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二十三章 剑灵篇(三)

 苏越说,阿鸢和长河的相识,始于苏何飞升的那一年。

神谕在苏何多年修行中已经不堪重负,剑刃出现裂痕,就连剑刃上的铭文都在逐渐淡化。
适逢长河名震天界,苏何便排了整整两天两夜的队,将神谕送到了长河手中。长河只掂了掂剑,便道了一句:“好剑,就是没碰上好的主人。”
阿鸢护主,当即就跳出来与长河一通理论,在长河沉默的目光里挥舞着拳头:“再敢找茬,小心我揍扁你哦!”
长河怔了片刻,蓦然笑了:“有意思。”
阿鸢鼓着嘴:“什么有意思?”
“你这样的废物也能做剑灵,岂不是很有意思?”
阿鸢倒没有很生气,只是指着长河的鼻子道:“哼,你看着吧,我早晚会和苏何一起,成为名震天下的英雄!”
长河眯了眯眼,“倒是有志气,神谕没白养你。”
随后数千年,战神苏何的名号响彻各界,他们全家甚至得了天帝隆恩,洗了灵脉,彻底褪去凡胎,成为纯正的仙脉。这可是连当年的华霜上仙都没有的恩遇。
与此同时,战神苏何的佩剑神谕也成为令人敬畏的神剑。
所谓,神谕过处,祸乱退散。
而在盛名之下,神谕背负的责任就更大,多次交锋中,神谕不断受损,一次次被送入碎梦川。也因此,长河与苏何一家子渐渐变得相熟。
长河一向独来独往,这个碎梦川里能跟他说上话的,恐怕也就是阿鸢了。每次阿鸢被送到长河这来,都能将受伤的疼痛跑到脑后,和没事人一样,嘴皮子不停叽叽喳喳好久,宛若话痨。
可每次,长河都能受的住阿鸢的聒噪,有时候似乎还挺享受的。
重明殿一家子都看得出,长河很喜欢阿鸢的陪伴。
很多次,长河都说:“下次带阿鸢来,我希望不是来找我修剑。”
但往往,阿鸢每次被送来,都是一身伤。
说起这些往事,苏越有些触动:“想必是日子久了,长河仙君也舍不得阿鸢,才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风笙听着点点头,但她也知道,一把用惯了的剑对于战神来说是多么重要。
就好比战场上信任的伙伴,多少年培养出的默契,不是说换就能换的。
一路上与苏越说着话,不多时就已经到了岔路口,苏越站定了脚步,抱剑面向风笙:“金瞳事情已了,你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想和晓晓一起去佛界,找寻佛珠下落。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去一趟天星台。”
苏越疑惑:“天星台?”
“嗯,有些事情和星尊约了询问。”风笙道,“你就别担心了。”
苏越道:“我岂能不担心你,可惜我现在无法抽身帮你。”
这口气,就像是一个长辈对小辈的关怀。
此番回来,风笙也发现了苏越的改变,从前不善言辞的他也能大方与别人交谈,更成熟稳重,更令人信赖。
风笙笑着打了他左肩一拳:“你就好好忙着你的事,等我找到了接下来两件圣物,等镇妖塔修补完毕,我、你和晓晓就能像从前一样,每天都见面了。”
苏越似是想到什么,心事重重,又问道:“除了佛珠,还有一件圣物有下落了吗?”
“那把剑吗……天机镜中的样子很特别,是破碎的,半透明的,还散发着温柔的光,一点凌厉的剑气都没有。”
“虽说剑是死物,但我目前仍然没有感应,晓晓也没听说过这种剑,所以我便想着,还是先和晓晓去佛界找佛珠比较快。”
“也好。”苏越道,“什么时候出发?我去送送你们。”
“等晓晓处理一点事情,也就这两天了。”
苏越记下了日子,斟酌开口道:“君无白与你们一起去吗?”
