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金瞳篇(一)

 群山环绕,层层叠叠。云雾深处,树木葱茏。波光粼粼,碧海滔滔。

灵识在山川大地神游,跨过高山,越过洪流,以电闪雷鸣的速度与每一个行人每一种生物擦肩而过。
不同的场景在灵识探索中不断切换,切换,再切换。眼前的景象如走马灯穿梭而过,没有停歇。
不是,不对,还是没有……
附着父亲残魂的金瞳究竟在哪里,哪里……
风氏血脉之间的感应本应该非常的简单纯粹,可如今在人界兜兜转转,几乎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没有收获。
风笙不得不将灵识往更远的地方深入……她率先想将灵识往魔界通道而去……
“嘶——”
灵识刚进入通道便收到了一股阻力,刹那间一阵天旋地转。
“笙笙!”
身子乍然被推了一把,风笙只觉得眼前的景象被一阵漩涡吸了进去,霎时恢复了一片寂静的黑暗。
她猛地睁开双眼,只见眼前站着一道俏丽的身影,衣着红得鲜丽明亮,容光焕发,一扫先前的愁云惨淡,正是大病初愈的万晓晓。
“晓晓……”风笙失笑,“你吓死我了。”
“我吓你?是你吓死我了!”万晓晓嘴上怪罪着,可脸上是一副担忧的样子,“你怎么回事,满头的冷汗,我以为你出事了。”
风笙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发现果然溢出了丝丝冷汗。
想必是方才用灵识探索金瞳下落太耗费灵力了……本想着往魔界去探索探索,可是似乎灵识不被允许进入,看来就算要去,也需要本人前去了。
唉,费了这么大劲,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万晓晓见风笙若有所思的样子,脸上顿时露出了关切:“怎么?还是没有探到金瞳下落?”
“没有,都已经好几天了。我还找了地仙协助,也没有收获。”风笙摇摇头,“之前的血果和九鼎都很容易,为什么金瞳就这么难找?”
风笙记得之前血果隔着很远也能感应到方位,还有九鼎也是。怎么到了这双金瞳,便这么吃力……
万晓晓听了风笙的疑惑,眼珠子转了转,手指摸了摸下巴,灵机一动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因为之前两样东西是死物啊!”万晓晓道,“死物本身没有魂魄,所以感应起来没有阻碍。你看金瞳是眼睛,肯定在活人身上,活人本身就有魂魄,你当然感应起来费力了。”
一番精彩的解释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不愧是藏书阁主,我的上神万晓晓。”风笙捏了捏万晓晓的脸,“真聪明。”
“哇,你快别捏了,我最近被你逼着补补补,脸都大了一圈。”万晓晓推开风笙的手道,“不如这样吧,你还记得天机镜里看到的金瞳样子吧,你画下来,我对比着藏书阁的卷宗瞧瞧,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风笙点了点头,转身去书桌上找纸笔。
自风笙成为望尘岛的女主人后,她便留在了望尘岛,和君无白一起住在南岛的园子里。虽然没有同房,但门对着门,每日都能瞧见。
这间屋子本来是空置的,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摆设,可自风笙搬进来后,东西就在源源不断地往里面送。
好比是客栈里的普通客房瞬间升级到了天字第一号客房。
之前在齐国时,风笙嫁给君无白扮演的江湖盟主白尘,路过齐国最顶尖的客栈时,里头的布置就很稀罕。
大概是之前风笙在那住得不错,感觉良好,君无白便依照着那时候的标准搬了过来,甚至还更用心一些。
什么鲛绡罗帐,明珠串帘,可更具季节调换温度的蚕丝被,清雅名贵的凝神香……
从最基本的吃穿用度,到别致精巧的摆件,再到贵重的灵丹宝器,反正怎么稀罕怎么来,送给风笙的时候,从不见君无白皱一下眉头。
倒是风笙每次说,够了够了不用了的时候,君无白才看上去不太痛快。
此刻风笙走到了书桌后头,研磨提笔。墨是好墨,丰肌腻理,光泽如漆。笔是好笔,笔头是取了萧山灵兽的毛制成,用起来得心应手。
这配置其实给风笙是浪费了的,想当初她的字不堪入目,还是跟着顾哲学了些时间才勉强能看。用再好的笔墨纸砚对她来说都是浪费。
可君无白不是这么想,只要他觉得值得,那边什么都是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
“君岛主待你是真好。”万晓晓看着专心致志画画的风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风笙手中的笔一顿,她立马就想到了万晓晓昏迷时喊出的那句君无白。
不知道晓晓唤出的那声君无白是意外还是……这事情还真有些尴尬。
风笙终究还是什么都没问。
可立马,万晓晓说的话就打消了风笙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笙笙,君岛主待你那么好,你就别想着那个家伙了。”万晓晓语重心长道,“且不说他应该早就不在人世,就算在人世又如何?想想当初你回来的样子,我觉得那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我回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风笙问道。
“就……很不好嘛。”万晓晓三言两语糊弄了过去,然后又认真地给风笙提建议道,“你看看君岛主,相貌人品地位力量,哪一点不出众。日后有他罩着你,看那个白芷还敢不敢欺负你。”
风笙笑着摇摇头,低头继续画着印象里天机镜中的金瞳。
“我是真心的笙笙。”万晓晓脸上露出没有一点掺假的真诚,“如果有一天你要从我身边离开,那君岛主最合适陪伴你的人,你和他在一起我最放心。”
风笙头也没抬道:“你怎么操心得像我娘。”
万晓晓鼓了鼓嘴,“我说了这么多,你听进去没,别和阿越一样死脑筋。”
“好好的,怎么又扯上阿越了?”
