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八章 金瞳篇(八)

 风笙总觉得能为君无白做点什么,良心上会过得去点。故而烧饭做菜毫不含糊,力求每一道菜色香味俱全。

因为拿不定君无白的口味,风笙还特意去向怀光请教做了功课,哪知怀光的回答简介又无法反驳:“所有好吃的,主人都喜欢。”
风笙没办法,斟酌着将每种口味的菜都准备了,以至于不知不觉,就做了满满一桌子菜,那香气都传到了北岛弟子房去,惹得好些好奇的弟子讨论起今天岛主吃什么。
开饭的时候,一张圆桌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怀光和万晓晓看着眼前一大桌子菜,口水都留了下来。
怀光:“这手艺可以的,岛主这老婆没白娶。”
万晓晓:“笙笙呐,怎么不见你以前给我做饭这么用心的。”
风笙暗暗瞅了一眼君无白,见君无白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色泽诱人的……青椒,送到嘴里嚼了几下。
“这个青椒……很……”风笙都没来得及阻止君无白,最后几个字飘散在风里,“很辣的。”
这青椒是用来调味的,难道最吸引人的不应该是盘子里的肉?
风笙眼睁睁看着君无白将青椒嚼了几下,便一口吞了下去,神色如常道:“不错。”
“啊?!”风笙感叹道,“原来岛主你这么能吃辣。”
怀光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鼓着腮帮子道:“主人他呀……味觉很弱……”
“怀光。”
君无白横了怀光一眼,怀光立即夹了更多的肉塞进嘴里,避免自己说出更多不该说的。
万晓晓看中了一道烤鱼片,筷子刚伸过去,就和君无白伸过去的筷子撞在了一起。
犹如触电般万晓晓收回了手,又佯装无事地一边闷头吃着菜,一边问风笙道:“笙笙,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风笙夹菜的手一顿,然后看向万晓晓道:“晓晓,这次你就不用跟我去了。”
“为什么啊?”万晓晓放下了碗筷,一脸诧异,“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冒险。”
“你身上的禁术定时需要在望尘岛吐纳灵气,我怕来回时间赶不及。”
“一月一次吐纳,一月难道还取不到金瞳吗?”万晓晓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你对我,也对你自己有点信心啊。”
风笙夹了片藕片放在嘴里嚼着,没应万晓晓的话。
万晓晓皱了皱眉:“笙笙,其实你就是不想我跟去吧,为什么?”
“我不想你再涉险了晓晓。”风笙心平气和道,“我不想再看你出事。”
“然后我就坐在这里,看你去冒险,看你出事吗?”万晓晓望着风笙道,“是,这次因为我被苏卓抓走,连累了你和阿越,我以后会注意。”
“不。”风笙摇摇头,“我从来没觉得你有错,苏卓虽是上仙,却有着睥睨上神的力量,一直以来隐藏得很好,你没有防备被他所伤都是正常的,你不必自责。”
“……可你还是不想让我陪你对不对。”万晓晓看到风笙脸色没有动摇,心中了然。
她再了解风笙不过了,了解到只需要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的决定。
风笙没说话。
万晓晓也没再强求,没再继续无谓的讨论,望着一桌子的菜,忽然就失去了胃口。
她放下筷子道,笑了笑:“我饱了,你们慢用。”
这笑容落在别人眼里似乎无恙,但风笙看出了万晓晓憋着没有发作的怒火。
怒极反笑。
看着万晓晓离开饭桌,风笙也觉得什么东西进了嘴里都味同嚼蜡。但念着这顿饭是为了君无白准备的,她没有离开座位,依然平静地吃着,怕扫了君无白的兴致。
“这么点就饱了,现在的女人吃饭都跟小鸡啄米似的。”怀光嘟囔了一句,将原本在万晓晓面前的玉米烙移到自己面前,“不吃我吃。”
君无白侧目看了一眼光吃饭不吃菜的风笙,善解人意道:“你去寻她吧。”
“嗯?”
