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五章 九鼎篇(四十八)

 冰冷的现实赤裸裸摆放在眼前,死亡的残酷令苏越的心脏几乎都有一瞬间的停止跳动。

与咒力同归于尽,那是魂魄俱灭,没有往生了。
他死死抱着苏卓尸体的手不肯松开,他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的哥哥竟然就这么离开了,彻彻底底的离开了。他多么想看见眼前的人睁开眼睛,多么想听见眼前的人再唤他一声,阿越。
风笙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叹了口气。
她依旧记得从前在天宫看见苏卓的情形。如清风霁月般高贵的人物,一身气度,见者无不被他彬彬有礼的微笑感染。
那时的苏卓因着苏越的缘故,也时常会来青霜殿串门。来的时候手里总不会空,不是带些奇珍异宝,就是带些灵丹妙药。
虽然母亲每次总是客气地拒绝了这些好意,但苏卓也没有丝毫恼怒,依旧温温柔柔地笑着,道一句:“多谢对家弟的关照。”
在风笙的记忆里,苏卓没做过半点逾矩的事情,天条天规他比谁都看得重,因着战神长子的身份,他行事也极为谨慎。
就是这样光明磊落的苏卓,私设兵力,滥用魇术,盗取九鼎,残杀凡人,这条条罪状看起来都是那么触目惊心,不可思议。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前途光明的上仙甘心沦落至此……
风笙看着苏越颤抖的背影,眼里也染上了浓重而化不开的悲伤。
蓦然,手被轻轻握住,风笙侧过头,看见顾哲神色专注地看向天空,带着几分警惕。
密室因为这一场骚动已经坍塌损毁,洞顶露出了一个不太规则的口,夜里的风冷嗖嗖往里灌。侧耳细听,还能听到如呜咽的风声在洞中回响。
“大哥,你怎么了?”
顾哲神情严肃:“有人来了。”
“有人?”风笙也抬头看去,只见远远的,干净澄澈的夜空里蓦然出现两道身影,从天际而来,乘着仙鹤,由远及近。起初只是两个小点,而后越来越清晰。
风笙眯了眯眼,瞧见了驾鹤而来之人的装束。
两人统一穿着星辰黯袍,头戴星辰冠,灰色的长袍上点缀着银丝绣出的星辰,远远看去,在夜色里闪烁着光,犹如繁星璀璨,与苍茫夜色交融一体。
能有如此装束的,想必也只有天星台的星君大人了。
可是,他们怎会来此?
风笙忽然想到顾哲魂魄按理来说禁锢在冥界,是天冥会审的要犯,若被发现还有魂力残留在外,甚至被风笙偷偷藏着,可是不得了。
更别说这般堂而皇之地出现,必定被带回去。到时候还来不及好好解释就罪上加罪,可没好果子吃了。
风笙赶紧道:“大哥,你快回镯子里去,别被他们发现了。”
顾哲点了点头,拉着风笙的手,闭起眼。
转瞬间,顾哲的身子化作一缕轻烟,如清风拂过,入了风笙手中的白玉镯子。
风笙的手抚摸过镯子,镯子上刻着的字又亮了亮。风笙不由被那几个字吸引了注意,但至今她也没懂这几个字的意义。
顾哲刚进镯子,乘着仙鹤而来的两人便已经到了面前,自仙鹤上轻飘飘跃下,落在地上。
“司南星君,司北星君。”风笙看到来人,立时认出了身份迎了上去。
天星台有四位星君:东耀星君、西耀星君、司南星君、司北星君。
东耀、西耀古板冷漠,司南司北和蔼可亲。
所幸来的是好说话的,不至于让风笙焦头烂额。
司南有着一副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上去不过少年模样,但其实是四位星君中年纪最大的。司北样貌憨厚,身材略有些富态,是四位星君中最爱笑的。
“特使。”两位星君见风笙给自己行礼,露出了谦虚的笑容,“风笙姑娘如今可是天帝亲封的镇妖特使,我等可受不起你的礼啊。”
风笙尴尬笑了笑:“我有几斤几两,两位星君还不知道么。”
从前还在帝姬临月宫里当差的时候,风笙少不得被好事的帝姬当众教训。风笙也是脸皮厚的,习惯了帝姬有一茬没一茬的闹腾。倒是这两位星君,偶尔路过还会帮忙说上两句,让风笙早点落得个清净。
“不知两位星君来此……”
司南司北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向苏越。
“我等在天星台看到苏卓上仙的命星陨落在此,倍感意外,故而前来一探……”
风笙恍然,原来他们是为了苏卓的事情而来。
司南星君走近了苏越,眼见苏卓的尸体,颇为意外地叹了一声:“竟是真的……”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环顾四周,看见了灰尘中的九鼎,走近了细细一瞧,见鼎中的水极为凶煞,更加生疑。
“九鼎居然在这里吗”
“而且……苏卓上仙不是应当在追捕逃出镇妖塔的妖族吗?怎会出现在此?”
