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金瞳篇(七)

 “岛主做了什么?”风笙赶紧和君无白拉开了距离,默默捏了把冷汗。

“你不愿耽误时间泡温泉吃药,便只能用我的灵息为你压制火毒。”
“不过效力是没有前一个法子好,只能将就了。怎样,现今是否畅快了些?
风笙唯唯诺诺点了点头,心中腹诽着,还真是特别的法子啊……
怎么四海八荒人人称赞的请贵岛主在自己面前像个……登徒子?这君岛主倒是提前把话说明白了啊,真真吓死个人。
君无白看着眼前的惊魂未定的风笙,她脸上还有些许红晕没有散去,迷蒙的双眼仿佛还带着一些氤氲的水汽,美好得就像水中弯月,一触即碎。
莫名的,君无白的心萌生出一丝丝一缕缕的怜惜。
他是好意为风笙缓解火毒,却也带了份戏谑的心思在里头,不曾想真的吓坏了她。
“吓到你了?”君无白直起身子,后退一步,正色道,“抱歉。”
见君无白脸色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高贵清冷,风笙觉得或许刚才只是自己想多了,摆摆手道:“是我该多谢岛主,今晚我便做顿饭给岛主,聊表心意。。”
“你真是……”
君无白面对这么客气生分的话,略有些泄气地挑了挑眉。
万晓晓和苏越为她做什么,就从不见她这么小心谨慎地请求回报,这就是差别。
相熟这么久了,她果然还是死心眼,将自己与别人分得这么清楚,只要有还人情的机会,便会去做。
突然的,他就想起了之前怀光那听起来欠揍但很有道理的话。
怀光曾语重心长地传授君无白追妻的妙计,道:“我的主人哟,她要跟你划清界限就划啊,她欠你人情就欠啊。”
那时候的君无白依旧抱着一如既往的想法道:“她从不欠我什么,我做的都是补偿她。”
“不对不对,你不能这么想。”怀光掰着手指头算道,“我们来算算啊,风笙……啊呸,夫人在你面前欠了多少人情啊。”
“砸坏白梅树不算,她用血还了。天宫求情算一次吧,助她修炼算一次吧,你送她礼物算一次吧,让我跟着保护她算一次吧,为她动用江湖盟又是一次,神农谷助她又是一次……太多了,反正前前后后也有个七八次吧。”
怀光嘟囔道:“她每次要偿还你的人情,你都不要,这样只会让她更不好意思,觉得对你亏欠。亏欠的感情,可不是那么纯粹的男女之情了……详情参见顾哲。”
君无白:“本座收下过她寄灵所的钥匙,这难道不算?”
“算,但是这远远不够的啊。”
君无白面无表情地听着,“那依你所言应当如何?”
“就打着欠债还钱的幌子让她越来越亲近你,离你越来越近。至于其中的学问嘛,可大了,主人你还需自己多琢磨琢磨。”
那时候君无白觉得怀光说得都是废话,毕竟他自己的感情失败,教导的游痕之也没见有多好的成效。
可日子长了,君无白不得不想到怀光的话。
他这般对风笙好,却不见风笙离他越来越近,反而始终保持着合作关系的距离。这让君无白开始反思,是不是真是自己的路子出了问题。
君无白望着提出做饭申请的风笙,微微思考了一下。
按照他以往的处理方式,肯定是不要她辛苦,不需要她回报。
但如今……或许可以换个方式?
只要负担不重,偶尔也让她为自己做点什么,是不是可以拉近点关系?
“那便有劳了。”君无白思索的时间只是一瞬,便有了答案。
事实证明,这么回答是正确的。
风笙见自己终于有了可以偿还人情的机会,脸上展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竟主动拉近了和君无白的距离道:“岛主想吃什么?只要我会做的都可以,啊不是,我不会做的也可以尝试做一下,你不嫌弃就好。”
如此殷勤,倒是令君无白有些受宠若惊。
“都可以。”君无白淡笑道,“看来怀光说的没错。”
“怀光?”风笙不解,“怀光说什么了?”
“他说,只要有机会让你还情,你会很高兴。”
这个怀光,难得地说对了句话嘛。
风笙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想为君无白做点什么的决心:“一直以来都麻烦岛主了,连我身上的毒,岛主都比我自己清楚。”
君无白笑了笑,当得起温润如玉,如苍松翠竹般赏心悦目:“麻烦倒是没有的,日后多为我做几顿饭便足矣。”
“那除了做饭,岛主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必了。”
“???”风笙想了想道,“岛主帮了我这么多,就几顿饭吗?”
