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三十一章 剑灵篇(十一)

 是血吗?

看上去并不是。
风笙挪了挪身子,指尖白芒凑近了树根,再定睛一看,那弥留的细碎的痕迹俨然是魂魄。
竟然将叶莺的魂魄抽走了?
抽去了哪里?
风笙震撼下努力保持冷静思考。
叶莺肯定是宁死也不同意为他们打开六界通道的,他们将叶莺埋在地下,用树根抽取她的魂魄,就像是……将叶莺的魂力和这棵树上的六界通道口相连。
这方式稍有不慎,就会导致通道崩塌。他们在用一种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强行撑开入口,进入六界通道!
难怪方才看到通道入口有破碎的迹象。
风笙惊骇下又转念一想……巫医没有进通道,顾深深也没有,傀儡更没有,那是谁?是谁进了六界通道?
这个问题让风笙意识到,可能有比巫医更厉害的人进入了通道,并且这个人可能是这场行动的核心。若能接近到这个核心,也许可以破解这场危机。
可叶莺是沧山山神,也是万山山主之首,会受制到这个地步,可见对方有多强了。
在没有支援没有退路的情况下,风笙觉得眼下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这一次,她只有自己可以依靠了。
风笙咬咬牙,果断出手,将扎进叶莺头顶的细软树根轻轻拔出。
拔出之时,树根竟然还发出低低的呜咽,类似于哭泣的声音,在风笙手里不安地扭动,像一条灵活的蛇。
风笙抓住树根,讨好道:“哥们,你别动别动,你怕什么,我又不砍了你。”
“来来来,朝我脑门上扎一下,让我进去找你们的山神,快。”
树根像是能听懂风笙的意思,二话不说,真的就一个鲤鱼打挺般窜了起来,兹溜扎进了风笙的脑袋。
顿时,指尖白芒熄灭,土下棺材内再度陷入一片漆黑。风笙笔挺地完全躺倒在了棺材里,呼吸平稳,如同熟睡,但双眼再也睁不开。
就在风笙冒险抽魂进入六界通道之时,沧山山脚也是一片混乱。
本来在布置后方防线的神鹰骑突然听见笛声从山上传来,紧接着,脚下一阵异动,竟有双手自地下破土而出,死死抓住了他们的双脚。
神鹰骑到底是身经百战训练有素的,没有慌乱,当即齐刷刷抽出武器,用力挥出,砍下了那一双双手。
双手飞落在地,却毫无血迹,就像是木头做的。
“布阵!备战!”
苏何的手按在神谕剑柄上,目光锐利如鹰环顾周遭情况,镇定下令。只见地底的人被砍断双手后没有发出一点哀嚎的声音,他们沉默着满身尘埃站了起来,灵活地躲避开神鹰骑的攻击,随即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度生长而出,和原本的一模一样。
“邪妖之气甚重……”
苏何沉吟的一瞬,神谕铮然出鞘。长剑发出清亮的鸣声,如圣谕广布六界,通达万里,令群仙俯首聆听旨意。
神鹰骑见战神苏何出手,自觉主动闪开一条道。
恢弘气势贯穿长剑直劈而下,正中傀儡头颅,沿着中央一路顺势而下,将身子平整而迅速地劈成了两半。
倒在地上的傀儡依然没有一点血迹,在长剑离体后,两截身子竟似乎互有引力,吸引着如重新合起的玉佩,拼凑在了一起,恢复如初。
“竟能忽略神谕圣气!”苏何沉声,“已经这般难缠了吗……”
神谕伴随苏何自修炼至飞升,死海深处的一口利剑在无数岁月中磨练出了惊人的威力。之后苏何一门得天帝垂青洗了灵脉,彻底褪去凡胎,成为纯正的仙脉。这神谕也在同时受过天帝圣祝,供在太清宫数日,可以说是六界至纯至圣的兵器。
若这样的剑都无法杀死这些傀儡,那要如何才能做到?
苏何心中虽然困惑紧张,但面上未曾透露半分。
“苏何,不对啊……”
手中神谕剑里的话语声传入苏何耳中,因着他是神谕的主人,所以神谕中阿鸢也能与他密音对话。
“阿鸢……”苏何沉声,“怎么回事?”
“神谕的圣气,遭到侵蚀了。”阿鸢的声音有点无力,“这傀儡真的不一般!”
“你如何?”苏何目光锁定不断进攻的傀儡,示意神鹰骑继续出手,并保护沧山山灵退去安全的地方。
神谕剑中阿鸢的声音斗志昂扬:“我没事,这点都承受不住,怎么配做你的剑灵啊。苏何,快,干倒他们!”
这么热血的丫头,倒比起苏越更像他亲生的。
苏何勾了勾嘴角,随即又恢复了冷峻的神色,喊道:“下网!”
