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八章 剑灵篇(十八)

 “在想什么?”

黑袍人把玩着手中的特使令,那象征天界权位的令牌被他拿去,在风笙看来真是一种讽刺。
她冷声道:“杀你!”
出声之时,风笙已经急攻而上,她自然没有妄想可以将眼前之人杀死,但只要将特使令夺回,对方就无法得逞。
这异度通道里的力量流出,可想而知会是多么大的变故。
风笙虽是魂体离身,却因灵力稳固,凝成实体,并非虚幻的一道影子,也可触碰人与实物。
只见两道身影在六界通道内如掠过的光影,如吹过的风,碰撞纠缠,相互追逐,又相互厮杀。因为速度太快,他们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道残影,如海浪翻涌后弥留的一丝痕迹。
渐渐的,风笙跟不上对方的速度了。
太快了……骷髅面具在她眼前已经叠了几重影子,根本分辨不清哪个是他。
“还要与我在这里浪费时间吗?”面前的黑袍人脱离风笙纠缠,退至几米外,“你要山神大人等你多久。”
风笙眉头一紧,明白过来:“让我顺利救下叶莺大人,也是你故意的?”
“通道大门快毁了,不劳驾山神支撑,我如何顺利出去?想来,她也不是自私之辈,只顾自己逃生,不为你留门。”
黑袍人坦诚得好像这一切理所应当,令风笙心中更是郁闷。
看来将她引入其中也存了牵制山神的目的了,只要她还在里面,山神必然会支撑住大门,等她离开。
她厌恶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厌恶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好像很久以前,她就是这样深受其害的。
风笙拖着疲惫不堪的魂体,定定望着眼前还在用特使令吸收力量的黑袍人。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
她不再管黑袍人手中的特使令,转而挥剑直逼对方面门。
似乎有些始料未及,又似乎太过看重那张面具,在风笙挥剑逼到面门的那刻,他竟然真的不顾一切伸手去挡。
风笙心中大喜,立马腾出一只手去抓特使令。
就在她要碰到特使令的时候,六界通道忽然震动起来,风笙身子一歪,手从特使令上滑了出去,整个人猛地撞上了对方的胸膛,咯得风笙脑门一疼。
“!!!”
风笙满肚子脏话几乎要破口而出了!
“果然不能小瞧了你。”头顶传来的声音竟听不出一丝怒气,却也没有推开摔进怀里的风笙,“特使这么投怀送抱,可是要代替天界联姻?”
风笙汗毛倒竖,立刻跳出了黑袍人的怀抱,握着辟天的手气得发抖。
早不震晚不震,偏偏这个时候震,是存心跟他作对吗!
黑袍人掂了掂手里的特使令,似乎感觉已经差不多了,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想必山神大人也要撑不住了,特使,在下前行告辞。”
“别走!”
风笙大喊一声,紧跟着黑袍人急追而上。
就在风笙与黑袍人周旋之时,战神苏何已经率领神鹰骑上了山。八百神鹰骑井然有序列队而立,手持改造后的佛剑蓄势待发。
苏何自上了山,就留意到了风笙的微弱的灵气,一路直上山顶,往六界通道口的方向而去。
想来这丫头在打探敌情的时候有意留了一点自己的灵气做标记,一来防止在山间迷路,二来也防止不测,留下讯号。
这一点小聪明也让苏何心里有了底。
只怕六界通道内,已经有敌人进去了。
藏身在暗处的巫医瞧见战神的神鹰骑攻来,露出冷笑:“哼,倒是上赶着来送死。”
耳边,还在望尘岛的怀光声音隔着千里传入:“拖时间拖时间,别让他们靠近通道,主人还没出来,被风笙缠着呢。”
远在望尘岛的怀光正坐在房内,眼前的虚空投射着两幅不同的场景,一幅是巫医的视角,一幅是主人的视角,正好可以将他们的情况分别尽收眼底。
而怀光通过密音,将他们的状况告知彼此,以便应对。
“那女人有这么大能耐缠住主人?”巫医嘲讽地回道,“是不是主人手软了。”
“你管主人对她怎么样,赶紧拦住苏何!”
巫医嗤笑一声,转头看向身后。
他身后,身着宫装的顾深深顺从听话地站着,寸步不离。她的表情平静,目光有神,手中自始至终握着白骨做成的魅笛,没有松开过。
“要动手吗?”顾深深问。
“动手。”
巫医目光扫过魅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保护好你手里的笛子,别让他们的剑伤了。”
“是。”
顾深深很快从隐蔽的暗处离开,随即魅笛的声音响起,回荡在整个沧山。
如泣如诉的声音尖锐刺耳,战神循着魅笛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只见阴沉的天色下,一名女子亭亭而立在枝头,横笛吹奏。她的披帛迎风飘动,身姿聘聘袅袅,神态里依稀透着一股娇媚。
而那眼神,闪烁着对猎物执着的光芒。
随着魅笛声音萦绕不绝,地里,树林里,水流里,埋伏着的魇伺机而动,他们身手矫健,行动灵活,之前的傀儡与他们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来了。”苏何沉声,从鞘中抽出神谕,扬手,“战!突围至山顶通道口!”