说起苏越,万晓晓顿时火冒三丈,气得脸都有些红:“对了哦,我还没和你说这个呆子的事情!”
“那你现在说。”
万晓晓撸起了袖子,在书桌前左右徘徊,道:“我好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天宫去瞧他。我说君岛主救了我,可他臭着脸叫我离君岛主远点。”
“我问他为什么,他就不说话了,你说有他这么闷葫芦的人吗?”
万晓晓一边说着,一边张牙舞爪:“君岛主说,我身上的禁术十有八九是苏卓下的。苏卓和绣绣之前一直想着要取你我性命,简直就是可恨,我还没跟他计较他哥哥的事情呢,他就先给我摆脸色!”
“那毕竟是他的哥哥,他失去了亲人,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风笙画完了金瞳直起腰,左看右看觉得不太满意,将纸头揉成一团又重新画了起来。
“呼,我能理解,血脉亲情嘛,可他出口污蔑君岛主又给我脸色看是怎么回事!做了神鹰骑统领就了不起了?”万晓晓一边说,一边竭力让自己冷静,吸了口气,又吐了口气。
“大概是他……吃醋吧。”
风笙能想到的原因也只有这一个了,在她看来苏越一直对万晓晓有着朋友以上的意思,只是一直没捅破,她作为旁观者,又不好替他们捅破。看苏越当初不远千里负伤来神水教就知道了,他对晓晓的心意很真,虽然没有如预想中一样来一场英雄救美。
如今万晓晓在他面前三番四次提及君无白的好,他再闷也不会无动于衷吧。
“吃醋?”万晓晓不可置信,“吃哪门子醋?”
“你就装糊涂吧。”风笙将笔蘸了蘸墨,“我不信你这么聪明想不到。”
万晓晓噎了片刻,气势弱了下来,声音也轻了下来,对着风笙磕磕绊绊道:“你别乱想了,怎么可能。还有哦,我也真是佩服你……”
这是万晓晓惯会的伎俩,一旦有什么不想说的,不想回答的,就立刻转移话题:“那个绣绣之前多狠你没见到?长得楚楚可怜的,跟会吃人的狼一样,下手一点也不软。你呢?居然没把她摁在地上打,还带回望尘岛安置,还放她离开了,你是不是傻?你自己说你这样的……”
万晓晓的絮絮叨叨蹩脚地转移了话题,风笙也没再继续,只觉得这一次画的金瞳还不错,搁下笔看了眼万晓晓道:“摁在地上打?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你做得出来?”
万晓晓认真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是……”
“而且……绣绣和苏卓一定也是因为某些原因才这么做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做人做事都留些分寸,日后或许也是退路。我爹这么教过我。”
“什么退路?”
“缉命人啊。”风笙眨了眨眼,“绣绣手里,还握着一部分缉命人,以后说不定对我们有用的。”
“……原来你还想着这一层,我真是小看你了。”万晓晓努努嘴,又凑上前拿起风笙画的画,举起来细细端详。
“唔……”
“怎么样,你有线索吗?”风笙问道。
“这金瞳还挺特别的,你看,是重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