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九鼎篇(五十八)

 天帝不是一个耳根子软的,他自己也在心里计较了一番,若顾哲真的是溯世星尊,那天宫也可回归一位尊神,对现在的局面是有利无害的。

而且依照天星台的意思,溯世是为了扭转变数下凡去的,也就是顾哲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弥补当初溯世星尊的改动,是为了弥补天道的紊乱,而不是破坏天道。
这么说起来,除了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其他好像也没什么了。
至于溯世星尊之前明知故犯的行为,等他归来后再说也不迟。
天帝沉沉道:“顾哲现今已死,归冥界管辖,既然冥王没有异议,那便允了。”
“叩谢帝君。”司南松了口气。
“但溯世当初所为不合规矩,待他回归,本帝要当面问问他。”
司南好不容易缩回去的冷汗又冒了出来,嘴里面依然感恩戴德道:“是,是,一切听从帝君吩咐。”
冥王看着司南一脸笑得比哭还难看的神色,不由发出了缓慢而轻快的笑声:“哈——哈——哈——”
这拖长了调子又雄浑的笑声有些不合时宜,引来天帝奇怪的目光,和司南幽怨的眼神。
“小冥何故发笑?”天帝问道。
冥王盯着司南的脸看了看,道:“有——趣——”
说着,冥王将一直握着的白玉镯子扔了出去。白玉镯子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稳稳当当落在了司南的怀里。
司南接住白玉镯子,朝冥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转过身朝地上跪着的两个顾哲看去,道:“星尊大人,麻烦您跟我回去吧。”
顾哲对自己的这个新身份并不是很了解,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司南这才伸出手,掌心朝着顾哲。霎时间,轻薄的雾气自顾哲身边升起,如仙气缭绕,亦真亦幻。
两个顾哲同时闭上了眼。
随着司南手掌缓缓移动,两个顾哲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住,慢慢,慢慢地交错,最终完美重叠在了一起。
顾哲分出的魂力与顾哲本体的魂魄合二为一,司南一掌打出,掌风扫落了顾哲身上的锁链,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顾哲恢复了自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握了握拳,觉得力量如清泉涌向自己的魂体,变得格外充满力量。
“待您恢复,您会想起一切。”星尊躬身伸出手,“大人,随我回去吧。”
顾哲看了眼司南真挚的目光,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到司南的手里,站起身子。
这出乎意料的翻转,终于了却了风笙心头的一个结。
她双目带着欣慰的光,看向顾哲:“大哥……哦,不是,星尊大人……”
闻声,顾哲转头看向风笙,四目相对里,顾哲透着一股碧海蓝天般的幽静。
“错了笙笙,不管变成什么,我都是你的大哥。”顾哲的声音温柔。
眼前的顾哲散发着淡淡柔和的光芒,一如他给风笙的感觉。风笙有觉得面前的身影恍惚,很难将他和那个传说中强大古板的溯世星尊联系在一起。
“大哥……”
司南见顾哲神态,略带复杂地看了眼风笙,催促顾哲道:“走吧,大人。”
顾哲这才有些不舍地收回目光,朝天帝躬身行礼,而后旋身化作轻烟入了白玉镯子。
司南握着镯子,如释重负,对风笙道:“特使,那这个镯子便借我带走了。等星尊大人恢复,这个镯子就还给你。”
“这本就是大哥的东西,你拿去就是了。”
司南笑了笑,作揖后带着镯子退了下去。
望着司南星君离开的背影,风笙忽然有一种错觉,即便顾哲存活下来,等再见面的时候,他也不是自己从前的那个大哥了。
他会是这个九重天高贵的溯世星尊,而不是那个病弱的齐国王爷。
世事变迁,当真难料啊……
蓦然,感觉左肩搭上了一只手,风笙身子一震回头,见君无白目光淡淡望着自己:“人都走了,还要看吗?”
