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五十章 九鼎篇(五十三)

 火羽鸟穿过万水千山,终于在黎明时分回到了望尘岛。

从高空俯冲而下,穿过层层云雾,便可以看到仙气缭绕的岛屿坐落在湖水中央。风笙坐在火羽鸟的背上俯视望尘岛,岛上弟子来来往往的像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移动的点。
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岛中央的白梅树,充沛的灵力隔着云层都能隐约感觉到,而如此硕大的白梅树也是世间罕见。
火羽鸟最终稳稳地停落在了北岛,北岛训练场上的弟子们听闻响动不由同时停下了手里的招式,朝这里望来。
“夫人回来了!”
不知是谁先带头喊了一声,乌泱泱一片人就朝着火羽鸟停落的地方涌来。
风笙正从鸟背上跳下,乍一见如此排场,有些消受不起。回头看了眼绣绣,她的神色无悲无喜,目光有些闪躲,似乎是怕看见谁。
可她害怕看见的怀光如今并不在岛上。
望尘岛的弟子们都挺有分寸的,不约而同在离火羽鸟十步远的地方止住了脚步。他们整齐划一地朝风笙行礼道:“参见夫人。”
风笙被这么整齐划一的问好搞得有些尴尬,左右看看也没自己认识的人,只能出声问道:“咳咳,岛主在吗?我要见晓……”
“夫人要见岛主!”
“夫人想岛主了!”
“快通禀岛主!”
话还没说完呢,这咋咋呼呼的传话简直就是子虚乌有,风笙也没心情和他们辩驳,抓着一名看上去比较文静老实的弟子道:“万晓晓呢,在哪里?”
“万晓晓……”那名弟子好像有些晕晕乎乎的,“谁啊?”
“啧,这你都不知道!”身旁一名弟子插嘴道,“就是那个万阁主,万晓晓上神啊!”
“哦哦,她啊!”那名弟子回过了神,道,“上神来望尘岛的时候神志不太清楚,一直在昏睡。起先是在我们北岛这里的客房安顿的,都以为没什么大事,但后来岛主和右使都觉得不太对劲,就转到南岛照看了。”
风笙也不再等君无白,拉着绣绣径直往南岛冲了过去。
“小兄弟,多谢了。”风笙一边跑,一边回头朝那名弟子道了谢,却见那名弟子渐渐收敛的笑意,张着嘴似要说什么。
随后风笙就一头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夫人何苦这么急匆匆的,我这不是来了?”
头顶传来不徐不疾的说话声,清冽如泉。
风笙抬头看去,只见君无白也正低头看着她,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温暖的光。他眼里的波光潋滟,看得风笙一阵心悸。
风笙急忙后退拉开距离道:“晓晓呢?”
君无白神色淡淡:“一回来便急着找她,可真是感人肺腑。当初我亲手送上的白梅花,有人弃之如敝屣。”
“岛主,请你见谅,生死关头,我自然要保住我的朋友。只是……我听弟子说晓晓至今还没醒来,到底怎么回事?”
君无白的目光越过风笙,落在了身后的绣绣身上,“万晓晓身上中了一种禁术,无解。”
绣绣看见君无白投来的目光,没有半分畏惧,不卑不亢道:“我们虽关押万晓晓,却未曾在她身上下什么术。”
君无白眯了眯眼,笑道:“那是谁下的?万阁主这段时间不都是被神水教拘留?”
绣绣交握着手放在身前,虽有拘谨,并无退怯:“但神水教并未对她下术。”
“你是没有,可苏卓上仙呢?有本事下这种术的,也只有身为上仙的苏卓了。”
绣绣听到苏卓的名字,表情微微一变:“教主虽死,可没做过的事,容不得污蔑!”
君无白笑了一声:“弑神都能做得出来,你怎知他没下禁术?”
绣绣被君无白一问,停顿了片刻,道:“我当然知道……”
“姑娘并非与苏卓上仙形影不离,况且本座听闻姑娘精神失常,说的话似乎没有信服力。”
君无白的话滴水不漏,绣绣脸色难看地站在原地,到了嘴边的话难以说出口,感觉自己被压得死死的。
“你刚才说这种术,无解?”
