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九鼎篇(五十)

 风笙听到绣绣的答案,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低头沉思了片刻,回道:“很抱歉,这恐怕无法实现。”

“我知道,之前我对你存着杀心,你怨恨我也是正常。”绣绣的声音带着哽咽,“可只要能让我见他,能让我守着他,我愿意用一切换来换。”
风笙叹道:“绣绣姑娘,苏卓上仙已经死了。”
“对我而言他是生是死并无区别,他是苏卓,是救了我给我了我希望的人,是我发誓会用余生去舍命守护的人。”绣绣顿了顿,“我恳求你不计前嫌,带我去找他吧。”
绣绣说完,已经毫不犹豫地跪倒在风笙面前,不等风笙去拉她,她已经弯下身子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绣绣姑娘。”风笙急忙蹲下身子去拉她,“我没有怨恨你,我们有各自立场,各凭本事,谁也说不上要怨恨谁。”
“那你可是答应我了?”绣绣满怀希望地看着风笙。
“我……”风笙见绣绣憔悴的面容,实在狠不下心再三拒绝。她侧过头看了看顾哲,有些无助。
“不如先带回望尘岛吧。”顾哲建议道,“之后你再回天宫看看情况,看是否可以带绣绣姑娘上去。”
眼下的确也只有这个办法比较稳妥,毕竟苏卓的事情定会触怒天帝,冒然带绣绣上去既不符合天规,又会气坏了天帝。
而且风笙传送万晓晓回去后,也不知她到底如何了,想必这也是苏越心中牵挂的事情,还是得回去一趟。
“是,大哥说的在理。”风笙看向绣绣,“就这样,我们走吧,绣绣姑娘。”
绣绣虽然急于见到苏卓,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她答道:“好,多谢。”
风笙想拉起绣绣,绣绣往后缩了缩,摇摇头,婉拒了她的搀扶,自己站起身子:“我带你们出去。”
想必是敌对的立场令绣绣还是无法自如和风笙相处,风笙也便收回手,不再强求。
绣绣对幽都洞的一切都了若指掌,非常熟悉,包括苏卓在某些隐蔽点留下的机关,她也悉数牢记于心,带着风笙和顾哲一一避开,很快就到了洞口。
一路走来,确实再也没看到一名弟子。明明之前教中弟子都被咒力定住,可咒力解开后却悉数消失了踪迹,着实诡异。
绣绣走到洞口的时候,回头望了望。
昔日洞中美景如画,往来弟子悠然端庄,处处井然有序。绣绣一直都觉得,这里是她和苏卓的家,一个属于他们的家。
绣绣目光落在一处,思绪便飘到了很久前她过生辰之时。
那时候,苏卓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蒙着眼,拉着她的手来到这里。等苏卓让她看时,她才睁开眼。
等睁开眼的时候,绣绣惊喜地看见自己置身在弟子的包围中。每一名弟子手中都举着礼物,笑意盈盈地将礼物送到绣绣的面前。
绣绣惊喜又有些手足措,不由看向身侧的苏卓。
苏卓笑道:“这是大家对你的心意,收下吧。”
绣绣便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每一份礼物,沉甸甸的像是满载了大家的心意。直到后来,绣绣手里都抱不下了,苏卓便示意弟子将礼物聚在一处,送到绣绣的屋子里去。
最后的最后,大家都向绣绣送去了祝福,气氛变得轻松融洽,大家也开始大胆了起来,起哄苏卓,道:“教主,你呢,你准备了什么给绣绣姑娘呀。”
苏卓倒是一反常态,没有责备属下的不知分寸,而是包容地反问绣绣道:“你想要什么?”
