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九鼎篇(六十一)

 “禀帝君,苏卓身体里的确存着死星的力量,死星所成的魇力也尚有残留。”

“至于九鼎中的水,小仙不曾听过这种配方,但可以断定是极其凶煞之水。”
凌霄殿上,医仙柳蝶被天帝叫出队列,走上前用她独有的断命针仔细验证了一番苏卓尸体和九鼎中的水。
只见那根有手指那么粗,有一个手掌难么长,碰到苏卓对尸体和九鼎里的水时,都变了色。
断命针变了色,柳蝶也变了脸色,转身回禀天帝。
柳蝶乍一眼看去不过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可已经是九重天上资历最深的医仙,当年仙妖大战是天界强有力的后援,拯救了许多性命。大战后长达数百年的休养生息,柳蝶也一力承担起天宫诸位仙官的康复休养。
当年风笙的母亲华霜上仙重伤濒死,还是柳蝶将她救回了性命。甚至天帝当年曾遭妖皇继武重创,也是靠着柳蝶的治疗才恢复如初。
故而柳蝶位居上仙,却有着上神的待遇。天帝特赐名她所居宫殿为:春生殿。
柳蝶上手验过的尸体和东西,自然没有人有疑惑和异议。天帝也点了点头,对这位医治他的上仙的能力没有怀疑。
苏卓的尸体搁置在木头担架上,孤零零的没有遮挡,惨白的脸曝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头发散乱,形容狼狈,脸上身上血迹已干,留下了斑驳的印记。他模样和在幽都洞死去时一样,憔悴不堪。
这哪里像是一位上仙,这简直就像是死牢里拖出来的囚犯。
苏越站在一旁,看着苏卓的尸体,下颚的弧度紧绷着,脸色难看。
那日苏越带着苏卓的尸体回到天宫,苏越甚至都来不及为自己的哥哥收拾一下,尸体就被天兵带走看守,谁也不能靠近。
规矩就是规矩,上了天宫便没有人能再碰一下苏卓的尸体。以至于苏卓再度出现在众位仙官面前时,不复从前的风姿,而是血污满身,哪里看得出半分神鹰骑统领的样子。
就像是曾经的尊严被狠狠践踏,低贱到了泥土了去。
“看来果真是盗取了天星台死星的力量。”天帝冷道,“可能看出魇力已成多久?”
柳蝶回道:“至少也有千年。”
天帝沉吟片刻:“倒是和信上所说可以对应,苏卓确实是千年前接管的神鹰骑巡防,若说生出了取代自己父亲的心思,也讲得通。”
柳蝶看了眼身后的尸体和九鼎,恭声道:“帝君,小仙还有一事容禀。”
“你说。”
“苏卓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小仙已经检查过,他身上还有混沌巨刀留下的伤口,伤口很深。若战神一门真的联手作乱,苏卓身上不会留下苏越混沌巨刀的伤。”
柳蝶的话让天帝瞥了苏越一眼,微微挑了挑眉,“哦?”
“混沌巨刀的伤口看上去和普通兵器砍出来的伤口没有太大分别,但小仙还是能根据灵力的残留判断。”柳蝶对天帝行了一礼道,“依小仙看,苏卓确实是擅自作为,与战神,与苏越都是毫无干系的。”
这番有理有据的说辞倒是比一般的求情来得令人信服的多。
“嗯。”天帝也接受了柳蝶的意见,目光缓缓落在苏何和苏越的身上。
“看来是本帝多虑了,苏何。”
“臣在。”
“苏卓犯下大错,按律该当如何。”
苏何的战甲泛起森冷的寒光:“魂飞魄散。”
“可如今苏卓已经魂飞魄散,本帝又该如何处置他?”
苏何低垂着目光,一时陷入了沉默。
“本帝问你,该如何处置!”