“是!”
神鹰骑高声应和,随苏何一起出剑,动作整齐划一。
躲在暗处的巫医瞧着他们手里的剑,愣了一瞬,双指并拢按住太阳穴,“喂,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
“你能不能对我有点礼貌,我们是平级诶!”
“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巫医没好气道,“我问你他们手里的是什么?”
“唔,我瞧瞧……”
望尘岛上的怀光眯起眼凑近了虚空上的投影,仔仔细细瞧了瞧,“我看……好像有点像佛剑,你看上面还有个卍。”
“我们有这件兵器的仿制品吗?”
“有,我好像见过,是当年伽禾佛尊……。”
“我不要听你这些废话,将咒语告诉我,好让我召唤。”
“哎呀,这个我好像忘了。”
巫医:“……”
“你等等,我有个备忘的手札,我去查查。”
怀光撤得快,巫医却在心里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恶战在即,他只能板着张脸抬了抬手,沧山上空便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之前那批仿制的神谕从天而降,落在了每一个魇的手里。
顾深深控着魇攻上神鹰骑,可这批仿制的神谕剑已经敌不过改良的佛剑,甚至邪力莫名其妙不断流失,使得魇在对战中屡屡受挫,且战且退,力道和灵力都难以抗衡。
眼看大好的局势要被神鹰骑破了,巫医神色变得极为难看。
“喂,你回来了没!”
“……来了来了!我刚才憋得慌,顺便去撒了个尿。”
巫医咬牙切齿:“……咒语呢。”
“哦,你听好了啊……”
怀光将召唤仿制佛剑的咒语告知了巫医,巫医立刻在沧山上空又开了一道口子,佛剑的赝品从天而降,转瞬落入了魇的手中,替代了原本神谕的赝品。
“果然。”
苏何低喃了一声,望着仿制的佛剑,心头一凛。他回头担忧地看了眼随行的长河,见他无所谓般地不停从灵囊里丢出各种宝器。宝器威力各不相同,将攻向他的魇砸得应接不暇,眼冒金星,根本近不了身。
苏何见此,顿时放下了心。
“你看我做什么?”长河注意到目光,瞥了眼他道,“不要分神连累了阿鸢。”
“我担心你手无寸铁敌不过他们,你不如暂且一避,寻机上山顶找到风笙和叶莺大人。”
苏何说着,挥剑格开缠上来的几只魇。
“我手无寸铁?”杀机在前,长河仍能露出满不在乎的冷笑,“你的担心是不是太多余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所言不虚,长河几招之间,已经变化了数种宝器,将四周的魇打落到了数十米开外。
他因失了三滴心头血,体力到底有些不支,喘了口气道:“况且,我也要保护阿鸢,只会与你共进退。”
神谕在苏何手里闪过一阵光。
苏何当即被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氛给震了震,又道:“仙君,我必须要上到山顶,只是那名吹笛的女子守住了去往通道之路。不如我去击退她,你先想法子上山,我随后就跟上。”
“你先上山,我来引开她。”长河道,“你也是六界通道的守护者,比我了解情况,我先上去无济于事。”
苏何思索一番,觉得也有道理。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行动。
藏匿于暗处的巫医在一个纵观全局的方位看到了整个战场。自信如他,本认为这是一场不会输的战役。
可慢慢的,他发现战局有了些许变化,
神鹰骑手中的佛剑不同寻常,圣气之中,竟带有了邪气,甚至将赝品中的邪力也吸收了过去,顿时变得至圣至邪,难以匹敌。
双剑交击,迸溅出激烈的火花,鸣音响彻整个沧山。
按道理来说,佛剑不该有这样的力量。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魇手中的佛剑已有断裂之势。
巫医心中生出不祥之感,密音联系怀光道:“喂!他们手里的佛剑……”
“我看到了。”那头望尘岛的怀光睁大了眼,“了不起,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佛剑进行了改造。”
“改造?”
“是,这些佛剑应该是伽禾佛尊所铸造的,万不会有邪能,这八成是针对我们赝品的对策。”
“谁有这样的本事?”
“你没发现吗?他们中有一个不是神鹰骑的,是九重天碎梦川的长河仙君,有鬼斧神工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