风笙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躲不过。
见风笙和苏越都没有回答的意思,司南星君走到苏越身边蹲下,握着苏卓尸体的手沉默半晌,又道:“苏卓上仙灵力散尽,身上残留的气息有咒力,还有……魇力?!不对,不是纯正的魇力,是死气与怨力凝结的?!”
这句话显然惊到了一旁的司北星君,司北星君赶紧上前,道:“死气与怨力?苏卓上仙怎会身负这种力量?这种,不都是死星才有的力量吗……”
司南星君脑中犹如有灵光闪过:“司北,还记得咱们天星台曾经有一段命星湮灭的记录无从追寻吗?”
六界生命的流逝都会造成命星的陨落,陨落后的命星在天星台的荒域完成湮灭,并且天星台会自动留下湮灭的记录。
可是司南司北记得曾经的某一次,他们不过出去开了个会议,回来的时候这段时间的命星湮灭记录都没有了。
粗略估计,那段时间的命星湮灭少说也有数百万。
他们还以为是天星台的一个意外,再加上命星湮灭后也就不存在了,故而没有再继续追究。
如今想来,命星湮灭的死气和怨力,也是有可能被觊觎的。
“苏卓上仙身负天界巡防,若是他想混入天星台私自取走死星的力量也未可知。”司南星君缓缓站起了身子,“此事必须要上报天帝。”
苏越抱着苏卓,没有动一下,也没说话。
司北星君露出了招牌的和事佬笑容:“苏越上仙,你的兄长究竟为何会身负这种力量,又为何会死在这里,想必应该去天帝面前解释一下吧。”
苏越依然不答话。
“阿越……”风笙担心苏越会因为苏卓的死暴怒,惹恼两位星君,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
可是苏越最终没有像风笙担心的那样,他冷静地松开苏卓,将他横抱在手里,缓缓站起了身子。
随后他做了个手势,方才被他扔在一旁的混沌巨刀被飞回了他的刀鞘里。
苏越道:“此事的确要去天帝面前解释,苏氏一门不会逃避错误。”
“那就好,那就好。”司北星君笑着,“我们也是尽了职责,希望苏越上仙体谅。”
“九鼎也一并带走吧。”司南星君道,“鼎中的东西,看样子是刚炼制不久的,有苏卓上仙残留的气息,是个物证。”
风笙和苏越都沉默不语。
“左右九鼎也要上交天宫保管,我们便先帮特使带上天宫了。”司南星君挥了挥袖子,九鼎自然地落在了仙鹤身上。
司南星君道,“功劳自然是特使的,我们会如实禀报天帝。”
风笙倒不是在乎什么功劳,只是担心苏越,上前欲说什么。
苏越抿了抿唇,回头看向她:“阿笙,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风笙犹豫了片刻,才用力点了点头:“好。”
苏越顿了顿,看向风笙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道:“替我跟晓晓解释一下。”
“我会的。”
苏越朝司南司北两位星君点了点头,司北星君笑呵呵地跟着苏越一起上了仙鹤,苏越小心地抱着苏卓的尸体,风笙看着他的背影,但看不到他的表情。
阿越……
司南星君似乎感觉到什么,向风笙再度投来目光。
风笙感应到目光,被他看得瞬间心惊肉跳:“司南星君还有什么事吗?”
司南星君的目光落在风笙的白玉镯子上,片刻后抬眼笑了笑:“无事,特使这镯子有些特别,一定要好好保管。”
糟了,可不是被他看出什么吧?
风笙的手下意识握住手腕上的镯子,笑道:“原来星君也喜欢这种女孩子用的玩意儿啊。”
“嗯,挺特别的。”
风笙尴尬地将手背到了身后,调侃道:“星君要是觉得好看想送给喜欢的人,就再去打一个,盯着我的看不厚道啊。”
司南错开目光:“特使说的有理,在下就先告辞了。特使寻找九鼎又是功劳一件,咱们天宫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