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金瞳篇(二)

 “不错,是重瞳。”风笙点点头,“我觉得挺特别的,还以为没那么难找……”

“这两个特征明显,藏书阁中应该有蛛丝马迹的记载,我好像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万晓晓拍了拍脑袋,觉得自己最近记性好像变差了。
风笙抓住了她的手,道:“好好的,干嘛打自己。”
“唉,难道真是我年纪大了,想不起来了。”
风笙心一慌,万晓晓当初过目不忘的本事很厉害,怎么现在越发倒退了?不会和她身上的禁术有关吧?
万晓晓一边嘀咕着,一边开始双手结印。这结印的手势风笙认得,是她开启藏书阁机关的方式。
就在万晓晓结印之时,天宫彼端,藏书阁内的机关“咔啦啦”开始启动,打破了阁楼的静谧。机关响动的声音分外浑厚,一众查阅记录资料的仙婢纷纷抬起头,不约而同凝望着头顶转动的齿轮。
“阁主这回又要调阅什么资料了?”一名仙婢拽了拽身旁的同僚,“说起来好久都没见到阁主了。”
那名被拽着问话的同僚生的白净可爱,是藏书阁管事,也是万晓晓的心腹,叫璃木。她闻言将手里的书简搁在桌上,叹了口气道,“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回趟天宫,就去看了看苏越上仙,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们。”
四周的仙婢听见璃木抱怨,不由都凑了上来,七嘴八舌道:“璃木璃木,听说阁主前些日子受了很重的伤,所以连天冥会审都没参与,真的假的啊。”
“真的。”璃木道。
“阁主可是上神啊,怎么会受伤?”
“可能对方比较厉害吧。”璃木道。
“阁主受伤……和上次阁主调阅的资料有没有关系啊?”
“……不太清楚。”璃木顿了顿道。
其实很多事情,就算她清楚,也不能告诉这帮黄毛丫头。她是这座藏书阁的管事,很多事情她都了若指掌,但她不能说,因为有的事情若随意对外声张,会惹来不少的麻烦。
做心腹的,最重要的事嘴巴要紧,办事牢靠。
上次万晓晓调阅的资料,璃木都会有数。万晓晓调阅的资料中,有一部分是禁书。
书上记载着什么易容改貌,重塑命骨的禁术,璃木当时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果不其然,苏卓上仙没多久就闹出事情来了。
唉,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了……
璃木挥了挥手,驱赶在身边围了一圈的仙婢散开:“好了好了,都干活儿去,阁主早晚都会回来的。”
“早晚是多久啊……”
“就是就是,我可想阁主了。”
“怎么着,一个个跟深宫怨妇似的,没了阁主不能活了吗?”璃木催促着推了推身边仙婢,“赶紧回去干活,等阁主回来看见你们做事懈怠,肯定没好脸色。”
“没好脸色的是你吧……”一名小仙婢嘀咕着,“阁主对我们可好了,从来不会对我们发脾气的。”
璃木嘴角抽了抽。
万晓晓也是个极为护短的上神,对自己人好到不行。可要统领藏书阁不能没有威严吧,所以他们就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管教手下。
璃木就是那个唱白脸的。
“现在阁主不在,藏书阁便是我说了算。”璃木声音提高了八度,“都回去干活。”
然后藏书阁又从叽叽喳喳的状态恢复了方才的安静,只剩下头顶机关摩擦转动的声响,伴随着书页翻动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一个弱弱的声音从角落响起:“璃木……”
“又怎么了?”璃木转过身子,双手叉腰,“再不好好干活,明天就给我出去沿着九宫七十二殿跑圈。”
那名仙婢弱弱缩了缩脖子,指了指高处的一侧书架:“不是的璃木,那头的机关坏了。”
“坏了?”璃木走上前抬头瞧了瞧,她摁了摁墙上的按钮,那侧书架上的机关确实没有反应。
“是灵力不足了吗?”璃木的又用指尖触碰着按钮。
只见指尖与按钮之间闪烁着微弱的光点,力量充沛。
璃木摇摇头道:“灵力充足,也没有问题。”
藏书阁的设计比较特殊,四面墙壁其实皆是内嵌书架,只要启动机关,墙壁就会收缩,内中的藏书也会显露出来。
墙壁皆是特殊材质所制,封着灵力,非机关不能打开,这也是为了防火防水,避免藏书出现问题。
如今这机关就是出现了无法收缩墙壁的问题,那一层的藏书自然也就无法整理了。
“我去请长河仙君来瞧瞧吧。”璃木说着往外走。
长河仙君居住在碎梦川,是九重天乃至六界最强的修器师。他有着四海八荒最巧的一双手,不管是宝器还是机关,就没有他修不好的东西。
璃木为了不耽误事情,赶紧出门亲自去找,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遇上了带兵巡逻经过的苏越。
苏越如今在天宫的地位着实复杂。以前吧,说他是战神长子,位列上仙,但因为不会做人,样子丑陋,被排斥孤立。如今他统领半个神鹰骑负责天宫巡防,看似位子更高权力更大了,但其实在天宫所有人心目中还不如从前。
就是因为苏卓的关系。
如今天帝没有罢免战神,不过是没有合适的替代者,往后只要有了合适的人选,但凡苏越犯下一点错,都会被天帝揪着不放并且无限放大,到时候战神父子受到的非议惩罚也会更大,甚至是……除去神籍仙籍,逐出九重天乃至天界。
是以,能避开苏越就避开,最好还是不要和他有什么过深的交集。
璃木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她很早以前就不太喜欢苏越,劝着万晓晓离他远点。
但似乎万晓晓并没有放在心上,作为天帝内心的儿媳人选,一点觉悟也没有。
面前的苏越看见行色匆忙的璃木,停下脚步望来,半张面具掩映下,目光幽深,似乎掩藏了他半分真性情。苏越今日穿着黑色劲衣,身子挺拔,双腿笔直,肩宽腰窄,更衬托出一身利落干练。
璃木在心里哀叹一声,正巧撞了个脸对脸,也没法避让,只能上前行礼道:“苏越上仙。”
“看你慌张,藏书阁出事了?”
