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五章 金瞳篇(五)

 “那第七次呢?第七次呢?”

风笙顺着虚空中浮动的金字看得意犹未尽,轻轻推了推万晓晓道:“翻页翻页。”
万晓晓“啧”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反驳道:“我早就看完了,是照顾你的速度才没有翻页的好不好。”
“好好好,我想知道接下去发生了什么。”
“嗯……我记得好像他们马上要在一起了吧。”万晓晓嘴里嘟囔着,手一挥翻过一页,面前浮在空中的金字也眨眼间换了——
第七次的时候,楼夜阑出使魔界的时候什么也没带。
音女看着他空空如也的双手,想问什么,却没问出口。
倒是楼夜阑笑了:“祭司大人分明有疑问,为什么不问呢?”
音女垂着头,拨弄着箜篌的弦,幽幽道:“没有疑问,你进去吧。”
“祭司大人总是这样的吗?”楼夜阑彬彬有礼地笑道,“不对任何人或事物流露出期待,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音女飞快地抬眼看了看楼夜阑,然后又别开目光,道:“不要耽误正事,进去吧。”
“可是这一次,我的正事……就是你啊,祭司大人。”楼夜阑走近了一步,抬头看着高坐怪石上的音女,一字一顿道,“我来娶你的,音女。”
音女邪魅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愕然:“你说什么?”
“我说我来娶你的。”楼夜阑斯斯文文的脸上笑容亲切,“你若肯答应,我带你回妖界,你想要什么,我便可以给你什么。”
音女目光闪烁着:“我已经在这里守了数千年,外面是什么样的,我已经不知道了……”
“我可以带你去看,我可以带你去熟悉,你所有不知道的我都可以慢慢说给你听。”
“那谁来守着这里?”
“魔尊会派新的人来,你不必担心。”
音女看着楼夜阑信誓旦旦的样子,纵身一跃,自高石上稳稳当当落地,她紧身的衣裙随风飞舞勾勒出婀娜的曲线。
她曾经赤裸的双足如今穿着楼夜阑送的鞋,合脚舒适且好看。
音女站在楼夜阑的面前,这是她离楼夜阑最近的一次,甚至可以从楼夜阑的眼底看见自己无欲无求的面容。只是这份无欲无求里,如今多了一丝期待。
或许音女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从来毫无期待的心,竟然有了一丝波澜。
“楼夜阑,你说你要娶我,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妖界的意思?”
音女话中的潜台词便是:你是真心想娶我,还是为了妖魔两族的交好娶我。
哪知楼夜阑听了音女如此一本正经的问话,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像是春风拂面,在魔界边境这样阴冷森寒的地方,更显得温暖。
“你笑什么?”音女问。
“我的祭司大人。”楼夜阑好笑地看着她,“我为了你,忤逆妖皇旨意,拒娶魔尊的妹妹。这样……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音女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只到了三字:“为什么?”
“为什么?”楼夜阑挑了挑眉,“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楼夜阑。”音女的长发被风吹得飘扬,眼底好似有浓得化不开的雾。
楼夜阑非常认真地回答道:“我也很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后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因为……我们很像,音女。”
“很像?”
“永远对一切不抱有期待,只是漫无目的走在别人为自己设定好的路上。”楼夜阑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变得悠远起来,“活着和死去其实没有太大差别。”
“音女,我初次见你的时候,就仿佛看到了自己,我想试着,能不能让你的生活多一点向往和期待,不要和我一样。”楼夜阑的嘴角微微扬起,“果然,我每次给你带礼物的时候,你虽然依旧没什么表情,可我从你眼里读到了期待。”
“原本以为是我拯救了你,但慢慢的,我发现,你也同时拯救了我。”
楼夜阑抬起手,温柔地整理着音女在空中凌乱的秀发,音女没有闪避,就那样直直看着他。
楼夜阑说,当他看见音女穿上自己送的鞋子,在高石上弹着箜篌,跳着舞时,他的心前所未有的愉悦,他也开始期待,期待自己下一份礼物会不会让音女高兴。
音女因为楼夜阑的礼物,对生活开始有了希望和期待。而楼夜阑因为音女的快乐,对未来也开始有了希望和期待。
“我们之间,算不算一场互相成全?”楼夜阑捧起了音女的脸,像是捧着一件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我可以吻你吗,音女?”
