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九鼎篇(五十四)

 望尘岛南岛的一间客房,风笙跟在君无白身后推门而入。

房间里布置得整洁雅致,窗户半掩着通风,散了散本来浓郁的药味。桌上还摆着喝了一半的药,已经凉了。
万晓晓躺在床上,闭着眼,睡得很香。
回想每一次的见面,万晓晓总是最兴奋的,叽叽喳喳冲出来,笑声响亮,笑靥如花,可现在她这么安静,着实让人不太习惯。
君无白道:“她受了很重的伤,温泉的疗养不够,我便让怀光给她开了些药服用。”
风笙点点头:“身上的伤我相信不是大问题,那个禁术怎么办?”
君无白解释道:“这个禁术已经失传很久,中术者会被窒息感纠缠,导致神志不清,发疯痴癫,最后自尽而死。”
风笙听闻后脸色煞白。
“不过望尘岛的灵气似乎对这种禁术有缓和的作用,以后万阁主只要每月来这里吐息纳灵一次,便可保证禁术不发作。”
风笙松了口气:“只要这样?”
“当然,平时运用灵力也要注意,不可超出身体承受范围,以免不测。”
君无白的话极具信服力,让风笙适才还不安悬着的心放下来一点。
“大哥说,你和他联系说晓晓出了事,我还以为……如今没有大碍便好。”
君无白挑了挑眉:“我只是想让你快点回来,别耽搁。”
风笙朝君无白笑了笑:“这世上还真的没有难住岛主的事。”
“非也非也。”君无白轻声道,“对于怎么追求你这件事,我始终一筹莫展。”
风笙失笑,没太在意君无白调侃的话,径直走到了万晓晓的床前,轻轻坐在床沿上。
仔细打量着万晓晓,见她睡梦里还砸吧砸吧嘴像是在吃什么,风笙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她握住万晓晓伸在被子外的手,忽然笑容淡了去,长长叹了口气:“晓晓,都是我,害你,害阿越不得安生。”
房间里充斥着低喃细语,君无白站在外间,默默望着风笙,他细长的眉眼里装着莫测的意味。微光透过窗棂洒在君无白的脸上,刀削斧凿般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俊逸。
地面上拉着一道长长的影子,与孤身而立的君无白融为一体。
“不得安生……”君无白听着风笙的话喃喃自语,目光飘向窗外,“谁又曾安生过。”
君无白说,万晓晓只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等睡一觉醒来便可。
风笙怕自己久留会惊扰万晓晓休息,于是便打算离开。
她的手从万晓晓手中抽离的时候,万晓晓却突然紧紧抓住了,不肯松开。
虽然万晓晓的声音微弱,但风笙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万晓晓口中唤出的一句:“君无白。”
如梦中低语,有那么点撒娇的口吻,带着眷恋和依赖。
风笙怔了片刻,心头霎时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她像是窥破了万晓晓什么隐藏在心底的东西,觉得分外尴尬。
见风笙呆呆地不说话,也没有动作,外间的君无白走近了两步,低道:“怎么了?”
“哦,没什么。”风笙一下子不知该如何说这事,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便打算压下不说。
风笙还是掰开了万晓晓的手,她看见万晓晓皱了皱眉,似乎睡得不太舒服。
“我们出去吧。”风笙避开君无白的视线。
掩上房门,风笙和君无白一前一后走出了客房。
君无白道:“我听顾哲说了情况,此次苏卓犯的事,确实不小。”
风笙依旧被万晓晓那句低喃震得有些晕晕乎乎,没太仔细听君无白的话。
“笙笙?”见风笙迟迟没应答,君无白觉得意外地停住了步子,询问道,“你有心事?”
“啊?”风笙见君无白停下脚步,思绪才拉了回来,有些抱歉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有心事?”君无白打量着风笙的表情,发现风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闪避自己的目光。
“没有。”风笙避而不谈,左顾右盼转移话题道,“怀光呢?”
君无白从善如流地没有再逼问,收回审视的目光,道:“出去办事了。”
“嗯。”
“怎么?你很想他在这里和那个女人见一面?”
风笙点点头:“过去有些心结,还是解开比较好。”
“既然是心结,便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君无白配合风笙聊着这个话题,“你觉得呢?”
