想法就越高深……
“走了。”
风笙还在感叹的时候,溯世清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她抬起头,见溯世回过身瞧着自己,脸上依然没有不耐,而是带着淡淡的亲和。
“若不介意,特使便抓住本尊的衣袖,进入星盘也可安然无虞。”
“嗯,好。”风笙二话没说就抬起手,轻轻抓住了溯世宽袖的一边,朝着转动的星盘好奇地打量,似乎在期待着进入星盘的时刻。
溯世望着风笙的手,神色有刹那的复杂,随即别过脸,望向璀璨生辉的星盘。
无需任何动作,无需任何口令,溯世只需将身上的神力微微释放,星盘便能感应到主人的到来,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眨眼的功夫,风笙和溯世两道身影便好似被吸入一般,身形变成一道光,被吸进了星盘。
在他们的进入后,星盘的转速才渐渐慢了下来,然后恢复正常。
万晓晓伸长着脖子,看风笙和溯世星尊消失在视野里,露出羡慕的神色。
“真是羡慕,我也想进去瞧瞧呢。”
“万阁主的藏书阁里,没有对天星台的记载吗?”
万晓晓回归头,见君无白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她略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笑道:“有啊,但还是想亲眼看看。”
君无白的目光始终落在星盘上,没再说话。
万晓晓看着眼前眉目如画的男子,只觉得如今无论怎么看着他,都找不到一丝那日白梅树下的感觉。当初她落入君无白怀抱时,那一瞬间的珍重、温柔、深情如潮水般涌来,将伤痕累累的她包围。
如避风的港湾,如灯影幢幢的……家。
就是这样的感觉,让她迷惑了。
可万晓晓清醒后便很清楚地知道,那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君无白以为回来的是笙笙。
本该享有白梅花,享有他一番心思的人,就是笙笙。
自己只是……无意间得到了这份殊荣,得到了这份温暖。
就像是,误入了别人的领域,总是要退场的。
而笙笙能拥有君岛主这番用心,才是她万晓晓最值得高兴的,比她自己拥有还高兴。
笙笙她……若真的想起那段过去,能治疗她内心创伤的,想必也只有君岛主了吧……
至于顾哲……哦不对,现在是溯世星尊……
万晓晓客观评估了一下,断定笙笙那家伙从来就只把他当大哥,可在君无白面前的时候,风笙却会流露出一丝自己也不知道的局促、惊慌。
这才是有戏的征兆。
君无白能感受到万晓晓打量的目光,但他自始自终都没有回应的意思。
万晓晓舒了口气,挑挑眉,“君岛主,不必担心了,笙笙她很快会出来的。”
君无白侧过头,目光却没落在万晓晓身上,而是投向万晓晓身后走来的一道人影。
来人长着一副看不出年龄的娃娃脸,分外可爱,与他老成的行为举止和神色,莫名的不协调。
“万阁主,君岛主。”
司南星君匆匆而来,站定在两人面前,微微躬身,“我收到尊神大人的传令就过来了,来迟了些,请见谅。”
“不迟。”君无白淡笑道,“那便请星君带我们走走。”
“荣幸之至。”
司南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走在了君无白和万晓晓的前头。
天星台仅仅是外部就已经很广阔了,自中央通往四周的宫殿的路平坦宽敞,置身其中,倒觉得自己有些渺小了。
道路是几近透明的感觉,点缀着点点星光,宛若星辰之桥,走在上头只觉得足下闪闪发亮。
“天星台东南西北四方由我们四位星君镇守,除了我们四位星君外,没有其他仙侍,故而冷清了些。”
一边走着,司南星君还一边做着讲解,倒像是一名合格的向导。
“我们天星台不比天宫其他地方,鸟语花香,人来人往,这里啊,就是个孤寒之地。你走遍整个天星台,都看不到一朵花,一株草,能欣赏的,也就脚下的星星。”
万晓晓左右张望着,果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景致。
“我听说,真正的星辰都是在星盘之内,由溯世星尊看守掌管,而天星台外面的这些星辰,都是假的?”
看不到什么有意思的,万晓晓便出声询问司南。
司南笑道:“万阁主是书上看来的吧,无妨告诉你个趣事,这脚下的星星在天星台创立之初是没有的,后来还是溯世星尊将体内灵力逼出,化作实形,然后雕成了一颗颗的星星,摆在天星台。
“啊?”万晓晓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更加好奇地追问道,“这么奢侈吗?把自己的灵力逼出来雕刻成星星?这得多少年的灵力,才能造出布满天星台道路的星星。”
“少说也需十万年。”君无白目测道,“此处星辰需保持星辉不灭,等同生灵,不是普通的造物。”
司南点点头,“君岛主猜测得不错,十万六千年。”
“十,十万六千年?”万晓晓轻呼道,“真是舍得。”
这种将灵力拿出来捏着玩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尊神做得出来吧。寻常的仙家、上神,哪会将灵力浪费用来……装点住所?
要装点住所,去买点灵珠什么的雕刻不也行吗?虽然无法保持永不熄灭,也没有这么光亮好看,但……那是钱就可以解决的了呀。
万晓晓一阵阵感慨,决定回去后一定要在藏书阁的书卷里找到溯世星尊的记录,给他加一笔,铺张浪费。
“敢问,尊神大人为何要做这样的事?”君无白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司南方才还笑意盈盈的脸微微凝滞了片刻,随即道:“这……这我怎么知道,还不是星尊大人个人爱好?”
君无白点点头,又问道:“那敢问,当初尊神大人为何要改变命轨?”
司南的脸上的笑险些挂不住:“这……君岛主,这实在不方便说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原来是这样。”君无白淡笑着望向司南,“随口问问的,星君何必紧张。”
司南顿觉被君无白的目光看透了似的,今天不该说这么多的,所谓言多必失。
但说的这些……也没什么不妥的,君无白怎么好像在怀疑什么似的?
司南只觉得有一丝古怪,却又说不出是哪里古怪。
带着君无白和万晓晓在天星台四周逛了逛,果然空旷寂寥,除了星星再无其他看头。据司南介绍,天星台最好看的,也就是东耀星君的宫殿了。
只是他素来不亲近旁人,也就不好叨扰了。
司南也没什么能带君无白和万晓晓看的,只能找了处地方,广袖一挥,面前便瞬时多了桌椅茶具,还有各色点心。
“可能也不用等很久了,不如两位坐下饮茶,再稍等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