既然无法铲除他们,便先擒住他们。
苏何令声一出,八百神鹰骑迅速以十人为一组分散,整齐有序地在各个方位包围成圈,他们双手迅速结印,半空中乍然出现金光闪烁的一张张网落下,朝着傀儡身上盖去。
金网落身刹那,傀儡行动顿受限制,他们张开双臂撕扯着,却根本撕不开金网,反而被包得越来越紧。
“收网!”
苏何又是一声冷喝,八百神鹰骑齐齐出手,将网口收紧,顿时兜住了傀儡,如渔夫捕鱼一般将他们收罗在一起。
“……太难看了,真是太难看了。”
骤然,一道声响出现在苏何身后,苏何瞳仁一缩,瞬时闪身。
“什么人!”
“坏人啊。”
一团黑雾中,缓缓浮现出一人的轮廓。然后慢慢的,对方整个人走出了黑雾,站定在了苏何面前。
眼前之人这特殊的泪痣苏何很有印象,就是通缉令上的巫医!
他冷冷看向这名不速之客,心中暗叹此人无声无息出现,竟连自己的反应都慢了一分。
“你便是巫医。”苏何抬手,示意神鹰骑动作不要停,将傀儡赶紧收押。
巫医看了眼苏何身后有所动作的神鹰骑,咧嘴笑道:“是啊,风笙真是无情无义,我和她也是老相识了,居然把我搞上了通缉令。”
“这么出名,可真是让人头疼。”
苏何意识到一丝不妙:“风笙呢!”
“啊,你让她上山打探来着吧,啧啧啧,你真是老糊涂了,放心一个小姑娘上去。她这么弱的对手,我一只手指头就能碾死她。”
巫医的语调阴阳怪气的,听得苏何很不舒服。
“这嘴可真欠抽!”阿鸢的声音飘到苏何耳中。
苏何面色不善,不欲跟他多费唇舌,却也没有直接上去与他缠斗,唯恐意气之争乱了方寸。
见苏何固守神鹰骑前稳若泰山,巫医倒露出了些许赞赏之色:“确实有大将风范,说起来我一直很想见见你呢。”
“你知道苏卓为何会成立神水教吗?”
巫医的一句话像是重重捶在苏何的心口,震得一名父亲的心火辣辣的疼。
虽然曾经从苏越的陈述里得知巫医和苏卓有所联系,但具体有什么联系,连苏越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啊,你很想知道是吗?”
巫医满意地看到苏何冰山似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松动,笑道:“先让我爽了再说吧。”
话甫落,巫医飞身前倾,身影瞬间消失。同一时间,四面八方浮现出大大小小不同的黑雾,缭绕交织里,竟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巫医。
“幻术……”苏何面朝无数巫医,面不改色,“雕虫小技。”
苏何神谕在手,放出万千光华直逼巫医,光芒击中每一道幻影时,幻影溃散,继而凝结成水滴,若墨汁一般洋洋洒洒而下。
沧山脚下,如黑雨倾盆。
墨汁似的雨滴落在金网之上,金网顿时失去光华,黯淡了颜色。随着光芒黯淡,网罩也失去了之前无可撼动的力量,被内中的傀儡撕开了口子。
“大人!”神鹰骑的天兵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数,凝神退开一段距离,等待下一步指令。
“竟凝合神谕圣气和他自身邪气破解了金网。”苏何目光沉沉,脸色一暗,“这么短短时间内找到了应对的方子,果真不容小觑。”
傀儡再出,这样非妖非魔,却又妖又邪之物一时难以应付,和之前风笙遇到的那批傀儡完全不是一个境界的。
这些傀儡更接近与六界以外的生物,超脱了六界的力量。
巫医见傀儡释放,心中大喜,无数落下的黑雨最终凝回一处,重聚成劲瘦挺拔的身形,飘荡在半空中。
“哈哈哈哈,苏何,战神也不过如此嘛。你真是老了,还不及你的儿子!”
苏何望着他,没有说话。
“知道这批傀儡来自何处吗?这里头也有你那长子的功劳啊!”
巫医的声音回荡在沧山四周,异常清晰地传到苏何耳中,声声催着命:“他们,就是神水教失踪的弟子。身具苏卓传授的近乎魇力的死星之力,再加上我独门秘方,造就了六界不败的他们。”
“他们是傀儡,但又不是傀儡,他们将是人妖魔佛鬼之外的另一种生物,魇。”
“魇力的化身,魇力的实体,怎么样,是不是很特别啊。哈哈哈哈哈。”
苏越的笑声狂妄又阴狠,一句句如刀子扎在苏何的心口。
“维护六界正义的战神啊,将来颠覆你们九重天的,就将是你长子的杰作。”
“你坚持的,你信仰的,都被你的亲生血脉所毁。”
“我就等着你这位云巅之上的英雄,狠狠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巫医笑得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