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金瞳篇(六)

 风笙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挤眉弄眼的万晓晓,“你又说胡话了。”

“我说的全是掏心掏肺的真心话。”万晓晓摆摆手,往外头跑去。
离开的时候,她还不忘把房门关上,体贴得令人诧异。
“……”风笙望着万晓晓的脸一点点消失在门缝里,愣怔在原地片刻,方转过身去找君无白。
君无白此时正站在书桌前,拿起风笙方才画的金瞳端详着,道:“就是这样一双眼吗?”
“对。”风笙走上前去,“如果推测无误,那应当找到戮妖将夜阑和魔界祭司音女之子。”
君无白挑了挑眉,是以风笙继续说。
“可是在藏书阁的情报里,似乎只有对夜阑和音女的记载,对他们的孩子却只是一笔带过。我猜测,他们的孩子的下落应该只有三种可能。”
君无白将那张描绘着金瞳的纸放回到桌面上:“嗯,继续。”
“第一种可能,他和记载中的音女一样,在被封闭的妖界内;第二种可能,他和父亲一同征战,被困在了镇妖塔里;第三种可能,他流落在别的地方。”
风笙想了想道:“我觉得第一种可能其实基本可以排除,因为父亲的残魂是在镇妖塔封印时散落的,而那个时候妖界通道已经关闭,残魂不可能流落至妖界。”
“而至于第三种可能,我觉得以魔界为最先考虑的地方,因为音女很可能将孩子送去魔界,希望魔尊念及旧情保护她的孩子。”
君无白听风笙头头是道地分析了一番,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含笑地望着,目光灼灼,也不知在想什么。
风笙被君无白看得满腹疑惑,小心翼翼问道:“我有什么说错了吗?”
“没。”君无白摇摇头,道,“既然可以排除第一种可能,那便确认余下的可能性。是否在镇妖塔内,走一趟镇妖塔,由你近距离感应便可确认。至于你说的魔界……你可持特使令去一探线索。”
“岛主认为我的分析可行吗?”
“笙笙,你该自信一些。”君无白声音平稳清冽,不含杂质,“你的思路并无错误。”
“那就好,岛主也觉得没有问题,我便放心了。”风笙说着便要往外走,“我这就出发。”
风笙刚走了两步,手臂就被君无白拽住。君无白的力道不轻不重,却有着无比坚定的力量,让人难以挣脱。
“岛主?”风笙顿步回首望向君无白,“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一个人去?”
“对,苏越如今在天宫不能抽身,晓晓身负禁术我不想让她跟我奔波,左右本来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吗?”
君无白没有回答风笙问题,忽然俯身微微凑上前,伸出另一只手,勾了勾风笙的衣服的领口。
白皙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撩开了领口,一小片如绸缎光洁的肌肤映入了君无白的眼底。
君无白目光沉了沉。
就在君无白撩开风笙衣服领口的同时,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触碰到了风笙脖颈的肌肤,有些冰凉。风笙霎时一个激灵,捂着领口后退了一步,眼里一时有些惊惶。
“岛主?”
君无白看风笙眼里波光潋滟,脸上神色淡淡,嘴角却有些微微扬起:“怎么?你怕什么?”
“我,我……”风笙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却见君无白又欺身而上,将风笙不安分的双手锢在背后,手指再度挑开了风笙的领口。
这算什么?
风笙心中一片兵荒马乱,整个脑子嗡嗡直响。
霎时间她脑海里涌现出不久前和万晓晓一起围观的精彩片段,热血一股脑涌上头脑,整个脸涨得通红。
明明之前还一脸兴致勃勃地对那些绘声绘色的描写指点江山,此刻真的遇上了,简直是完全懵了。
怎么办怎么办……
凑近的君无白近在咫尺,他灼热的呼吸喷在风笙的脖子上,他的发丝拂过风笙的脸颊……
不行不行,君岛主这好好,突然是怎么了?鬼迷了心窍吗?
风笙凭着一丝理智,抬起脚正准备……
“笙笙,你的火毒更严重了。”
风笙正打算踢出的脚一个顿住,她转了转眼珠子,望向君无白,“什么意思?”
君无白直起身子,转身扫了眼屋子,走到梳妆台前取了面铜镜送到风笙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道:“你看看这里。”
风笙不明所以,但还是依照君无白所说,拉开一点衣领,往自己的脖子处瞧去。
镜面上赫然显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只是这肌肤上多了一朵花,含苞待放的火纹花卉。
风笙错愕地用手指抹了抹,却没有抹掉:“这是什么?”