“哦……”风笙乖乖随着君无白退回了队列之中。
站在队列中,风笙感觉四面八方投来好奇探究的目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大多是想知道自己和顾哲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一回锁缘镯的事情,还真是解释不清了。
算了算了,随他们怎么想吧……
而这些目光中还带着一点妒恨,不用猜,风笙也知道是帝姬白芷的。
“如今你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了吧。”君无白幽幽道。
君无白今天为了解释顾哲魂力的残留,证明顾哲并非有意私逃,也算是将顾哲对风笙心意大白天下。
虽然是名义上的夫妻,但也是夫妻啊。这让他这个望尘岛主算是彻底丢了一回脸,回头私下里拿这个做茶余饭后话题的肯定不少。
“岛主……”风笙拽了拽他的袖子,“你要是心里不平衡,便给我扣上水性杨花的罪名,或者休了我,也不辱了你的好名声。”
“你这是在想尽办法和我划清界限?”大殿上,君无白压低了声音在风笙耳旁轻轻道,“不可能。”
“对了,之前冥王认出了镯子上刻着的字,岛主你知道那几个字的意思吗?”
君无白毫不迟疑地回道:“不知道。”
“唔……那算了。”
风笙摆正了身子,正巧瞥见了白芷更加怨毒的目光,她脸上的肌肉都感觉在颤抖。
“咳咳……”风笙被这样的目光看得浑身针扎一样难受,最终微微和君无白拉开一点距离,那目光才收敛了一些。
君无白不是很满意风笙的这个举动,但也没说什么。他看着司南离开的方向,道:“顾哲的事情结束,便是苏越的事情,想来你也安不下心。”
风笙叹了口气:“苏卓上仙的事情没有周全的余地,如今只希望不要牵连阿越和苏何上神。”
“苏卓私设兵力,聚集魇术,俨然是造反的架势,触的是天帝逆鳞,不是谁可以帮忙求情的了。”君无白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带着点冷嘲:“今年回回上凌霄殿,都是一场好戏。”
顾哲一事了结,冥王见司南带着镯子离开,也兴致寥寥坐不住了,扭过头对天帝道:“我——走——了——”
“接下来要审苏卓一案,你不留下吗?”
“与——冥——界——无——关——”
冥王理直气壮的回答令天帝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从冥界出来一趟,居然这就要回去了。这么大的场合说走就走,一点一界之主的觉悟都没有。好歹活到这个年纪了,居然还是这么任性。
“随你吧。”天帝最后摆摆手,也不阻拦他。
得了天帝允许,冥王也不客气,直接从高座上站了起来,依然以习惯性的龟速朝殿外挪动。两位冥差跟在他的身后,也以同样的速度随行。
这动作可以慢城这样,也是很需要功夫的了……
慢悠悠慢悠悠,就这样冥王走过了队列里天星台星君的位子。
司南虽然离开,天星台其他三位星君还留着。他们秉承的宗旨是:大事小事有司南,热闹好戏只管看。
东耀小声嘀咕:“这么慢,真想一脚踹上去让他走快点。”
西耀:“那我也加一脚,让他走更快点。”
司北:“哈哈哈,你们不敢的。”
东耀西耀同时转过头看向司北:“死胖子闭嘴。”
“行了别吵了。”站在他们身后的是貌似扶风弱柳般的柳蝶医仙。她一头粉色长发,看上去文文静静的。
但据说,天宫力气最大的女仙官,居然是她。
是以她有些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前面三人立马噤了声。就连平时最凶的东耀也怕她得厉害。
这头刚消停,那头大殿高座上,天帝开口道:“宣战神一门上殿。”
终于还是来了,在天宫集荣耀一身的战神迎来了他至关紧要的一场审问。这直接关系了他们一家子日后的生存。
随即守在凌霄殿门口的天兵高呼道:“宣战神一门上殿——”
直到天帝宣召,冥王还没走过大殿的中央。
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在天宫的凌霄大殿,而是在他冥界的后花园。
凌霄殿的大门开启,战神苏何一身战甲走在最前头,身后跟着次子苏越。
苏何一出现,殿中瞬间想起窃窃私语。大家伸长了脖子,想从战神苏何脸上看到难过、紧张和挫败。
可让他们失望了,苏何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镇定,浩然正气丝毫不减。
“切,装什么正经,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还装。”
“就是,他只怕早就没安好心,为达目的啊,亲儿子都可以牺牲。”
“是啊,都说虎毒不食子,我看这苏何的心啊,比妖还狠。”
难听的议论声不小,可是苏何恍若未闻,如往常一样昂首阔步走上前,与缓缓离开的冥王擦肩而过。
在他身后,跟着苏越。
冥王微微侧目看了眼苏何,似乎对这位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有点兴趣,然后又继续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只见苏何上前,单膝跪地,“拜见帝君!”
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苏越跟在身后,半张面具掩盖了很多表情。他跟随父亲下跪道:“拜见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