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九鼎篇(五十七)

 一殿的人包括高座上的天帝和冥王都向角落里投去目光。

因着队列里有百号仙官,一时也难以辨别是谁的声音。
“是谁在说话?”天帝望着声源方向开口问。
“是臣。”只见身着星袍的司南星君从队列里匆匆走出,叹了口气,走到殿前朝着天帝和冥王躬身行了行礼。
“司南星君?”天帝像是见了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稀奇,“你天星台该是最明白天道秩序的,有何异议?”
司南不由看向冥王,“冥王大人,你记得自己答应过我什么吗?”
冥王亦用平静冷淡的目光回望着他,那眼神似乎在说,不知道。
大殿上,这位司南星君就抛着天帝的问话不管,和冥王大眼瞪小眼,两人之间似有无声的交流,隐约有暗潮涌动。
知道的,明白这是他们朋友间的相处方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血海深仇的冤家。
司南星君虽然年纪不小了,可张着娃娃脸,看上去像个小孩子灵动可爱。他对着冥王好一通挤眉弄眼,表情可谓丰富多彩。
反观冥王,面无表情地看着司南星君,一言不发。
“咳咳……”天帝见自己被忽视,掩嘴咳了两声,“司南!”
司南这才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不是很愉快地挪了挪位子,挡在两个顾哲的中间行礼道:“天星台,斗胆请天帝放过顾哲。”
天帝就不是很高兴了。
他今天是打算来立威的,镇妖塔事件后更需要树立威信,以免内部混乱。
可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一个个都跑出来唱反调?
“理由!”天帝冷道,“司南,今日不给本帝一个合适的理由,你们天星台一并受罚。”
角落里隐约传出其他几位星君的窃窃私语。司南回头看了眼,只见东耀西耀两人狠狠瞪着他,一脸让他小心答话的样子。
站在一边看戏不说,还恐吓自己!司南心里有本小册册,记下了东耀西耀第一千五百五十五次得罪自己。
他可是一个爱憎分明,锱铢必较的人呢!
反观司北,保持着乐呵呵的样子,朝司南笑眯眯的,一脸的你随意就好。
司南把心里的小册册合了起来,算了算了,司北这家伙就是傻乎乎的,不跟他计较了。
司南朝他无力翻了个白眼。
“司南?”天帝见他一个人发呆不知在想什么,威严的声音动头顶传来,“说话。”
司南急忙躬了躬身,然后侧过身子,指了指跪在地上的两个顾哲,说出了一句爆炸性的话语:“帝君,顾哲他是我们天星台的溯世星尊。”
“什么?!”
果不其然,整个凌霄殿炸了一般,大家对着顾哲指指点点。
溯世星尊,这是溯世星尊?!不是开玩笑吧!
若说起这位星尊,那来头可就大了。天界唯一的位列上神以上的尊神,统领天星台四位星君,在三千年前的仙妖大战前突然失踪下落不明。
传说这位星尊是最早入住天宫的一批神,也是天星台的创立者,曾三次观测出六界之灾,并上禀天帝做出了应对防范。天道运转命数未变,但因着溯世星尊,带来的伤亡极小。
这也就是天帝所说,命数不曾改变,但可以应对防范,既不影响天道往复轮回,又可守卫天地和平,守卫六界。而不是像顾哲所做,因为私心修改大地气运,极有可能动荡六界大局。
除此以外,当年溯世星尊还有为大家津津乐道的事情,不过这是小道消息,据说他身上有着和天帝相同的血脉。
前面的事迹有迹可循,只是这最后一点无法证实。总没有谁活腻了跑去天帝面前求证吧。
溯世星尊失踪后,天宫还曾经费心费力寻找过一段时间,可没有任何消息。后来又因为仙妖大战爆发,许多神族寂灭,大家也一度猜测星尊在这场大战里寂灭。
但尊神的位子始终空着,因为从古至今,天宫再没有哪位能代替溯世星尊坐上那个位子的了。
也就最近几千年,君无白的出现让大家产生了尊神之位要被替代的想法。可惜,君无白无心于此,也就没有入天宫当值了。
关于溯世星尊还有很多神秘的传说,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也正因为如此,大家对溯世星尊十分敬仰,不止九重天的神与仙,哪怕天界其他子民也一直期待着某一天溯世星尊能回归。
没想到,今时今日,就在凌霄殿,天星台站出来指着顾哲说,这是他们的星尊?
“星尊怎会是个凡人?”
“是啊是啊,而且看上去很弱的样子……”
讨论声不绝于耳,也陆陆续续传进了天帝的耳朵里。
“……”天帝明显因为司南这句话表情僵硬了。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回过神,命令道:“都安静!”
