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五章 剑灵篇(五)

 沧山波动,牵连天界震动。

彼时,正架着梯子捣鼓藏书增收的万晓晓被毫无意外地震得脑子一懵,整个人从几百米高的梯子上摔了下来。底下的藏书阁众人都在晃动中东倒西歪,无暇顾及万晓晓,就连璃木也站立不稳,更别说跨过数道裂开的口子,跑过去英勇护主了。
万晓晓倒是没下面一帮人那样一惊一乍,半空中优雅地翻了个身,准备稳稳当当落地。不想身子刚翻过来,一道疾风般的身影便掠了过来,将她又快又紧地抱在了怀里。
谁这么没眼力劲?阻碍了她展现沉着冷静一面的机会!
万晓晓刚想抬头呵斥,却被一双漆黑如墨的眼吸引去了所有注意力。
面前的人半张脸掩映在面具后,额前的碎发扫过眼睫,投下一块阴影,越发显得深沉。
苏越……
万晓晓抿了抿嘴,不过短短一段时日未见,他的气息,竟变得如此有压迫感了。
“阁主,阁主你没事吧?”
苏越抱着万晓晓落地后,璃木东倒西歪地跑了过来,一边晃着身子一边道。
万晓晓躺在苏越怀里,摆了摆手:“你也太看不起我这个上神了吧,大惊小怪什么。”
说着,万晓晓扭了扭身子:“你先放我下来。”
苏越在晃动中站得倒是如松柏直挺,并未太受影响。他极力护着怀里的人,平静道:“震动厉害,你先别下来。”
万晓晓愣了愣,望了眼苏越紧肃的下颌线,随即目光扫过一脸狼藉的藏书阁,拔下发间金钗。
金钗化作武器“织梦”,随着万晓晓手臂挥舞,灵力四散,犹如在藏书阁洒下了一张无形的网,将地面不安的躁动笼罩在罗网之下。
很快,藏书阁的震动在万晓晓灵力压制下渐渐归于平静。游走如蛇的织梦也顺着原路返回,缩到了万晓晓手中,化为金钗的原形。
一番动作干净利落,如行云流水半分不拖沓。万晓晓望着劫后余生般站起来的藏书阁众人,抬手将金钗插回发间。她拍了拍抱着自己的手臂,隔着不厚不薄的衣料,手臂上精瘦的肌肉触感真实。
“呆子,还愣着做什么,放我下来。”
半晌不见反应,万晓晓转过目光与苏越相对,只见对方专注地望着自己,嘴唇动了动,道:“你还生我的气吗?”
万晓晓一愣,随即笑着反问:“怎么,我如果还生气,你就不放我下来?”
苏越摇摇头:“不是……”
“那我告诉你,我还生气呢。”万晓晓在苏越怀里躺得四平八稳的,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态。
“我,我……”
苏越听了这话,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白,神色焦急地想分辨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璃木在旁看得瞠目结舌,想想之前苏越来藏书阁修机关的时候,明明气势沉稳颇有大将风范,怎么转眼在阁主面前,连说话都带结巴了。
“噗,逗你的。”万晓晓捏了捏苏越的手臂,“说真的,快放我下来,一屋子人看着呢。”
苏越闻言环顾四周,果真大家都看着这里,离得最近的璃木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吃人了。
他松了手臂,弯腰将万晓晓放了下来。
“好了好了,小事情嘛,哪里还没个地震什么的。大家都先忙自己的事情,地上乱糟糟的,都收拾一下。”
万晓晓落了地,赶紧指着一地纸张和翻倒的桌案,差使众人忙活了起来。然后趁着大家做事的时候,拽着苏越往角落里去。
“你怎么来这里了?”万晓晓问。
“巡视路过,碰上地震担心你,过来看看。”
苏越说得诚恳,完全看不出他在说谎。明明在得知万晓晓回来后,他已经在藏书阁外面徘徊了来来回回不下八百次了。
“这震动是怎么回事?”万晓晓心有余悸,“突如其来,毫无征兆,天界史上仅有过一次,便是仙妖之战,妖族打了一条通道入侵天界。”
苏越倏然闭了闭眼,再睁开眼道:“神鹰骑传音,已探测到下界沧山有异,引起了天界震动。”
“沧山?六界通道入口之一……”万晓晓神色一紧,“不会和妖族有关系吧……”
苏越道:“神行宗去调查了,先不要急着下定论。各宫各殿的仙家都已经平定了动乱,天界安然无恙。”
万晓晓点点头,“那就好。”
“……那,我便先走了。”苏越此来也只是为了确认万晓晓安然无恙,如今她已平安,苏越也不知自己留着还能做什么,转身便要离去。
“哎,你等等。”
倒是万晓晓先伸出手抓住了苏越,“我有东西给你,耽误你一会儿。”
苏越顿步回首,只见万晓晓召出灵囊,自灵囊中掏出了一张面具。