天帝没有给苏何犹豫和多想的时间,这连连发问不是真的要苏何决定如何处置,最主要的是看看苏何的忠心。在自己心爱的长子和天宫律条之间,苏何能否真的做到真正的无私。
若说的处罚轻了,便是苏何目无纲纪,私情冲昏了头脑。
这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战神和他次子的未来。
风笙看向跪在地上的苏何,一瞬间觉得这位无所畏惧、战无不胜的战神变得异常的疲惫。他思考的时间很短,语气没有很明显的情绪起伏,道:“将尸首悬于处刑台示众。”
似乎早在心里有了决断,不等天帝开口,苏何接下去道:“以灭灵鞭鞭尸以示惩戒,尸体悬十日警示诸仙,十日后……挫骨扬灰。”
鞭尸,挫骨扬灰……
这话从苏何口中说出竟是云淡风轻,在场仙官无不震惊。
风笙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苏越,可是她看不清苏越的神情。苏越垂着脑袋,宛若融入了沉沉夜色,身形落寞孤寂。
越是看不清,风笙越是担心,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表露出了极大的关切,身子都不由地前倾了,在一排整整齐齐的队列里极为突出。
这样子被疑心的天帝瞧见了,又要多想了。
君无白果断伸手,一把将风笙往后拽了拽。
“???”风笙回头。
“脖子伸再长也没用的。”君无白淡道,“我知道那是你发小所以紧张,但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嗯,好。”风笙经君无白提醒,安安稳稳站在原地。
风笙过于关切苏越的情况,以至于君无白拉着她的手没有松开都不曾注意。
君无白倒是没在意苏越,微微侧目看向苏何,这样的惩罚用在作乱的仙官身上也已经很重了,更何况那是他的儿子,这可算真的大义灭亲了。
看上去很想保住自己的地位啊。
君无白几不可察地眯了眯眼。
不过也无妨,在天帝心里一旦留下一个坑,便再难填平了。
天帝听了这番回答顿了顿,凝望着苏何,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到一丝波澜。但苏何就那样笔直地跪着,不见萎顿,不见伤心,公正冷漠。
“既然苏何这么说了,苏越,那也是你的兄长,你可有异议?”
就在苏何的身后,苏越听到天帝发问才抬起了头,先是望了眼父亲挺拔宽阔的背影,而后道:“没有。”
虽然他也极力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但风笙依然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一丝颤音。
过了片刻,天帝似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司法天神九云近日已经归位,接下去的事情移交苍梧殿处理。”
天帝洪亮庄严的声音响彻凌霄殿。
帝姬白芷走出队列道:“九云大人方历劫而归,仍在苍梧殿修养。父帝,不如还是让女儿代行此事吧。”
这意思很明显,不太想交出权力。
天帝望向凌霄殿两条队列:“苍梧殿可有仙官在?”
右边队列走出了一名瘦瘦高高的青年仙官,道:“小仙路艾,苍梧殿九云上神座下侍从,拜见帝君。”
路艾是苍梧殿管事,位列下仙。
天帝瞧了一眼,觉得那仙官过于普通了,不论是长相还是灵力。莫不是苍梧殿空置了许久,人才凋敝,才让这样没用的家伙当上了管事,位居下仙?
早晚得让九云换一个才是。
天帝心里转过了几个念头,淡淡问道:“九云可曾清醒了?”
“回帝君,清醒了,只是今日要处理苍梧殿过去堆积事务,便派小仙代为出席,还请天帝宽恕。”
路艾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紧张,对答流畅自如,在一众上神云集的地方能保持这样的镇定,毫不怯场,看来定力还是可以的。
天帝颔首,再度看向白芷:“那便还是由苍梧殿办吧,白芷,灭灵鞭该交还给真正的主人了。”
司法天神不在天宫的日子,一切执法大小事宜暂时是帝姬白芷掌管。管得久了,握着权力不肯放了,便生出了不舍的念头。
可司法天神是何等人物,天帝也不是老糊涂,执法之事当然还是要交给德高望重的上神。白芷年纪尚小,性子有些娇蛮,做事也不够周全,暂代可以,让她磨练磨练,但想取代九云的位子,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父帝……”白芷露出了恳求的神情,在她看来,只要自己所撒娇求求,什么东西都可以得到。
然而事关天宫威严,这一次天帝没有如她所愿。
“不得胡闹。”天帝短促有力的四字伴着威严的目光,让白芷心中一凉,不敢再求。
她的不开心全然写在脸上,低头闷闷道:“是。”
到底还是宠坏了,这么任性怎么服人心……
天帝在心里叹了口气,再度望向那个叫路艾的仙官:“那就传令于九云,让他重新接管灭灵鞭,对苏卓一案执刑。”
路艾弯腰行礼,“是。”
天帝的目光又缓缓掠过跪在地上一眼不发的苏何父子:“苏何,如今天宫巡防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仙官负责,不如就让苏越接管吧。”
“帝君?”苏何抬首,脸上有一闪而过的错愕。
有苏卓之事在前,帝君还下如此命令……
“不过此后……神鹰骑虽仍由你们父子统领,但神鹰骑凡事无论大小,你们做不得主,必须向本帝汇报,方可行动。”
队列里的君无白几不可察地冷笑了一声,这等同于将神鹰骑从重明殿纳入了他玉清宫。如此行径,到底还是存了分顾忌。日后战神与神鹰骑行动,便要有许多限制了。
作为天宫中能和天帝亲兵抗衡的神鹰骑,一下子就被削弱了几分。
君无白眸色如墨,一片深沉。
“相信你和你的次子,不会再让本帝失望了吧。”天帝也不等苏何和苏越回应,便一力定下了此事。
他挥了挥金袍衣袖道:“执行之日从今日起,会审便到此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