在绣绣和君无白短短几句争辩里,风笙心里却犹如惊涛骇浪。她盯着君无白的眼,“无解,会怎样?”
君无白瞥了一眼神色不善的绣绣,又看了看身后一群看热闹似的不愿散去的弟子,缓缓道:“随我来吧。”
末了,君无白又道:“来人,将这位姑娘送出去。”
弟子听了吩咐,即刻就要动手请绣绣出去。
风笙急忙回头,喊道:“等等!”
弟子们听了风笙的话,立刻停下了动作。
风笙看向君无白解释道:“我带绣绣回来暂且安置,岛主,可否通融一下。”
“望尘岛女子不得入内,笙笙啊,我可是为了你一再坏了规矩。”
“这……”
的确是有这个规矩来着……
风笙觉得君无白说的有道理,自己的确不该强人所难坏了规矩,于是想了想:“那我……”
“不过我也没说不行,你紧张什么?”君无白见风笙左右为难,似笑非笑,眼底闪过狡黠的光,吩咐弟子道,“既然是夫人要求的,就带这位姑娘去客房歇息。”
风笙朝君无白感激地笑了笑,她此刻不放心绣绣一个人去外头,万一被巫医盯上了凶多吉少。虽说之前绣绣对自己有杀意,但到底也是个可怜人,到底也是一条命。
不过若是万晓晓还醒着站在这里,定要说自己多管闲事,做烂好人了吧。
君无白似乎也是这样的想法,瞥了绣绣一眼,俯身低头凑在风笙耳边道:“对一个要杀你的人都能如此大度,笙笙啊,我可担心你吃亏。”
这时候,风笙就突然想到了父亲风青最自己的谆谆教诲:“我觉得人美心善的白莲花没什么不好的,对人心存善念,自会有福报。别跟你母亲似的怼天怼地,日后要没了我护着,只怕不知道什么样呢。”
父亲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臭屁,还被听到的母亲痛殴了一顿,但细细想来,风笙确实一直按照风青所指的道路在走。
做一个善良坚定的人。
她也一直坚信,只要无愧于心,便能活得坦荡。
君无白吐字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有些痒痒的感觉,风笙抿了抿嘴,侧头避开。
风笙是一片好意,可绣绣因着方才君无白的话,对君无白仿佛有了敌意,不愿意入住。她站在原地,对风笙道:“不用了。”
绣绣看着君无白道:“我不入内,便在这里候着。”
绣绣像是赌气,更像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不愿妥协,君无白终于不再贴着风笙,直起身子,一副不愿计较的姿态,淡淡开口道:“随你。”
如今他们站的地方望尘岛入口,也是临水的区域,一到夜里寒气很重,潮湿阴冷,绣绣若在这里等着,只怕会着凉。
风笙开口道:“绣绣……”
“我不入岛,也不算毁了岛主的规矩。我就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教主有消息了,我什么时候就去见他。”
见绣绣执拗的样子,风笙料想她也不会听自己的劝,只能道:“好吧,我先去看看晓晓。”
“风笙。”
就在风笙转头离开的时候,站在原地的绣绣突然出声喊住了她。
“怎么了?”
“教主真的没有对万晓晓下过禁术。”绣绣正色道,“虽说当初在神水教,是要置你们于死地,但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有做过,不能因为他死了,他犯了事,就能把所有过错推到他的身上。”
绣绣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瞪了君无白一眼。
“是谁下的,只怕已经很难细究了。”风笙虽觉得绣绣的话有道理,但在当时,确实只有苏卓有动机和能力做这件事。
如今死无对证,此事也只能是一团疑云。
风笙叹息一声道,“绣绣姑娘,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只是如今凶手是谁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我在乎的是晓晓的安危。”
只要万晓晓平安,风笙想的只有这个。
绣绣半晌无言,咬着唇,没有再开口。
风笙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君无白朝南岛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