“君岛主?”风笙想了想,“未曾和他相约,我也不欲麻烦他,就我和晓晓去便是。”
苏越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阿笙,其实我觉得你若不喜欢君岛主,早日与他断了也是好的。”
倒是和万晓晓完全相反的论调。
风笙听了,笑道:“我也有这个打算,等镇妖塔事情结束,我自会处理。”
苏越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却又被一种无形的牵制压了下去,他有一个无法说出口的秘密如鲠在喉,卡得难受。
“重明殿就在前头了,你带阿鸢回去吧,我先去天星台。”
风笙并没有察觉到苏越不同寻常的地方,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而苏越站在原地,看着风笙离去的身影,神色复杂。
等镇妖塔事情结束……只怕那时候,已经晚了……
和苏越告别后,风笙便朝天星台去了。
当初询问了零的下落,也不知有没有结果。
天星台依旧静静伫立在九重天的西北角上,阶梯穿过云层蜿蜒而上,一直伸展到了天宫边界外围,在一片混沌中影影绰绰,露出神秘的轮廓。
风笙到了天星台下,依旧还是无法看清阶梯的路,犹记得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君无白拉着她上去的。
她有些为难地站在原地,刚摸索着踩上了一层,却见眼前如缭绕云雾般的混沌缓缓被一阵轻风吹散。
片刻后,一路向上的台阶变得清晰无比,像是为了她的到来,特意让开了路。
风笙喜出望外地一路拾级而上,随着她攀上一层层的台阶,身后走过的路又被凝重的云雾重新笼罩。
快到长阶尽头时,一道人影仿若隔着万水千山落在了风笙眼中,如遗世独立般超凡脱俗。
那人身着藏青色的星袍,头戴星冠,焕发着温润的光彩,含笑望向风笙。漆黑如墨的眼如载着辽阔天地,深远又动人。
溯世星尊竟站在长阶尽头等她?
风笙怔了一瞬,三步并作两步,快速上前施礼道:“拜见星尊大人,星尊大人怎在此?”
溯世虚扶了风笙一把:“等你,特使无须多礼。”
风笙惊讶,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浓雾重新掩盖了来时的路,又是一片混沌。她心中了然道:“我就说哪里来的风替我吹散眼前混沌,原来是星尊大人帮的忙。”
“举手之劳罢了。”溯世淡笑,“听说你回了天宫,便知道,你一定会来。”
他笑容很浅,却如春风般和煦舒适。
风笙点点头:“星尊大人果然料事如神,我此番前来,一为感谢星尊,如果没有星尊相助,金瞳也不会很快找到。二来,我是想来问问,零的下落……”
溯世看了风笙一眼,转身道:“随我入星盘再说吧。”
见溯世往前走了,风笙便紧紧跟了上去。
天星台镂空的中部,星盘内嵌,光芒闪烁。它和往常一样缓缓转动,如世间的命运一样,不停运转,永不停歇。
“啊啊啊,星尊大人!”
正当溯世要带着风笙入星盘的时候,一人风风火火跑来,差点撞上了溯世。只见他双目充血,看上去形容憔悴。
奔至溯世的面前,司南目露希冀,急切道:“七十六万,七十六万星辰对不对?”
在风笙不明所以的满脸疑惑中,溯世淡淡开口:“你还未向特使行礼。”
风笙受宠若惊摆摆手:“不,不必……”
“这般失礼,有损天星台名誉。”溯世道。
司南看上去糊里糊涂的,听了溯世的话,这才发现了风笙的存在。一瞬间,他脸上的五官都快挤到一处去了。
风笙被看得头皮发麻,心道,看见我有这么心情复杂吗?
司南疲惫地瞅了溯世一眼,长长叹了口气,按照规矩恭恭敬敬施了一礼道:“见过特使。”
然后立马又转向溯世:“星尊大人,七十六万,到底对不对。”
“不对。”溯世平静道。
“那是七十六万三千五百!对不对!”
溯世神态自若:“不对。”
“还是不对?!”司南闻言一脸崩溃,“……那我,还要数吗?”
溯世星尊含笑道:“自然要继续。”
司南泫然欲泣:“星尊大人我错了,能不能不数了,我这都多少日子没合眼了……”
溯世恍若未闻司南的话,一把抓起风笙的手,瞬时入了星盘。
在进入星盘之时,司南撕心裂肺的哀嚎还隐隐约约传进了风笙的耳中。
他大呼着:“星尊大人,我也是一心为你着想啊!”
然而司南真情实感的哭声在他们进了星盘后,便一点也听不见了。风笙稳稳当当落在了满是星光的天路上,细碎的星光如水潋滟,这里无论来多少次,都能让风笙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星尊大人,司南星君是怎么了?”
风笙脱口问道,但仔细一想,这是人家天星台内部的事情,是不该多嘴过问的。
她只能立马致歉道:“啊,那个,我不该过问的,是我失礼了星尊大人……”
溯世摇摇头,答道:“他犯了错,我便罚他将天星台的星辰数清楚。”
风笙一怔,这可不得了,天星台星辰那么多,数起来眼睛都花了吧。
“……这是多大的过错啊。”风笙小声嘀咕了一句。
可是这一声嘀咕都被溯世听见了,他深深望着风笙:“是很大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