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九章 剑灵篇(九)

 风笙觉得,上次来沧山还是眼前之事。

沧山坐落在人界的尽头,千仞山峰直上云霄,狭长山道贯通山脊。清风过处,绿海松涛重重叠叠,起起伏伏。
然而,这里到底和上次所见有所不同。
上空再不是之前的晴空万里,黑云沉沉地笼罩在山头,沉闷逼仄,隐约有闷雷声响,透着诡异不安的气息。
四周充斥着邪氛,自山上扩散而下,有蔓延的趋势。
风笙与战神苏何抵达沧山脚下时,神行宗宗主正组织麾下准备破山。
神行宗宗主患寻是一名白眉白须白发的老者,脸上沟壑纵横,瘦骨嶙峋却精神矍铄,穿着宽大的素袍,捻着胡须一副深沉的模样。这些年来他执掌神行宗每天都没什么大事,把把关,盖盖章,发发六界通行文牒,日子舒适安稳,还拿着天宫不少的俸禄。
他在位多年,还从未碰上沧山这样头疼的事,也从未上过前线。可不想,如今六界通道出了事,这口大锅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头上,砸得他两眼冒金星,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妖族怎么还有余孽呢!好好的不安生活着,非要来找不自在,还连累别人!
患寻故作深沉其实是满腹委屈的表现,神行宗因着多执文书方面的差事,干的活也很清闲,手下的人极少,都不是能打打杀杀的。
沧山遭困,山神叶莺如今不知情况,六界通道岌岌可危,神行宗作为管理六界通道的组织,除了身先士卒,没有别的选择。
故而患寻也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情要和手下一同破山,这都是命,谁让他吃了神行宗这口饭呢!
然而就当他绝望无助又可怜的时候,战神苏何和风笙的到来让他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他保持镇定,坚持不懈捻着胡须,一方面不让自己掉价,一方面抓住救命稻草般问候苏何:“战神此来,可是破解沧山之困的?”
“正是。”苏何颔首,挥了挥臂膀,身后八百神鹰骑便开始原地驻扎,有条不紊,训练有素。
患寻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示意自己手下的人不必去送死了。他目光掠过战神,扫到了一旁的风笙,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这位是?”
战神答道:“镇妖塔一事你们神行宗应当也是知晓的,这位便是帝君亲封的镇妖特使,风笙。”
患寻恍然大悟,神色恭敬起来:“原来是风青上神之女啊。”
风笙见神鹰骑已经开始在山脚布起防御阵法,转过目光远望山头,并询问患寻道:“宗主可知,沧山上的情况如何?”
“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再难上山了。山上有逃下的山灵说,妖族冲着妖界通道而来,与叶莺大人发生冲突,如今通道被叶莺大人封住了。”
风笙沉吟:“通道入口不止人界有,他们选择人界沧山,应当是看中这里的地形和天时,这里的条件对他们很有利……”
苏何赞同地应了一声,又问患寻道:“山灵何在,我要问话。”
患寻转身引路:“两位大人请随我来。”
山脚下,神行宗的人已经准备了一些水和食物安抚逃下山的山灵,这些山灵平素在沧山上安分守己,在叶莺的庇护下潜心修炼,骤然遭逢这样的事情,难免惊魂不定,见着战神苏何钢铁般冷毅的面容,更是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还是我来问吧。”
风笙越过苏何,走到了其中一名山灵的面前。
灵和妖不同,灵多出生于灵气充沛的福地,由天地孕育而生,是为天地之灵。他们长相甜美可人,性别难辨,有长长尖尖的耳朵,还带着透明的翅膀,在光线下折射出淡淡的白芒。
此刻,这只山灵正捧着一碗水喝,见风笙在她面前蹲下,咕嘟一口咽了水,眨巴着眼睛,弱弱道:“你你你……”
“别怕,我就问你几个问题。”
风笙笑起来让人眉眼弯弯,令人如沐春风般舒畅,更如旭日暖阳,令山灵顿时安心了不少。
“好,你问吧。”山灵乖巧地点点头,“只要我知道的,都会说的。”
风笙想了想,问道:“我听说,领头的是之前通缉令上的巫医,对吗?”
山灵点点头:“通缉令送到沧山的时候,我们都看过,绝不会认错的。”
“好,那你还记的他们有多少人吗?身手如何?叶莺大人又如何会被他们击败?”
