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瞳篇(九)

 既然已经确定了方向,风笙便不再耽搁功夫,启程先前往镇妖塔确认,妖魔之子是否在镇妖塔里。

本是万晓晓与风笙同行,但临行的时候,君无白也前来说要一同去。
“让你们两个女子在外冒险说不过去,既然苏越不在,我便替他照看你们吧。”
“不用。”
“好啊。”
几乎是同时发出的两个声音,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回答。
风笙张着嘴,朝万晓晓使了一个眼色,万晓晓却熟视无睹地一脸坦坦荡荡。
君无白笑了笑,对风笙的回答置之不理,只是朝万晓晓露出赞赏的神色:“那就依万阁主所言了。”
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风笙指了指怀光,道:“堂堂望尘岛主,何必亲力亲为呢,怀光之前和我们合作良好,让他跟着就行。”
三人同时看向被指名的怀光。
面容略有些憔悴的怀光窝在角落的一张椅子上,四仰八叉,挺着圆滚滚的肚皮道:“我不行了,我肚子撑坏了,走不动道了。”
风笙竟无言以对。
君无白笑着对风笙道:“每次都为了夫人提心吊胆,还不如我亲自陪同。这四海八荒第一闲人的名号,我早就不要了。”
“哎呀,走吧走吧,君岛主这不是肩负着华霜上仙的托付,怕你出事吗。”万晓晓拽了拽风笙的袖子,笑着劝道,“而且你和君岛主明面上也都是一家人了,别客气了。”
“……”风笙就这样被万晓晓半拖半拽地带出了门。
君无白跟在她们俩身后,回头对怀光说了一句:“顾好这里,等本座回来。”
摊在椅子上的怀光虚弱地点点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你肯定是故意逼我吃这么多的,就是为了自己陪着老婆去,哼!
天宫深处,高耸的镇妖塔笼罩在圣光普照下。圣光自塔顶的圆阵倾泄而下,华耀一方。此圆阵乃当初诸位上神为暂时封住缺口合力布下,此后那高处的缺口都需要至少一位上神定期维护,以免破裂。
也在此事之后,镇妖塔周遭被严格监管掌控,以防意外。
曾经镇妖塔四周是严禁出入,也就每年风青祭日时准许其家人探望。而今因着镇妖塔破损,往来天兵守卫众多,上神也需时刻留意这里的情况,维系暂时遮住缺口的阵法。
是以来镇妖塔四周出入也算频繁。
风笙因着任务,持特使令即可入内,而万晓晓位居上神,本就可以出入此地。至于君无白,本就是天帝面前的红人,加上他陪同风笙执行任务,自然也就通行无阻了。
今日来查看镇妖塔状况的是上神燎澈,也是天界司阳族现今的组长。
他此刻静静站在镇妖塔下,穿着墨色锦袍,一头枣红色的长发与衣袍上的红色花纹交相辉映。
听闻脚步声,燎澈转过了头,露出剑眉星目的容貌,额饰上的红色宝石闪过一点亮光,更衬得气质出众。
如此丰神俊朗,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个万岁老人了。
从前见燎澈不觉有异,如今再瞧着,那英气逼人的脸庞上竟有些熟悉的蛛丝马迹。
风笙还不及细想,便见燎澈迎了过来。
“特使?”
“啊,燎澈上神。”
风笙正打算行礼,却被燎澈拦住,笑道:“特使地位崇高,不必多礼。想当年,你父亲见着我就从没这么客气过。”
看来父亲自由散漫的性子真是深入人心了。
燎澈又将目光投向风笙身后的万晓晓和君无白。
“万阁主,听说之前受了伤,是否痊愈。”
万晓晓摆摆手:“没事没事,我一直陪着晓晓没空来这,就劳烦你多费心了。”
燎澈点点头:“看你如今精神不错,想必应该没有大碍了。”
说着,燎澈又看向君无白,“君岛主居然也来了……”
瞄了眼风笙,他继而爽朗笑着道:“听说君岛主十分护妻,果不其然。”
君无白对这个评价却之不恭,彬彬有礼地含笑作揖:“上神说笑了。”
一番寒暄问好后,风笙才引入正题。
“燎澈上神,镇妖塔现今如何?”
“阵法稳定,目前没有问题。不过特使你还是需要加紧速度,这阵法终究不是长久之策。”
“嗯,我知道。”风笙点了点,走近了镇妖塔几步,道,“我们现在在寻找金瞳,基本可以确定在妖魔之子身上,我需要靠近可能的地点,细细感应一下……”
说着,风笙闭上了双眼。
她的灵识倏然飘出,围绕在镇妖塔附近兜兜转转,从镇妖塔底层一直转到镇妖塔高层,除了浓重的妖气,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金瞳在活人身上,活人本身就带着魂魄,所以要感应风青的残魂会有些困难。但在离这么近的情况下,若真的关在镇妖塔里,不该还是没有感觉。
风笙收回灵识睁开眼,思量片刻,“不在这里也好,免得还要想法子自塔内寻出金瞳。”
“不在这里啊。”万晓晓用手指点了点下巴,“那就得去魔界找了。”
“对。”风笙点点头,朝燎澈行礼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告辞了上神。”
燎澈意外地没有立马回应风笙,他沉默了片刻,似有些纠结。
风笙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疑惑道:“上神有什么要说的?”
