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四章 金瞳篇(四)

 璃木因着对万晓晓的过分关切,看待苏越总是有着一些敌意。故而他的一些作为在璃木看来,总是不太对。

“容我所问一句,苏越上仙学这些,是不是为了破解藏书阁机关?你接近我们阁主,果真是有目的,对不对?”
近乎无礼的质问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天宫是致命的,但因为对方是苏越,璃木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苏越啊,甚至苏何啊,如今在天帝眼里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面对璃木毫不掩饰的怀疑和敌视,苏越淡淡道:“不是,不对。”
然后,在璃木开口前,苏越继续道:“我学这些,只是为了让自己对晓晓更有用,可以换来她多看几眼。今日帮藏书阁,也只因为你们的阁主是万晓晓。”
苏越神色冷静:“仅此而已,随你信不信吧。”
说完,苏越便转身走了,他知道,璃木不会再叫住他。而事实上,璃木确实也没有再喊住苏越。
她看着苏越离开的背影,觉得那曾经不起眼的轮廓变得日渐挺拔,惹人注目起来。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璃木皱了皱眉。
苏越就这样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藏书阁,他走出后才回头看了眼高耸的阁楼。
“原以为我也会喜欢藏书阁这样安静的气氛,现在看来,我喜欢的不过是你而已。”
苏越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他发现这偌大的天宫竟是如此令人感到孤寂和寒冷。
在苏越履行自己身为战神长子的使命,代替兄长掌管天宫巡防而踽踽独行时。望尘岛上,他最挂念的两人正为了金瞳的下落犯愁。
万晓晓结印开启了天宫深处的藏书阁,着实花了好一番功夫寻找金色重瞳的蛛丝马迹。
虚空中浮现出的一幕幕金光闪闪的字迹,万晓晓按照她以往的速度可以一目十行,但今日状态有些不佳,速度稍稍慢了些。
她的眼珠子飞快地上下左右扫动,随便一挥手便是新的一页。一幕幕的书页就这样被翻去。她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只是目光飞快又坚定,锁定着每一条线索,丝毫没有遗漏。
风笙不止一次见过这样的万晓晓,于是习以为常地给她搬了张椅子道:“坐,坐,慢慢找。”
“少来这些虚的讨好我。”万晓晓撇了撇嘴,“记得多给我准备点好吃的才是真理。”
“是是是,等你查到线索,我亲自给你下厨。”
万晓晓“噗嗤”笑了一声,这才放过风笙,继续专心寻找线索。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万晓晓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泄气地往椅背上靠了靠,困惑道:“居然没有,怎么会没有,我记得我看到过啊,难道是记忆出现了差错……”
风笙给她倒了杯水,劝道:“算了,你歇歇吧。”
万晓晓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倒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手在空中一划一划的,目光仍然扫着那些浮着的金字,根本不信自己的记忆有误。
“唉,我再看看。”万晓晓将手里的杯子递回给风笙。
多年亲密的好友,风笙也没介意,觉得口渴,便就着万晓晓的杯子喝了几口水。她也跟着凑到了这些字的面前,正好这一部分是风笙看得懂的字。
“手握圆润,腹下滚烫……”
“噗——”风笙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万晓晓一脸戏谑地看着风笙涨红的脸:“干嘛,自己凑上来看的,不好意思什么?”
“这也是藏书阁里的?”风笙指着那大段大段令人浮想联翩,风光旖旎的描写。
“是啊。”万晓晓非常认真地点点头。
藏书阁里……原来也有这种书吗……
“哪天你需要,我都可以出借给你看呀。”万晓晓一脸镇定并且有滋有味地看着,“你也学着点,以后用得上。”
风笙无力地看了眼万晓晓:“那我谢谢你了。”
“不客气不客气。”万晓晓摆摆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令风笙脸红心跳的句子,俨然很老道的样子。
风笙见她看得津津有味,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忍不住继续凑上去看。
于是房间内发出了风笙阵阵感叹——
“哇,这段好厉害!”
“天哪,这是谁写的,这么生动!”
“啊,这样的姿势很难的啊……”
“这么猛的嘛,啧啧。”
万晓晓错愕地看着风笙从一开始的羞涩不好意思,紧接着非常热情地投入学习中,并且拉着万晓晓进行了一番热情地探讨,最后搞得万晓晓应接不暇,捂着头连连败下了阵。
“不是,笙笙,其实我也不是很懂。”
“唉,那个,我也没亲身经历过……”
“好笙笙,你饶了我,要不你找君岛主去试验试验,我相信他肯定很乐意帮你摸清这些的。”
果然,在万晓晓说完这句话后,风笙沉默了下来。
万晓晓认为自己的话起了重要,长呼了一口气,好奇地打量着风笙的脸色,企图在她的脸上找到一丝女儿家的羞赧。
哪知道风笙一脸严肃。
“怎么了?”万晓晓看着风笙,“我开玩笑你生气了?”
