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七十章 金瞳篇(十)

 收下火苗,告别燎澈上神,风笙转身便朝着天星台的方向去。

临走的时候,君无白不知怎的,望着镇妖塔有些出神,落在身后都没跟上。
“君岛主?”
风笙觉得奇怪,回头看去,只见君无白站在原地微微仰头看向高塔,脸上无悲无喜,似在观察,似在探究。
喊了两遍,君无白都仿佛没听见似的。
风笙只能走到君无白身后拍了拍他的肩,“君岛主,怎么了?”
很细微的,几不可察的,君无白的身子僵了一瞬。随后他转过身,对风笙笑了笑:“一直听说镇妖塔,却从未见过,好奇罢了。”
“镇妖塔之前不为外人所见,不像你从前每年都能看到,岛主自然就比你好奇点了。”万晓晓在旁道。
“说到好奇,谁都不及你。”风笙对万晓晓道,“方才燎澈上神说的这些,你可别说出去啊。”
“我知道,事关人家一族清白,我可没这么缺德。”
万晓晓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这些不说出去,但回去可以记下,藏书阁的的野史里又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反正燎澈上神私生女的传闻已经有很多版本了,也不在乎多她这一个。
往天星台的路上,风笙见巡逻的天兵列队齐整地手执长枪自身边走过。
从前的时候,风笙不太会留意这些天兵。而现在,风笙看到他们就想到了苏越。
侧过头,风笙看向身边的万晓晓,见她和自己一样若有所思的样子。
风笙忍不住拉了拉万晓晓的衣袖,道:“我去天星台,不如你去看看苏越吧。”
“去什么呀。”风笙撇撇嘴,“才跟他吵完,而且明明这次是他莫名其妙。”
“……”风笙打量着万晓晓的样子,看来她是不太愿意先低头的了。
想想也是,这么些年了,万晓晓什么时候低过头。
正想着,方才擦身而过的一队巡逻神鹰骑里,走出一名天兵,往回小跑,到了万晓晓和风笙的跟前。
他有些呆头呆脑的,看了万晓晓好一会儿,直到瞧见万晓晓头上戴着的金钗,才有些确定道:“可是藏书阁阁主?”
“哇,本姑娘在天界这么有名,你居然还要犹豫的吗?”万晓晓瞠目结舌。
那名天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我……我是新来的,不太清楚。”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对纯金的耳饰,双手奉上道:“这是统领让我转交给阁主的,统领说希望阁主不要生气了。”
“苏越?”
万晓晓接过那对耳饰,放在手里把玩,觉得很是好看。
这对耳饰打造得样式特别,可以包裹着整个耳廓,底部圈圈绕绕像是藤丝,顶部点缀着花与叶的绝妙搭配。看着简单清爽,却又颇具匠心。
风笙一眼就认出了这对耳饰,是当初苏越在神农谷打算给万晓晓的。她早就听苏越说起过了,可总不见苏越付诸行动送出去。
这回倒好,终于肯拿出来让万晓晓消气了。
风笙显然很喜欢这对耳饰,立马就让风笙帮忙戴了上去,但嘴上还是不肯饶人道:“我看在他还算有诚意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顿了顿,万晓晓又问:“那你家统领现今在何处?”
“统领打算重新加强天宫布防,正与几位上仙上神议事。”
“那看来是见不到了。”万晓晓戴好耳饰,摸了摸耳饰的轮廓道:“替我转告他吧,等我陪笙笙找完东西回来,我再去听他当面给我道歉。”
“是,是。”天兵连声答应着,才又跑开了。
“嗯,真的挺好看的。”风笙见万晓晓嘴角扬着笑,不由衷心称赞了两句,“阿越的品味很不错嘛。”
“你喜欢?”身后君无白的声音淡淡传来。
那样子,似乎风笙点点头,他回去便会给她准备。
风笙赶紧摇了摇头。
天星台位于天宫东北方向的尽头,弯弯绕绕的阶梯穿过云层斜斜向上延伸,一直伸展到了天宫边界的外围。外围是一片混沌,如浓雾遮天蔽日,什么都看不到。
但天星台置身其中,却可以清晰的看见它的轮廓构造。
拾阶而上,阶梯的尽头就是天星台。
因为天星台以圆台铺展开来,中部镂空,嵌着一个巨大的星盘。星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转动,散发出的光芒令其在混沌中也格外清晰。
四位星君的住所,便分别位于星盘的四个方向。而溯世星尊的居所,便是在这星盘内。
此时的圆台星盘不过是天星台最外部的样子,包括四位星君的住所,也是最浅显的部分,他们守护的是这个星盘内的地方,也是苏卓曾潜入偷取死星力量的地方。
风笙三人拾阶而上,身子连同台阶一起淹没在混沌里,根本看不清谁是谁。
万晓晓似乎一点也没有阻碍,一马当先地爬上了阶梯,风笙之听见身旁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一溜烟到了前头。
可风笙就不是了,她站在一片混沌里,什么都看不清,脚下的路也看不清,就如同完全瞎了般,完全迷失了方向。
天星台星盘的光无法穿透所有混沌,照到这么底下的地方。
她唤了声:“晓晓。”
本是想叫万晓晓过来拉自己一把的,可不想她竟跑到了前头去,根本没听见风笙的呼唤。
“拉着我的手。”
身后有声音渐近。
“岛主?”
