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剑灵篇(八)

 因着事态紧急刻不容缓,从凌霄殿出来后,苏何便调拨了八百神鹰骑与风笙出发前往下界。

临行之时,万晓晓依依不舍地千叮咛万嘱咐,抓着风笙的手说了好半天也不放。而苏越站在苏何面前,垂着目光一言不发。
“你瞧瞧,万阁主多担心风笙,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为父?”
苏何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太擅长这些,但也看得出他的担心,便主动说了句缓和气氛的话。
苏越默了默,抬眼之时目光竟是格外郑重:“不是的,父亲。”
在苏何怔忪里,苏越又黯然道:“我很担心您,可我帮不了您什么。”
这说话的语气居然还透着一份委屈,令做父亲的苏何心头一软。他抬手,粗糙带着茧子的手掌覆在苏越的头顶,轻轻揉了揉苏越微卷的头发。
“守着天宫,守住镇妖塔,便是帮了为父。”
“是。”苏越应了一声,斟酌了半天措辞后,终于赶在苏何转身离开前说了句,“父亲,请您一定要平安归来,我只剩您了。”
苏何笑了笑,如钢铁般冷毅的面容上染上一丝柔情,他颔首道:“好。”
那一头,万晓晓终于结束长篇大论放开了风笙的手,依然一脸不放心。她和苏越站在一起,眼看着风笙和战神立于八百神鹰骑最前端,渐行渐远,下了九重天。
“我说,呆子啊。”
直到再也看不到风笙的身影,万晓晓转过脸看向苏越,目光带着打量。
“嗯?”
“我送给你的面具,不喜欢吗?”
“喜欢。”苏越肯定道。
“既然喜欢,那怎么不见你换上?”万晓晓凑近了苏越,“还是说,你嫌弃我送的不够好。”
苏越脸上涌现出一丝慌乱:“没有……”
“噗。”万晓晓见苏越这样子笑出了声音,“你还是这么好玩,我逗你的,送你的东西你收着便好,戴不戴的,随便啦。”
“……”苏越见万晓晓真的不是很在乎的样子,一时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他低低道,“晓晓,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我们不该立刻去镇妖塔……诶?!”
万晓晓还没说完,突然就被苏越拽住了胳膊往另一个方向走。
苏越道:“镇妖塔如今有其他上神看护,暂时不会有问题。你跟我去一个地方,一会儿就好。”
作为能够举起混沌巨刀的人,力气还真不容小觑,万晓晓被一路拉着半分也挣脱不开,不明所以地就被带到了医仙柳蝶的春生殿。
还真是长本事了,敢对自己这么霸道了,万晓晓心里想着。
春生殿一如它的名字绿树成荫,花红柳绿。在柳蝶的打理下,即便是枯死的植物也能很快回春,故而一派春色宜人,生机盎然。殿上攀着粗细不一的绿藤,鲜翠欲滴,茂盛地覆盖了整个宫殿的外部,遮住了宫殿本来的模样。
而春生殿的主人医仙柳蝶正站在花园里捣鼓花卉,她身形瘦削,粉色长发及腰,看上去文文弱弱,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大概是之前天界震动的缘故,园子里略显凌乱,地面开裂,花草树木东倒西歪,像是被肆虐的狂风暴雨摧残过,一副恹恹的样子。
柳蝶不厌其烦地重新将花草栽回土壤并输送灵气,但试了几次都回天乏术。
“不应当啊……”
她不由停下手里的动作思索了片刻,目光四顾后不消片刻如醍醐灌顶,竟只手将几人合抱的大树连根拔起,半点不费力气,嘴里还喃喃自语道:“这树在这抢了花的灵气,果然还是移到后殿去比较好……”
虽然早就听闻这位医仙力大无穷,但亲眼得见,还是很震撼的。来拜访的苏越和万晓晓站在春生殿外,得见这一幕,看得入神,一时忘了出声。
待柳蝶举着树转过身来,才见苏越和万晓晓站在不远处。
她先是一愣,然后把树放回坑里,拍拍手上的泥土,豁然笑道:“哟,两位小朋友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顿了顿,她略带揶揄道:“极少看你们俩独处,以往不是还有个风笙吗?”
“笙笙出任务去啦。”万晓晓说着捅了捅苏越的胳膊,“你拉我过来,说句话啊。”
苏越这才走上前一步,行了一礼道:“医仙叨扰了,我想请您看看晓晓身上的禁术。”
“万阁主中了禁术?”
“啊,是这么回事没错。”
万晓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柳蝶倒是颇为吃惊,但也没再多说什么,上前握住了万晓晓的手,闭目凝神感应。
万晓晓叹了口气,转头又低声对苏越道:“不是已经有法子解决了吗?干嘛还跑来麻烦柳蝶医仙。”
“你那根本不算解决。”苏越正色道,“你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就想着了,如今你留在天宫,便让医仙再为你想想办法。”
“……不用了。”万晓晓脸上有一闪而过的不可言说。
苏越太了解万晓晓了,也许他不够了解自己,可他足够了解万晓晓。所以万晓晓露出尴尬神色那一刻,苏越便心如刀绞了。
他发现,万晓晓或许根本不在意禁术能不能彻底根除。
万晓晓在意的是,定时可以去望尘岛。
这个念头自苏越心底冒出,如电闪雷鸣,让他的世界宛若塌了一角。
他保持平静道:“医仙若能彻底为你治愈,有什么不好?”