“人数……目测有个两三百,身手……他们都是靠一个人控制住的,怎么也打不死,叶莺大人便是在缠斗中受了伤,一时挣脱不出。”
“控制……巫医……是傀儡没错了……多谢。”
风笙直起身子,转身看向苏何:“是巫医研制的傀儡,当初齐国之乱,得古晨派楚思长老出手帮助才将这些傀儡击败。可是……可是魅笛已经毁了,他们如何……”
苏何见风笙一脸不得其解的样子,追问道:“傀儡有何特质?”
“邪祟与妖气混杂,将生人掌控于股掌间。只是他们都依附于魅笛行动,师允已死,魅笛已毁,究竟是怎么……”
“需上山一探才能知晓。”战神略微思考了一瞬,“之前你求助古晨派,应是无法得到天帝援手的下策。如今我也可以应付邪祟,便由我独自上山一探。”
“独自?”风笙担忧,“这样合适吗?”
“我便去探探敌情,带上人反而动静大。这个关头,后方阵法不能乱,你在此守着,以免对方趁机来犯。”
“不如还是我去探探吧。”风笙想了想,建议道,“我留在这里,万一出了事,神鹰骑不归我调度,他们能不能听我的还未可知。再者,我之前与傀儡和巫医交过手,还算有点了解,由我去,应该最合适。”
苏何其实本意也是想保护这个孩子,但见她说起来头头是道,也已经不是当年不堪重任的小仙婢了。
他欣慰地点点头:“也好。风笙,若你的父母见到你如今这么勇敢,也一定会高兴的。”
风笙自嘲一哂:“我母亲可不一定,她可一直希望我与世无争。”
“六界共安,方可存在与世无争。否则天下大乱,何来无争。”
战神颇有感慨的话语带着一份沉重的指责,风笙望着他肃然的眉眼,如看见自己的父亲。
他们都是一样的人。
与苏何商议好后,风笙便悄然上山了。
平素通往山顶的只有一条山道,上山者为了凸显诚意,也为了不得罪山神叶莺,一般都是徒步而上,不会贪图省力用灵力直接上去。
可这一次,是特殊情况,风笙便用了灵力上山速战速决。她的身形于浩然山峰间远远看去,如展翅的鹏鸟扶摇直上,轻巧灵敏地上了山顶。
沧山之上,一片静谧,更透着阴冷之气。
风笙藏身在树后,环顾四周,未曾发现傀儡和巫医的踪迹。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山神叶莺的居所正好可以映入眼帘。
山神叶莺居住在悬崖峭壁的树屋内,环绕的鲜花如今尽是一片枯败,树屋的门紧紧关着,密不透风。
向下看去,粗壮的树干上,六界通道的入口正隐隐浮现着,是一面色彩斑斓的透明镜子。但镜面似乎已经破碎,想来是为了不让巫医他们得逞,才变得如此。
风笙心头闪过很多个念头,觉得这么空旷安静实在不合常理,犹豫了半天也没敢轻举妄动靠近树屋,唯恐落入对方的陷阱。
她对巫医也算是有些了解了,此人最擅长歪门邪道的东西,可不能被迷惑了去。
想及此,风笙缩回了探出的身子。
此时,耳畔传来短而急促的几道笛声,随之脚下开始有细微的动静,很轻很小,几乎容易让人忽视。
可风笙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直觉有危险,脑子还未做出反应,身子已经猛然腾起,纵身落在了树干上。
阴沉的天色下,狂风乍起,树木摇曳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一片片蔓延开来,越来越响亮。风笙的头发被风吹得乱舞,拍打在脸上,衣袍也迎风鼓动,吹得遍体生寒。
但她目光凌厉,死死锁定在脚下的地面。只见方才还平稳踏过的地带,土壤都开始松动,渐渐露出一个又一个的土坑。如诈尸般,地面的土坑里爬出了一个又一个人,他们身上脸上还沾着泥土,可面容鲜活,和活着没什么两样,甚至比之前在齐国遇到的那一批傀儡更像是活生生的人。
他们破土而出,神色平静,宛若刚刚睡醒一般。
风笙心中一凛,压根没想到巫医居然把他们埋在地底。
爬出来的傀儡们并没有急着作为,而是站在原地,毫无反应。
没有笛声了,所以他们都没有动静了……
操控笛声的是谁?他又藏在哪里?
风笙一下子冒出很多疑惑,她站在树枝上直起身子极目远眺,只见视线可及的范围内,皆是傀儡,并无巫医的身影。
就算是操控傀儡,也有距离的限制,操纵者一定藏在附近。
风笙心中笃定,从这个枝头纵身跃到另一个枝头,起起落落间,不断寻找操纵者的身影。
既然都上山了,必须要知道对手的底细,不能无功而返。
从山灵的话中可以知道,巫医和操纵者应该不是同一人。
操纵者,操纵者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