风笙还以为君无白在前头,没想到一直在自己的身后。
“是我。”君无白的声音近在耳畔,“你无法用灵识感应吗?”
风笙闭起眼,尝试调出自己的灵识,可不知为何,潜意识里自己对这样的情况分外抗拒,灵识根本毫无反应。
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让她恨不得下一秒就逃离这个地方。
脑海里并没有关于这方面可怕的记忆,可身体却仿佛有这种记忆。风笙甚至感觉自己下一刻要逃离,可怜回头的路都找不到。
“我似乎……在这里调不出灵识。”风笙道。
“那就拉住我的手。”君无白道。
手?手……
风笙抬起手臂向前探索,努力想要摸到君无白的手在哪里。
“在这里。”
低沉醇厚的声音轻轻响起,胡乱摸索的手被一只手牢牢抓住。
就一个刹那,风笙心头涌出奇异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
“跟我走。”君无白拉着风笙的手,开始往前走,“抬脚,距离小一些,嗯,对……”
俨然就是牵着一个睁眼瞎啊……
风笙眼前除了白色就是白色,毫无主见,只能君无白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也只有这种时候,你这么乖乖听话了。”身侧君无白的声音淡淡传来。
“……”
风笙心里想着,这不是没办法么,自己根本看不见啊。
一个台阶,一个台阶,风笙被君无白牵着走,虽然慢,却很稳。
忽然的,风笙脑子里冒出一个场景。也曾有人牵着自己的手,穿过一片黑暗。
这么熟悉的感觉,像重演了一幕幕。她不由地侧过头,和脑海里的自己一样,想看见身旁人的模样。
不同的地点,同样的动作……脑海中的脸赫然是零的模样……
以至于眼前有了一种可笑的错觉。
零,就在自己的身边。
四周依然一片白茫茫,除了手中的温度提醒她身边站着一个人。
“君岛主?”
“嗯?”
风笙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怎么可能呢?不过巧合罢了……
“没事。”风笙道。
走到上部的时候,天星台星盘的光逐渐出现在眼前,脚下的阶梯也渐渐有了光芒的照耀,从什么也看不见到开始可以模糊地看清。
如同拨云见日,脸呼吸都变得顺畅起来。
“看见了。”风笙长舒一口气,“这混沌之地果然了不得,星盘的光都没法完全穿透,底下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君无白牵着风笙走过一段视野模糊的地带,眼前开始恢复了正常的光明。
“笙笙!快点!”
抬头看去,台阶的尽头亮堂堂的,万晓晓亭亭而立挥着手,而身旁站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那人身着藏青色的星袍,头戴银色星冠,袍子上点缀着银色星纹,华而不奢,透着沉稳与内敛。
眉眼无比熟悉,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而这一次,是实实在在地站在面前,而不是一道虚幻的魂魄。
心中曾经的愧疚和感激一拥而上,化作为他恢复的欢喜。
“大哥……”
风笙就要上前时,身形一顿,被一股力量死死钳住,无法向前挪动半分。
倏然回头,见君无白抓着自己的手,没有半分松开的意思。他淡淡站在原地,目光与台阶尽头的男子相对,沉沉如水。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风笙尴尬地站在他们目光交接的中心,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风笙赶紧朝万晓晓发出求救的眼神,可万晓晓却一副好紧张好兴奋的样子,眼珠子左右转着,目光在君无白和溯世星尊身上来回转悠。
最终万晓晓向风笙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风笙快忍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交锋,决定说些什么。
台阶尽头,却传来一声质问。
“来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