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九鼎篇(四十九)

 司南司北两位星君驾着仙鹤,带着苏越离开了。

风笙见他们离开,才低头对着镯子道:“大哥,他们走了,出来吧。”
一缕轻烟自白玉镯子里缓缓飘了出来,顾哲凝魂,身影落定:“苏越此次回去,只怕不好应付。”
“我也担心。”风笙叹了口气,“神水教弟子得先安顿好,我还要回望尘岛看一下晓晓,确认她是否安好。”
风笙和顾哲说话时,一人急急从外头冲了进来:“教主!”
是绣绣,她显然很焦急慌忙的样子,脸上担忧的神情一览无遗。
见密室里没有打斗,风平浪静,并且风笙手中已经没了兵器,绣绣道:“已经结束了吗?”
她脸上虽没了之前阻挠时的歇斯底里,但还带着些许敌意。
“她不是应该被咒力定住了吗”风笙看向顾哲。
“如今咒力都解开了。”绣绣听见风笙的问题,柳眉微蹙道,“可我醒来的时候,教中弟子都不见了,只剩我一个了。”
“只剩你一个?这怎么可能?”
“教中确实已经空空如也,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我一路寻来相助教主,只看到了你们。”
绣绣说完后定下心来环顾四周,见到一是狼藉,似乎没想到这间密室已经毁坏至此。她想找苏卓,可整间密室都没有苏卓的身影。
绣绣不由心生不安喊道:“教主?教主!”
风笙看到她寻找苏卓样子,一时不知怎么告诉她苏卓已死的消息。
“教主呢?为什么你们在这里,他不在?苏越呢?苏越也不在……难道……”
风笙和顾哲对视了一眼,忽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绣绣眼角余光扫到了角落里的九鼎,跑上前看了看,见内中载着血红的神水,猛然转身道:“他一定是做到了,他带着苏越走了,是不是!”
倒是身旁的顾哲率先答道:“没有。”
绣绣刹那间脸色变得更白,她目光呆滞着站在原地片刻,身子晃了晃,苦笑道:“没有,是什么意思?神水不是在这里吗?不是成功了吗?”
“神水并没有炼制完成,还差一步。”风笙看着绣绣道。
顾哲肯定了风笙的回答,点了点头。
绣绣如遭雷击地顿在原地:“……怪我,都怪我没能拦住苏越,拦住你们。”
千年苦心谋划的神水计划,居然还是一败涂地。
绣绣似是很难接受这样的结局,自责着目光四处飘忽,寻找着一个身影:“那他人呢?他人去了哪里?”
风笙正要回答绣绣,忽然觉得不对劲,抬头看了看天空,高悬的月亮,闪烁的繁星,这都代表着此时是深夜。而在深夜,绣绣的样子不该是这样的。
她患者记忆人格分裂的病症,按照以往的情况,她此刻在夜里应该是深爱怀光的,不应当口口声声都是苏卓。
难道……
风笙看向绣绣,试探地问道:“绣绣,你是不是,病好了?”
绣绣却没有直接回答风笙的话,她因为恐惧和惊慌,扑上前死死抓着风笙的衣襟,摇着风笙,大声问道:“我问你啊,他人呢,苏卓人呢!”
“绣绣姑娘,节哀。”顾哲见绣绣突然情绪有些失控,在旁将风笙拉到身后,“苏卓已经死了,被苏越带回天宫。”
“……死了?”绣绣后退了两步,呆立在原地,双手捂着心口。
慢慢的,慢慢的,绣绣像是终于明白过来死这个字的意思,咬着唇,咬得鲜血流了出来,表情痛苦而悲伤,却竭力让自己冷静,不让自己失控。
虽然他们一直以来处处为敌,但风笙明白,彼此都是为了心中的信念和追求。
“是啊,不成功便成仁,我早就该知道的。”
“绣绣姑娘。”风笙张了张嘴,想说一句宽慰的话,可是她发觉自己根本没有安慰对方的立场。苏卓的死,和自己不能说毫无干系。
绣绣的眼眶红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可她仰起头,拼了命地不让眼泪流出。
“……我来晚了……我和他想过很多种结局,这……大概是最坏的一种了。”
“他和我说过的,不问对错,也不问生死,成功固然可喜,若是败了,也是天意。”
绣绣苦笑了一声,咬着唇看向风笙:“你刚刚不是问我,病是不是好了吗?”
“我回答你,是。”
绣绣的手摆在两侧,死死拽着自己的裙摆,“当初,是他让我重生。他给我喝了汤,想让我忘记怀光,可是我没有,才会最后变成了白天与黑夜两种极端个性。”
“那汤,是调配过的,加了他的血。”
“汤的药效是有限的,一旦他死了,药效便会过去。”
绣绣的声音听起来是在努力维持平稳,“所以,我都想起来了,完完整整的想起来了……我重生之前,对怀光的爱……”
风笙看见绣绣因为记忆的恢复而自我纠结迷惘,不由想到了自己破碎的记忆,生出了一种共鸣。
她握住绣绣的肩膀,对她道:“如今苏卓不在了,你便跟我们走吧。我们带你去望尘岛,去找怀光。”
“怀光……”
再次念出这个名字,再次想起这个人,绣绣心里没有曾经白日时咬牙切齿的恨,也没有曾经夜晚时深刻入骨的爱,只剩下一种怅惘。
是风雨过后留下的浅浅水洼,是大雪过后未化的一地积雪,又是扁舟划过留下的一丝荡漾。
是爱过恨过怨过,也是忘记释怀淡然。
风笙在等绣绣的回答,绣绣笑声凄凉,拉下风笙搁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我不去。”
“可如今神水教弟子不知所踪,你留在这里也没有用。“
绣绣眼底闪过一丝愧色,“是我愧对了弟子们的信任,没能保护好她们。可是……我也不会去望尘岛,不会去见怀光的。”
“为什么?”风笙道,“怀光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的样子,但我确信,他对你是真心的,会好好照顾你的。”
“如今的我,不是从前的绣绣了,我不再需要他的照顾,也不屑他的照顾了。”绣绣目光中透着果决,透着坚强,“如果我要去一个地方,我也只会去一个地方。”
风笙道:“哪里,我送你去。”
绣绣抬头看向天空:“我要去天宫,我要见苏卓,我要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