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六章 剑灵篇(十六)

 阿鸢兴致勃勃说起以前的事,眉飞色舞,“说起来,和你相熟以后才发现,原来你脾气也没那么臭,你也可以经常笑。”

长河挑眉道:“大概只有你这么觉得了。”
“可是长河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仙啊。”阿鸢目光落到了长河的手,顿了顿,“这事情倒是提醒了我。”
“什么?”
“以后,让我做你的手吧,长河。”阿鸢神色认真道,“反正以后我要跟你回碎梦川了,你教我,日久天长的,我一定可以和你配合得很好。”
长河显然没料到阿鸢还想到了这一层:“你……”
“我知道我灵力不强,也不懂什么技法,可是有你在,我什么都愿意去学。”阿鸢想起以后会和长河两个人永永远远待在一处,心里头不由自主七上八下起来。
她也不再看长河的表情,手撑在剑身上,一头栽回了神谕里,磕磕绊绊的声音从剑里传出:“你给了我三滴心头血,我就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长河哭笑不得地望着眼前的神谕,走上前手指点了点剑身:“这么说,我倒是因祸得福了。”
因着阿鸢一番插科打诨,长河原本有些失落的情绪也渐渐消失。他并非后悔救阿鸢,哪怕失去性命,他也愿意救阿鸢的。
他怕的,只是若自己以后变成一个废人,是否会被阿鸢看轻。
那样一个崇拜英雄,崇拜苏何的阿鸢,会不会在今后漫长的日子里厌倦了自己。
当他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巅峰,能给予阿鸢的,是不是只是一个英雄的残影。
可今日,阿鸢说的话,全然没有长河担心的这些。他心中第一次涌现的惶惶不安,竟被一个姑娘安抚了下去。
想想,还真是有些丢脸,却又有些欢喜。
长河和阿鸢一路说这话回到了神鹰骑驻扎的地方,这头苏何已经在清点人手,准备攻上沧山。
“你们回来了。”苏越望向走来的一人和飘来的一剑,道,“我正要去找你,阿鸢。”
“要动手了?”长河问道,“藏书阁的消息传回来了吗?”
“回来了,方才那名神鹰骑天兵带回了话。”
长河追问道:“如何?”
“千年前失去踪迹的试金楼。普天之下,唯有试金楼有这样的实力。”
“试金楼?”长河依稀听说过这个名字。
“在藏书阁的卷宗里,试金楼记载不多,曾有地仙为了给藏书阁提供更多情报,扮作买家去购买赝品。试金楼专制赝品,甚至仿造各界神兵利器,混入世间,引起动荡。”
“后来因为影响恶劣,试金楼曾被共剿。但因着试金楼飘忽不定,在六界游移没有固定居所,所以很难被抓到。”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渐渐的,试金楼失去了消息,再没有出现过,各界对它的剿灭也没有了下文。”
苏何的一番说法倒是让长河有了印象,从前是听说过这个地方,因着手段太下作,长河极为不齿没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苏何。”阿鸢的声音从神谕里传出,“难道是试金楼重出支持妖族?”
“这个不得而知,但万阁主提醒我们,有可能整个天界有名的兵器,他们都有仿制。”
阿鸢忐忑:“那佛剑也会有仿制吗?”
苏何叹息:“我也担心这一点。但之前一战令我清楚,他们在拖延时间,我们更不能耗下去。我们,也只能做好他们有佛剑赝品的准备,届时靠着人数压制。”
一旁的长河听了,沉吟片刻:“人数压制太费力,你也说过他们受伤可以迅速复原,就算多人包围一敌,收效也甚微。”
顿了顿,长河继续道:“试金楼若真的有能耐,应当不仅仅在于仿制,他们会在原本的基础上做出变化,让赝品更为凶猛,即便是打破万灵的平衡性,也在所不惜。”
苏何闻言,点头道:“确实,他们所仿制的神谕没有充沛的圣气,便用邪气妖气填满。”
“为了应付他们,我们也可在兵器上动些手脚,将威力发挥到极致。”长河想了想,对苏何道,“我有一个办法。”
“仙君请说。”
“佛剑应该和所有天界兵器一样,力量纯正,或许我们可以剑走偏锋,将佛剑改造渡入邪力。邪佛之力,或许能以毒攻毒。”
苏何沉思了片刻:“是个法子,可邪力从何而来?”
“我可在剑上安置机关,引佛剑吸入邪力。对面攻来邪气越盛,我们手中佛剑也能吸纳更多的邪力。只是……这招有一个弊端。”
“仙君但说无妨。”
“吸纳邪气后,佛剑最终会因为平衡性被打破,撑不住太久碎裂,届时即便是我,也救不回来。”
这佛剑乃天帝恩赐,更是佛尊亲手所铸造,吸纳邪力已经是大不敬,还将剑毁了,更是难免引火上身。
“总有轻重缓急,如今只能放手一搏。”苏何已有定夺,不再犹豫,“机关制造要多久?”
“你带多少人上山?”