“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好,每月去望尘岛纳灵吐息即可,何苦再麻烦医仙。”
“……你是怕麻烦医仙还是怕看不到君岛主。”
万晓晓沉声道:“苏越!”
苏越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了那句话,但说出来后心底并没有舒坦,更多的是心痛。而万晓晓,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堪。
她双唇翕动,面色涨红:“君岛主和笙笙已经结了姻缘,你怎么可以胡乱揣测!在你心里,我是那样的人吗!”
苏越目光闪烁。
是不是胡乱揣测,他心中有数,只是他不愿看万晓晓这么难过的样子,沉默半晌,终于咽下了不甘:“是我失言了。”
万晓晓咬着唇,脸色渐渐恢复如常:“……也是我太激动了。阿越,我们说好的,不提君岛主的事情。”
“好了好了,你们到底是来找我帮忙的,还是来吵架的。”
一直闭目感应的柳蝶放开了万晓晓啊的手,叉着腰道:“小小年纪的,火气这么大,对身子可不好。”
“医仙教训的是。”苏越拱手,“是我失礼。”
“唉……”柳蝶叹息着摇摇头,“是中了禁术,不过很复杂。万阁主,藏书阁中没有记载此种禁术吗?”
万晓晓摇摇头:“没有。”
“唔。”柳蝶揉了揉太阳穴,“这不是普通的病症,我可能需要花些时间想想……万阁主,你说望尘岛纳灵吐息可以避免此种禁术发作?”
“正是,只是无法根除。”
“看来望尘岛还真是一处好地方。”柳蝶感慨道,“温泉可以疗伤,灵气可以治病提升修为,我们的帝君可真是偏心,将这么好的地方赏赐给了他……”
柳蝶说着,又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会尽快想出法子的。”
“医仙可有头绪?”苏越问道。
“暂时没有,不过你要相信我啊,苏越。”柳蝶抱臂笑了笑,“当年妖皇继武重创天帝,还是我给治好的。怎么,这施展禁术的比妖皇还厉害?”
苏越摇摇头,心中着急,但也不好表露出来。他只能怀抱希望地谢过了柳蝶,才和万晓晓一前一后地离开。
“哎,万阁主。”
万晓晓离开的时候,柳蝶叫住了她,小声劝道:“别和苏越拌嘴了,这小子心里可都为你好。”
回头看了眼走在前头的苏越,万晓晓才对柳蝶道:“我明白的,医仙。”
出了春生殿,苏越在前头走着,万晓晓在后头跟着,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两人一时间谁也没再说话。
走了段路——
“阿越……”
“晓晓……”
要么谁都不说话,要么同时出了声,苏越和万晓晓两人相对而立,忽然相视一笑起来,好像刚才吵架的不是他们两人。
“咳咳,你先说吧。”万晓晓道。
苏越想了想,没有推辞:“晓晓,我为刚才的一时冲动向你道歉。”
“啊,没事,其实我……”
“你说,我们之间不要再提君岛主了。可是我、你和阿笙,这么多年来,何曾有过这样的嫌隙。”
万晓晓目光动了动。
“我可能是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之一了,晓晓。”苏越说着,一步一步走近了万晓晓,“我能猜到你的心思,但我不会提了,今天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其实我一直能明白,你喜欢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和人。”
万晓晓心跳如雷,如鲠在喉,低垂了目光,不敢与苏越直视。
“但是请你记住,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反感君无白。希望那个时候,我们还能这样站在一起。”
在苏越面前,万晓晓似乎永远都藏不住心事和秘密。她被这份不由自主生出的心思早已折磨很久,可为了两全她谁也没说,憋在心里没有表达出来,其实很难受。
她一直在害怕,害怕自己那一点心思被发现。她会变得让人讨厌,然后失去最爱的风笙和苏越。
苏越走到了万晓晓的面前,抬起双手,按住了万晓晓的肩,“你方才问过我,为什么不戴你送的面具。”
“其实,我只是……在等一个配得上这份礼物的时机。”
苏越想,如今他配不上万晓晓这份真诚。
他为了保全万晓晓安然无虞,而不敢说出君无白的真相,将风笙置于危险的境地。
若是万晓晓知道了自己的欺瞒,定会很生气很生气吧……
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君无白在万晓晓身上下的禁术,常人根本无法解开。就算是柳蝶,也需要时间。
“阿越,我听不懂你的话。”万晓晓困惑地望着眼前一起长大的男子,突然发觉自苏卓死后,自己就离他越来越远了。
风笙也是,她好像越来越往高处走,可只有自己,还停在原地,追不上他们的脚步。
“以后你会懂的,晓晓。”苏越轻声问,“你方才想跟我说什么?”
万晓晓瘪了瘪嘴,眼中似泛起泪光。
她揉揉眼,将泪水揉碎在眼眶里:“呐,阿越,你会讨厌我吗?”
“永远不会的,晓晓。”苏越这样回答道。
很久以后,当万晓晓回忆起这一幕幕,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根本没有懂什么是真的喜欢,而她也错过了最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