“这样心神不宁,吃下去也不消化,对你的胃不好。”君无白淡笑道,“可不要因为顾及我,委屈了你自己。”
风笙心中感动,“岛主,你真是深明大义。”
君无白笑了一声,“去吧。”
风笙赶紧放下碗筷,随着万晓晓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君无白的脸色在君无白走后又恢复了寡淡冷肃。
怀光瞥了一眼,吞下去的饭菜差点噎住:“咳咳,咳咳……岛主,你,你要是想让她陪着你,就别让她去不就行了……”
君无白细嚼慢咽着道:“她不高兴,她不高兴本座就不高兴。”
“好吧,你赢了,我无话可说。”
君无白目光幽远:“本座着实不喜欢……她心里装着太多别的人。”
“我只想她属于我一个人……”君无白抓紧了手里的筷子。
“嗝——”怀光在这时不适时宜地发出了一声饱嗝。
君无白:“……”
“啊,对不住对不住,主人,我吃太饱了。”
“桌上还有那么多菜,继续吃。”
“啊?!”
“笙笙做的,不许浪费。”君无白眼皮子也不抬道。
万晓晓脚步飞快,一溜烟已经没了影。
风笙往她的住所寻没有看见人,又往北岛的练武场寻,也没看到人。
她兜兜转转在望尘岛找了一圈,最后在白梅树下找到了万晓晓。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立在树下微微仰着头,抬手接住一片落下的花瓣。
风笙站在不近不远的距离,心中琢磨着该说些什么让万晓晓消气。
“要安慰我就赶紧过来啊。”万晓晓将落下的花瓣握在掌心里,转头道,“小时候开始你就这样,说你嘴笨吧,有阿越给你垫底。说你会安慰人吧,总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
风笙笑了笑,走上前挽住万晓晓的手臂,“我就是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惹你更生气。”
“你怎么知道我生气。”
“小时候开始你就这样……”风笙模仿者方才万晓晓的语气道,“越是生气,你越会用笑容掩饰。”
“哼。”万晓晓嘴上发出冷哼,动作却很诚实,接受了风笙挽胳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抗拒。
“晓晓,生死关头走了一遭,我真的很害怕再看到你有危险。”风笙捏了捏万晓晓的臂膀,“我的心情,你应该明白的,对不对。”
“所以你是真的不要我陪你了吗?”万晓晓瞥了风笙一眼,“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先去一趟镇妖塔,如果没有线索的话……要去一趟魔界。”
“魔界?”万晓晓看向风笙,俏丽的面容让多了一抹愁色,“你从来没去过那地方,一个人去不怕么。”
“嗯……有点。”风笙笑了笑,“不过总要去的嘛,想想也就没什么了。”
“……”万晓晓低了低头,似在思考,然后又抬头道,“笙笙,你听我说。”
“嗯,我在听。”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我把你和阿越视作最最亲的家人。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这次任务危险重重,随时可能都有性命危险……”
“我自认为还是个比较惜命的,若是别人,我肯定半只脚都不会掺和进去。”
“可因为这是你的事,笙笙。因为是你的事情,所以即便是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被苏卓抓走的时候,我就想了,死就死,只要能掩护到你,就可以。我其实一点都不希望,不希望……”万晓晓握紧了手里头的白梅花瓣,“不希望被传送回望尘岛的是我。”
万晓晓似是想起了某个让她心动的场景,神志乱了一瞬。但只是一瞬,她望着风笙的眼,目光又变得坚定起来。
她松开一直紧握着拳头的手,那片白梅花自她的掌心瓣飘飘然坠落在地面上。
只听见万晓晓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入风笙的耳中:“笙笙,我想挡在你面前,我想做那个保护你的人。如果一定会有危险,那就让我替你去承担。而你,只要平安快乐地活下去就好了。”