“没有没有。”风笙指着一段悬浮的金字道,“晓晓,你看这段故事。”
“嗯……魔界女祭司和戮妖将的故事……”
风笙看向万晓晓:“你现在看的是什么部分的书卷?”
“我看看啊……嗯……是六界野史……”万晓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我最喜欢看的书之一。”
风笙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玩意一样,激动地拉着万晓晓道:“你看你看,魔界女祭司是重瞳啊!”
“可她不是金瞳啊。”万晓晓道,随即又仔细扫了一眼,“啊,戮妖将的眼睛时金色的……”
“对。”风笙指着两人的名字,“如果是他们的孩子,那金色重瞳不是没有可能。”
万晓晓赶紧又挥了挥手,翻过一页,细细看了起来——
自古以来,六界各有各的疆域,且六界之间也有通道链接,通道链接了各界的边境,有利有弊。
无论是哪一界,只要你达到通道处,满足条件,便可从你的所在地去到六界任意一界。
是以六界每一界都会派人驻守边境通道,以防别界的来犯。
人界因为离天界最近,且人界散布地仙,受天界时刻监控。各位仙家历劫又常去人界,算是天界的后花园。故而人界与天界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分明。
但凡有仙骨的,不必非得从通道进入天界,可以直接从南天门进。
但妖、魔、冥、佛四界因各自管辖,天界掌控不如人界,出入便必须经过通道。
在四海之战前,六界通道还曾经对一些浪迹的旅人开放,旅人也可经过六界通行所的审查获得通行的文牒,他们一般都见多识广,成为联系六界文化商贸的纽带。
但四海之战爆发后,六界通行所因为差点误放魇师被废,如今通行的文牒都由各界单独的通行所发放,旅人无法靠着一本文牒游历六界,每去一界,都需要获得去往该界的通行文牒。
因为核发通行文牒的过程越来越复杂严苛,如今浪迹六界的旅人几乎不存。唯有佛界一些修者,还坚持着游历这一活动。
但六界之中,君无白和风笙是例外,他们得天帝恩准,无需通行的文牒便可出行六界。
人界的通道边界在沧山,由山神叶莺守护。天界的通道边境在九重天西方尽头,有战神苏何守护。仙妖大战后才会多了一个由妖界打通的新通道,就是镇妖塔所在,本来是神龙温千行守护,如今是有天界上神轮番镇守。
而妖界如今通道被封,无论是哪一界的人都无法去到妖界,妖界内残存的百姓也无法出来。
在这个故事里,魔界的女祭司就是魔界边境通道的守护者。
故事里说的是,当年还没有仙妖大战,各界都相安无事的时候。妖界想和魔界建立更好的关系,以便贸易的来往等。
于是戮妖将带着妖皇的吩咐,出使魔界。
戮妖将通过妖界边境的通道,来到了魔界的边境,竖着嶙峋怪石的一处枯海。
守在边境处的,并没有戮妖将想象的那样,是千万的兵马,而是只有一名女子。
女子一头紫色长发,眼睛是很特别的重瞳,唇色发黑,看上去像是中了毒一般。但偏偏这样的气色和她阴冷的面容极为般配,衬得精致的五官越发鬼魅魔性。
她光着脚,坐在一处高高的怪石上,手握箜篌,居高临下地看着来这里的妖。
此女为魔界祭祀音女,声名远扬,据说她手中的箜篌能弹出杀人于无形的曲子。
她看见来人,眼中映出对方清秀斯文的面容,神色平静。
她问了三个问题:“来者何人?”
“所为何事?”
“何时离开?”
戮妖将诚实地回答道:“妖界戮妖将楼楼夜阑,这是在下出使的腰牌和文牒。”
“为缔结两界友好关系而来。”
“缔结完了,就离开。”
音女早前便接到了魔尊的指令,说最近妖界会派戮妖将前来出使,让她放行。她听着名字,以为是多凶神恶煞的人,没想到……竟是这般清秀斯文的男人,束成马尾的白发,穿着打扮雅致,还配着一柄折扇。
“祭祀大人,在下的问题回答有误吗?”
音女错开目光:“没有,你可以进去了。”
这便是戮妖将和魔界女祭司音女的初遇。
再后来,戮妖将楼夜阑前前后后出使了七次妖界,没有一次空手而来。除了带给魔尊妖界的礼物,他还准备了东西给祭祀音女。
第二次来的时候,他带了妖界的特产给音女吃。第三次来的时候,他准备了妖界特有的宝器给音女。第四次的时候,他送了音女一双鞋。第五次的时候他送了一串足链,第六次的时候送了她一对耳环。
这六次,作为回礼,音女都会奏一首楼夜阑想要的曲子,楼夜阑欣然接受,也渐渐发现,音女不似外表邪魅,她只是一个习惯了孤独,用冷漠伪装失落的女子。
每一次,楼夜阑停留在边境的时间都在不断变长,每一次他都会有意无意地和音女多说几句话。从妖界风俗讲到他最近碰到的趣事。
楼夜阑每次都静静听着,沉默寡言看不出究竟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