君无白道:“你的火毒是不是从未退过?”
他的目光落在风笙脸上,带着已经了然一切的洞悉,风笙心虚地低下了头,捏着手里的铜镜,脚尖一下下戳着地面。
“不说话?”君无白此刻就像是抓着风笙小辫子的教书先生,淡道,“抬起头来,回答我的问题。”
“就那个……”风笙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是没好过……”
“为什么不说,不和我说也就算了,也没有和怀光说过。”
“我觉得……似乎也没什么用,就不麻烦大家了,抓紧时间找东西才是正事。”
“……”君无白沉默地看着风笙。
风笙心里头猜测着君无白这么生气的理由:是生气自己瞒着他?是生气自己这样会拖延进度?还是生气自己没用?
心里头想着这些,风笙自然也没注意到对面君无白一闪而过的悲悯神色。
“有多痛?”
半晌,君无白不温不火地开口问了一句。
风笙一愣,抬起头对上君无白的目光,仿佛从中看到了深切的担忧,甚至看到了跨越岁月长河的深幽。
那样的眼神,熟悉却又陌生,近在咫尺,却又恍若隔了万水千山,让风笙的思绪一时有些错乱。
风笙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只能如实回答道:“就像是一直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烧着……”
顿了顿,又怕对方担心,补充道:“一开始是很疼,不过日子久了都习惯了,可能也是有好转了,不是那么疼了。”
火毒是不可能好转的……
君无白闭了闭眼,也就是说,她身上的火毒就算暂时得到压制,还是很快会复杂。那种切骨的疼痛根本就无法得到消除。
而风笙却依然可以轻描淡写地说出,习惯二字。
都是,都是自己种下的因……
“你这样,不是办法。”君无白向从刚才开始对自己退避三舍的风笙道,“接下来,沐三日温泉,然后按照怀光的配方服药。”
“啊?”风笙算了算时间,进度着实紧迫,“就不用麻烦了吧。”
“你知道你脖子上那朵花代表着什么吗?”
“代表什么?”
“你的火毒很快就会涌到脑子里去了。”君无白的神色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华霜上仙当初用针封住你,便是为了防止有朝一日火毒入了你的脑子,给你带来无法避免的伤害。”
“若不是为了镇妖塔之事,想必她永远也不会为你解封。”
君无白伸手将离自己很远的风笙拉近,口气不容置疑:“你母亲离开前嘱托我要帮助你,不能让你火毒上脑,你这是要我违诺?”
“这么严重的吗……”风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道,“可是三日时间太浪费了。”
君无白皱了皱眉。
风笙见他皱眉,知他定是不快。想这一路走来,君无白对自己的帮助良多,对自己也可以说很好了,这样忤逆他这样德高望重的岛主,确实不太地道。
于是风笙整理了措辞道:“那,那要不我先去找金瞳,等金瞳有了消息我再……”
风笙话还没说完,下巴忽然被君无白轻轻捏住,微微用力抬起,绷成一条好看的线条。他如浩瀚星辰的目光逼视而来,竟带着些疼惜。
他一点点靠近风笙,缓缓,缓缓再一次与风笙的脸只有咫尺距离……
“君岛主!”
“嘘——”君无白另一只手紧紧搂住风笙的腰道,“你不愿意采取那个办法,就只有由着我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
风笙心里响起了穿破天际的尖叫。
就算要自己还人情,也不是这个还法啊!
她努力地抬手去推君无白,可君无白根本推不动。
零……
这个时候风笙脑子里突然闪过那张略带阴鸷的脸,浑身都在抗拒着君无白的靠近。
“君岛主,你再不起来的话……”风笙手指微动,灵匕乍现。
君无白的脸擦过风笙的脸,薄而柔软的唇瓣就在此时轻轻落在风笙脖颈处,像是一个极近温柔又绵长的吻,更像是一个动情的烙印。
霎时,脖颈处一阵冰凉,风笙浑身战栗。
心头仿佛下了一阵雨,浇灭了那生生不息的燎原大火。
风笙握着灵匕的手忽然一松,灵匕“咚”地一声砸在地上。
是不是,是不是曾几何时,君无白也用这样的方法……为自己疗伤……
风笙不记得了,可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也不知为何,心头的火渐渐灭了,后背却火辣辣的。
“舒服吗?”君无白的唇缓缓离开风笙的柔滑光洁的脖颈,略带不舍地抿了抿唇,一脸纯良无害道,“我这办法只能保你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