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九鼎篇(五十一)

 听到万晓晓出事,风笙当即心下一沉。

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顾哲说,苏卓死后,神水教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屏障,和君无白的联系也格外顺畅。
君无白告知顾哲,苏越是乘着火羽鸟来的,火羽鸟应当还停在洞口接应,故而他们也能乘坐火羽鸟快速回去,不必担心。
风笙让顾哲回了自己的镯子养神,然后和绣绣一起出了幽都洞。
在洞口,风笙果然瞧见了火羽鸟,它正垂着柔长的脖颈,用脑袋推着眼前什么东西。
风笙走近了一看,竟然是神水教的飞兽,负责接送神水教弟子的坐骑。之前风笙假扮长老混进来的时候,就是坐的这头飞兽。
可如今,这头飞兽栽在沙尘里,眼睛紧紧闭着,没有了气息。
大概同是兽类的缘故,火羽生出了怜悯之心,蹭着飞兽的脑袋,似在为他哀悼。
“它怎么……”风笙疑惑。
“它自尽了。”绣绣走上前,蹲在飞兽的身旁,抬起手抚摸着它已经僵直的身子,“它是教主养大的,对教主忠心耿耿。想必是知道教主去了,所以才做了傻事。”
风笙提议道:“找个地方将它安葬了吧。”
“不必。”绣绣站起身,看着风笙道,“它生于大漠,便葬于大漠,风沙才是它的归宿。”
绣绣阻止了风笙安葬飞兽的想法,风笙也尊重绣绣的意思,没有坚持。
火羽鸟看见风笙走出来,慢悠悠踱步到了风笙的面前,低下脑袋。风笙揉了揉它头顶的毛,安抚了一会儿,回头对绣绣说:“我们走吧。”
绣绣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上了火羽鸟。火羽鸟仰首长鸣了一声,扑腾着翅膀转身朝着望尘岛的方向飞去。
风笙站在火羽的背上向下俯瞰,幽都洞在漠漠黄沙里逐渐变得越来越小。曾经在风笙眼里神秘而又强大的神水教,如今人去教空,什么都没剩下。
回首初来此地时的心情,风笙真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趟最后的结局,会是如此伤痕累累。
沙漠的风带着刺骨的滋味吹过,黄沙被吹起又落下,飞兽的尸体也很快掩盖在黄沙之下,再也看不到。
就在风笙一行回望尘岛的途中,巫医也已经回到了望尘岛。
他进入南苑之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踪迹。
在外人面前性格乖张的巫医此刻收敛了一身的锋芒,恭恭敬敬道:“主人,事情已经办妥。”
巫医将神水教内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禀报,当说到风青残魂现身之时,眼前的身影似有一丝震动。
面前之人身姿挺拔,宽袍在夜晚的凉风里随风翩飞。他背对着巫医,手里捏着一只酒杯,看不见神色,缓缓道:“知道了,那神水教的弟子呢?”
“已经悉数转移至那个地方,不会有人发现。”
“很好,他们是一批优秀的材料,不能怠慢了。”
“绝影明白。”
“嗯,魅笛的事情进展如何?”
“已经基本完成,师允的骨头会成为新的魅笛,顾深深也成为了听话的傀儡,届时在我的命令下,顾深深可以吹奏魅笛,一样可以操控傀儡军队。”
“那本座便拭目以待了。”
巫医抬头望了眼那个高瘦的背影,又低下头问道:“主人,我去的时候辰雪已经不在,不知道……”
“她的事你便不用管了。”
只一句话,便打断了巫医探究的欲望。他应了一声,忐忑道:“那属下便退下了。”
“嗯。”
巫医站起身退离,余下君无白孤身一人站在浓浓夜色里。
此时,他眼中的玩味比这沉沉夜色更难捉摸。
他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杯中盛着的清酒晃晃荡荡,荡出了一丝涟漪。
“来都来了,又为何不出来?”
话音落,夜幕里走出一道鲜红的身影,走在离君无白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倚在墙上,神色淡淡:“你还是插手了。”
“我说过,你伤不了她。”
“呵,没想到女娲之泪的力量也没能让她死。”辰雪发出了一声冷笑,“风青的女儿,贱命真长。”
“你来这里,只有这些话要说吗?”君无白脸上不辨喜怒。
“怎么,听不得别人说了。”辰雪冷道,“君无白,你爱上仇人的女儿,你不配做那个人的儿子。”
“哦?”
“当然,你可以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那我可不敢。”君无白淡道,“焚妖将在妖族的地位不可小觑。”
“呵,但在你君无白眼里,什么都不是吧。”辰雪嗤笑一声,继而正色道,“这次苏卓栽了,战神一门逃不了天帝疑心,此后咱们可以少了一个顾虑。”
君无白笑了笑,没有说话。
辰雪又道:“还顺便让苏卓花了近千年时间,为你培养了一批身负魇力的材料,这可是占了大便宜。”
“你这是在抬举我吗?将军。”
“就当是吧。”辰雪掩嘴咳了两声,艳丽的面容上载了些许愁色,“即便我再怎么不想承认你,再怎么厌恶你护着风笙那个贱人,但你确实在大局上,还是为了我们妖族,没有辜负她的期望。”
“所以呢?”
“我曾派人告诉你的妖族遗址,魔族叛党的消息,你可以好好利用。除此以外……苏卓一直追查的镇妖塔逃妖的下落,我也可以告诉你。”
“苏卓居然找了这么多月都没能将逃妖抓回,可见你将他们藏得很好。”
辰雪道:“他们是我手里握着的筹码,我自然会好好对待。”
“听起来,是你的亲卫?”
“不错,随我一起逃出来的,正是我的亲卫。”
君无白默了一瞬,终于转过身看向倚在墙上的辰雪,双目牢牢盯着她:“我记得,焚妖将的亲卫只听从与焚妖将的命令,甚至不用服从妖皇。”
“是,这是她给我的信任。”
“你现在要将这批亲卫交给我?”
“是。若不是你当初率人强攻镇妖塔,我和他们也无法顺利出来。只是……他们如今受着禁锢,还需要妖族遗址的东西相助。”
君无白挑了挑眉,“看来你是来向我交代后事的。”
辰雪疲惫道:“我直到挠挠出现才知道,游痕之当初的那个吻意味着什么。那个疯子,将女娲之泪的力量给了我。明明,他是靠着这个力量活下去的啊……”
“可惜,他的力量救不了我了……”
君无白望着眼前的辰雪,只见她浓密的枣红色秀发在此刻忽然像是丧失了生命力的花朵,开始逐渐枯萎。
红色如瀑的长发渐渐从发梢开始,渐渐变成了如雪的白色。
君无白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见辰雪没有立即回答,君无白转身道:“我去找怀光过来。”
“不用了。”辰雪道,“是我的寿元尽了。”
“怎么可能。”君无白道,“你有半神的血统,最少也该有十几万年的寿命。”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辰雪一直维持的坚强与冷傲在此刻有了些许松动,“她在镇妖塔里已经快撑不住了。”
“我只有将我的寿元分给她,支撑她度过了这漫长的岁月。我寿元早就已经快到尽头,加上这几次的重伤,身子已经透支了。”
君无白一震。
“所以啊,我只能走到这里了。很遗憾,没能为她报仇雪恨。”
辰雪倚在墙上,连曾经尖锐的笑容都变得绵软无力:“她在里面等不了太久了。十二妖卫交给你了,妖族的未来交给你了……少主。”
最后的两字从辰雪的口中吐出,不仅仅代表这一个称谓,更是一种责任,沉甸甸的对未来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