在万晓晓眼里,重要性能比得过风笙的,不存在。什么都可以忽略,什么都可以放弃,只有风笙不可以。
当年,万晓晓在考取上仙的职位前,就是预备的藏书阁阁主人选。
她出生在九重天,一直受着非常严苛的教育,没什么自由。到了一定的年龄,她被迫每天将自己关在藏书阁里,日复一日看着与她根本无关的人事物。
就因为她记忆力超群,悟性极高,所以要将自己的记忆贡献给藏书阁,贡献给这个天界。
风笙曾不止一次这样质问过自己。
她觉得,或许自己所有的记忆都只能属于别人,属于这些书里的东西,而没有自己的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直到有一日,一个女孩来到藏书阁借书,看到了因为终日看着被人故事而烦躁不已的万晓晓。
那时候万晓晓正在扔着书玩,一本一本书被她从书架上取下来随地乱扔,似在发泄心里的怨气。女孩看出了万晓晓的愤懑,踌躇不前,不知如何开口安慰才妥当。
就在女孩犹豫的时候,万晓晓扔出的其中一本书册以一个完美的弧度落在女孩的头上,砸得女孩懵了。
万晓晓扔完书发泄完,回头才看见女孩还呆呆站在那里,头上起了一个包。
“……”万晓晓指了指女孩头上那个包,“我砸的吗?”
女孩怔忪片刻,才回过神来摸了摸头,道:“不疼。”
“嗯……对不住啦。”万晓晓踩着一地的书走到女孩面前,“我叫万晓晓,是藏书阁的小仙,我带你去上药吧。这包鼓鼓的,着实难看。”
“好啊好啊。”女孩点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仙子,你长得真好看呀。”
万晓晓被她逗乐了,“我叫万晓晓,叫我晓晓就好。”
“嗯,我叫风笙。”
“风笙……哦,风青上神的女儿呀……”
两人在藏书阁里说说笑笑了很久,万晓晓给风笙仔细上了药,也不知是太久没有人陪,还是命定的缘分,万晓晓将自己的烦恼一股脑倾诉给了风笙。
风笙才知道万晓晓方才扔书的缘故。
“没有属于自己的记忆,那便去创造啊。”风笙对着万晓晓道,“我陪你去创造属于你的记忆。”
不知天高地厚的风笙就这样拐走了藏书阁的预备阁主,带着她偷偷去了天宫各地玩,甚至还带着她下了九重天,去天界其他几层开了眼界。
万晓晓才知道书里写的天界景象,竟是这样生动。原来除了九重天,天界其他几层与其他几界并无太大差别,也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也有集市小贩,也很热闹。
她们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等天兵下了九重天来抓人,她们才知道自己闯了祸。
风笙受了罚,闭关思过,而万晓晓被带回藏书阁继续之前日复一日的任务。
但因为这段美丽的记忆,万晓晓才能撑过那些枯燥的日子,她才能感觉到,自己记忆的意义。
有的人,因为最先走进了心里,所以日后再也无可替代。
这就是万晓晓的心声。
如今,站在望尘岛这棵白梅树下,万晓晓的这番话发自肺腑,没有半分委屈,只有豁达。
风笙弯了弯眉眼,张开双臂保住了万晓晓,拍着万晓晓的背道:“你为我做的,我一样可以为你做。只怕阿越在这里听了这番话,要吃醋吧。”
万晓晓也抱住风笙:“哼,他还凶我呢,在我心里,他最多也只能排第二。”
风笙咯咯笑了起来:“那这样吧晓晓,如果你一定要陪我去,就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一百件我都答应。”
“真的有危险的话,我不需要你挡在我的面前。”风笙笑道,“我们一起面对。”
“……好。”
白梅花枝在她们的头顶摇曳,斑驳的阳光透过繁错的枝桠洒在她们的肩头,宛若镀上一层温暖的光辉。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地此刻,万晓晓拾起过什么,又放下过什么。
脚下一片白梅花瓣被风吹起,吹得很远很远,一直吹到了海上,随着水流一起卷入不知名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