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六章 剑灵篇(六)

 皎皎星光,平静安详地闪烁在天星台,宛若盏盏银灯,交相辉映,深邃无垠,照亮了一份清冷与神秘。

而极少有人知道,这亘古不灭的星辉是抽取自一人灵力塑造,只为了装点天星台,成就了这令明月都黯然失色的天界美景。
天星台中央的星盘内,十世灯温柔的光落在天路旁坑坑洼洼的墙壁上,将壁上的画照得清楚分明,壁画前并肩站着两人,正是溯世星尊和风笙。
两人的目光皆不约而同地落在壁画中的小人身上。
“画上画的,是一个人。”溯世声音清和,“准确的说,是一个人成长的点点滴滴。”
风笙大抵也能看出,便好奇问道:“这画上的人是谁?这又是谁画的呢?”
溯世顿了顿,目光依旧看着壁画,淡道:“画的是有缘人,作画的,便是我。”
“是星尊大人你画的?”
风笙闻言先是一惊,但转念一想,能在星盘内这样作画的,的确除了星尊,不太可能有旁人了。
“这幅画,已经是几千年前开始画的了。”溯世没有在意风笙的讶异,抬起一只手,修长的手指抚摸过壁画上深深浅浅的痕迹,眼底晦暗不明。
早在天星台创立之初,溯世便已经意识到,自己可以预测天地运势流转,却看不到,也看不破自己的命,他没有在星空中找到过属于自己的命星。
他仿佛一个不存在的人,旁观着时间所有喜怒哀乐,所有生离死别。也因为身份立场,不能有自己的私心私念,只为天道存活。
知道的太多,看到的太多,以至于他对世间一切充满了麻木与冷漠。更多的是,他臣服于天道,自认为天道皆有定数,所有放不下都不过是一场笑话。
直到有一日,青霜殿华霜上仙诞下一名女婴。
女婴降生的那一刻,溯世身处天星台,却一瞬清晰地听见了不属于自己的心跳声。
他竟然听见了那名女婴的心跳声。
这种陌生却又惊奇的感觉让溯世如静谭死水般的生命,出现了一丝涟漪。
从这一天开始,他终于可以在星空中找到自己的命星,便是主星下的一颗隐星,依附在这名女婴之下的隐星。
原来命运不曾将他排斥在外,只不过时机未到。
原来他的命,注定了和这名女婴绑在了一起。
青霜殿华霜与风青之女取名为风笙,自此,溯世不由自主地多注意起风笙。自她呱呱落地,至长大成人,再到仙骨初成,桩桩件件的事情,都被溯世关切着。
可溯世从来没有试图去接近过风笙,他只是在背地里关心着风笙,拥着一方静默,守着一个女孩的岁月静好。
唯一一次交集,应是连风笙自己也没有印象了。
她那时十六岁,在人界应当已是及笄的年岁,可在天界不过还是个孩子。
那次他去太清宫复命回来,路过天帝乘凉的远波亭附近,见几人聚在一起欺负一名戴着面具的少年,似乎是战神次子。少年的面具被他们摘下,丑陋的容颜暴露在外,惹得一番嘲笑,也吓哭了当时还年幼的帝姬。
溯世本对这些小事毫不在意,举步便要绕路离开,却见一道身影冲进了人群,横在少年的面前,愤怒道:“你们太过分了!”
随即便是一场在溯世眼里不痛不痒的打架,跟小猫挠痒一般不通章法,呲牙咧嘴地看上去凶悍,却没多大劲。
而风笙很明显落了下风,白净的脸上不多时已经落了大大小小好几处伤。
溯世皱着眉,再也看不下去打算出手相帮,却见风笙扔出了一件灵器,直接将惹事的几人轰出了数米远,接二连三的轰隆声里,连带着远波亭也被毁得不堪入目。
周围的天兵很快被惊动赶来,一片鸡飞狗跳里,风笙没有太慌乱,只是咬牙站在原地,依然保持着将苏越护在身后的姿势。
溯世站在原地看了片刻,轻笑一声,如一名过路人,星袍逶迤在地,缓缓与风笙等人擦肩而过。
走过之时,溯世忍不住顿了顿步子,微微低头看向风笙。
他声音温柔:“伤口要尽快处理,下次不要这么逞强了。”
风笙不明所以地侧脸抬起头,想看看是谁在和自己说话。
可留给她的,只不过一个远去的背影罢了。
此事在华霜修复远波亭后看似已经结束,但其实,风笙动手伤了的,都是天界大族中的孩子。他们也是不久前从下面几重天挑选送上来准备上仙考试的。
既是大族子弟,便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可不管自己的孩子做了什么,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孩子在上仙考试前被伤了,哭哭闹闹的受了委屈。
这要是影响了他们发挥,可就是大事了。
下面几重天的大家族联合了要上九重天告一状,要青霜殿的风青和华霜带着自己的女儿出来赔罪,相信天帝看在他们几大族的脸面,也会叫风笙那个小贱人低头认错的。
想想高高在上的风青带着女儿给自己的孩子认错,这些人心里就无比爽快。
可他们还没能上得九重天的时候,便迎来了天星台尊神溯世。
这几乎是大门不出的唯一一位尊神下了九重天,令几位大族族长受宠若惊。
不料这位尊神下来后不为别的,只是将当日自己在远波亭附近所见一一说了个清楚,眉眼一片清冷道:“诸位可还要上九重天闹事?”
