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四章 九鼎篇(四十七)

 风笙跟在顾哲身后,摸索着到了苏越身边。因为风沙呼啸的声响太大,她只能提高了声音道:“阿越,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

苏越拔出的混沌巨刀一下一下砍着面前的屏障,他喊道:“阿笙,快来帮我!”
风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二话没说,持双剑在手,随着苏越一起猛力砍着屏障。
灵匕辟天加上混沌,三件灵器全力攻向苏卓设下的屏障,可屏障依然不见一丝动摇,稳若泰山地伫立在风沙间。
反倒是用力过大,被屏障反弹。风笙双手齐齐用尽全力劈下去时,被狠狠一震,整个人向后摔了去,失去了平衡。
狂风卷着一切,洞顶发出轰隆的声音,从下头望去,顶部已经被全部掀开,像是有一只强壮的手,将一切撕扯拉拽,露出了澄澈的夜空,星光点点。风沙一路席卷着砂石向上冲出了洞穴,扶摇直上,很快将眼前的夜色蒙上灰尘。
风笙长发飞舞,在空中纠缠在一起。她身子轻飘飘被甩了出去,差点也被风沙卷走。
所幸顾哲眼疾手快,在身后稳稳接住了风笙,将她扶正,担忧道:“笙笙,小心。”
“谢了大哥。”风笙借着顾哲的力道站直了身子,大声喊道:“不行啊,阿越,这行不通!”
苏越此刻也只能勉力用混沌巨刀支撑着身子平稳,想突破屏障去到苏卓的面前,根本不可能。
风沙呼呼的巨大响声已经盖过了苏卓微弱的喘息声,苏越已经听不到苏卓一丁点的声音。
苏越从未觉得时间的流逝如此之慢,无法去到哥哥身边的每一刻都显得如此煎熬。
“哥!”
苏越大声呼喊着苏卓,可是屏障那头没有任何回应。
也许是风沙迷了眼,迷了心,又或许是心中急切的心情难以言表,苏越将刀扔在了一旁,用最原始的方法,徒留双手用力捶着屏障,大声喊着:“哥,你回来好不好,你回来,我求你!”
牢不可破的屏障竖立在兄弟俩之间,就是一条永生永世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苏越的声音是那样悲伤。
很久很久以前,苏家还在凡间的时候,苏卓曾带着苏越去山上祈福。不知怎的,苏卓忽然越走越快,最终身影一闪,彻底找不到人,甚至没来得及顾上苏越。
山上的人很挤,人来人往的,苏越就这样就和苏卓走散。
苏越不知道该怎么办,又怕到处乱走会迷路,就站在原地等,他相信苏卓会回来找他。
结果苏越等啊等,等到了太阳下山,月上枝头。
身旁路过的人都说,肯定是你的哥哥故意想丢下你,把你扔在这里了。
可是苏越坚定地回道:“不,我哥哥会回来。”
结果这一等,便是一天一夜。
苏越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较劲,还是跟苏卓较劲。
第二天,满头大汗的苏卓回到了这里,神色焦急,在看到苏越后有一瞬的愣怔,随即上前拥住他:“阿越,你没事吧。”
苏越疑惑又惊喜道:“哥?”
苏卓道:“我瞧见了咱们之前得罪过的妖,怕他是来寻仇伤害你,所以去引开了他,战了一夜。”
苏越被苏卓拥着,声音闷闷的:“哥哥有受伤吗?”
“有,不过没事。我看它逃跑了,怕你落单有危险,就回来了。”
苏越挣开苏卓的怀抱,上下打量着苏卓:“伤在哪里了?”
“都是小伤,真没事。”苏卓看弟弟这么担心自己,眉眼舒展笑了起来,“只是你居然还等在这里,我都怕回来找不到你。”
“我不认识回家的路,便只有在这里等哥哥回来。”苏越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他们都说你丢下了我,可我相信,你会回来。”
苏卓盯着苏越的眼,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嗯,你说的不错,不管去到哪里,哥哥最后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回想起时隔千年的往昔,苏越只觉得依然历历在目。
屏障的那一头迟迟没有回应,苏越停下了捶打屏障的手,绝望地低低道:“你说只要我还在,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
苏越握紧了拳头:“那就回来啊!”
苏越抬起头,目光似是要穿过风沙落在那个人身上:“那就回来啊!”
风沙的威力太大,弃了刀的苏越身子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被风沙卷走。可他的脚像是扎根在这里,在满是泥沙的地面踏出了一个深深的坑。
被苏越扔开的剑落在了风笙面前,吓了风笙一跳。
风笙听到苏越的吼声,顶着狂沙,艰难地走回到了苏越身边,他拉住苏越的手道:“阿越,冷静点,我们再想想办法。”
“没有办法了,没有了……”
苏越低下头,“没有了……”
这是风笙认识苏越以来,第一次听见他如此绝望的声音。哪怕是之前万晓晓被掳走,他也不曾如此绝望。
就在这时,曼舞的狂沙停止了呼啸,头顶的天空渐渐没有了风沙的遮掩,露出了湛蓝的颜色,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入目所见只余下残垣断壁。
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一道落寞的身影。
结束了吗……
披头散发,浑身血污,哪里还有半分谪仙的样子。
浑身纠缠的咒纹不见了,咒力也感知不到了,但同时,苏卓的灵力也感应不到了。
面前铜墙铁壁般的屏障缓缓退去,苏越第一个冲了出去,站定在双膝跪地的苏卓面前,沉默着,伫立着。
“哥?”苏越唤了一声。
没有回答。
“哥?”苏越又换了一声。
眼前跪倒的人影眼皮颤了颤。
“哥!”苏越看到了,他惊喜地跪在苏卓面前,撩起他散落的长发,企图再一次看见苏卓眼里的光芒。
可是苏卓的眼皮子只是颤了颤,根本无力睁开。
苏卓闭着眼,像是说着梦话,“阿越……”
气若游丝的声音,显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我在,哥。”苏越感觉苏卓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凑上前,贴在苏卓的身侧。
苏卓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手,死死抓住苏越的手臂,嘴唇动了动。
似乎只说了一句话,苏卓的手便无力地松开了,重重落在了地上。他的头垂得更低,身子绵软无力地向前倾倒,栽在了苏越的身上。
苏越愣了一瞬,泪水瞬间夺眶而出,他紧紧抱着苏卓的尸体,似是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子。
“哥!”
哭泣的呐喊,回响在这凄冷的夜色里。风笙和顾哲站在苏越的身后,沉默着没有上前。