绣绣脸微微一红,摇摇头:“不用了,礼物已经很多了。”
“那可不行啊,教主可不能亏待绣绣姑娘。”
“就是就是,绣绣姑娘可为了教主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苏卓露出有些委屈的神色:“瞧瞧,一个个都护着你,明明我才是教主。”
绣绣赶紧道:“不是的,他们都很敬重教主你……”
“我也没生气,开个玩笑而已,较什么真。”苏卓看绣绣礼物抱了满怀,有些吃力,主动替她接过几样重的,道,“快说吧,不然他们非说我亏待了你。”
绣绣的脸更红了一些,她目光闪躲着,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话,小心翼翼道:“那教主,可以陪我吃一顿饭吗?最近教主已经很久没有陪我了。”
苏卓神色有一瞬的愣怔,回道:“好。”
绣绣记得那一天,苏卓没有再中途离开,匆匆忙忙赶去忙什么事,就真的守诺留在绣绣身边,陪着绣绣吃了一顿饭。此后很久,苏卓也尽量坚持,能陪绣绣吃饭,就回来陪着。
绣绣说:“教主在的时候,饭都特别香。”
苏卓道:“我修习辟谷之术,却耐不住绣绣做的菜太诱人,总是忍不住尝几口。”
这样的日子,像极了世人口中的举案齐眉。
绣绣鼻子发酸,看着眼前如今的神水教。
墙垣倾颓,破败潦倒,了无生机。空荡荡的洞中,再不见昔日繁华。
过了片刻,绣绣道:“不知道弟子们去了何处,是我的失责。”
“我有一种很强的直觉,一切皆和巫医脱不了干系。”风笙也顿住脚步,随着绣绣回望幽都洞。
顾哲想了想道:“说起来,绣绣姑娘,看他的样子似乎与苏卓上仙认识,并且关系匪浅?”
绣绣点了点头:“教主创立神水是经过他的提点,平素也会定时向他汇报近况,说得难听点,他才是神水教真正的掌权者,因为教主说过,只要他达到目的,神水教便归他……”
绣绣说着,忽然察觉到不对:“是了,他说过,神水教要归他……难道说他带走了教中所有的弟子?”
顾哲点点头:“极有可能。”
风笙觉得古怪:“可是此处四周皆是荒漠,他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带走这么多弟子的?”
“许是咒力,许是其他什么原因。”顾哲想了想道,“巫医的所作所为,每次都让我们意外。”
风笙听了顾哲的话,忽然福至心灵地想到了什么,道:“转思泉!”
“转思泉?”顾哲顿了顿,恍然大悟,“是了,你当初就发现转思泉有异样。”
风笙感觉之前所看到的异样和这件事情联系了起来:“每名弟子在那里都有滴血,那里是除了洞口外唯一可以出去的通道。明明是一口泉,里面全没有一点水,还充满魇力。”
“我以为,入教滴血是神水教屏障的一种通行证,可却没想过另一种可能。”
顾哲明白了风笙的意思:“你是指巫医设的阵法?”
“对,很可能弟子就是通过那口转思泉被带走的。”
绣绣在旁听着风笙和顾哲的话,想了想道:“那口转思泉,当初是教主设下的,但巫医确实也有助力。”
“看来极有可能是这样了……”风笙有些懊恼道,“发现的太晚,应该早就把那口泉封了。”
“可他带走那么多弟子究竟意欲何为。”顾哲低低道。
绣绣若有所思:“可能是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吧。”
“如今,我无法负起保护他们的责任,而那位巫医确实比我能耐要大,若那位可以善待他们,未尝不是好事。”
“只怕没那么简单……”风笙喃喃。
绣绣没听清,问道:“什么?”
“没什么,神水教弟子的事,我们会留意的。”
想来巫医之事,并非绣绣能管得了的,风笙也不想绣绣再难过,转移话题道:“只是这个巫医到底存着什么目的,竟然在千年前就有这样的心思。”
“这我便不知道了。”绣绣摇摇头。
“笙笙。”一旁,顾哲沉默着一直没插嘴。直到此刻忽然开口道,“我和岛主恢复了联系,我已告知他此处情况,他让你速速回去。”
风笙顿生出不好的预感:“发生什么了吗?”
“岛主说,万姑娘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