“没。”璃木回道。
苏越皱了皱眉,他素来和晓晓交好,每次去藏书阁大家也基本都是和颜悦色的,唯独这个璃木,总是待他冷冰冰的,脸上就差写着四个字:敬而远之。
见璃木不太愿意说话的样子,苏越也不勉强,侧过身子让了条道。
“璃木,璃木!”
就在璃和苏越擦身而过之时,身后藏书阁的一名小仙婢追了出来,喊道:“璃木,你忘记拿腰牌了,没腰牌进不去碎梦川的。”
“啊……”小仙婢追上来才看到了苏越,忙不迭行礼道,“参见上仙。”
“碎梦川?”苏越听得真切。
璃木接过小仙婢送来的腰牌,忽略苏越的自言自语,转身就要走。
“若是去碎梦川找长河仙君便算了。”苏越道,“长河仙君今日去西海赴约,一大早便从南天门走了。”
“啊?”小仙婢道,“那我们的书架怎么办?”
璃木皱了皱眉,回头训斥道:“多嘴。”
小仙婢被璃木凶凶的样子吓了一跳,捂着嘴不敢说话了。
苏越看了眼璃木,缓缓道:“西海宴会要一天一夜,若等仙君恐怕会耽误你们做事,不如我去看看吧。”
“不用。”
“好啊!”
璃木和仙婢的声音同时响起。
“璃木……”仙婢拉了拉璃木的袖子,小声道,“就让苏越上仙去瞧瞧吧,昨个儿临月宫就催着要一份山海美食的清单,再不给整理出来,帝姬又要找麻烦的。”
听到临月宫的名字,璃木头都大了,立刻放弃了对苏越的排斥,转身道:“那就请苏越上仙去瞧瞧吧。”
临月宫的白芷帝姬素来跟藏书阁关系差,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见璃木点了头,苏越回头对跟着的两名神鹰骑天兵道:“我去藏书阁一趟,你们继续。”
“是。”
两名天兵抱拳行礼,转身离开了。
对藏书阁,苏越可谓熟门熟路,根本不需要谁带路,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头。
璃木和小仙婢不近不远地跟着。
小仙婢望着苏越宽阔的背影,突然低低道:“我觉得苏越上仙挺有男子气概的。”
璃木轻瞥她一眼:“我觉得你的想法挺特别的。”
“特别吗?好多藏书阁的姐妹都说呢,苏越上仙除了那半张面容丑一点外,其他地方都很好啊。”
璃木看了眼一心一意往前走的苏越,放慢了脚步,语重心长道:“那是你阅历太浅,日后等阁主回来,这些话别在她面前乱说。”
“为什么要?”
“我们阁主将来是要嫁给二殿下的。”
小仙婢抿了抿嘴,“二殿下都多久没回天宫了,谁知道他在哪鬼混,要我看他才是一点都不靠谱……”
璃木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那小仙婢的耳朵,“胡说什么,不要命了。”
“啊啊,痛,痛。”
小仙婢赶忙做讨饶状,才逼得璃木松开了手。
“日后不要乱说话,你以为天宫是什么随便的地方吗?”
“知道了……”小仙婢委屈地嘟囔着。
璃木叹了口气,重新将目光放回到苏越的身上。
苏越确实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璃木想着,经过苏卓这件事,苏越眼神似乎没有昔日黯淡了。从前的苏越仿佛总是站在阴影之中,而现在的他似乎终于愿意走到阳光底下。
感觉好像更有担当乐……
若是现在的他和阁主站在一起……
璃木想了想那场面,又使劲换了晃脑袋。
不行的不行的,我们家阁主配得起二殿下,苏越什么绝对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