瞬间,天宫众位仙官都闭上了嘴,大殿恢复了之前的肃然沉寂。
当事人顾哲本人似乎也想到这个变数,只见两个顾哲齐刷刷抬起头看向司南,动作一致。
这样的转折也出乎了君无白意料。他兴趣盎然地眯了眯眼,低喃道:“哦?有趣。”
风笙则在心里发出一阵感慨:“什么玩意儿?什么星尊?不管了,怎样都好,能保住大哥就好。”
好一阵,天帝才回味过司南的话,整理了思绪问道:“溯世星尊不是在三千年的仙妖大战前就失踪了?”
司南先是瞪了冥王一眼,然后道:“是这样的,天星台其实一直在寻找星尊大人,直到那天臣去带回苏卓和九鼎之时,发觉了特使手腕上的镯子里有星尊的气息。”
风笙若有所思,早觉得那时候司南对自己的镯子有别的心思,原来他发现了啊。
“顾哲是溯世星尊?”天帝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溯世星尊一向重视天道,若真的是他,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司南星君长吸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又瞪了冥王一眼,解释道:“这就是天星台的丑闻了……”
若是寻常人,恐怕脸都要被司南瞪穿了。可冥王依然能保持着自己冰山般的姿态,安稳地接受司南一而再再而三仇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冥王稳如泰山,天帝的脸色却不太好了。
凌霄殿的大门紧闭着,内中百多名仙官都绷紧了神经。
司南口中的这个丑闻是有多丑啊……听到了会不会怎么样啊……
在场有很多仙官恨不得在此时堵上自己的耳朵,捂住自己的眼睛。
有时候秘密知道的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这位天帝又是个极要面子,疑心很重的。
也就冥王毫无芥蒂地摸了摸下巴上的一小撮胡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司南叹了口气,道:“当初仙妖大战前,星尊在天星台就预见了一件事,这件事令他无法忍受,甚至不惜违背天道。”
天帝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预见了何事?当初不见天星台上禀!”
“星尊大人隐瞒了。星尊大人违背了天道,改了其中一个命星的轨迹。”
天帝脸色阴沉了下来,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作为一名天帝的尊严,在此刻遭到了挑战。
“谁的命星?”
“星尊大人没说。”司南目光闪烁道,“但是星尊大人说不管他如何改动,都不会影响到天宫的安危。”
天帝心里的火稍微压了压,姑且就当他还是为了天宫着想的吧……
“然后呢,溯世为何失踪了?”
司南恭声道:“因为星尊有必须付出的代价,当初一颗命星轨迹的更改会影响到之后某一时刻的命运,所以,星尊自己自除神力入凡历劫,要扭转那颗命星带来的变数。”
说到这里,在场众仙都隐约明白了什么。
也就是说,当初的溯世星尊为了扭转一颗命星的轨迹,违背了天道,会导致之后某一命数的颠倒错乱。
于是溯世星尊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这个错,付出了代价,入世历劫,要将那个颠倒错乱的命数改回来。
“若没有意外,当初影响的命数,便是如今齐国的命数。顾哲所做,是为了弥补当初的错误,所以负负得正,一切都回到了正规。”
“一切都是星尊早已设定好的。”
司南星君解释的看似头头是道,却没能打消天帝的全部的疑虑。他冷哼了一声,看向跪着的两个顾哲,“仅凭你感觉的一点气息就证明他是溯世星尊?”
“其实要验证也很简单。请天帝将顾哲交予天星台,让臣将顾哲送入天星台法阵,若他真是溯世星尊,一段时间后,会在法阵内恢复法力与记忆。”
司南一边说着,一边努力地朝冥王使眼色。意思是,要冥王出来说句话。
可是冥王就把司南当空气一样,毫不放在眼里。
无奈,司南只能朝身后招招手道:“几位同僚,星尊大人是我们大家的,不能就我一个人担着,你们都出来说句话啊。”
东耀:“星尊大人素来最疼你,你为他说句话怎么了?”
西耀:“你说得这么兴奋,我没什么补充的。”
司北:“哈哈哈,哈哈哈。”
司南:“……”
在天帝漫长的沉默里,君无白好整以暇,风笙胆战心惊,仙官屏气凝神,默默期待着事情发展走向。
“小冥,你觉得呢?”
天帝最终将问题抛给了左下方端坐的冥王,他一身黑衣看起来冷肃,冷冰冰的表情里透着冥界特有的孤煞之气。
良久,冥帝在司南仇恨的凝视下慢悠悠开口:“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