几位族长支支吾吾,还是不情不愿,一脸不肯善罢甘休。
溯世却也不再多费唇舌,转身道:“既然几位不分是非,那我可断言,你们族中子弟,永生永世,无上九重天的命格。”
这话一出,几人纷纷怔住了。
“尊神大人……”其中一人大胆颤着声道,“你天星台难道要篡改我族子弟命数吗?那可是违背天道的!”
溯世冷倪一眼:“无须本尊更改命数。品行恶劣之徒,何堪天官大任,是要天宫陨落吗?天道自有公断,天帝也自有裁决。”
这话可就诛心了。
天宫陨落这样的罪名扣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搁谁受得了。
几人深知,以尊神的威望地位和能力,只要在天帝面前一说,天帝必信。看似无关痛痒的一句话,因着说出人能够预测命数的身份,触及到了天帝的疑心病。到时候别说上仙了,他们几个家族能否安稳存活都有待深究。
这比更改命数更加可怕。
这几乎是借刀杀人了。
没有亲手更改命数,却比亲手更改可怕得多。
他们这才惊觉,眼前的尊神溯世虽看似温和,平易近人,骨子里却冷得很。
此事最终压了下来,没有闹到九重天天帝面前,更没有传到青霜殿。而这几名大族子弟也没有通过上仙考试,灰溜溜地回了家。
这事情从头至尾发生的时候,溯世都没有想太多。
等事情结束了,他才回味过来……
天星台的溯世星尊,竟然有了私心。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得知自己的命运和风笙紧紧绑在一起之后?
还是关切她的点点滴滴里,年年岁岁里?
溯世自己都不知道。
他开始尽可能地不再去留意风笙,不再去关心风笙的一切,他想让自己保持住中立的立场,永远不能将心倾向于任何一边,倾向于任何人。
渐渐的,他开始想念风笙,璧上画下的便是自己了解风笙的一切,借此让自己躁动的心冷静下来。
这种种,跟在他身边的司南星君都有目睹。
而在他刻意疏离风笙的时候,风笙竟在一次迷路中误闯进了天星台的领地。
他心弦波动,却没有出面,是司南星君出面为风笙引路。
“星君大人,天星台为什么这么暗?为什么没有看到星星?”
溯世遥遥听见风笙的声音。
“命星在星盘内部的穹顶之上,自然难以得见。”
“这样啊……我还以为天星台可以看见很多星星呢,那该多好看。”
这话被溯世听了去,记在了心上。
待司南送走风笙后,溯世便问司南道:“天星台是不是太单调了?”
“啊?”司南心里嘀咕,这天星台这样又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你有什么意见啊……
“你说,在天星台布满星星,会不会好看很多。”溯世又问司南道。
司南很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我觉得……”
“要亘古不灭的星辰照亮整个天星台……用本尊灵力塑造,如何?”
“这也太……”
“就这样办吧。”
说完溯世也根本不管司南,调头离开了。
司南明白了,这压根没有停他意见的打算,这根本就是自言自语啊。
于是,便有了九十九万星辰装点天星台,溯世星尊耗时耗力地抽出灵力塑造的繁星点点。所幸溯世根基深厚,灵力强大,要是其他人,哪能随随便便这么奢侈。
更何况,是为了一个人的一句话,便能做到这个地步。
“…大人啊。”司南曾问溯世,“你这么折腾有什么用呢?风笙又不在天星台。”
溯世沉默了片刻,道:“若有一日她再路过此地,见了应当会心生欢喜吧。”
司南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