音女眼睫颤了颤,忽然踮起脚勾住了楼夜阑的脖子,在楼夜阑唇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只一下,音女便抽身而退。在这样的情形下,音女依然面不改色,一脸淡然冷静地望着楼夜阑,“我同意,我同意嫁给你,楼夜阑。”
楼夜阑搂住她的腰:“那不可以反悔了,我的祭司大人。”
“没想到啊,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风笙若有所思,“再然后呢。”
万晓晓挥手翻过一页,目光飞快地扫了一眼:“后来他们便一起回了妖界成亲,育有一子。再之后仙妖大战爆发,音女回魔界求援,魔尊因为不愿插手这件事,将音女拒之门外。”
“音女抱着必死之心和戮妖将共进退,最后戮妖将楼夜阑被封在镇妖塔里,至于这位音女,野史上记载是被打回妖界了。”
“嗯……”风笙了略感唏嘘地点了点头,而关于魔界祭祀音女的记载也至此断了。
万晓晓挥挥手,眼前浮着的金字如烟沙散去。
“他们一个金瞳,一个重瞳,既然他们俩有一个儿子,那很有可能他们的儿子便是我们要找的金色重瞳。”
万晓晓的推测很有道理,可是风笙像是在想什么事情,没有反应。
“怎么了?”万晓晓伸手在风笙面前晃了晃,“你想到什么了?”
风笙犹豫片刻,道:“我们需要金瞳,就意味着那个拥有金瞳的人会失去双眼,对吧?”
“对。”万晓晓道,“我们可以考虑用别的方法换一双眼给他让他能够看见东西。不过嘛……”
“不过什么?”
“他是妖魔混血之子,也算半个妖族,要对他这么容情吗?”
风笙想了想,开口道:“晓晓,在故事里,无论是魔,还是妖,他们看上去都不像是坏人。甚至我觉得……我觉得能让辰雪肝脑涂地的妖皇,能让整个妖族为之奉献的妖皇,应该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家伙。或许当年的仙妖大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是有隐情的呢?”
“我觉得……唔……”风笙还没说完,嘴巴就被紧紧捂住了。
万晓晓瞪大着眼,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就算这里不是天宫,你也不要乱说话啊。”
风笙掰开万晓晓的手,喘了口气道:“我又没说妖界是对的,天界是错的,我只是想说可能真的是立场不同,各有苦衷。但妖界祸及苍生肯定是要阻止的,况且我还没傻到忘记我的父亲是为什么而死。”
万晓晓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是被爱情故事感动,以为妖界做什么都是对的。”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没脑子的吗?”风笙撇了撇嘴。
“你只要收收你那泛滥的同情心就挺有脑子的。”万晓晓伸了个懒腰。
风笙对万晓晓的针针见血的调侃已经习以为常,她捏了捏万晓晓的脸,“我要没点同情心,你肚子饿得两眼泪汪汪的时候,我就不会给你做饭了。”
“哇,你还会顶嘴了!”万晓晓说着也伸出手去捏风笙的脸。
两人就这样拽着对方的脸皮,谁也不肯先松手。
“咳咳……”门口传来轻轻的咳嗽声。
风笙和万晓晓同时转过头,只见君无白站在房门口,身姿挺秀高颀,眼底里带着些许笑意。
万晓晓如触电般率先缩回手,紧接着风笙也慢慢收回了手。
“你没关房门?”风笙问道。
“不是你关门的吗?”万晓晓反问道。
风笙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自己方才看……的时候有没有被君无白看到。
恰巧,万晓晓脑子里冒出的也是这个想法。
这……女孩之间分享这些东西的时候,被外人看见,总不太好吧……
风笙和万晓晓对视了一眼,将对方眼里的窘迫尽收眼底。
“岛主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最后还是风笙挺身而出,问了这个问题。
君无白望着风笙,淡笑道:“你说妖看上去不像坏人的时候。”
风笙和万晓晓同时松了口气。
“如何,金瞳有线索了吗?”君无白走近屋子问道。
“嗯,有线索了,晓晓翻阅藏书的时候发现,妖界的戮妖将是金瞳,魔界女祭司音女是重瞳,而他们育有一子,很可能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金色重瞳。”
君无白闻言点了点头:“如此,我们商议一下对策。”
“好。”风笙侧身让开道,让君无白先进去。
“进去吧晓晓,我们商量一下。”风笙习惯性转头看向万晓晓,见她没有动,也没有往里走的打算。
“晓晓?”
“你先与岛主商量吧,我饿死了,去找点东西吃。”万晓晓说着,朝风笙使了个眼色,低低道,“你好好和岛主联络感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