“全部上山。”苏何道,“后方防御阵法已经稳固,可以保证他们的祸害不扩散出沧山地界。沧山山灵留在此处,也能确保安全。”
“如此,八百口西佛剑都要安置机关了。”长河揉了揉眉心,“苏何,我要不是看在阿鸢的面子上,真是不想帮你的。”
“长河,是八百零一口剑。”阿鸢的声音从剑中传出,“我也要和他们对战的呀。”
“你不可以。”长河斩钉截铁。
“阿鸢,如仙君所言,邪力吸取过多会毁了剑,你万不可辜负仙君救了你的这条命。”
“可若我什么都不做,必然是敌不过他们的,他们的神谕我能感觉到,非常强。”阿鸢清亮的话语声里带着无比的郑重,“西佛剑中没有剑灵,安装机关后自然会源源不绝地吸取邪力,不懂节制。”
“可我是活的,我知道一个度。”阿鸢据理力争道,“长河,你给我设定一个度,我绝对不会超过这个度。”
长河皱着眉,没有说话。
“我退隐前最后一战了,让我赢得痛快好吗?你放心,我一定会珍惜你救回我的这条命。”
“阿鸢。”苏何将神谕插回剑鞘,“不要说了,我也不同意你冒险。”
“苏何!”
“尊重阿鸢的意思吧。”长河低道。
苏何不敢相信这话出自长河口中,这还是那个护着阿鸢的长河吗?
“仙君?你……”
“我不想阿鸢跟我回碎梦川前还留着遗憾,那样她也不会高兴。”长河转过身子,“给我一个时辰,阿鸢,你过来帮我。”
“好咧。”阿鸢兴奋地从刚待了没多久的剑鞘中飞出,跟在长河屁股后面走了。
苏何苦笑:“这还没去碎梦川呢,眼里就已经没我了。”
长河将灵囊中珍藏的灵石都取了出来,用百炼将其均匀的割开,一共要切出八百零一小份。
看长河一边割一边抖,阿鸢便从神谕里蹦出来抢过了百炼。
“我来帮你,你在旁边指点我就行。”
其实长河还没有废到连切块石头都不行,但看阿鸢抢得积极,他也就从善如流的退到了一旁,享受起了阿鸢的贴心。
阿鸢做的很认真,也很细致,没有半点马虎。她少有定性,可这次在长河身边,真的能专注得一丝不苟。
好不容易切完了灵石,阿鸢又数了一遍没有确认没有错,才转过头看向长河,邀功道:“看,我切的不错吧。”
长河正注视着阿鸢,目光与阿鸢的撞在了一处,两人无声对视了片刻。
“啊,接下来做什么。”最终还是阿鸢先调转了目光。
“在灵石上刻下铭文,确保达到目的。”
阿鸢瞪大了眼:“什么?”
这切割后的灵石也就一个小拇指指尖那么大,能刻一个字已经很好了,居然还要刻下大段铭文?这也就是长河手艺能办到的事情了吧。
“这个,你现在还做不到。”长河走近了阿鸢,望向摆在石台上的灵石,“而我,现在的手也很难办到。”
“所以,只有这样了……”
长河顿了顿,拉过阿鸢的手,覆在自己手上。
“阿鸢,我握着百炼刻铭文,你握着我的手,尽量稳固住,减缓我右手的颤动。”
“哦,好,好。”阿鸢听话地伸出双手,夹在长河右手两侧,将其包裹在其中。
因着阿鸢是剑灵,没什么分量,所以就算双手固定在长河的手外,也没什么负重。
这一办法,确实让长河右手的颤动幅度小了很多,但影响还是在的。原本长河眨眼间就可以刻下的铭文,如今刻一段便已经淌下了冷汗。
在豆大的篇幅内,要刻下这么长的铭文本就是考验手上功夫,可他的手再不似往日灵活,细致之处让他的手指中的每一根筋脉都疼痛不已,颤抖加剧。
阿鸢握着长河的手可以感觉得到,她担忧道:“长河,歇歇吧。”
“我已经太慢了。”长河道,“继续。”
长河是四海八荒首屈一指的修器师,在器艺上有自己的执着和骄傲。阿鸢也不在说什么,只能将长河的手握得更紧一些。
颤抖的不止是长河的手,更是阿鸢此刻隐隐作痛的心。
而最后刻的,是给神谕的灵石,灵石上的铭文不同,限制了吸入邪气的极限,以保证神谕不毁。
半个多时辰的时间,长河才将这些铭文雕刻妥当,之后便是将灵石嵌入剑柄之中,需要在剑柄处凿出一个凹口。
凹口的大小也需要正正好好,多一分少一寸都不行,以保证灵石完美的融合,且不能损伤这把剑的根本。
一共八百零一口剑,每一口剑都要做一边这样的工序。
如今的长河做这些的确很勉强,他便只能用百炼勾出一个轮廓,细致的凿功还需阿鸢相助。
如此下来,一个多时辰,才将这些事情做完。
最后的最后,是神谕剑。神谕剑柄处本就有一块灵石,这新的一颗便嵌在了剑刃和剑柄相接处,长河亲手将灵石嵌入了神谕剑,闭了闭眼,心中默默念了一份平安。
重获新生的八百口西佛剑分到神鹰骑各个天兵手中,他们在苏何的带领下,整军向沧山上进发,长河也随行。
苏何按住腰间神谕,象征神威的长剑在剑鞘中依然透着森然寒意。
而鲜少有人知道,这把斩杀罪孽,浴血无数的剑中,住着的是一名小姑娘的灵魂。
修罗场上千百回,依然干净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