“我记得我说过的,笙笙,你别想和我两清。”
风笙将和君无白相处时的对话仔仔细细回忆了一番,似乎好像可能是说过这句来着……
“唔……”风笙沉思了片刻,觉得君无白的心思真的变化莫测,这一边要自己还人情,一边又不要自己还清人情的套路是怎么回事?
“除非啊……”君无白没有半分揶揄的神色,却让风笙觉得他的话里充满了无限遐想,“你愿意为我做一辈子的饭,只为我一个人做。”
“这样我们之间,才可以算两清。”
为我做一辈子的饭,只为我一个人做……
风笙顿觉脑子里冒出了相同的话语,只是那是另一张脸,另一种声音。
像是尘封在伸出的旧物,已经落满灰尘,但只要稍有想起,灰尘变回抖落一丝。一点点,一点点,直到最后展现出最初的模样。
牵动到关于那个人的记忆,总是莫名觉得心痛,比火毒灼心更痛。
“岛主今日说的话真是越来越糊涂了。”风笙为回忆里的那张脸那个声音伤神,叹了口气,佯装无恙。
她放下铜镜,转身绕道书桌后面整理杂物。
君无白看去,风笙明显目光躲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事重重。
他揣着意味深长,眯了眯眼道:“糊涂的一直是你,笙笙。”
风笙低头整理着东西没有说话,穿过窗棂的风吹进屋子,响起一堆纸张“哗啦啦”翻动的声音打破沉默。
君无白的目光从风笙的脸,缓缓落到了风笙的手上。
风笙手忙脚乱地压住即将被吹飞的纸张,那些纸张上的字迹有些拙劣,无非是风笙思考线索时的涂涂画画,却有一张纸上的内容迅速引起了君无白的注意。
“九尾草,金玉灵芝,淬燕膏……”
君无白伸手从纷乱的纸张里,准确无误地取出了其中一张,匆匆扫了一眼道:“这都是罕见的用药……”
这一刻,君无白神色变得紧张起来:“你还有哪里不适?为何不说?”
风笙有些尴尬地抽回了纸张道:“不是我……是岛主你。”
“我?”
“我记得岛主说过,你四海之战后内伤难以痊愈,本想借助天机镜得知疗养的方法,可千年一问的机会被我用掉了。”
“我一直也想帮助岛主,可后来我去神农谷也没能找到合适的草药。”
“……总之后来我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对你有益的用药,只是都挺难找的,我去的地方都没有。”
君无白先是表情困惑了片刻,随即嘴角扬起欢快的弧度,低低的笑声听上去很是愉悦。
“岛主笑什么?”
“那番内伤未愈的说辞,其实是我编的。”
“编,编的?”
君无白眼里装着笑意,“我当初寻找天机镜其实并非是为了我的身子,那只是一个说辞。”
“说辞?应付帝君?”
“正是,若我不这么说,依照天帝疑心的毛病,定然会给我扣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风笙有些不相信:“天帝那么器重你,那么喜欢你,也会给你扣罪名?”
“笙笙啊,帝君也曾经很喜欢很器重战神,不是吗?”
风笙撇了撇嘴:“是挺喜欢的,但比不上你呀。”
君无白摇摇头:“无论如何,都得小心谨慎,我可是一个怕事的人啊。”
“没看出来……”
风笙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什么,难怪君无白说着内伤未愈,怀光却没有很着急。在神农谷的时候,怀光还一脸的欲言又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不过笙笙的这份心意难能可贵,我很高兴。”
这一番对话已经冲淡了方才的尴尬。
风停了,风笙也终于将那些乱七八杂的纸张整理好,她抬头朝君无白露出无奈的笑:“看来我这药材也不用找了。”
“这些药材本就只有一些稀罕的灵地才有,不是那么好找的,怀光是故意为难你。”君无白对上风笙的眼,“回头我帮你教训他出气。”
“算了算了。”风笙摆摆手,“我去给你做饭去了。”
风笙说着,已经大大咧咧地走了出去,君无白站在她身后,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与方才大相径庭。
四海之战内伤未愈确实是编的,可有一件事是真的。
那便是他身体有着一段遗留的痛,不致命,却像是一个丑陋的烙印。
那是和风笙同样的,在很久以前的过去,患上的痛。
是曾被挖走千年灵力的痛,需要偶尔靠温泉抚平的痛。
不会对他现在状态产生任何影响,却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当初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