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二章 剑灵篇(十二)

 苏何的手握着神谕,越握越紧,这样隐忍的愤怒和心痛无比清晰地传达给了神谕内的阿鸢。

阿鸢炸了毛:“苏何!你别被他激了啊!冷静!冷静!”
一副高高在上姿态的巫医嘴角带着轻蔑的笑,望着苏何青筋暴起的额角,字字诛心道:“苏卓应当没有告诉过你们,他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吧。”
苏何本能地不想听巫医的话:“闭嘴!”
可巫医更加兴奋:“是因为苏越,你的次子,苏卓亲爱的弟弟!”
一语出,沧山脚下一片哗然。
“你还有脸捍卫天界,守护和平?”巫医张开双臂,“苏卓当初为了让苏越摆脱丑陋的面容,摆脱丑陋的命运,不惜盗取九鼎蛊惑百姓,生祭活人意图弑神,这桩桩件件的事情可不是我胡说的。”
苏何的手隐约颤抖着。
“你说……将来等我攻入天宫,将这些告诉苏越,他会不会为他哥哥的真情而崩溃至死呢,哈哈哈哈哈。”
巫医的笑声伴随着魅笛凄凉的曲调更添诡谲。
“战神?你的弱点,你们一家子的弱点,真是太明显了。”
“铮——”
神谕在一句句冷嘲热讽中倏然而至,直奔巫医面门。剑刃裹挟着凌厉的风尖锐而森冷,一如苏何此时此刻的眼神,要将眼前的巫医千刀万剐。
“喀——”
神谕破空而至的时候,一根白骨不知从何而出挡在了剑下,发出了沉闷的摩擦声。
虽然神谕没有伤到巫医,但剑风闪过,在巫医脸上划下一道不浅的伤痕。
鲜血丝丝溢出,巫医抹了抹脸,竟满手是血。
他无声一笑,望向挡在面前的人:“顾深深,你可总算来了,怎么样,风笙关好了吗?”
顾深深点了点头。
“真是听话,若没有你保护我,我可是会被风笙和苏何杀死了。”
巫医抬起手,拍了拍顾深深的肩,凑近了她的耳畔,低低道:“这里的人,都杀了。”
听了巫医的话,顾深深将魅笛放到唇边,断断续续吹了几个音。高高低低的音调溃散得拼不成一个完整的曲调,可就在这样支离破碎的调子里,狂风平地骤起,顾深深宫装鼓动,长发飘舞,凌乱中带着肃杀之气。比傀儡更凶悍的魇眼中乍现绿色幽光,如受到了极大的鼓动。
他们无声而沉默地整齐划一双手结印。顿时,每一名魇的手中化出了一件兵器。
“神谕?!”
神鹰骑中响起惊呼,再也无法镇定。
在半空中与巫医顾深深对峙的苏何垂眸看去,只见底下群魇人手一把神谕,疯狂模仿着苏何的一招一式,与神鹰骑纠缠在一起。
他们手里的神谕,从外观上看和苏何手里的神谕没有区别,甚至发出的攻势也丝毫不逊于苏何的神谕。
这是怎么回事?!
苏何一直以来维持的镇定终于在一点点产生裂缝。
神鹰骑虽然训练有素,能力超群,但手中兵器终归难敌神谕,再加上魇用的招数也都是苏何的,几乎每个人都是十分之一的苏何。
而仅仅这十分之一,都足以让神鹰骑陷入困境。
“可恶……”苏何低咒一声,便要赶去支援。
谁知顾深深脚步一提,拦住了苏何去路。她口中吹奏不断,疯狂扰乱苏何心神。
霎时,苏何恍惚中目睹眼前出现了苏卓。
如芝兰玉树般的男子站在顾深深的身后,笑容平静而纯粹,唤道:“父亲。”
“……你!”苏何怔在原地。
“父亲。”眼前的苏卓又喊了一声,“父亲,我回来了。”
“阿卓……”
“父亲,孩儿甚是挂念您与弟弟。”苏卓道,“您……有没有一丝挂念孩儿呢。”
“有,当然有!”苏何被这一句问话戳中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他红着眼道:“阿卓,为父很想你,很想你……”
自苏卓走后,苏何多少次背着苏越黯然神伤。他是一名铁骨战神,同时也是爱子心切的父亲。
“那父亲跟孩儿一起走吧,带上弟弟。”苏卓含笑,“我们回到那个渔村去,管什么仙妖纷争,我们只过自己的日子。”
“……阿卓,不可以。”苏何摇头,“为父不能背弃帝君,背弃天宫,背弃大义。”
“那父亲不管阿越与我了吗?”苏卓道,“如果我们会死在争斗中,你也不管了吗?”
“我……”苏何扶住额头。
“苏何!苏何!你快醒醒!”
神谕中的阿鸢眼看苏何对着虚空自言自语,心知这魅笛给苏何造了幻影。这样下去,情况不妙。
阿鸢再一低头,见下面神鹰骑在假神谕的攻势下已经渐渐有了溃不成军的趋势,心中着急,“苏何!他们用神谕怎么跟你一模一样啊!快想办法啊!”