燎澈顿了顿,道:“听说……焚妖将至今在逃?”
当燎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风笙忽然响起了燎澈脸上相熟的蛛丝马迹从何而来。
原来从燎澈上神的眉眼中,依稀可以看见焚妖将辰雪的影子,那他们……
“辰雪的确还在逃,只是依照我最后与她对决时的伤势,想必她是活不长了。”
燎澈:“……”
“观上神神色,似乎对焚妖将很关心?”
说话的竟是君无白。
他从来不是这么唐突八卦的人,为何今日反常地主动提问,好奇心这么重?
风笙略感奇怪地看了君无白一眼。
可燎澈上神并没有介意君无白的问话,反而叹息一声道:“她……是我的女儿。”
这个答案其实在场三人都已经七七八八有数了,但真的从燎澈上神嘴里说出的时候,还是有些令人惊诧的。
辰雪身上一半的司阳族血统,竟是燎澈上神身上的。
君无白眯了眯眼:“原来燎澈上神一直知道,却放任女儿在外啊。”
“我……也是当年仙妖大战时,才知道的。”燎澈有些惆怅道,“当年我为了族长之位不得不离开霖芳和刚出生的女儿,之后我去寻过她们母女,可我只找到霖芳的墓碑,没有看到我的女儿。”
“直到当年仙妖大战,焚妖将率兵突破我镇守的入口,我才隐隐感觉到……她身上有我的血脉。”
“我本想保下她,可……为了司阳族,我不能。”
燎澈神情复杂:“知晓她逃离镇妖塔后,我亦是百感交集,想着若她自此逃走隐姓埋名地安稳活着,该多好。”
“可她果然还是没有放弃仙妖之仇……听闻她几度刺杀风笙特使…”
燎澈看向风笙,叹息道:“辰雪是我的女儿,她所做,我很抱歉,日后特使若有需要,我亦会报答。”
“这倒是不必了。”风笙摇摇头,“各为其主而已,况且我现在也没事……”
“只怕焚妖将也不需要上神替她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君无白又再一次淡淡开口。
怎么这话听着有些冲?不符合君无白平素的风格啊……
风笙瞄了君无白一眼,见他神色如常,方觉得自己多心了。
燎澈被君无白一句话噎了噎,自嘲一笑:“是了。”
“我从来都很爱她们母女,否则我当初不会费尽心思用最后一株灵草保住了辰雪的性命。当年辰雪生下来的时候可是个死胎。”
“当初若她们能多等我一些时间,我便能以族长之位迎她们回去,风风光光。也就不会……有如今的焚妖将了。”
燎澈颇感伤怀和遗憾,“辰雪她……对若她还活着,我希望她能遁世避世;若她死了,我也想去为她收尸埋骨……”
说着,燎澈忽然对风笙行了个大礼。
“上神?”
风笙不知为何,意外地收了个大礼。
“我说这些,是希望上神帮我个忙……”燎澈苦笑道,“如今仙妖势不两立,我无端出面关心辰雪,只怕被疑心,甚至被认为居心不轨。只希望特使能去一趟天星台,为我问一问辰雪命星的下落。”
“特使曾与辰雪交手,关心她的情况不会令人怀疑。况且,你与天星台溯世星尊关系匪浅,一般仙家不得擅自询问天机,但我想你定能问到。”
“……上神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说出去吗?”
“我相信特使的为人。”
风笙恍然,原来燎澈说了这么多,是想让自己帮他问问辰雪是生是死。风笙想了想,自己也确实很想知道辰雪如今情况,去一趟天星台也不是很远。
素来知道天星台观测命星的能力,想必应该能解惑。
也顺道……可以去看看大哥怎样了。
风笙于是便点头应下了:“那好,我便去问问。”
燎澈露出感激的神色:“多谢特使。”
随后,燎澈又递上了一小团火苗:“特使要往魔界执行任务,我不该耽搁太久你的时间。劳烦特使问过后,便向天掷出这团火苗,我会往南天门与特使一会,送特使一程,并且……告知特使一件事情。”
风笙接过火苗,觉得一点也不烫手。
“一件事情?”
“对。”燎澈虽是司阳族族长,却为人不骄不躁,颇为谦逊,平易近人,“我就等候特使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