这是银色款式的面具,面具上雕刻着暗纹,边缘处还镶嵌着零散的晶石,比苏越如今脸上戴着的面具更显身份。
“咳咳,这是我在魔界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万晓晓将面具递到苏越的面前,“我知道你如今脸上的面具是风青上神给你做的,比普通面具要好得多。不过我拿回来后自己也加工了一下,按照你如今面具的构造做了调整,应该也不会也太差……”
苏越怔在原地,一时都忘记伸手去接。
“我手艺嘛,是比不得长河仙君的,但贵在我了解你的习惯。你脸上这面具也戴了有些年头了,偶尔可以换换……哎,呆子,你到底要不要了,不要我就不给你了。”
“哦,哦……”
苏越宛若大梦初醒,赶紧从万晓晓手里接过了面具,他低头想了想,道:“谢谢。”
“谢什么,你不是也送了我耳饰?”万晓晓笑道,“咱们之间吵架,本不该耽搁这么久和好的。”
听到万晓晓提及耳饰,苏越目光低垂不语,片刻后语气凉凉道:“君无白他……”
“咱们能不提君岛主了吗?”万晓晓很快地接了嘴,“咱们上次吵架就是因为君岛主。我发觉神水教回来后,你就对君岛主很有意见。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还是觉得君岛主人很好,对笙笙也很好。”
苏越蹙起了眉,涌起一丝不悦。
“既然咱们这上面的意见有了分歧,那最好还是不要继续讨论了。”万晓晓心平气和道,“好吗,阿越?”
苏越捏紧了手里的面具,最终克制了心头翻江倒海般复杂的情绪,沉着声音道:“好。”
万晓晓笑了笑:“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再不高兴了。”
“好。”苏越点点头。
总算了结了这么多日子以来心里的郁结,万晓晓心情也好了很多。她推了推苏越,“你也该去忙了,快走吧,不耽误你了。”
方才还拽着苏越不让他走的万晓晓,此刻几乎是将苏越推出了藏书阁。苏越无奈地转过身,抓住了万晓晓的手:“好,我走了,若再有波动,你自己小心。”
“……你一个上仙,教训我这个上神?”万晓晓挑着眉,“你以为我是就是靠着美貌与智慧才做了上神的?藏书阁主不是只会念书的呆子。”
藏书阁外,一队神鹰骑的天兵已经迎了过来,似是有事情禀告。
“那我走了。”
苏越在公事面前,便有了肃穆之感,他不再留恋地松开万晓晓的手,踏着矫健的步伐,在一队人马的簇拥中快步离去。
混沌巨刀负在他的身后,伴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恍惚中让万晓晓有了一种错觉。眼前的身影是苏卓,又似苏何。
待苏越和一队神鹰骑完全消失在视线里,万晓晓才意识到什么,抬起自己的手,喃喃道:“当上统领胆子都大了,敢直接抓我的手了……”
广海深处,一座常人难以得见的岛屿隐蔽在结界中,与世隔绝。
那便是君无白所居住的望尘岛。
此时此刻,天界一阵骚乱波动,岛上却没有丝毫异样,平静得连风都没有。岛上往来弟子们根本不知道天界发生了什么,各自井然有序,重复着每日该做的事,或练功或干活,一切看起来再正常不过。
没有人发觉,在这座岛下,藏着汹涌且随时可能冲垮六界的暗流。
水面无波,水底看似一片死寂,可就在望尘岛中央的位置,与白梅树隔岛对立的方位,一座阁楼静静地漂浮在倒下,沉浸在水中。
虽是落于水里,阁楼内部却没有渗入一点水,保持着干燥的状态,与寻常的楼房别无二致。
阁楼内部,一层层遍布房间,每一间房内时不时传来拍击墙壁和房门的声音,或是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喊声,又或者是伴随着重重的撞击声。
而这些带着绝望的声音无一例外地抑制在了楼内,没有通过水波传送出去。
“主人,依照您的吩咐,我已经放出了新研制的傀儡去往沧山。此番……定能如您所愿。”
阁楼底层的院落,一人身姿挺拔负手而立,一人单膝跪地,态度恭谦。
“这一次,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站立之人忽地露出一丝阴戾的笑,伸手挑起跪地之人的下巴,缓道:“绝影,你明白本座的意思吗?”
被唤作绝影的男子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左眼下的一颗泪痣宛若凝结的泪。
他注视着眼前人的双眸,喉结微动,定定道:“属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