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七章 剑灵篇(十七)

 沧山之顶,气氛诡谲。黑土之下,埋着一副冰冷的棺材,如沉入无边的夜色,了无生机。棺材中躺着两名容貌姣好的女子,皆紧闭着双眼,没有呼吸,徒剩下虚壳。

其中一名女子衣着华贵,气态优雅,脖颈处系了一条淡色的丝巾,正是沧山山神叶莺。而另一名女子便是风笙,她的头顶穿入细长的树根后,魂魄在顷刻间被摧枯拉朽地抽离,通过树根进入了破碎的六界通道之门。
魂魄挤在那样狭窄的树根内流动,真真是疼得宛若五马分尸,以至于风笙魂魄落入通道后,若被吹散的云层,四肢分离,费了好大的劲才融合在一起。
“特,特使?”
轻柔而略带结巴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风笙转过头看去,只见一名女子的魂魄正被高悬在通道口,她和棺材中躺着的人一模一样,身上的灵力正源源不断地流出,回转在表面已经碎裂的镜面上。
之前虽未与叶莺见面,但听过她的声音,眼前之人是叶莺无误!
“叶莺大人!”风笙上前两步,“我是来救你的。”
叶莺悬在高处,垂下眼眸望着风笙,头发散乱,形容狼狈:“妖族入,入侵。我大意了。”
风笙没有多言,纵身跃起,徒手劈开围住叶莺的阵法,一把接住跌落的叶莺,抱着她稳稳落在地上。
“叶莺大人,你怎么样?”
“尚可。”
叶莺被风笙轻放回了地面,望着六界通道口,美丽的双眸染上一丝愤怒,说话更不流利了。
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里,风笙知道了个大概。
妖族此次带来进攻沧山的并非当初齐国的傀儡,而是更为神秘莫测的魇。这些人是魇力的化身,每一人都足以和魇师抗衡,是超脱六界的存在。
由此,风笙也终于明白当初巫医带走神水教弟子的原因是什么了,他是将那些神水教弟子做成了魇。
而叶莺在与魇交战中被突然降临的黑袍人所伤,黑袍人戴着骷髅面具,看不清模样。据叶莺所说,这名黑袍人很强,连她也失了手,被擒住逼迫开启六界通道。
“我不,同,同意。他们便,埋了我,设了阵。”
叶莺回想起当初的情况,手按住胸口,压抑住那份耻辱与不甘:“以我,魂力,强制,开启。通,通道才变得如此破碎。”
风笙将事情捋了一遍,却还是不明白他们来六界通道做什么,难道是要开启妖界入口?
可妖界入口是被帝君封闭的,其他人都不可能打得开。
风笙找不到头绪,只能对叶莺道:“大人,你此番受了重创,不宜在此地久留。战神已奉帝君之命前来相助,你可与他汇合。”
叶莺皱眉:“你要一人,一人去找黑袍人?”
“是,他们定然有所图谋。”
风笙心中也是忐忑,没有底气。但现在的情况,必须有一人去弄清楚他们想干什么,并尽力阻止。自己久久未归,战神必然知道她已经遭遇不测,不再等她便会开战。
而巫医的目的,肯定是为了拖住时间好让这里的黑袍人完事。如今通道内只有风笙可以一战阻止黑袍人,就算实力悬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叶莺大概也能猜到风笙的考量,没有多言,“你要,小心。”
“多谢叶莺大人,我会的。”风笙朝叶莺施了一礼,“还是速速离开吧,免得惊动里面的人,就没法走了。”
既然脱离束缚,叶莺自然可以从大门离开了。她转身望向六界通道的大门,抬手施力之时,忽然察觉了什么,对风笙道:“时间,不多了。”
“什么?”