风笙不知道君无白为什么反问自己,认真想了想道:“只要他们心中有彼此,那应该没什么过不去的吧。”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吗?”君无白嗓音低沉,眼神带着探究。
风笙对上君无白这样的目光,觉得莫名耳垂有些发烫。
“嗯。”风笙点头应了。
“希望你记得今天说的话。”君无白说了一句在风笙看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
回廊上,两人相对而立,君无白的身量修长,低头看风笙的时候神色带着习惯性的温柔。他的目光流连在风笙的面容之上,慢慢的,深深的,像是在描摹着情人的轮廓。
气氛一时有些旖旎。
“我……”风笙不知怎的,喉头一紧,不知如何回应君无白的话,只觉得心乱如麻。
君无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岛主!”
就在两人目光交织在一处时,外头有弟子呼喊的声音。
风笙犹如一场大梦被惊醒,倏然眨了眨眼,干咳了两声转过身,不再看君无白。
气氛被搅,君无白颇为失望地叹了口气,声音不轻不响,却带着醇厚的灵力传了出去:“何事。”
因着望尘岛规矩,普通弟子不可进入南岛,所以若有要事弟子一般都禀告怀光,让怀光来通知君无白。可今日怀光不在,又是要事不得拖延,弟子才斗胆赶来,站在南北的分界线上喊道:“仙官来传旨了。”
“难道是苏卓上仙的事情。”风笙沉吟道,“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吗?”
“铁证如山,定罪也不需要很久。”君无白抬起步子缓缓往外走,“便去接旨吧,真是一刻也不得歇。”
望尘岛虽地位崇高,可以不受天帝管辖,但天帝有旨还是容不得怠慢的。
即便天帝宣旨只是针对君无白和风笙,但只要是在望尘岛,那望尘岛的所有人都必须出席。这是为了表示天帝威严,不容忽视。
得知仙官带旨降临望尘岛,即便怀光不在,岛中所有弟子也都能主动自觉在议事堂的广场上集合,列队站立,井然有序,一看就是训练有序。
他们神情肃穆庄重,一派气势浩大。
站在队伍末端的几位弟子小声嘀咕了几句,想望尘岛素来避世,仙官来宣旨这种事也可谓千载难逢,如今自从望尘岛多了一名夫人,往来进出的外人多了,就连仙官宣旨这样千年难得一见的事情也发生了。
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待弟子们集合完毕,君无白才带着风笙出场,穿过人群,站在乌压压一群弟子的最前端。
风笙遵从规矩,毕恭毕敬地跪下请旨,身后一众望尘弟子也随之跪下。
而望尘岛主君无白有不跪天帝的隆恩,故宣旨的仙官也没有等他有所动作,便要开口。
谁知君无白二话不说,却跟着风笙,一并跪了下来,让话到了嘴边的仙官一个吃惊。
“君岛主?!”
宣旨的仙官疑惑提醒道:“您有帝君隆恩加身,无需下跪请旨的。”
君无白淡笑了下:“夫人都跪了,我怎有不跪之理?”
轻飘飘一句话,夹杂了宠爱的味道。莫名的,一岛的人被秀了一脸恩爱。
鉴于在外人面前还要维持夫妻的名分,风笙谨记着这一点,脸上保持着良好的风度,没有去拆君无白的台。
只是,风笙跪在君无白身侧,感觉背后那么多双眼睛向自己投来目光,一时有些不自在。
“岛主和夫人果真恩爱,羡煞旁人。”仙官顺着赞美了一句。
“自然。”君无白笑着侧过脸看向风笙,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要求风笙配合他。
“呵呵……”风笙只能尴尬笑着。
几个月前,风笙还是临月宫的小仙婢。谁能想到,世事变迁,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为了望尘岛的人,还和传说里的君无白并肩率众接旨。
仙官见君无白执意要跪着,也没有再说什么,清了清嗓子道:“血果之乱,气运大更。九鼎之祸,天门不幸。天帝有旨,于凌霄殿举办天冥之会,双案并审。令望尘岛主君无白、镇魂特使风笙出席为证,不得有误。”
原来是之前就提到的天冥会审,拖延了许久,终于还是来了。
本来只是为了问罪顾哲和风笙篡改大地气运之事,如今还多了苏卓一案,看起来似乎是要一并解决,以正天威了。
风笙低头,手指划过腕间的白玉镯子,想着事关大哥和阿越,都是自己重要的人,不由心思复杂,有些紧张不安。
“君无白领旨。”
放在身侧的手忽然被握住,君无白像是看穿了风笙一般,递来一个“放心,有我在”的眼神。
风笙的心莫名一定,缓过神道:“风笙领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