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鼎篇(五十二)

 君无白与辰雪无声对视了半晌,似是在回味辰雪口中说出的“少主”二字。

最终,君无白道:“让怀光为你找个地方,你先修养身子。”
“不必白费心思了。”辰雪的手指绕着已经变色的长发,“我已经想好了我的归处。”
君无白猜到了辰雪心中所想:“神农谷?”
“是。”辰雪道,“我答应过游痕之会回去。”
“即便他已经死了?”
辰雪目光坚定:“是,即便他已经死了。”
“游痕之。”君无白缓缓念出这个名字,沉吟片刻,随后左手掌心翻上,一本册子凭空而现。
“当初派人潜入神农谷之时,曾找到一本册子,与你应当有关。”
君无白手腕翻转,册子飘在半空里慢悠悠送到了辰雪的面前:“你看看吧。”
辰雪看了高深莫测的君无白一眼,伸手接过册子,只见册子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神农秘史。
“神农秘史?”辰雪喃喃了一句,不明白君无白的意思。她望了眼君无白,在君无白眼神示意下,翻开书册。
书册中有一章被折了一个角,辰雪直接翻到了那一章。
“绝迹情草,又名灵草,神农谷培育出一株,威力更甚之前,交由司阳天神之妻,使得天神之妻死胎复活。此胎遗留民间,若有朝一日,神农有难,可炼化此胎,以保神农性命。”
辰雪的手微微一抖。
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便是司阳天神民间妻子的女儿,那个死胎。
这段话的旁边,还标注了九鼎上的圣火印记。
书册中还写道:“若此胎现身,接近九鼎,将与之呼应,显现隐藏的圣火印记……”
辰雪立时就想起来自己身上的那个无缘无故显现出来的圣火印记。如今看了这段话再去回想,最初为了帮游痕之靠近九鼎大战几百回合,想必是与九鼎产生了共鸣。
因为辰雪便是那服用了最后一株灵草的死胎,她便是世上最后一株灵草。游痕之曾说过的,他们泥人一族是靠着灵草蜕变为真正的人。
游痕之这个疯子若是炼化了她,便可获取肉身,从而获得自由,离开神农谷,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这书册上的字字句句,宛若诛心。
辰雪问道:“游痕之看过这些吗?”
“自然。是他扔了这册书,才被本座派去的手下找到。”
“那个疯子,就算知道了,也并没有将我炼化。”辰雪的手探向自己的臂膀,摸了摸出现圣火印记之处,“原来我真的是那个可以改变他的人。”
辰雪扫完这一章的最后一个字,将书册合起,好看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望向君无白,“所以你早就拿到这本书,你早就看到了?”
“是。”君无白瞥见辰雪探究的神色,淡道,“我之前收着没有给你看,是不想让你的身世暴露。世上最后一株灵草,光这个身份就会为你,为我们的计划带来很多麻烦。”
“是么?”辰雪挑挑眉。
“就好比,若是苏卓知道了,必会想方设法让你祭鼎,好让神水效力更佳。”
“看来你考虑的很周全了。”辰雪耸了耸肩,“如今看我快不行了,才放心交出来给我看了。”
君无白淡道:“这是你的身世,你理应知道,好让你死的明白点。”
“哈哈哈哈。”辰雪爽朗地笑了起来,“我这一辈子活得很明白,也多谢你,让我死的更明白。”
辰雪笑着笑着,神色多了分黯然,似有千头万绪堵在心口,“我这一辈子,所有的感情都献给了她,这颗心里容不下其他。”
“可唯独对游痕之,那个疯子,爱恨交加,竟是在我心里硬生生挤出了一块地方。”
“一直以来,我都在做着那个为妖皇冲锋陷阵的辰雪,我在她面前永远不会示弱,我无法在她面前流露出一丝疲惫。可我想,在游痕之面前我可以,我可以肆无忌惮地暴露自己的弱点,暴露自己的无能……”
辰雪摊开手掌,一把红伞骤然浮现,乃是游痕之的伞,森暝。
辰雪握着那把伞,那是之前自己与游痕之配合的苦肉计夺来的。如今大限将至,她也该履行之前自己说的诺言,回去看他。
也将这把伞,还给他。
“如今的我已经到了末路,便自私地想做一回抛下坚强勇敢的逃兵,去游痕之那里。”
君无白微微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劝辰雪,只是道:“让怀光送你一程。”
“那敢情好。”辰雪交代完所有事,如释重负,眼里又流露出一丝习以为常的媚态,笑道,“我现在骨头软的都站不直,快让怀光过来接我。”
辰雪笑得漫不经心,可君无白却从这笑容里读出了英雄的落幕。从辰雪刚刚出现到现在,她的身子就没离开过墙,可见连站直身子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分外吃力的事情。
在这场为妖皇报仇雪恨的追逐游戏里,在这场为复兴妖族的筹谋规划里,她已经耗尽所有力气。自她逃离镇妖塔后,不仅暗中安置好十二妖卫,她还将重要的妖魔联手布局交到了君无白手里。
那个嬉笑怒骂,无所畏惧的焚妖将,此刻两鬓斑白,弱不禁风,就算是妖皇继武站在面前,恐怕也很难认出这位忠心耿耿的部下。
“怀光。”
君无白不轻不响地唤了一声,声音就好似直直传进了怀光的耳中。不消片刻功夫,怀光便麻溜地出现在了君无白的面前。
乍一见青丝成雪的焚妖将,怀光目瞪口呆了半晌。
“哟,怎么?还念念不忘地要和老娘巫山云雨吗?”
纵然已经行至末路,辰雪不见半分意志消沉,曾经明媚的光彩照人霎时间有回到了她的脸上。晚风吹起辰雪的长发,吹起了她的裙摆,她清瘦的声影立于苍茫夜色里,宛若丹青绝笔。
怀光咽了口唾沫,被这样近乎有些圣洁的画面感震慑,惯会插科打诨的他此刻也说不出半分玩笑话了。
“送将军去神农谷。”君无白凉凉开口。
如今火羽在外,岛上得君无白全部信任的兽族便是怀光了。
君无白下令后,怀光也没有犹豫推辞,即刻旋身化作了原形白虎,一个纵身跃到了辰雪的面前。
“除了主人,还没人骑在我身上过,今儿个可算破例了。”
从这样有些沉闷的气氛中缓过来,怀光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那可真是荣幸。”辰雪面朝君无白,斜坐在了怀光的身上。她撑起了那把红伞,神色一如往昔。
怀光只觉得辰雪的身子轻的没有份量,像一根羽毛。
大概是觉得自己走到了尽头,卸下了身上的担子,辰雪眉眼间忽然透出一股释然。
如雪的青丝倾泄垂落在怀光的身上,辰雪摸了摸怀光的皮毛,调笑道:“养的不错。”
“咳咳。”怀光一个激灵,“走了走了。”
辰雪最后看了一眼君无白:“少主,你喜欢的女人,的确是个厉害的女人,不愧是风青之女。杀不了风青之女,是我命。可你将来若栽在那个贱人手里,我九泉之下死不瞑目。你不要忘记了,风青之女于我们妖族未来,意味着什么!”
君无白不置可否道:“将军,后会无期。”
“呵。”
冷笑声逐渐远去,君无白站在原地目送怀光跳入了圈好的阵法内,转瞬没了影。
他将手中握了很久的杯子微微倾斜,杯中的清酒倾斜而下,成了一条晶莹剔透的水柱,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