叶莺指着大门:“受损,严重。”
原来这扇门因为强制开启,受损严重,镜面形状的大门已经支离破碎,撑不了多久。
叶莺想了想,对风笙道:“出去,只怕还要应付,敌人。我在此,撑住,为你留着门。你速去速回。
想来也是,叶莺如今是魂体,又受着伤,想要撑住这摇摇欲坠的六界通道入口,必然不能分神。
风笙压下一肚子的不安,回以微笑:“多谢大人。”
与叶莺说好后,风笙才继续往通道深处走。
一边走,风笙一边试着魂体能不能调出辟天。她的灵匕已毁,只剩下辟天可用,与对手交战,也只有辟天可以依赖。
灵匕乃母亲所赠,对风笙有更多特殊的意义,在被顾深深一招毁得干干净净时,风笙脑子一瞬空白,只有错愕与震惊。但之后,更多的是难过。
她没有保护好灵匕,辜负了母亲的托付,让它折在了自己手里。也不知道,之后与母亲相见,母亲会不会生气……
风笙叹息着试了试手中阵芒,所幸辟天依然可听她召唤祭出,让她心里稍稍有了安全感。
因为之前来过一次六界通道,所以风笙对通道内的一切还是认知的。
六界通道是自世间开辟出的异度空间,充斥着莫测扭曲的力量,光怪陆离。四周和地面五彩斑斓,斑驳的一块块拼凑在一起,令人眼花缭乱。
仔细听一听,不同的方位还断断续续传出模糊而混乱的声响,像是六界生灵交汇在一起产生的波动。
然而不用于上次所见,四周奇异的漩涡数量陡然减少了很多,几乎都没有了。
风笙怀着疑惑深入,在妖界通道的方向,果不其然发现了黑袍人的踪迹。
他正背对风笙而立,身材颀长挺拔,黑衣如浸染了沉沉夜色,肃杀而冷寂,凉薄又无情。
此刻,他察觉到后方异动,却恍若未闻,依旧面朝着妖界的方向,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他缓缓鞠了一躬,像是悼念,更像是问候。
风笙手中阵芒乍现,自地底抽出辟天,在离他几步远处停下了脚步。
她知道,对方一定已经听到脚步声了。
她不敢轻举妄动。
“来得很准时。”面前的人鞠了一躬后转过身子,骷髅面具森然可怖,令人胆寒。而面具下的眼,却并不是那么绝情冷酷。
他的声音又低又哑,就像是被烟熏过喉咙,“我们又见面了,特使。”
上次真正的对峙还是在镇妖塔,风笙能感觉到此人身上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一名令温千行都无法应付的敌人,风笙可不认为自己能将他擒住。
只希望,能探清他的目的,并阻止他的作恶。
见风笙警惕地盯着自己没有说话,对面的人轻笑了一声:“真是无情,连一句话都不想和我说吗?好歹,我们也见过几次,有相识相杀的情分。”
“几次?”
风笙冷眼看着他,忽然明白过来什么:“难道说在齐国救走巫医和师允的黑影……”
“正是我。”来人笑道,“风笙,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已经看着你,很久很久了。”
这句话听得风笙脊梁骨发寒,就像是有一双眼躲在暗处,暗暗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风笙咬了咬牙:“原来你就是妖族余孽的头领。”
“余孽……”黑袍人语气淡淡,“真是令人难过的字眼。”
“你究竟想做什么!”风笙见他突然迈步走向自己,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但意识到自己此行目的,硬生生站住了。
辟天横在身前,随时准备迎战。
可对方好像并没有战斗的意思,只见黑袍人慢悠悠踏着轻快的步子走来,每走一步,身子瞬移数米,待从风笙身边闪过的时候,风笙还来不及反应,便觉腰间被摸了一把。
她低下头,吸了一口凉气,看向大笑退回原位的黑袍人,“你夺我特使令做什么?!”
“特使令材质特殊,乃天帝亲手所制,是此地异度漩涡的绝佳容器。”黑袍人扬了扬手里的白玉令牌,“作为特使,你比你的父亲差远了。”
黑袍人话音刚落,只见他身后乍现无数漩涡,密集而诡异,如一双双眼,狰狞地大张着,死死盯住风笙。
原来通道内的漩涡都被他聚集到此处了!
风笙大骇之下,立即化出万千剑光直逼漩涡,可剑光飞去的刹那,黑袍人将这些漩涡悉数收入了特使令之内。
剑光齐发,激起阵阵寒风,但见黑袍人站在一片光影中纹丝不动,半点没被伤到。
“这般扰乱心智的力量,我无法亲手带走,必要借助容器。”黑袍人幽幽道,“多谢特使慷慨相助。”
风笙一击落空,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原来你是故意引我来的。”
“算不得故意。”黑袍人声音宛若老者般沧桑,“一切不是你们常说的天意吗?正巧我需要你,正巧你来了。”
“少来这套!”
风笙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花言巧语,她觉得自己被扔进那个棺材绝对是安排好的。
他们定是料到沧山大乱,帝君会派她前来,生了夺她特使令的念头。适逢她孤身上山查探,正巧落了单,他们便引她发现叶莺的所在,令她毫不犹豫进入了六界通道。
更重要的是,用这种方法,让她只进来了魂体,灵力大大下降,根本敌不过眼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