巫医见苏何一时受到蛊惑,很是满意,再见山脚形势大好,欣慰道:“顾深深,速战速决。”
顾深深闻言,调子又高了几倍,苏何顿时满脸都是冷汗,举着神谕的手渐渐垂落了下来。
“很好。”巫医嗤笑一声,一掌对准苏何的胸膛击下。
神谕在重击之下脱离了苏何的手飞了出去。
苏何自半空下落,阿鸢见状,控着神谕飞速护主。神谕及时停在了苏何身下,接住了苏何的身子。
“多此一举。”巫医见神谕紧随苏何,万分不屑,掌风随之从上击下,连带着巫医本人也急速俯冲。
巫医掌心贴住苏何胸膛的刹那,苏何被一股磅礴的力量贯穿了身体,紧接着身子被狠狠一路击打在地,在轰隆巨响里,地面被他身体的巨大冲力砸开了一个深坑。
顿时,烟尘弥漫,掩盖住了巫医和苏何的身形。
“大人!”
神鹰骑中响起急切的呼唤,众人灰头土脸颇有些狼狈。顾深深静静注视着一切发生,随之从半空轻飘飘落在地上,披帛轻拂过地面碎石,裙摆一路逶迤到了坑边。
“退开!”
不等顾深深低头看一眼坑里的情况,剑芒破开烟尘绚烂了阴沉的天空,一人伴着剑芒从坑里飞了出来,一边大喝,一边精准地撞在顾深深脸上,挡住了她的视线。
那人衣衫被划了数道口子,衣衫下血肉模糊,正是巫医。
等顾深深拨开眼前的巫医,一柄长剑已经到了跟前避无可避。
长剑“噗”的一声没入血肉。顾深深眉头轻轻蹙起,笛声戛然而止。她愣怔片刻后缓缓低下头,看着胸前被贯穿的一个窟窿。
“该死。”被丢出来的巫医从地上爬起,伸手抓住顾深深的肩膀,将她向后一拉,退后数步。
“苏何……”巫医冷笑道,“有你的。”
“征战数载,一点幻术便妄图控制我?”烟尘散去,只见长剑尽头,一只手有力地握着。
战神苏何眼神清明,姿态威严不容侵犯:“不受点伤,如何引你上钩?”
阿鸢在剑中兴奋地拍着手,学着苏越的样子,用手指着巫医的方向:“你以为我们苏何是好欺负的吗?要不是我累了,我还能多捅你几剑,将你捅成马蜂窝!”
阿鸢此时用的是密音,说话声传不出神谕,自然也没有旁人听见。
苏何淡笑了下,拍了拍战甲上的灰尘,剑指巫医:“你受我数剑,短时间内已经无法运力,便认罪伏诛吧!”
巫医偏过头,见顾深深身上黑气流转,凝聚不到一处,心知此时不宜再战。
他笑了笑:“的确,是我大意了。不过苏何,你忘了,风笙还在山上呢。”
“杀了你,再上山找她!”
“你以为,这次来的只有我们吗?”
身后乍现黑雾,巫医揽住顾深深极速后退进黑雾里,失去了踪影。
苏何未能及时追上,只听见巫医留了一句话回荡在沧山脚下:“你太天真了,苏何。”
笛音响了一声,半空中同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将在场所有魇吸了进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呸呸呸,输了还敢嘲讽你!”阿鸢在神谕里跳脚道,“不要脸,我看他……咳咳咳……”
神谕之上,剑纹乍然暗淡了光芒。苏何急急捧住长剑,“阿鸢!”
方才为了诱巫医,苏何故意被巫医击了一掌,神谕当时为了护主,在他身下还分担了一部分冲力,故而受了损伤。
接连唤了几声阿鸢都没有反应,苏何知道情况可能不太好。
他转过身,见手下八百神鹰骑激战后神色略显倦怠,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还有些已经倒在地上重伤昏迷不醒。
“大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是啊,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神谕剑,而且还会大人的招式!”
在天兵们的困惑声中,苏何思索片刻,“莫慌,巫医与那名吹笛者重伤,应当不会这么快再进攻。若我所料不错,他们也不过是在拖延时间,不让我们夺回沧山,好达到目的。我们现在应尽快救治伤员,并将防御阵法布置妥当,保证他们无法再轻易进攻。”
苏何说着,招手唤来一名伤势较轻的神鹰骑天兵,吩咐道:“你将这里的情况回禀帝君,并请示帝君运一批新的兵器下来,如今神鹰骑的兵器无法和仿制的神谕相提并论。此外,仿冒的神谕剑着实诡异,你便顺道去藏书阁请万阁主查查,有没有此类情况的记载。”
“是。”那名天兵应道。
在那名天兵转身准备离去时,苏何又犹豫着出声道:“等等……若可以的话,再去一趟碎梦川,请长河仙君下界一趟。”
“不用麻烦了。”
众人闻声,不约而同看向身后,只见一人逆着清冷山峰急急而来,穿过人群站定在苏何面前,摆着一张臭脸,伸出手道:“将阿鸢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